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8 對抗的局面

“進展還可以。”唐悅靠在椅子上吐出一個煙圈,“劉瑤晗去黃海拍戲去了,下次介紹給你認識。”
  余建軍倒是知道劉瑤晗,笑著道:“唐少好眼光。劉小姐的電視劇我過,拍得很好。”
  陸景心想:“怎么又是個演電視劇。”問道:“你不會是通過謝晉文的關系認識的吧?”
  “你腦袋也太好使了。”唐悅笑道,“恩,她和郁欣婷是好友。我幫她擺平過幾次麻煩。一來二去就認識了。”
  陸景琢磨了一下,對余建軍說道:“老余,怡家超市現在什么情況?”余建軍得意的將小杯里的白酒一口干了,“怡家在京城有七家店,資產價值九千八百萬。三月份的銷售額能做到了兩千萬。利潤率是2。”
  這樣的成就是他賣煙酒的時候怎么都想不到的,心里越發的佩服陸景的眼光和能力。
  “恩。”陸景很淡然的點頭,對唐悅說道:“你要真打算把劉瑤晗娶回家可以考慮專門為她組建新公司進行運作。一方面可以保護她,一方面也可以幫她發展個人事業。
  怡家這邊的股份可以轉讓一部分給老余,把資金先湊起來。你和謝晉文商量一下,他八成也是愿意的。”
  “行,我回頭和謝晉文聊一聊。”
  “老余,怡家要考慮向京城市之外進軍了。”
  超市行業正處在發展的黃金時期,現在有大片的空白市場可以搶占。等到國外零售業巨頭大舉進入國內市場時,那個時候要是還沒有完成區域性的布局形成自己的品牌就會在競爭中處在下風。
  余建軍笑道:“再開兩家店,湊成九家店面,我就會考慮向其他大城市逐步擴張。現在是開店的資金難以落實。怡家的資金鏈壓力很大。”
  陸景抽著煙,點了點頭,“資金壓力都大。企業高速發展期間都是這樣。現在應付天藍商場的超市有沒有問題?”
  “沒問題。陸少,不是我瞧不起天藍商場。它根本就沒有像我們一樣做平價超市的心思。”
  陸景要得就是這句話,“最近要給天藍商場一點壓力,要讓它知道在超市行業,它還只是個小弟。”
  余建軍琢磨了一會,笑著道:“沒問題。我安排幾次會員促銷活動足以讓他們這個月的數據難。但是要長期搶占客源,還是需要資金深度挖掘京城市的零售市場,并且需要擴大現有的店面規模,將市場份額做大。”
  “資金的事我來想辦法。你把促銷的事情安排好。”
  吃過飯,陸景要去春和路的古玩市場挑禮物。唐悅也沒什么事,跟著他一起去,“陸景,你覺得搞娛樂行業有前途?”
  雖然陸景比他要小,但是商業上的事情他很相信陸景的眼光。這是一步一步著怡家發展起來所建立的信心。
  “當然有。不過你和謝晉文要為公司找一個好的總經理。這是做成這件事情的關鍵。你圈子里有沒有這樣的人才?”
  唐悅一邊開車一邊叼著煙苦笑道:“我問問吧。只是想著怡家發展這么好,這個時候賣股份有點可惜。”
  陸景笑著道:“也沒讓你全賣啊。你放心吧,瑞豐公司的股份足以讓你下輩子衣食無憂。今年年底分紅下來你就知道。”
  “啊——?”唐悅倒是有些驚訝。他在瑞豐公司股份不足,當時只是為了掛名法人代表才拿的一點股份,沒想到價值會這么大。
  陸景笑了笑。要想唐悅死心塌地的幫他做事情,總要給他足夠的好處。
  其實家族就是要在血緣關系之外再編織一張利益的。將每個人都變成上的節點,實現利益均沾,增加家族的向心力。很多事情只靠個人的力量是難以實現的。所以商業要講團隊的作用,政治需要組成派系。
  關海山這幾天正好在京城休息,和陸景約好時間,帶著他在春和路里逛。同行的還有被關海山拉來的陳鴻濤。他在古玩鑒定上的造詣很高。
  陸景心里壓根就沒認為衛婉儀可以和關寧相提并論,請關海山幫他挑禮物也沒覺得有什么不好。
  恐怕衛婉儀心里也沒認為他有多么重要。兩個人都是打的拖一時算一時的主意。衛老和老頭子加起來分量讓兩個人幾乎沒有反抗的余地。
  陸景拿著禮物步行過去衛家住的0號別墅。衛家的習俗是只慶祝十歲的生日,對十八歲的生日并不重。所以今天就像是一次平常的生日聚會。來的長輩很少,倒是衛婉儀的朋友來了不少。
  在屋后的花園里找到了衛婉儀,她穿著一款米色的通勤連衣長裙,白膩的脖子上帶著一串珍珠項鏈,溫婉大氣,正在微笑著和幾個女孩子圍在乳白色的小圓桌邊說話,一柄大的遮陽傘遮住了十點鐘的驕陽。
  這是一處打理的很精細的花園,灌木叢圍成一個方形,留出出口,各色的花朵開得正鮮艷,就像正在說話的少女們。幾個桂花樹點綴在四周,造成層層疊疊的視覺效果。
  陸景把禮物遞給衛婉儀,笑著道:“生日快樂。”衛婉儀微笑著接了過來,客氣的說道:“謝謝!”將禮物隨意的遞給衛婉瑩,也不給陸景介紹她的朋友。
  陸景微笑著和那幾個女孩點點頭。衛婉瑩很不客氣的瞪他一眼。她可是知道陸景是什么貨色,真為她姐感到不平。
  到遠處草地上有幾個小孩在玩耍,正打算找個地方打發無聊的時間。衛東陽牽著一個粉雕玉琢的小女孩過來。
  小女孩穿著黑色的小公主裙,白色的襪子,平底小皮鞋,宛如一個魔幻世界中的小公主。小女孩到衛婉儀,歡快的跑過去,“儀姐姐。”
  衛婉儀笑著去拉她的手,“圓圓,今天怎么打扮得這么漂亮啊?”
  圓圓奶聲奶氣氣,極為認真的說道:“因為我要給你當婚童呀。圓圓特意從美國飛回來的。”
  幾個女孩爆發出一陣哄笑,笑歪在圓桌邊。誰也不知道為什么小女孩的思維里十八歲的生日怎么就和婚童牽扯起來。
  衛婉儀俏臉微紅瞪了衛東陽一眼,“哥,誰教圓圓這些亂七八糟的東西啊。”
  衛東陽很瀟灑的聳聳肩,帥氣的臉上露出壞笑,“我哪里知道。幫我照顧一會圓圓。”對陸景笑道:“我媽要見你。”
  陸景點點頭,淡定的打了個手勢,“杜阿姨在哪兒?”衛東陽的母親姓杜,年紀比羅女士小。一次非正式的會面而已,他也沒什么好擔心的。
  圓圓奶聲奶氣的沖離開的衛東陽揮手,“陽哥哥,記得給圓圓買冰激凌哦。我要haagen-dazs。”
  陸景到前面帶路的衛東陽肩膀抽了一下。顯然小丫頭這句話把他給賣了。心里不由得暗笑起來。
  衛婉儀跺腳嬌嗔道:“我哥太不像話了,老想我的笑話。”幾個女孩都嘻嘻哈哈笑起來。
  “姐,你怎么要我把劉松介紹給葉強文認識。劉家的政治_資源不是要獨享才對嗎?”
  莫心藍慵懶的靠在窗邊,著窗外寂寥的山風。她最近心情不錯,天藍國際穩步發展再次壓了新虹百貨一頭。關鍵是新月投資的拋售讓新虹百貨的聲勢弱了下去。
  “少鋒,對政治我們不能參合得太深。有時候行事固然便利,但是覆滅起來也快。叔叔在遼東的情況,你知道吧?那是陸家的一手棋,這是我們和劉家走近換來的后果。”
  莫少鋒仍是有些不滿,“可是也不能任由葉家和劉家靠攏啊。這樣的話,我們的利益會受損。”
  莫心藍搖了搖頭,“我們沒有和葉家業務重合的地方,不用擔心。況且,我想阻止也阻止不了。聽說葉強文被陸景找人打斷了腿,大概心里也憋了一口氣。他遲早會找上劉家的。劉家是陸家的死對頭,你以為他打聽不出來?
  我在天藍國際需要葉強文的支持。”
  莫少鋒想了想,這些東西他真不在行,說道:“好吧。我不管這事,我回四中了。”
  莫心藍微笑著道:“你和那個女老師還沒有結果嗎?”莫少鋒郁悶的道:“姐,這你就別問了。我會處理好的。”說完,徑直離去。
  莫心藍點點頭,倒了一杯紅酒,慢慢的品著,最近董家突然介入如火如荼的香港房市讓她略有擔心。
  那么明顯的泡沫很多人都得出來,但是人總是貪婪的,自信可以在泡沫破滅的前夕撤出來。
  或許這是一次加強她在天藍國際控制權的機會。
  和杜阿姨的見面波瀾不驚。吃過飯后,衛東陽找人在湖邊撐了一個遮陽傘,請陸景坐著閑聊。
  陸景倒是有些詫異衛東陽找他什么事。
  衛東陽丟了一支煙給陸景,“剛才憋得難受,在我妹妹面前又不好抽煙。我手上有7千萬的閑置資金,你認為投資江州的房地產是否合適?”
  陸景默默的抽著煙,著湖水里倒映的樹影。衛東陽和凌雪月走得近。他實際上是在問大哥是否可以為他的資金安全提供保障。
  大哥在江州上升的勢頭,大家自然是得到。
  陸景沉吟了一下,說道:“我手里有幾個項目倒是缺錢,不知道衛哥有沒有興趣投資?”
  衛老對老頭子一貫是支持的。不管和衛婉儀的聯姻最后是否成功,和他的長孫走近一些是有益無害的事情。
  但是陸景不會去拿大哥的政治前途下注,他只愿意提供純粹的商業利益交換。(未完待續。請搜索,小說更好更新更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