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4 香港議事(二)

丁靈的進來讓董冰略微有些尷尬,她此刻正依偎在陸景的肩頭,陸景的左手摟著她的腰,偶爾不大老實。她并不反感陸景的“動作”。相反,還很享受情人間的親密。只是,這落到好友眼中著實令她尷尬。
  “小靈,小遠睡著了?”董冰不著痕跡從陸景身邊移開,迎著丁靈,輕聲問道。
  “睡著了。”丁靈笑著挽住董冰的手臂,一起走到陸景面前,“冰姐,陸景,你們剛才再談什么話題啊?”她早知道冰姐和陸景之間的感情。現在的情況,大約是冰姐感情最好的歸屬吧!
  “我們在說和華在日本的擴張。”陸景愛憐的親吻了下丁靈白膩甜美的臉蛋。溫柔、喜愛之情溢于言表。
  丁靈白膩的俏臉上掠過一絲緋紅,她有點不好意思。畢竟冰姐在一旁呢。要是換做心藍姐、璇姐她們她倒不會害羞。
  董冰隱蔽的嬌嗔著對陸景翻個白眼。陸景這家伙做這種事情駕輕就熟啊:當著一個女人的面吻另外一個女人。不知道她以后受不受得了。幸好現在面前的是小靈。
  陸景一手輕挽著丁靈的細腰,一手握著董冰的手,三人在窗戶邊就著夜色閑聊。
  兩女都有些不大適應,這并非她們倆一起和陸景單獨相處。從九六年起,丁靈和陸景談戀愛的時候,都有很多次呢!只是,當面這樣將三個人的感情挑破,是第一次。
  這時候自然不適合談感情。陸景將話題接著剛才繼續,道:“和華在日本的發展,電子、游戲等業務以Tu的CEO上官紹負責。娛樂方面以天辰娛樂的董事長雍馳負責。我們在日本可以再培育兩到三家世界500強級別的公司出來。”
  丁靈輕撫著額前的秀發,她今天的發型留著劉海,有著秀美的嫵媚感,“陸景,要注意日系六大財團從中作梗。他們不會愿意看著我們順利的發展。”
  陸景笑著搖搖頭,注視著屬于他的丁靈,心中有滿滿的幸福感和自豪感。
  高中時小靈宛若含羞草。進入和華工作后她身上靈秀雋永的韻味仿佛飄著墨香的書頁,又有著大企業管理者的干練;而現在,生下丁遠后,她甜美俏麗的氣質中又糅合著婀娜柔媚的人-妻韻味。
  他是看著她“脫變”成如今韻味十足的大美人。光彩奪目。
  陸景心情蕩漾著,泛起一圈圈的漣漪,摟得丁靈更緊了些,幾乎將丁靈擁到他懷里來,說道:“小靈。我們所涉及的都不是日本的核心產業。日系財團和我在這方面有默契。”
  丁靈“哦”了一聲,她都沒去想陸景為什么作出這樣的判斷。一方面是她追隨著陸景走到現在,完全相信他的能力、判斷。另一方面則是陸景當著冰姐的面將她抱在懷里,她有些羞澀。
  董冰輕踩著陸景的腳,稍微有些用力,說:“陸景,你的意思是說主要和華不在日本涉足制造業、工業、資源礦產等行業就問題不大,對吧?”
  她其實是在說廢話。這都是常識性的問題。在全球各國的核心產業中,服務業的安全級別最低。餐館、酒店、賭場什么的,對國家安全威脅最低。這個對比下美國經常對國內企業搞的什么安全調查就知道。
  通信行業的老大。華為就是這樣被逼出美國市場。
  陸景心里吸了口涼氣,看向董冰。董校花此時明眸帶笑,情意淺露。仿佛正在踩陸景腳的不是她。陸景心里苦笑一聲,自己這幾個月是給紅顏們“寵”壞了。在云春幾乎是“為所欲為”。這在董校花這里可行不通咯。
  陸景道:“差不多是這個意思。所以,別看現在市面上一些書籍,披露出來的內幕,三井財團似乎很強大,在中國的鋼鐵、汽車等產業中滲透的非常厲害。但以他們控股20%,軟實力侵略的做法,實際上對國家安全的威脅沒有那么高。否則。早被清理。”
  一旦開戰,這不會形成牽制性的力量。國家不可能因為幾家鋼鐵企業的利益就放棄國家利益。真正在國家之間的牽制力量是貨幣、外債。
  舉個例子,2016年中國,仍舊持有大量的美元。卻拋空日元以及日元債券,這就說明很多問題。
  陸景的消息來源,董冰和丁靈自然都是相信的。在這樣美麗的夜晚,擁著兩個風情各異,美麗無端的大美人說政治、說國際局勢實在大煞風景。但對陸景而言,這是當前最正確的做法。
  當然。擁著董冰和丁靈確實挺享受的。11月初香港的氣溫也就是初秋的模樣。衣衫很薄。肌-膚相-親,溫柔的觸感傳來,陸景能感覺到她倆的體溫和那對柔軟的觸感。
  聊到晚上10多,董冰和丁靈的尷尬都消失。窗外逐漸沉下來的夜色,沙灘在月色中若隱若現,在遠處形成一道朦朧的弧線。
  丁靈抬頭向后,微微仰視著陸景,略帶著女人的嫵媚,問道:“陸景,你晚上留下來住嗎?”
  陸景輕撫了下丁靈的秀發,點點頭,“嗯。”
  董冰對丁靈開口留陸景住下倒沒什么感覺,小靈和陸景孩子都有了呢,告辭離開。陸景送董冰樓下,開了藍色的法拉利過來,親自開車送她回董家別墅。
  馬路上很幽靜。車內也很安靜。陸景打著方向盤,笑道:“董冰,想罵我就罵吧!”
  董冰翹起嘴角,一縷明麗的笑容在她極具英倫風情的容顏上勾勒出,聲音清脆的說:“陸景,我罵你干什么啊?我們倆都認識12年了,你有多風流我還不知道啊?再說,你和小靈發生感情在前。要說吃醋,是小靈吃醋呢。”
  陸景笑著搖頭,說:“董冰,后天,我們一起去看場電影吧?”
  “你要和我約會?”董冰輕揚著潔白的下巴,輕笑道:“喂,陸景,你還真有收藏癖啊?我要答應你,四中三大校花這輩子都跟著你了啊。”
  關寧是陸景的第一個女人,這輩子肯定跟著他。而楊晚婷因為酒吧,工作,毀容,修復等等事情,而且她父母還認可陸景,估計也不會離開陸景。
  至于,她自己,以她的性格,要么看不上,如果真的對一個男人心許,將一切交給他,這輩子肯定不會再反悔。
  陸景囧迫的揉揉眉心。這才是董班長的風范啊!他很久沒有被人給過難堪了。
  片刻后,抵達董家別墅。陸景解開安全帶下車,和提著手袋的董冰一起進別墅。
  以他和董家的關系,到了,肯定要進來坐坐。當然,他和董冰都不敢在董冰的父親董坤城面前將關系表現出來。
  董冰的父母已經休息。已經是深夜10點多。陸景和董冰在一樓的客廳里稍坐,傭人送了清茶便下去。富麗堂皇的客廳便剩下陸景和董冰兩人。
  陸景嘴角帶笑,坐到董冰身邊,輕聲問道:“董冰,真的不考慮我的邀請?”
  董冰就明媚的笑起來,嗔陸景一眼,“陸景,你剛才要是沒有同時摸我和小靈,我說不定會答應。現在嘛,我覺得有點膩歪你了啊。你說怎么辦?我爸和我媽的感情很好,我一直希望我也能一輩子守著相愛的人到老啊。”
  “董冰,我覺得應該這么辦。”陸景笑一笑,突然的捧著董冰的俏臉,溫柔的吻起來。
  十幾分鐘后,董冰一臉嬌羞的推開陸景,整理好胸前的襯衣扣子,再看陸景時,眼眸嫵媚的要滴水,嗔道:“陸景,你壞死了。一點風度都沒有。”
  “我要講風度,沒準現在還叫你董班長呢。”陸景嘿然一笑,壞壞的笑容。他私下里和紅顏們在一起時,當然是不正經的時候居多。
  董冰嬌嗔了幾句,起身送陸景出門。她剛才也沒真不愿意被他吻。至于是否接受陸景的要求,她沒有明確的說。但是,只看她沒有發怒,就知道結果。
  陸景嘴角帶著愉快的笑容,駕車消失在夜色中。
  董冰輕捂著臉,回到她的房間中,希望今晚不要夢到他吧。
  …
  …
  陸景在香港停留了一周的時間,和莫心藍、許雪、葉靜雨、清芷、晚婷、明雪、小明、蘇琳、聶問白等人小聚,這才返回京城。
  剛回京城的第二天就接到秦成文的電話,“陸景,回京城了吧?明天晚上有沒有時間,我請你在嘉南俱樂部吃頓飯。”
  陸景笑了笑,腦子里過了一遍,最近和秦成文也沒什么重要的事情,道:“秦少,后天吧。我明晚和保行長約了聊聊。”
  “哈哈,了解,了解。以工作為重,我這里只是一點小事。”秦成文和陸景說笑了幾句,掛了電話。然后,對身邊的一名麗人道:“昭君,定在后天晚上。你能不能擠下閔雯成為京城第一美女就看后天的表現了。”
  昭君輕蹙著美麗的柳葉眉,咬著嘴唇說:“秦哥,我聽說陸二少在某些方面似乎名聲不大好…”
  秦成文定定的看了倪昭君一分鐘,失笑道:“昭君,你想多了。后天晚上,你怎么漂亮就怎么打扮,怎么出彩就怎么表現。陸二哥是個講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