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86 離開前

約十幾分鐘后,季婉彤滿臉緋紅的躲在陸景懷中,輕聲嗔道:“陸哥,你壞死啦。”
  以她一貫嬌弱的軟妹子性格,此時竟然嬌嗔。
  陸景尷尬的揉揉眉心。護送著小季回了一趟景秀園。作為他的助理,墨靜雯、小季、余樂、高婉薇都在景華公寓二期工程景秀園中分有一套小別墅居住。高婉薇的別墅還沒收拾,因而和黎傾城一起,住在陸景的別墅中。
  陸景和小季一路開車從新月湖的湖心路繞過來,抵達江州大學的星光咖啡時已經是中午13:23分。溫雪、溫藍已經等候多時。
  星光咖啡位于江大東面的一次小山坡下,緊鄰著校內的馬路。咖啡屋外是一片樹林。餐廳內開著涼爽的冷氣。因而兩扇精美花紋雕飾的磨砂玻璃門緊閉著。正午的陽光在店內照射出一塊不規則長方形的光影。
  下午1點多,餐廳中沒什么人,空蕩蕩的。陸景和小季牽手進入餐廳內。一眼就看到了臨窗而坐的溫雪、溫藍。溫雪是清純的白襯衣,溫藍是淺灰色的無袖裙,明麗動人。如花似玉的兩個嬌美明艷的女孩。
  溫雪、溫藍兩人站起來,迎著陸景,嬌聲道:“陸哥…,季姐…!”06年1月份時,她們倆和季婉彤一起從漢城回江州受過她季姐的照顧。
  陸景歉然的笑道:“很抱歉。溫雪、溫藍。我來晚了。你們餓壞了吧?先吃飯。”他沒想到小季那么敏感。不然,從景華科技園開車到江大時間剛好差不多。
  “好啊。”溫雪、溫藍是陸景的私人廚師。對他的口味很了解。溫雪嬌柔甜美的輕笑一笑,點了餐:一份黑椒牛排,意面,西式煎餅,酥爛燒牛肉、土豆餅、紅汁梨、牛奶布丁。
  星光咖啡的西式簡餐一向不錯,售價也不貴。1215元上下波動。因而。每年都會虧損三四十萬。由邵秋蘭或者徐詠碧打理。
  不過,陸景要的是保留記憶中一份美好的會議,倒不在乎這點小錢的虧損。
  侍者很快就將精美可口、香氣四溢的西式簡餐陸續送上來,放在鋪著潔白餐布的長方形餐桌邊。
  “呵,挺快的呢。”溫藍小聲嘀咕一句。因為這會兒沒有什么人在用餐。上菜速度很快。要是平時,中午用餐時間上菜速度超級慢。
  看著秀氣吃著西餐的溫雪、溫藍,陸景微笑著道:“溫雪,你們要是餓了就吃快點。在我面前不用講究用餐禮儀。”他和小季在路上來的時候稍微吃了幾塊小蛋糕。小季家里備有零食。
  溫雪不好意思的放下筷子,說:“陸哥。我們吃過一點點心了。”
  陸景笑著點點頭,隨意的聊起來。陸景、小季都是江大出身。小季還在江大保留著學籍。涉及到江大,話題很多。
  陸景看得出來,以前不大愛說話的溫藍在進入大學一年后。變得活波起來。所以說,不管怎么樣,都還是要去大學中熏陶一回。不見得要學多少知識,而是因為那是人生必須要經歷的4年。一段非常美好的時光。
  “溫藍,你們最近忙不忙?”陸景品著橙汁,笑著說道,“我打算明天啟程去云春度假。我要問問你們的想法。有興趣跟我一起去云春度假?”
  8月初在黃海的時候。唐詩經和他詳談過溫氏姐妹的事情。本來詩經對她們倆的安排是在廚師團隊中掛個名,逐步的退出。然后進入大學學習,融入社會中。
  但是,最近六大世家形勢劇烈變化,將溫氏姐妹送到陸景身邊的黎家、高家都委托人傳話,希望唐詩經不要“阻攔”,讓溫氏姐妹跟著陸景。天可憐見,她壓根就沒阻攔。差點就憑白的背一個“妒婦”的名聲。
  唐詩經索性將這件事交給陸景處理。陸景這段時間來江州,剛出月子的宋雨綺取笑了他幾回。唐詩經和她談過。她是陸景的大管家。溫雪、溫藍是她的下屬。唐詩經都“求”到她這里,這件事她自然同意。
  陸景對這件事的處理辦法很簡單:就是表現的和溫氏姐妹親近一點就好。所以,打算邀請溫雪、溫藍陪著他去云春度假。當然要問問她倆的意思。黎家、高家要是再說詩經的壞話,他不介意去敲打下這些人。豈有此理!
  陸景心里對溫雪、溫藍的未來怎么安排不大確定。他其實挺喜歡溫雪、溫藍兩個如花似玉、青春明麗的女孩在身邊。她們是一道靚麗的風景。但是,總不能只要是他過一眼的美麗女孩都要留在他身邊啊!那也太夸張!溫氏姐妹的未來怎么樣,再說吧。他一時間拿不定主意。
  “還好啊,陸哥。就是大二的學習安排比較繁忙。江大畢竟是重點大學。”溫藍明亮的星眸看著陸景,眼波流轉,很有些心動。但是不好答應下來。她還想當一個乖學生來著。
  溫雪雪白細嫩的臉蛋上染著微紅,嫵媚無端,干脆至極的道:“陸哥,那要麻煩雨綺姐幫我們請假。”她始終都沒覺得她是大學生。她學習的課程很吃力呢。她想做陸哥的專職廚師。好好的照顧他的一日三餐,不讓他這么消瘦。
  看著明麗嫵媚的溫雪,陸景就笑,“溫雪,不是你想的那樣。黎家、高家還不足以影響到我的決定。請你們幫我做飯、做一做下午茶。”
  “哦…”溫雪大囧,羞澀的低下頭。頭都差點垂到她胸前挺拔的峰巒上。她心里愛慕、愿意的意思給陸哥察覺了。
  溫藍也有點不好意思,抿抿嘴,嬌柔的低下頭。她姐都把意思挑明了。她心里也想呢。追求她的男生可以從江大的大門排到理工大大門口去。但是,這些男生又哪里知道她在陸哥身邊見識過什么樣的風景?
  有時候覺得男孩子追她的手段很幼稚。理想不是嘴里說的喲。陸哥一句話可以讓它在現實世界中實現。她的顧慮是陸哥其實沒多少時間陪她們。
  季婉彤回別墅里換了套裙,穿著粉色的t恤,白色的七分褲,清純秀美。見溫氏姐妹一副心許陸景的模樣,心里禁不住有些難言的情緒涌起。想起她以前對陸哥暗戀的情愫。秀麗的杏眼悄然的看陸景一眼,眼眸如水。
  三個絕色的美人。小季精致柔美,溫雪、溫藍是一模一樣的雙胞胎,嬌美可人。陸景心里都有些微微沉醉的感覺,喝著橙汁,溫聲岔開話題,“我一會和小季要去一趟江州植物園,你們去嗎?”
  心中想:我最近節操盡毀!
  腦海里浮出費秋雨、孫秀智、天海萊陽三個小那妮子的精美容顏。他真心有點抵不住溫雪、溫藍這對雙胞胎美人兒嬌柔嫵媚無端的魅力。
  …
  …
  位于鹿山腳下的江州植物園與景華國際學校只有一墻之隔,風光秀麗。平日里并不禁止游人參觀。不過九月中江州酷暑炎炎,又是工作日,下午時分植物園中空無一人。
  陸景、小季、溫雪、溫藍乘坐著陸景的豪華奔馳緩緩的駛進綠意盎然的植物園中。門口門衛房間中的大爺起身看了黑色奔馳一眼,搖搖頭,嘀咕幾句,繼續在江州的午后熱浪中“怡然”的聽著收音機。
  十三將車停在林蔭道中。陸景四人在下車步行前往500米開外的玫瑰園。
  江州植物園是陸景為了鹿山餐廳規劃的景觀。他不想和秋蘭在鹿山的空中餐廳中吃飯時看到一片荒地。由景華通信負責運營。雖說對公眾開放,算是公益項目,但植物園中保留了一塊園圃用于種植玫瑰花。
  玫瑰園有專人打理,可在全年任何季節提供玫瑰花。一次可提供數萬朵。陸景四人步行到一排青色的瓦房前。
  這時,高婉薇從通透明亮的瓦房中的迎了出來。她穿著青色的短袖連衣裙,秀美知性的都市女郎范兒。
  “景哥,婉彤…”高婉薇笑著打招呼,她在房間中從玻璃窗中看到了陸景四人到來。
  “薇薇姐。”溫雪、溫藍兩人乖巧的喊道,聲音清潤柔嫩。
  “誒。”高婉薇笑著點點頭,美眸輕嗔了陸景一眼。她可不是小季,吃醋都不會表現出來。景哥太風流了。以溫雪、溫藍這對雙胞胎的美貌、性情,只要表露留在景哥身邊的意愿,景哥肯定會“收”了她們。雙胞胎呢!
  “薇薇,你來的挺早的啊!”陸景笑一笑,輕輕的挽著高婉薇的手臂。薇薇是他喊過來的。他準備在植物園中挑選一簇玫瑰花給雨綺送去。他也想給薇薇送一束。他和薇薇的感情很真切,但進展確實有一點快了。他有一點寵她的心思。這和對傾城的態度不一樣。
  “吳阿姨,麻煩你給我準備三束玫瑰花。謝謝!”陸景很客氣的吩咐著跟著高婉薇出來的一名中年婦女。這是玫瑰園7名種植人員之一。多年的熟人。
  “好。陸少,你們進屋坐會兒啊。我去一趟就來。”吳阿姨應了一聲,笑吟吟的走了。這4個女孩子真是美的冒泡,還有一對一個模子印出來的雙胞胎。難怪陸少要送花討她們歡心。
  陸景、高婉薇、小季、溫雪、溫藍在瓦屋中坐了片刻,吳阿姨和另外一名種植員工一起包了三束玫瑰花進來。包裝的完善。花束精美、漂亮。
  陸景看到溫雪、溫藍兩個妮子眼中閃過一絲羨慕的神色,心中一動,微笑著道:“溫雪,你們跟我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