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90 云春度假二三事(上)

午后的陽光清爽、寬闊無比的大廳彰顯著低調的奢華、清茶裊裊、書本散發著香味、休閑裝的男子背影消瘦。
  這么一副畫面讓柳無垢心中升起很怪異的感覺。這與她的心中設想的見面方式可不大一樣。
  按理說,大人物會見不應該是助理、隨從環繞,或者是目光如鷹鷙般的審視她,或者出考題之類的嗎?怎么會是家居閑適的會面場景呢?
  柳無垢收斂著內心的疑惑,緩步走上前。她身姿高挑窈窕,行走間黑色的長裙裙擺飄飄,自有一股文雅的風韻溢出來。
  聽到腳步聲傳來,陸景從書中的世界中跳來來,扭頭看了看,微笑著站起來,“是柳小姐吧?”和眼前文雅的美人握手,“秋蘭已經給我打過電話,請坐。”
  他上午和關寧、夢瑤、張勇、葉儀一起從白云山下來,中午在白云酒店吃過飯后,張勇、葉儀告辭。關寧和夢瑤回白云居午休。
  “陸先生,謝謝!”柳無垢輕聲道,依言坐到陸景對面。這里是落地窗前的一處休閑座。兩張淺灰色的高背沙發和一個圓形木茶幾構成。
  “聽秋蘭說你是網絡作家?”陸景笑著問道,打量著柳無垢。她約有175cm,身姿窈窕。端坐在沙發上,黑色的長裙貼著她婀娜的身-體,乳挺腰細。容顏俏麗,氣質文雅。有著馥郁的書香氣。只是眉目間含著淡淡的愁結,讓人我見猶憐。
  “是的。陸先生。”柳無垢有點放不開,畢恭畢敬的回答。
  陸景微微點頭,說:“很時髦的職業啊。月入沒有一萬以上供應你女兒在景華國際學校讀初二很有難度吧?”
  柳無垢的女兒今年才讀初二。據說是收養的。她今年二十八歲。不過,在外人看來有些瞠目結舌。她大約十五六歲就有了這個女兒。會造成這樣的誤會是因為她女兒的容貌和她有幾分相似。當真是一個很故事的女人啊。
  柳無垢答道:“我在江州的一份雜志上有發表散文、小說。每月能收到一些稿費。我…”柳無垢停頓了一下。即便是好友邵秋蘭介紹的,但是要她向一個陌生的男子訴說苦楚,心里還是有些障礙。牛總有些話很過分。
  陸景心思敏銳,理解的笑一笑,擺擺手,說:“你的事情等玉嬌過來再談。”
  柳無垢心中松口氣。說:“好。”心里對這位陸先生能否解決問題篤定了幾分。
  陸景和柳無垢隨意的聊了幾分鐘。熊玉嬌便從客廳外走進來。她來云春后本來就住在白云賓館。邵秋蘭下午2點許給陸景打過電話后,他立即給熊玉嬌打了電話。熊玉嬌比柳無垢來得晚,只是因為打扮花了一些時間。
  珍珠白的針織衫配白T恤、咖啡色的直筒褲。腰細腿長,臀部渾圓挺翹。嬌美輕熟的美人風情如同醇厚的美酒般溢出來。
  “陸景…。我來了。啊,這位是…”熊玉嬌看到高挑俏麗的柳無垢微微愣神。
  陸景就笑,介紹道:“玉嬌,這是秋蘭的好友柳無垢,大才女哦。她遇到了一點麻煩。你幫她解決一下。”
  “哦。”熊玉嬌嬌俏的一笑,對柳無垢點點頭。心里其實有點不情愿。她才和雨綺姐交接完“工作”,昨天晚上來到云春度假,陸景說請她吃飯的。飯還沒吃就得回江州了。
  陸景洞悉熊玉嬌的心思,笑道:“玉嬌,去了江州還可以再來云春向我匯報工作嘛!”他其實也樂意熊玉嬌在他身邊晃悠。又對柳無垢道:“柳小姐,我和玉嬌聊一會。”
  “哦,好的。”柳無垢識趣的告辭,走出總統套房心里還空蕩蕩的。感覺有點莫名其妙。從電梯出來回到房間,琢磨了好一會才明白怎么回事:
  第一。陸先生無視了她的美貌。這讓她感覺很怪異。長這么大,還真沒有男人可以無視她。當然,后面進來的那個少婦容貌、氣質、風情都是極美的。
  第二,她很難處理的事情在陸先生看來是芝麻大的事情。他表現的太輕松了,幾乎是蜻蜓點水般的說了一句。這讓她感覺很不真實。寄予厚望的談話,竟然就這樣輕描淡寫的結束,讓她感覺空蕩蕩的。
  …
  …
  柳無垢離開后,陸景笑著打量熊玉嬌今天的裝扮。T恤和直筒褲勾勒著她的曲線。胸大臀圓,再加上她今天化了淡妝,嬌美嫵媚的少婦。風情無端。說道:“玉嬌,你今天這身衣服挺搭的啊。
  熊玉嬌陪著陸景站在落地窗前的茶幾邊。聽到陸景的話,白皙的臉蛋浮起輕紅,就仿佛一塊輕紅美玉雕琢出。嬌美的“嗯”了一聲。心里很高興。女為悅己者容啊。輕笑著道:“陸景。你從哪里認識的這位柳小姐啊?”
  鑒于陸景一貫的風流,她不介意打趣陸景一下。陸景在云春的別墅:白云居那兒這些天可是美女成堆。
  “秋蘭介紹來的,說她有點困難讓我幫一下。你想哪里去了?”陸景好笑的摸了下熊玉嬌扎起來的秀發:“玉嬌,幫我倒杯茶來。”
  “又使喚我啊!“熊玉嬌笑道。她不反感陸景的親昵動作,也很樂意為他做一點小事,彎腰拿了茶杯。去客廳外添了茶水,重新放到陸景的茶桌上,美眸輕嗔,聲音嬌柔糯軟,“你還看啊?”
  她彎腰的時候白色的T恤領口大開。胸口的風光都給陸景看光。拿茶杯的時候她就知道。只是,情迷心酥。她添了茶回來,仍舊彎腰將茶杯放在小茶幾上。
  陸景心里蕩漾著些許炙熱的情緒。笑著揉揉眉心,轉移話題,“玉嬌,柳無垢的事情你盡快辦好。這是你上任之后第一個考驗。”
  熊玉嬌知道陸景在轉移話題,但很配合他。她又不是真生氣,心里酥麻,嬌聲說:“我會的。”柳無垢那點事情在她看來是小事。
  陸景點頭,輕挽著熊玉嬌的細腰,幽香撲鼻,實在有些忍不住想和她親近,在她耳邊小聲道:“玉嬌,等你回來,我手把手教你打桌球。”
  “嗯。”問著陸景身上清新的味道,熊玉嬌輕咬著嫣紅迷人的嘴唇輕嗯了一聲。陸景哪里是想教她打桌球,是想占她便宜呢。當她是三歲的小女孩啊?
  只是,她不愿意拒絕。
  …
  …
  明月當空。江州某個小區的公寓中,柳無垢拿著手機在書房中躊躇著。
  熊玉嬌很快就幫她搞定牛總的糾纏。兩天的時間,牛總就發來短信,表示他以后再不敢來糾纏,遇到她退避三舍。這讓她感到極為快意。
  她現在在猶豫著是否要給陸先生打一個電話。給好友邵秋蘭的電話自然是打過了。
  這兩天,她大致的也打聽到一些消息。熊玉嬌是江州房地產商遠大集團的總裁。據說有數十億的資產,是江州、楚北知名的企業家,榮譽等身。
  只是,她很容易想起熊總在陸先生面前的嬌柔之態。而陸先生到底又是什么樣的一個人呢?她看到的是一個享受下午時光的男子形象。談吐溫潤。
  柳無垢一時間有些茫然,她不知道她這個電話是否應該打?
  …
  …
  熊玉嬌回江州兩天的事情就處理完了柳無垢的事情,然后立即返回云春。至于,陸景到底怎么手把手教她打桌球的,只有當事人知道。白云賓館提供桌球室。
  不過,從熊玉嬌一直陪著陸景在云春度假,甚至愿意陪陸景泡溫泉,可知一二。兩人這份見不得光的感情貌似已經突破了某些禁錮的界限。
  9月下旬,云春的秋意越發的濃郁。漫山遍野的綠色山林仿佛都染上秋意,或紅或黃,層層疊疊。
  繁華的落云商業街上,陸景陪著圍著披肩、帶著墨鏡的李逸落、李慧喬在商業街中漫步。
  兩女雖說是亞洲天后級的女星,但是誰又會想到兩人正在云春度假呢?
  “逸落,這樣真的可以?”沿著落云商業街的主街道,在人流中漫步著,陸景笑著問道。李逸落打算創作一首愛情歌曲,正在尋找靈感。就像他曾經在江州大學的校園中遇到她那樣。
  身姿瑰美的李慧喬掩嘴輕笑,柔聲說:“陸景,那總不能像你昨晚那樣尋找靈感吧?”
  陸景老臉微紅。昨晚清芷她們四大花旦一起陪他。早餐時給李慕清嬌嗔他“荒唐”,然后問他要不要試試7-se一起。李慧喬、李逸落當時都笑起來。一旁的成彩英滿臉緋紅。她是7-se的隊長,這次陪著清姐來云春度假。
  李逸落聲音空靈的道:“陸哥,可以的。”她最近忽而有些靈思,打算寫一首歌曲。
  陸景笑著點頭,溫聲鼓勵道:“逸落,我相信你。”小逸落在這方面的才華毋庸置疑。并不僅僅是天辰娛樂的資源堆砌讓她取得目前的成就。
  “陸哥,謝謝!”李逸落輕哼著她心中的調子,不斷的修改著。
  李慧喬眼中閃過一絲羨慕的光彩。同為亞洲天后級的女星,李逸落是創作型歌手,而她只是演唱歌手。不過她在電視、電影上的成就比李逸落大。
  當然,現在她和逸落都淡到二線,爭這些沒意思。現在天辰娛樂的“一姐”是芝荷那妮子。她的行程已經緊湊到無法到云春來見陸景。
  漫步在落云商業街上,突然間,陸景發現一個熟悉的倩影在前方兩米處的一間商鋪外和小販詢問,頓時一下愣住:蘇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