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89 代言人交接

9月中旬,陸景在云春陪著眾多美人兒度假,放松他在東京緊繃的神經時,讓我們再將時間調回到7月份緊張的時刻。在黃海、徐城發生了一些事情。
  7月18日的傍晚,一輛粉色的法拉利跑車從徐黃高上拐下來,駛入黃海市區,少頃,轉向黃海的高檔小區雅灣公寓。
  開車的是蘇琳,帶著墨鏡,一襲短袖青色長裙,白皙的鎖骨迷人。她昨天去徐城接出獄的哥哥蘇威。今天開車接蘇威回家。母親現在和她一起住在黃海她家中。
  2年前,她和嚴景銘離婚后,雅灣公寓那棟5oo平的豪華公寓的才產權便轉到了她名下。作為離婚財產的補償。
  坐在副駕駛座上的蘇威大部分時間都在沉默,看到繁華的黃海都市,頓時感覺宛若一夢,低聲道:“蘇琳,我交友不慎啊。馮逸風那個狗娘養的。”
  他已經知道好友馮逸風在他進去后對蘇琳的騷-擾。這種事,蘇琳不會給他說,是他圈子中馮逸風的跟班說的。
  蘇琳笑了笑,輕挽著秀,很精致迷人的骨感佳人,少婦風韻十足,開著車進入雅灣公寓小區中,“蘇威,算了。他不是已經犯事進監獄了嗎!”
  挺諷刺的。她哥出來,馮逸風反倒進去了。
  今天距離6哥那天在她面前“毒誓”的時間還不到三個月,6哥兌現了他的承諾。最近幾天,她心中充滿了歡樂。實際上,她昨天去徐城接蘇威,也是因為6哥給她打電話通知的。
  蘇威詫異的看了蘇琳一眼,貌似妹妹對這件事并不太在意,這有點奇怪。他又哪里知道蘇琳此刻心中快要溢出來的歡快情緒。“蘇琳,總之這事不能就這么算了。”他已經下定決心要給馮逸風那個王八蛋好看。竟然敢打他妹妹的主意。
  蘇琳在小區里停車位上停好車,搖搖頭,說:“行了,蘇威。現在不是以前了,你安分點吧!老老實實的結婚,生子,過日子。到了。趕緊上去,媽這些天可擔心死你了。”
  蘇威錯愕的愣住,這還是他那個妹妹嗎?要知道蘇琳以前的性子很柔弱、沒什么主見。蘇琳的改變太大。這只能是家里這段時間天翻地覆的變故造成的改變。頓時,聲音有些哽咽,感動的道:“蘇琳。這段時間你受苦了。接下來的日子,我來照顧你和媽。”
  蘇琳嘴角帶笑,扭頭看她哥一眼,還是以前那副模樣,只是經歷了數月的監獄生涯變得沉穩了許多。輕輕的點頭,柔聲道:“蘇威,沒什么。你以后別再惹媽生氣就好。”
  蘇威會有他的生活:組建家庭,小孩子等等。她心中想的照顧她一輩子的人是6哥啊。
  …
  …
  蘇威出獄后在黃海呆了十幾天,便和妹妹蘇琳一起陪著母親返回老家蘇江省錢州市通城縣居住。蘇家落魄了,親戚間的往來零落。然而這里有父母年輕時的記憶。可以慰藉母親悲傷的心情。
  古老的江南縣城中。幾條略顯繁華的街道縱橫。除此之外便是陳舊的九十年代建筑。
  當然,夜生活也是豐富的。只是,蘇威并不愿意去鬼混。見識了京城、黃海那樣的繁華之地,小縣城的生活又哪里能吸引他?有時候甚至一天都接不到一個電話。這讓他感覺到極為不適應又有些釋然。或許,這才是真正的平凡生活吧!
  8月中旬的一個傍晚,蘇威開著一輛白色的昆成汽車穩穩的停在一處半舊的小區中。打開車門,從后備箱中拿出一袋米、兩壺油。吃力的扛著上6樓。
  昆成汽車是國內極為普及的國產車。性價比高,售后服務好。又打著國產汽車民族工業的名頭,銷量極佳,遠一汽、上汽等國資企業的合資車。他回到通城縣后買了一輛8萬的昆成汽車代步。
  “媽。蘇琳,我回來了。”蘇威在門口喊了一句。等蘇琳過來打開門,他將米、油送到廚房。
  老母親正在廚房里做晚飯。蘇媽一迭聲的指揮著蘇威放下,“小威。放這兒,放這兒。看你累得。讓市的人送來不就得了。”她現在的心情平復了許多。
  蘇威笑道:“媽,我力氣大著呢。要市的人來干嘛?”和母親說了一會話,去衛生間里洗把臉準備吃晚飯。回到客廳中這才現蘇琳嘴角帶著微笑,仿佛興致極高。禁不住好奇的問道:“蘇琳,什么事這么高興?”
  他和蘇琳是多年的兄妹。妹妹的情緒他還是能覺察到。
  “沒什么啊。我打算明天啟程去云春散散心。”蘇琳俏臉忽而有些微紅,強自鎮定的說道。已經是8月中旬了,母親的情緒已經穩定下來。她想去云春“赴約”了。就是不知道6哥是否還在云春。她沒好意思給6景打電話問這件事。這幾乎等于“送上門”給6哥“欺負”呢。她那好意思去給6哥電話?而她這段時間沒有和朋友們聯系,并不知道6景的行程。
  “哦!”蘇威對蘇琳的反應有些莫名其妙,又關心的道:“蘇琳,你一個女生怎么去云春?路上要小心。”
  “蘇威,我都28歲了。在國內旅行,這你擔心什么啊。”蘇琳笑了笑,說道。堅持她的意見。家庭的巨大變故對她的性格確實有一定的影響。
  “好吧!我明天一早開車送去錢州坐車。”蘇威無奈的道。他現在很重視親情。這是他經歷一場“大難”之后的深刻體悟。無論生死,富貴、榮辱,永遠陪著身邊的是家人。
  …
  …
  2oo7年的云春與1o年前相比有著天翻地覆的變化。繁華的街道、寬闊的馬路、川流不息的汽車,雨后春筍般冒出來的五星級酒店,購物街,美食城。這一切都訴說這座全國聞名的旅游城市在近年來經濟騰飛的成果。
  云春市奧康步行街1號的咖啡館二樓中,悠揚的曲調舒緩的響起,早秋午后的陽光閑適的落在幽雅的卡座上。
  云春作為知名的旅游城市,一年四季風景各異,都屬于旅游旺季。充滿小資情調的咖啡館中上座率有6o%。臨窗的圓桌處的兩位美麗、出色的女士不時的吸引眾人的目光。
  一位帶著精致的眼鏡,氣質知性,絕美無暇;一位身姿高挑窈窕,氣質文雅。兩位美麗的女士一看便是受過高等教育、蘭心蕙質,令人心生向往。
  “無垢,事情這么嚴重了啊?”邵秋蘭優雅的輕撫著精致的眼鏡,對公眾場合被人行“注目禮”她已經習以為常,問著好友柳無垢。她和柳無垢結識是從江州作協的研討會上開始的。
  柳無垢輕輕的點頭,有點難為情的道:“秋蘭姐,要是…太麻煩…就算了。”
  江州有人覬覦她的美貌,想要她成為禁臠,動用了一些社會上的手段。她的女兒在學校被人騷擾,得到好友邵秋蘭的幫助得以轉入景華國際學校。而她最近的稿費被拖欠,各種麻煩不斷。
  柳無垢都求到云春來了,邵秋蘭怎么可能不管?同樣是美麗的女人,對柳無垢的遭遇感同身受,微笑著拍拍她的手背:“無垢,對我來說要打消那位牛總對你的企圖很困難,但對某個人來說很簡單啊。我打個電話問一下。”
  邵秋蘭語氣中充滿自信。柳無垢心中稍微安寧,看著邵秋蘭拿出手機撥號。電話很快接通。
  “小景,你在哪里啊?我有個朋友來云春看我,有時間見見她嗎?”
  電話里,6景道:“姐,我和關寧、夢瑤與葉儀,張勇在爬白云山。晚上預計要在山頂上留宿。”說著,頓了頓,“姐,明天吧。明天上午。我在白云賓館見見你的朋友。”
  邵秋蘭就笑,打趣道:“小景,上午你能下山到白云賓館啊?別把關寧和夢瑤給累著了。下午吧。”
  白云山上的纜車不是貫穿全程,上午要從山頂下到白云賓館很有點困難。她心中又怎么會不體諒6景呢?
  掛了電話,邵秋蘭對柳無垢道:“無垢,我先安排你在白云賓館住下來吧,明天下午我帶你去見一個人。”即便是朋友,她生活上的事情也不方便對柳無垢直言。
  柳無垢隱約明白邵秋蘭打電話的是一位大人物,感激的笑了笑,“秋蘭姐,謝謝。”心中有些期待起來。
  …
  …
  坐落于白云山半山腰的白云賓館前身是云春市委的招待酒店。改制后歸屬于和華下屬的麗都酒店集團。總計經過兩次翻新、擴建,前后花費約2億美元,才有了如今這座屹立于半山腰、金碧輝煌、占地廣闊,擁有著園林風景的五星級酒店。
  下午2點15分許,柳無垢在服務員的帶領下前往15層的頂層總統套房。邵秋蘭臨時突然有事,讓她獨自去見那位大人物。
  白云賓館與動輒幾十層的五星級賓館不大相同。總共只有15層。這大概與它位于半山腰有關。但,它依山而建,環境十分優美,擁有各類客房412間。大小會議室2o多個,餐位18oo多個,可以同時容納8oo人開會和1ooo人用餐。
  粵菜、維揚菜、川菜、本地土菜及法式,歐6式西餐一應俱全,夜總會、酒吧、桑拿、游泳池、kTV、網球場、健身中心、美容中心等配套設施設備。是舉辦各種會議,度假休閑的最佳場所。
  柳無垢心中暗自咋舌,在總統套房門口被一名女子保鏢客客氣氣的請到旁邊的房間中安檢了一回,這才得以進入一間寬闊奢華的客廳中。
  一名男子正背對著她,在五十米開外的沙上安靜的看著書。十幾米寬的落地窗外,白云山、云春市的美景一覽無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