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6 合作

“陸景,其實你沒必要讓步…”書房中,見陸景掛了電話,煙詩凝走到陸景身邊,有點忐忑的說道。陸景打算在南非的一個項目與國開行合作。
  煙詩凝是精英特工,但是在金融、人際交往上就要差一些。她沒聽懂陸景對保勝利的暗示,還以為陸景是看在她的面子上讓步了。這讓她有些愧疚感。
  陸景笑著摸了摸煙詩凝的長發,她是個風姿獨特的大美人,寬慰道:“詩凝,這跟你沒關系啊。過兩天你就知道了。”
  煙詩凝一臉的茫然,但還是嬌柔的點點頭,“嗯”了一聲,心里好受一些。她內心中信任陸景的話。
  書房的一旁,墨靜雯掩嘴偷笑。她跟著陸景好些年了,自然知道他的語言習慣。陸景的“讓步”確實和煙姐無關呢。
  2007年12月初,國開行投資部副總經理張樂池調任中國銀行南非分行行長。其工作地點便在南非約翰內斯堡。
  …
  …
  11月16日下午,陸景獨自坐車返回京城,秦成文秦大少邀請他晚上在嘉南俱樂部吃飯。預計秦成文會讓倪昭君會露面。
  婉儀對京城世家子弟圈中的這些事情沒多大興趣,留在商云市繼續悠閑的度假。反正,陸景明天就會回來陪她。
  墨靜雯等人自然也繼續在商云市辦公。陸景預計和衛婉儀要在商云市呆上10天左右。隨行的齊賓鴻則是和保勝利、張樂池等人去搞關系。
  齊賓鴻目前負責和華在緬甸的業務,那里六大世家大量的投資。國開行也是投資者之一。他和國開行搞好關系很有必要,何況這次在商云市是借著陸景的名頭,事半功倍。
  高婉薇正是看到這一點,才會讓齊賓鴻從緬北回來參加陸景此次在商云市的度假之行。她正在逐步的進入工作狀態。
  陸景身邊并不缺乏精明強干的助理。她所擅長的是和人溝通。所起到的作用也應當是潤滑劑的作用。幫助陸景下屬的執行“網絡”運轉得更加自如。
  從商云市走高速回京城要2個小時,陸景在車上給聶問白打了個電話,“小白,你到紐約沒有?”
  幾天前在香港分別后,聶問白返回交州休息一兩天,然后啟程去美國紐約哈佛大學看望女兒墨知秋。她打算在美國陪著墨知秋過圣誕節。
  電話里傳來聶問白悅耳的聲音。帶著成**人的慵懶味道,“前天到的。我在市區中心董晚瑤的公寓里。陸景,你最近怎么樣?”
  “我啊,挺好的。我還在回京城的高速路上。想著。給你打個電話。”陸景笑一笑,心情放松,溫聲說道。她是一株風情迷人的解語花。
  和聶問白說了一會話,電話里突然傳來墨知秋嘀咕的聲音,“陸景。你煩不煩啊,大半夜的騷-擾我媽?紐約現在是凌晨呢。”
  “我去。”陸景無語。他都沒想到墨知秋此時在聶問白身邊。他剛才可是和聶美人調-情了幾句。隨即,心中浮起幾許愧疚,他沒考慮到時差的問題。
  如果換做晚瑤她們,他或許會考慮到。但在聶問白這兒,他終究要“放肆”一些。
  “問白,你們休息吧。回頭再聊。”陸景和聶問白說了一聲,掛了電話。
  …
  …
  紐約。窗外天色黑壓壓的,路燈昏黃的燈光從陽臺那里透了些許進來。
  聶問白穿著冬季的睡衣,平躺在被窩中。伸出一只粉膩的胳膊,將手機放在床頭柜上。嘴角帶著一抹笑意。
  “老媽,你生氣了?”墨知秋輕輕的推了推重新睡下的母親,微微撅嘴說道。
  聶問白好笑著捏捏女兒的臉蛋,“干嘛,我還不能生氣啊?”
  “當然不能。你是我媽啊!”墨知秋纏著母親撒嬌,“媽,你心里怎么想的啊?”
  聶問白詫異的道:“什么怎么想的?”
  墨知秋笑嘻嘻的道:“你和陸景的事情啊!你都39歲了。陸景身邊又不缺美女。怎么,你和他的感情好像越來越好呢?”
  “去,想說你媽年老色衰當不成花瓶啊?”聶問白沒好氣的輕敲墨知秋的額頭一下。傲然的道:“哼,你媽我至少還能美麗六七年。小知秋,學著點哦。”
  她是被上天所鐘愛的女人,時間幾乎很難在她身上留下痕跡。再加上長期養尊處優的生活。保養得體,姿容宛若三十歲許的佳人。
  墨知秋咯咯嬌笑,“知道你保養有方啊,把花瓶這項事業做到極致。哦,那我以后叫你聶姐得了。”
  “去,沒大沒小的。”聶問白嬌笑著拍墨知秋。
  笑鬧著。臥室里慢慢的安靜下來。母女倆重新進入夢鄉。
  …
  …
  陸景抵達京城后,換車去燕京大學接了李菲菲,然后前往市郊的嘉南俱樂部。
  秦成文在嘉南俱樂部主樓三樓的電梯處親自迎接著陸景,笑著和陸景握手,然后與李菲菲打著招呼,“菲菲,很久沒見你來嘉南俱樂部玩了啊?我有什么地方做得不到位的,你可以提出來,保證立即改正。”
  秦成文隨行的幾名跟班都是哈哈大笑,烘托著“熱烈”的氣氛。這是他們的職責。
  李菲菲身姿高挑而豐盈,有著宛如大片中女郎的美麗。穿著藍黑色調的大衣,白色的打底褲,一雙纖盈修長的**展露出來,讓她尤其的出彩。微笑著道:“秦大少,你這里太熱鬧了,我不大喜歡。”
  秦成文呵呵一笑,“菲菲,你這性子越發的恬淡了。”李菲菲在燕大教書,這幾年幾乎淡出世家子弟的圈子。聽說她和陸景走在了一起。
  說說笑笑,到了三樓的1號包廂中。這是秦成文的專用包廂。
  奢華的1號包廂中,高高的吊頂上三盞排成直線的紫色吊燈散發柔和的光芒,有著說不盡的風流富貴氣息。
  秦成文吩咐跟班一聲“上菜“,幾名富少、幫閑知機的退出包廂。最后一道菜送上來的是一名身姿優雅的美女。穿著白色長裙,行走間裙擺飄飄,美麗無端。
  秦成文笑著介紹道:“陸景,這是倪昭君。不介意的話,讓她今晚給我們斟酒。”多余的話。自是不用說了。
  “秦少,你這是給我打埋伏啊!”陸景并不意外,他早從王燦那兒得到消息,笑著點點頭。“斟酒就不必了,坐下來一起吃頓飯吧。”
  陸景這話讓倪昭君冷若寒霜的俏臉上稍微柔和了一些,開口道:“陸少,請容許我去換身衣服再來。”聲音清澈、悅耳。
  李菲菲似笑非笑的嗔了陸景一眼,在陸景耳邊小聲道:“陸景。倪昭君比我還漂亮呢。”來的路上,陸景已經給她說過這件事以及他中立的態度。
  陸景笑著搖頭,拿出手機寫了一行字給李菲菲看:“菲菲,在我眼里,你比倪昭君至少要漂亮100倍。”
  李菲菲美麗清秀的面龐浮起一抹嬌羞的紅暈,在桌子下面緊緊的握著陸景的大手。倪昭君姿容要勝她一籌。她還沒自戀到以為陸景說的是真話。但是,陸景的話讓她感覺心里甜滋滋的。
  片刻后,倪昭君換了一身衣服回來。一身白色的毛衣,黑色的長裙。纖腰秀直,****挺翹。長長的秀發卷卷地披落在香肩上。五官精致。鵝蛋臉兒,容顏絕美。
  四人在包廂中邊吃邊聊。主要是秦成文和陸景聊。李菲菲偶爾插幾句。都是京城世家子弟圈中有趣的事情。吃過飯,撤下酒席,換了清茶。
  喝著茶,秦成文笑呵呵的問道:“陸景,你覺得昭君比閔雯怎么樣?”
  陸景笑著擺擺手,明言道:“秦大少,這件事,我持中立立場。你和閔二哥溝通。”
  秦成文微笑著點點頭。這個結果算不錯了。陸景沒有偏幫閔雯。
  聽到陸景說中立,倪昭君心里松口氣。又有些氣惱。秦哥給她說過,陸景只要保持中立,她就有獲勝的把握。但是,這位陸二少莫非眼神有問題。她難道不比閔雯更出色?
  陸景饒有興趣的打量著倪昭君,說:“倪小姐,我倒是有個問題問問你。”
  倪昭君在沙發上坐直身-體,注目著陸景。粉背秀挺,側面的倩影極是美麗。
  陸景道:“倪小姐,第一個問題。我一直都沒有聽說過你。你是學成歸國的?”
  倪昭君愣了愣,這個問題很怪,竟然是盤問她的來歷。她是由秦成文推薦進京城的世家子弟圈中,這能有什么問題?想歸想,答道:“我一直在寧北烏市發展。”
  秦成文插話道:“陸景,昭君今年24歲,接手她父親的公司,在烏市干得很不賴。我因此推薦她到京城來發展。”
  陸景“哦”了一聲,點點頭,笑著轉移了話題。略坐了半個小時,陸景和李菲菲聯袂離開。
  送陸景和李菲菲離開后,回1號包廂的路上,倪昭君一臉古怪神色的問道:“秦哥,今晚這個‘面試’算成功還是失敗啊?”
  秦成文笑一笑,道:“昭君,陸景保持中立就是成功啊。你現在對陸景的印象怎么樣?我前天就說過陸景是個講究人。可惜了一次機會啊,你下次能不能見到他都是個問題。”
  “秦哥,怪我。”倪昭君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歉然的道。她早聽過陸二少的風流傳聞,但是今天見面后其實并沒有這種感覺。陸景看她的眼神很清澈,充滿著欣賞的味道。并沒有那種占有她的欲-望。
  “早知道這樣我今天應該主動表現一下的。拿下京城第一美女的頭銜就沒有問題了。”倪昭君心想。她根本就沒做準備功課,哪里能投陸景所好表現呢?只能是浪費一次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