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3 香港議事(一)

許雪接著道:“陳董,關鍵還是在于管理。”很多超級銀行、古老銀行的倒閉不是因為外部壞境變化,或者競爭什么的,多半都是內部的問題。比如巴林銀行。就算是經營不善,但延續100年的命運問題不大。
  當然,從她的角度而言,她更希望加強和華銀行內部的監管來避免出現各種引起系統性風險的問題。
  許雪一貫是以女強人的姿態,君臨和華銀行。她的管理手腕非常強硬,有著強烈的個人風格和魅力。
  陳旭江、丁靈、董冰都笑起來。監督員工、調動員工的主觀能動性是矛盾對立的兩面。是管理學中永恒的話題。他們作為高管
  陸景倚在坐椅上,輕松的笑著道:“我們哪里管得了100年以后的事情,等繼任者自己處理吧!”
  站在窗戶邊一身黑白職業套裙打扮的高婉薇秀美的輕笑道:“景哥,你這是路易十四的觀點:我死之后,哪怕洪水滔天。”
  看著這幾個月給他滋潤的越發美麗的薇薇,陸景笑著道:“薇薇,我可以背一句語錄嗎?徹底的唯物主義者是無所畏懼的。”
  這話說的眾人都笑起來。陳旭江哈哈一笑,許雪明眸嬌嗔,丁靈大眼睛眨了眨,笑起來。董冰笑起來明眸酷齒,清麗動人。墨靜雯明媚的嬌笑。
  余樂笑著聳肩。陸景的眼光仿佛能看到未來,他的決定幾乎沒有出過錯。而他的語言,卻是總能給人仿佛六七十年代的感覺。經常引用主席語錄。偶爾還冒幾句古文出來。這大約和他父親讓他硬背《古文觀止》有關。
  高婉薇咯咯輕笑,顯得心情極好。嬌顏如花,知性而秀美,又帶著美人的嬌媚可人。
  季婉彤掩嘴輕笑,杏眼流波,嫵媚無端。她知道陸哥心中對她與眾不同。在云春時,她給陸哥了。陸哥對她十分好。私下里經常贊她美麗無雙、妙至毫巔。她固然不大懂這些話,但也知道陸哥很喜歡她。她心中為她的美麗能吸引到陸哥而感到高興。
  陸景感覺到小季的目光。微笑著對她點點頭,心中有一股溫柔的情緒涌上來。他確實很喜歡軟妹子般的小季。
  說笑著,陳旭江道:“和華銀行現在實力雄厚,接下來要兩點開花。一個是韓國那邊由劉和順負責的韓國分行,一個是由董冰負責的南非市場。然后,我就期待建業銀行在國內的擴張、發展了。”
  和華銀行大廈的落成標志著和華財團從新興的電子產業轉向第二產業(重工業等),再由重工業轉向金融產業的成功。這是世界級財團的必然轉變:
  由實業經營轉向金融資本控制工業資本。
  資本最終的目的是逐利。而財團控制的金融資本,在信息量、市場手段等等方面占據著優勢。很容易從金融市場攫取高于制造業的利潤。
  當然,制造業創造價值,第三產業,金融產業只是轉移價值。因而一個國家的實力,終究是要以制造業、工業來決定。而非金融業、服務業。
  這是中國正在崛起的根本原因。因為,中國的制造業正在稱霸全球。中國制造,這個詞業已經成為流行詞。最直觀的體現就是中國的貿易順差。
  陸景笑道:“陳叔叔,歐洲、北美、南美的業務你不期待嗎?”
  陳旭江就笑,“歐洲、北美的市場,我們很難打得進去。北美那邊還是得到了摩根家族的幫助才略有進展。這不是我們發展的重點。南美那邊政局混亂,黑幫橫行,我們短期之內難以取得極大的成功。拉丁美洲的幾個小國倒是可以有所作為。”
  陸景微微一笑,輕輕點頭。大抵上是這樣的。但是,在08年次債危機、09年歐債危機中,和華銀行未必的不能抓住機會進入歐洲、北美的市場。
  建業銀行未來的發展還是在國內。以國內廣闊的市場,當可大有所為。這是和華財團金融布局的兩步棋。
  隨意的聊著便到了傍晚。丁靈安排在半島酒店中用餐。葉靜雨一會會過來。一行人離開和華銀行大廈。陸景和許雪兩人落在后面。
  頂層富麗堂皇的大廳中高跟鞋的聲音依次響起。廊柱曼回,金碧輝煌。
  許雪和陸景并肩而行,溫柔的幫他整理了下衣領,笑吟吟的道:“陸景。要不要我在這兒給你留一間辦公室?”
  陸景笑道:“我在和華銀行要辦公室做什么啊?要看風景的話,你們71層不是對外開放嗎?”說著,隨即想起來一件事來,在許雪耳邊壞笑道:“哦。許雪,你可以幫你的辦公室布置得大一點,最好帶一個休息室、浴室。”
  “什么啊?”許雪多聰明的人,一聽陸景不是什么好話的語氣,再聽到“浴室”兩個字就知道他轉什么歪念頭。嬌嗔著輕推陸景一把,隨即掩嘴嬌笑起來。眼波流轉。仿佛想到什么有趣的事情。
  陸景哈哈一笑,和許雪說笑著,一路下樓。
  陸景這次來香港,蘇琳、葉靜雨都來了。住在他在香港山頂的別墅中。今天晚餐,葉靜雨也會參加。
  蘇琳本身沒什么事情,她在黃海的咖啡館正常營業。雖說在云春相聚了一段時間,略解相思,但她又怎么會覺得和陸景呆在一起的時間太長了呢?況且在香港,她也不用顧慮給熟人遇到。倒是在黃海,京城,斷然是不能和陸景同行的。
  葉靜雨來香港則是早就和陸景約好的。
  …
  …
  晚飯之后,陸景送丁靈和董冰回家。董家別墅和丁府都在淺水灣,陸景也想去看看他和丁靈的兒子丁遠。
  夜燈閃爍,藍色的法拉利靈動的行駛在這座國際大都市中。陸景的車速不快。車后還跟著保鏢們的車。
  法拉利的后座上丁靈和董冰兩人親密的說著話,不時的看看開車的陸景。顯然是在議論和他有關的話題。
  丁靈6月25日在香港的醫院產下丁遠,4個月的時間,她的身材已經恢復:四肢纖細,蠻腰纖盈,前凸后翹。不過相比之前,她身上多了幾許婀娜柔媚的人-妻韻味。
  車到淺水灣的丁府前。淺水灣是香港著名的豪宅區。陳旭江也住在這里。丁靈的這棟別墅價值6千萬美元,但裝修花費了約2億美元,別墅里美輪美奐、設施完備。是陸景之前專門為她購置用于安心養胎。
  丁母已經休息。四名女特護在臥室中看護著4個多月大的寶寶。丁遠一直挨著母親丁靈睡覺。
  “陸景,冰姐,我給小遠喂點奶,你們先聊一會呢。”丁靈略有些羞澀的回頭說道。她不好意思在陸景、董冰面前喂奶。
  “行啊。”陸景笑著捏捏兒子的臉蛋,吻了吻丁靈的秀發,和董冰一起去別墅的小客廳中閑聊。
  11月初,香港夜里的氣溫并不算低。董冰穿著橘色的秋裝外套,水磨藍牛仔褲,清爽又不失都市麗人的風采。明麗婀娜的玉女范兒。風情絕美。
  陸景輕握著董冰的手,溫聲問道:“董冰,在南非最近怎么樣?”
  “還行啊!”董冰沒有甩開陸景的手,而是慵懶的倚在陸景肩頭。她都和陸景接吻過。牽手、擁抱只是平常,取笑道:“只是,沒你在云春度假舒服呢!”
  陸景笑著搖搖頭,說:“這你都知道啊?”
  董冰笑盈盈的嬌嗔道:“我剛聽小靈說了。你真是荒唐呢。嘖嘖…”聽說陸景和蘇琳見面后一起呆了兩天兩夜。個中的旖旎自不待言。
  陸景腆著臉笑,他自然不會和董冰去談這個話題。云春度假對他而言是一段極其美好的回憶。當然,確實有點荒唐了。一幕幕絕美的畫面在腦海中浮起:四大花旦,薇薇、小季、靜雨,夢瑤、小明姐妹倆一起的風情…
  陸景當即轉移話題,“董冰,你在南非的行動,責任重大啊。”
  和華銀行在南非的擴張,涉及到兩個方面。第一,削弱渣打銀行。渣打銀行已經被和華銀行排擠出香港,喪失港幣發行權,如果再將渣打銀行排擠出南非,這家老牌銀行就算是完蛋了。渣打銀行最主要的利潤來源地便是香港、南非。
  削弱渣打銀行,實際上是削弱其背后的沃倫財團。陸景和丹尼爾-沃倫準備“干翻”沃倫財團的第一順位繼承人查爾斯-沃倫。
  第二,對抗鉆石巨頭戴比爾斯公司,削弱雷納德-洛克菲勒在暫時聯盟中的影響力。
  幾個月前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較量,也削弱了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影響力,陸景還需要進一步削弱他。
  想到這兒,陸景腦海中飄過一道美麗的倩影:杰西卡-富林明。那天在東京紫苑別墅陽臺上,她嫵媚的風情令他沉醉。
  他如同想要徹底的擁有這個美人兒,雷納德-洛克菲勒,安迪-摩根是他繞不過去的兩個人。必須要提前做好準備。
  董冰倒也沒想著追究陸景的“責任”,認識這家伙12年,高一時,她就和陸景認識。他什么性格,她還是了解的。配合的轉移話題,“我知道呢。和華在日本的市場進展如何?”
  “還行。吉永宏樹和池佐學都很配合,Tucom,天辰娛樂進展不錯。”陸景道。這是他在東京之行的收獲。
  正說著話,這時,丁靈穿著水粉色的襯衣、白色的直筒褲走進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