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5 講究人

陸景并不知道秦成文和倪昭君的對話,11月15日上午和衛婉儀坐車前往商云市的碧湖酒莊度假。他和國開行行長保勝利今晚的會面也在碧湖酒莊。
  衛婉儀剛在黃海參加了電子競技的一系列的活動。近兩年,國內的電子競技運動蓬勃的發展。龐大的人口的基數再加上規范的職業聯賽,國內電子競技的優秀選手層出不窮。
  根據g預測,2008年g上,中國隊有望打破韓國人在g上對星際爭霸這款游戲冠軍頭銜的壟斷。
  商云市位于京城西北300公里處。走高速需要兩個小時,是京城的水果、蔬菜供應基地。而且,由于日照的因素,商云市是國內頂級的葡萄酒莊所在地。國內的紅酒廠商王朝、長城、張裕等都在商云市有葡萄酒莊。
  豪華的福特商務車平穩的行駛在高速公路上,從車窗看去,兩側的景物正在飛速的倒退,可知車速不慢。
  工作順利,又可以和丈夫去度假,衛婉儀心情極佳,笑著道:“陸景,你最近挺悠閑的啊,和華那邊沒什么事情要忙嗎?”
  陸景輕挽著嬌妻的肩膀,欣賞著嬌妻的美顏。明眸善睞,瓜子臉兒,優美粉潤的嘴唇,鼻梁秀直精致。構成一副美麗,嬌俏清秀的容顏。婉儀在產后略微豐腴了些,不復她少女時的清瘦,氣質更勝從前,有幾許雍容華貴的味道。
  “婉儀,和華現在是大財團,同級別的較量,不會立即發生。需要慢慢的布局、等待。所以我最近很輕松啊。不過,年前可能要去一趟南非。”
  衛婉儀展顏輕笑,漆黑的美眸看著陸景,依偎在陸景懷里,帶點慵懶味道的說道:“哦。”
  正說笑著話,陸景忽而接到王燦的電話。“陸景,聽說你答應秦大少明天晚上去嘉南俱樂部吃飯?”
  “嗯,有這事,怎么了?”陸景略微有些奇怪。
  王燦將最近京城里秦成文力推倪昭君和閔雯競爭的事情說了說。又道:“小謝忙著籌備婚禮。據說閔雯有點擔心…”擔心什么,王燦沒明說。
  陸景就笑,“這么說,這位倪昭君肯定很漂亮啊!這件事我們中立就行。”
  “這…”王燦有點遲疑。閔雯2008年1月1日就要嫁給謝晉文,說起來算是自己人。
  陸景微微一笑。提點自己的好友,“王燦,你覺得小謝會喜歡他妻子整天在外面應酬?他要真有想法幫閔雯爭這個頭銜早給我們倆打電話了。你和小雨結婚的時候有什么事情是你們自己弄的?都是長輩們一手包辦吧?”
  “我靠!害得我白操心一場。”王燦恍然大悟,隨即幸災樂禍的笑道:“閔二哥身邊怕是有明白人。嘿嘿,小謝結婚以后怕是有得苦頭吃啊!”
  “吵吵更健康啊!”陸景笑一笑,和王燦說笑了一會,掛了電話。蘇家倒下,閔、秦所爭的東西,陸家肯定是保持中立。
  王燦這個電話倒是讓他對倪昭君有所期待。閔雯算是很出挑的美女,她都緊張。看情況,倪昭君的氣質、容貌、手腕都有明顯的優勢。不像薇薇和閔雯競爭時,優勢只有一線。
  想到高婉薇,陸景撥了一下墨靜雯的電話。她們幾個助理這次都跟著的。車隊就在陸景的車后面。
  畢竟,和保行長的會面,涉及到一些經濟層面,他需要助理們為他準備一些資料。
  …
  …
  就在陸景和妻子衛婉儀前往商云市時,國開行的行長保勝利和他倚為智囊的國開行投資部副總經理張樂池已經在商云市的最負盛名的望月農莊中喝茶小坐。
  望月農莊是一家生態農莊,極富有農村小村落的特色:菜地、水田、池塘、雞場等等。但整治的風景如畫,如同江北小鎮。
  保勝利和張樂池此時所在的便是VIP區的湖邊7號小別墅中。寬敞的人工湖中水鳥飛躍。干凈整潔的水泥路上幽靜無比。客廳中。清茶裊裊。
  “樂池,你覺得我們這次能說服陸景嗎?”保勝利看著遼闊的湖面,輕嘆口氣說道。
  張樂池搖搖頭,“保總。我看懸。即便有煙處長牽線搭橋。不過,陸先生既然肯見我們,我們多少應該會有一些收獲。”
  保勝利輕輕的點頭。
  …
  …
  臨近中午時分,陸景、衛婉儀、墨靜雯、余樂、季婉彤、高婉薇、煙詩凝、齊賓鴻一行抵達商云市,在碧湖酒莊安頓下來。
  碧湖酒莊是一處青白色的別墅群,位于成片的葡萄園的左側。11月中旬。北方已是冬季,夏季時郁郁蔥蔥的葡萄園略顯凋疲。
  藍天白云,微風徐徐,曠野一望無垠。碧湖酒莊優美的環境令人心曠神怡。與云春相比,又是另外一種風韻。
  吃過晚飯后,陸景在別墅二樓的走廊邊給董冰打了個電話,“董冰,到約翰內斯堡了嗎?”
  電話里傳來董冰清脆的笑聲,“早到了。陸景,你現在在陪誰呢?”在香港時,陸景帶她去看了一場電影。選得是那種很普通的電影院,讓她有一些很新奇的體驗。她從小就不會去普通的影院。最后在半島酒店的Fix餐廳里包場,只有她和陸景兩個人,吃了一頓浪漫的法式大餐。和他約會,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令她無比的期待下一次。
  “和婉儀在一起啊。我12月份應該會去南非。”陸景笑著說道,腦海中浮起董冰的倩影。
  “嗯,放心吧,我會處理好和南非政府的關系,爭取把租界辦下來。”董冰道。她想要在陸景面前證明她的能力。
  陸景就笑,“我去南非只是去看你的,工作上的事情,你自己決定好啊。”
  “誒…”董冰嬌嗔。她當然知道陸景私下里應該是來幫她的。這讓她有點不滿,又有點甜蜜的感覺。
  陸景和董冰聊了一會,身后忽而穿來腳步聲。墨靜雯在走廊上冒頭,沖陸景笑一笑,說:“陸景,保行長、張經理來了。”
  陸景給董冰說了幾句掛了電話,和墨靜雯一起并肩往一樓走去。在一樓的客廳中見到久違的保勝利、張樂池。煙詩凝正陪著兩人說話。這次會面的邀請是通過煙詩凝的渠道轉交給陸景的。
  見陸景和墨靜雯下來,保勝利、張樂池兩人連忙站起來。陸景和保勝利、張樂池握握手,笑道:“保行長,有段時間沒見了。我這里有幾瓶好酒,我們今晚好好聊一聊。”
  “那感情好啊!”保勝利爽朗的笑道。
  片刻后,余樂從碧湖酒莊的酒窖里跳了幾支紅酒上來,醒酒之后給眾人倒上。
  保勝利斟酌了一會,切入正題,“陸先生,我看到EK咨詢公司發布了看好美國經濟增長的分析策略報告,可是我從第四石油的傅總那兒了解到,美國的經濟形勢怕是有點不妙啊。”
  2007年11月中旬,08年的次債危機風險已經凸顯出來。只是局勢還沒有惡化,市場看法分化為兩級。
  陸景用SIT在美國上市遮掩和華財團旗下的富躍產業投資基金做空美國的事實,這時候,自然要利用EK公司發聲,把戲做全套。
  “傅總,我有段時間沒見到她了,她還在新加坡吧?”陸景笑了笑,喝著紅酒,沒有回答保勝利的問題。
  沒有態度有時候往往也是一種態度。保勝利心里微微一動,嘴里答道:“據說傅總會高升到匯金公司。”
  陸景笑著點點頭。
  保勝利試探了一回合收獲不大,當即決定亮出來意,他在陸景面前實在沒什么底牌可言,“陸先生,你有沒有興趣讓和華公司與國開行合作?”
  財團的發展離不開國家力量的支持。他相信陸景肯定明白這一點。他只是“排頭兵”。
  陸景沉吟了幾秒,微笑道:“保行長,我暫時沒有興趣。”
  “唉,我就知道。”保勝利輕嘆口氣。陸景這個回復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只是,他的心情依舊有些沮喪。他和陸景在韓國,在緬甸都合作的很不錯。但這似乎沒有什么用。并不足以改變陸景的決定。
  陸景對保勝利沮喪的表情視而不見,笑著道:“保行長,我國對外貿易中結算量最大的銀行是那家銀行?”
  保勝利回答道:“陸先生,是中國銀行。”
  陸景微微一笑,道:“和華在南非有一筆生意…”
  保勝利心里一動,有些明白了,看向陸景,略有些激動的詢問道:“陸先生?”
  陸景笑一笑,輕輕的點點頭,給予了一個肯定的答復。國開行的業務基本都在國內。主要支持國家基礎設施、基礎產業、支柱產業等重點領域建設。
  國內的金融領域他是不打算過多的涉足的,但是國外的合作卻是可以。
  有些話說明白就沒意思了。保勝利坐了十幾分鐘后,就帶著張樂池告辭,臉上有些許的喜色。他今天可以說完成了任務,又可以說沒有完成任務。
  因為,陸景表露出來的意思是在海外進行合作。而且是一種默契式的合作,不會有什么字面合同、口頭協議之類的東西。
  陸景和墨靜雯、煙詩凝、余樂送保勝利離開后,在書房里討論了一會。余樂返回到隔壁的別墅中休息。他不住在陸景這里。墨靜雯她們自然可以留宿在這兒。
  陸景想了想,撥了傅婕的電話。匯金并不是一個好去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