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除夕夜

玫瑰園聯排的幾間青色瓦屋在午后的陽光中帶著幽靜的氣息。陸景帶著溫雪、溫藍出了清涼的會客房間順著屋檐下整齊緊密的青磚路到盡頭的衛生間門口。
  這一排瓦屋是玫瑰園的員工工作、待客的場所。由于陸景偶爾會親自過來,簡樸的外表之下,其內部設施堪比五星級酒店。環境清幽、古樸,舒適、整潔。
  衛生間外的洗漱臺布置的很雅致。石頭質地的洗手池。竹筒做的水管。綠意盎然。潺潺的流水帶著山泉的清冽味道。一不比豪華酒店的格調差。
  “溫雪、溫藍,你們倆在這兒等我一會。”陸景溫和的笑一笑,吩咐一聲轉身離開。
  溫雪、溫藍姐妹倆對視一眼,一頭霧水,想不明白陸景突然帶她們倆來這兒干什么?
  溫藍明亮的星眸微微一轉,聲道:“姐,你陸哥不會是要送禮物給我們吧?”她和她姐倆看玫瑰花時羨慕的神色只怕沒有逃過陸哥的眼睛。路上來的時候,她們已經知道陸哥來玫瑰園拿花是要等會去送給雨綺姐。
  “這我哪里知道?”溫雪雪白細嫩的臉龐上浮起一抹淡淡的淺紅。心中有羞澀的情意涌起。午飯時,她無意間向陸哥表明愛意,陸哥沒有表態,但態度親和。此刻,心中禁不住微微有些期待起來。她們此刻身處在玫瑰園,陸哥能送的只能是玫瑰花。
  溫藍嬌澀的笑一笑,感覺心跳都快了幾分。心中有難言的情緒涌起,她也就有些期待呢。只是感覺有不真實。玫瑰花代表著愛情。可陸哥會對自己和姐姐“表白”嗎?
  陸景拿著兩支玫瑰花回到衛生間門口的洗漱臺前時。溫雪、溫藍兩個精雕玉琢的女孩正安靜的打量著洗漱臺的裝飾、布局,似乎在等待他回來。
  “陸哥…”看到陸景手中的玫瑰花。溫雪白膩的俏臉刷的一下變成緋紅色,問候的話都縮回嘴中。微微低頭。
  溫雪今天穿著清爽的白襯衣,胸前乳-罩的輪廓若隱若現,酥胸豐挺。水磨藍的牛仔褲勾勒著她優美的腿臀曲線。渾身≤≤≤≤,m.◎.co∽mstyle_tt();洋溢著青春明麗的風姿。
  如花似玉的女孩兒在這低頭的一瞬間有著“一朵水蓮花不勝涼風嬌羞”的神韻。陸景都看的有些失神,心中浮起美好的情懷,回過神幾秒后,溫聲道:“溫雪,你先來。我給你們挽一個插花的發髻。”
  “啊…”溫雪微微有些驚訝,心里羞澀、期待的感覺稍去。陸哥沒拿玫瑰花“表白”呢,但幫她梳發髻也是很親密的舉動。溫雪俏臉上紅霞輕燒。緩步走到陸景身邊,站在洗漱臺前的大玻璃鏡子前。
  看著溫柔的給姐姐梳頭的陸景,溫藍明亮的星眸流波,站在一旁。她明白過來為什么陸哥會帶她和她姐來這里,因為這兒有鏡子啊。
  約五分鐘后,陸景看著鏡子中的美女,雙手輕扶著她的香肩,笑道:“行了,溫藍你看看怎么樣?”
  陸景給溫藍梳的是一個簡易的發髻。將她披肩的秀發梳攏到側面,將白色的玫瑰花插在她的秀發中段。令她青春明麗的學生氣質中多了幾許美人的嫵媚。
  “嗯,挺好的。”溫藍聲音有些輕顫。因為陸景是從身后扶著她的雙肩,她幾乎是在陸景的懷中。頸脖上都能感受到陸景呼出的氣息。“陸哥。謝謝!”
  陸景能感受到較能明麗玉人兒的情思,禁不住輕輕的將她擁在懷中,立時幽香滿鼻。溫香軟玉的觸感令他沉醉。低頭輕輕的吻溫雪嬌艷的臉龐一口。
  “陸哥…”溫雪依偎在陸景懷中。嬌羞的低下頭。一副予取予求的模樣。
  “溫雪,唐突你了。”陸景輕聲在溫雪耳邊。再次邀請道:“溫雪,你們明天陪我一起去云春。好嗎?”
  “嗯。”溫雪嬌柔的頭。這在中午吃飯時就決定了啊。即便心中有些詫異,但給陸景一個吻給吻的神飛九霄,遐思無限。這會她還暈暈乎乎的,沒有明白陸景的意思。
  半米開外的溫藍卻是明白陸景的再次邀請是什么意思?就是中午吃飯時她姐答應邀請之前理解的意思:陸哥想要她們留在他身邊。想到這兒,溫藍白皙的臉蛋上禁不住泛起紅暈。
  “我給溫藍梳個發髻。”陸景輕輕的放開溫藍,見她一副還沒回魂的嬌媚模樣,又禁不住親昵的在她嘴唇上輕啄了一口,引得溫雪滿臉嬌羞的扭開頭,心中甜蜜的情潮噴涌,明艷如花。陸景這才看向溫藍。
  “陸哥…”溫藍飛快的看陸景一眼,低下頭。在進入江州大學前她的性子比她姐要清冷一些。所以一般都是她姐和陸哥話。進入江州大學一年,她的性子也明快了許多。但當她愛慕的男子要回應她的情意時,她依舊驚慌失措。血液都仿佛要沸騰燃燒起來。甜蜜的嬌羞啊!
  陸景感受的到溫藍這一聲輕呼,一眼輕瞥里蘊藏的意思,心中再柔了幾分。有些事情決定了,他便不再猶豫。雙手環著溫藍的細腰,面對面,俯身低頭輕吻她嫣紅如玉的溫軟嘴唇。溫雪渾身輕顫。陸景感受著雙胞胎美人妹妹的心中情思。這才給她梳環插花。
  溫藍今天穿著淺灰色的無袖中裙,馬尾辮。陸景將她的馬尾盤起,將紅色的玫瑰花插在她的發髻上。立時多了幾許俏皮的嫵媚感。
  看著鏡子中并排站在一起,一模一樣的美麗容顏,陸景溫和的笑問道:“溫雪、溫藍,我的手藝怎么樣?”語調有些得意,他對盤發髻多少有些心得。
  “陸哥,挺好的。”溫雪柔聲道,看著鏡子嬌媚可人的自己,感覺心中仿佛有什么東西破土而出。那種朦朧的感覺正在無比的清晰起來:她渴望呆在陸哥身邊,為他做飯洗衣,照顧他的起居生活。最好能一輩子都這樣。
  溫藍嬌柔的看陸景一眼,附和的頭。
  陸景笑一笑,愛憐的撫著溫藍的臉蛋,“溫藍,你又回到以前那樣了啊?老聽溫雪的話。還是中午在江大里面那樣最好。下午你們倆就不和我一起去見雨綺了,回宿舍收拾下行李。我明天一早派人在江大南門接你們。”
  …
  陸景安排人開高婉薇的車送溫雪、溫藍回江大,他則是和高婉薇、季婉彤坐車前往新豐公寓見宋雨綺。在江州這些天,他早和雨綺見過面深談。下午,他只是想和她多呆一會。
  植物園外的馬路上停著一輛藍色電動跑車t10。這款電動跑車正在全球熱賣。特別是在歐美市場受到追捧。國內也逐步的興起來。藍色的跑車旁,溫雪、溫藍兩人目送陸景的豪華奔馳離開。
  “姐,我們倆帶著花進學校會不會顯得很傻啊?”溫藍開玩笑道。陸哥對她感情的回應讓她心情愉悅。
  溫雪扭頭看妹妹一眼,輕笑道:“溫藍,覺得傻你就別帶啊。”她心中同樣很開心。
  “我才不會呢。怎么都是陸哥給我插的花啊。雖然水平一般。”溫藍笑兮兮的回了一句,和她姐一起坐到電動跑車中。江州的九月酷暑炎炎。在日頭下曬一會都難受得很。
  車后座上,溫藍從精美的愛馬仕手袋中拿出手機,舉起手“咔嚓”自拍了一張,然后發到sit的空間中,圖片下配了一句,“漂亮不?”
  溫雪、溫藍在江州大學是何等的人氣?瞬間便有人在后面留言:“溫校花,戀愛了啊?”曬玫瑰花的自拍,這足以明很多問題。
  “是誰盤起你的長發?是誰給你插上心扉之花?…”看用戶名是文學院的一名大才子,溫藍的狂熱追求者。
  還有很多有意思的回復,都在問溫藍怎么回事。也有各種猜測。
  溫雪湊過來,看得發笑。妹妹在校園里有些冷,但在虛擬空間里比她活躍多了。心中嬌柔難言,拿出她玫瑰金的s7手機也自拍了一張,想要將她此刻的形象保存下來,銘記終生。
  溫藍想了想,在一條回復下面,甜蜜的回了兩個字:“是啊。”她確實戀愛了。這支火紅的玫瑰就是見證。
  立即,她的空間留言被刷屏。接下來,在江大里掀起的“風波”可想而知。
  …
  從江州植物園回新豐公寓既可以從江州大道繞徐華路回去,也可以從景華科技園繞新月湖回去。回江大的路一樣。新豐公寓就在江大的南門外。
  但陸景沒和溫雪、溫藍一道回江大。而是坐車繞到了景秀園。他手中的兩束玫瑰花要分別送給季和薇薇。先到的是季的住所。
  陸景送季到別墅中高婉薇在車中稍等。布置得精雅的客廳中充滿了粉色系的味道。即便是別墅也給季布置出了單身女孩的寓所感覺。
  季性子嬌柔,是個軟妹子,但很有內涵。
  季婉彤將玫瑰花心翼翼的插在花瓶中,然后放在落地窗前的桌子上。這是她人生年收下的第一束玫瑰花。看著陽光落在火紅的玫瑰花上,禁不住低頭輕嗅。香氣怡人。就像她此刻的心情。
  沐浴在午后陽光中的季閉上眼睛品味花香、愛情,這是一副極其動人的畫面。
  陸景輕輕的一笑,心中微醺。長久以來的疲倦在她美麗動人的神態中舒緩開。仿佛一抹清香沁人心脾,比剛才溫雪、溫藍在鏡子前的嬌美嫵媚不遑多讓。
  或許,這幅畫面他將永生難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