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82 大選風云(一)

2007年是韓國的大選年,但這在全球的政經局勢來說,只是屬于棋盤的邊角。
  2007年8月份,美國次債危機已經出現苗頭。全球匯率市嘗美國銀行業都出現異常。美國的金融界已經嗅到了寒冬的氣息。這場即將席卷全球的金融海嘯正在醞釀中。
  然而,處在棋盤邊角的人們,也需要關注、抗爭自己的命運。全球大勢,還是一個很遙遠的話題。
  8月20日樸槿惠獲勝韓國大國家黨總統候選人之后,韓國的媒體便開始集中報道總統大選事宜。陸陸續續的有政客宣布參與角逐總統寶座。總計有12名候選人。
  漢城,費城俱樂部的一間包廂中,李明博再次與安鐘赫見面。幽雅的包廂華麗富貴。上午的陽光透進來,落在茶幾、沙發、地毯上。茶香裊裊。
  安鐘赫不滿的道:“李市長,你為什么沒有宣布以無黨派人士參選總統?只要你出來選,我們就可以保證你當選。”他最近和花期銀行溝通了很多次。拿到了美國人的承諾。
  李明博淡然的笑了笑,仿佛輸掉大國家黨內的競選對他毫無影響,“安會長,我不想離開大國家黨這個平臺。等5年不好么?”5年之后,還有誰可以和他爭?
  安鐘赫嘆口氣,勸道:“李市長,就怕5年之后物是人非啊。屆時,我們安氏集團可能無法提供如此強大的助力。”語氣半帶威脅。
  李明博只是喝茶,并沒說話。即便安氏集團沒落又和他沒什么關系?換句話說,他擁有政治資本,是不可替代的人物,而安氏集團這樣的政治獻金者可以替代。
  話不投機,安鐘赫和李明博聊了幾句告辭離開。坐到車中時,安鐘赫沉著臉罵道:“王八蛋!”李明博的心思他又怎么會不知道?
  助理小心翼翼的提醒道:“會長…,你接下來要和李會昌見面。”這是民調中支持率第二高的人選。
  安鐘赫點點頭,拿起手機撥了一個電話,“承憲。你在黃海吧?問問三星的李怡馨,三星和現代到底為什么要聯手打壓安氏集團?事情辦好了就回漢城。”
  …
  安承憲作為安氏集團第三代的嫡子,第一順位繼承人,因為和陸景有些矛盾。被派到黃海經營電子競技俱樂部。
  三星的電子競技俱樂部三星客棧也在黃海設立了分部,歸屬于李怡馨管理。他平時和李怡馨關系不錯。
  “好的,爸。”安承憲接到父親的電話,心中長長的舒了一口氣。走到辦公室的窗戶邊,看著樓下繁華的街道。他是因為“得罪”陸景而被“流放”。看來家里已經下定決心。
  也是,和華銀行(韓國)公司太過分了,他們竟然想要清洗安家在韓國金融界的影響力。這觸及到安家的核心利益了。
  安承憲琢磨了一會,看看時間,上午10點,給李怡馨打了一個電話,“怡馨姐,有個事向你打聽下。”
  電話里傳來李怡馨慵懶的聲音,“承憲,什么事啊?今天周末呢。”此刻。她正臥床高睡。悄然的對端著早餐出現在門口的裴仁成豎起手指頭。示意噤聲。
  裴仁成笑了笑,點點頭。隨著怡馨在三星財團內部的地位上升,他和怡馨的感情之路幾乎快要見到曙光。
  安承憲道:“怡馨姐,我想問問我家里最近貌似沒有得罪陸先生啊,怎么三星與現代聯手清洗安氏集團的份額?”
  李怡馨擁著柔軟的白色空調被,愣了下,承憲這句話直指核心,沉默了幾秒,道:“承憲,安氏集團在收購韓國第一銀行的過程中和花旗銀行有來往吧?”
  這一次輪到安承憲沉默了。花旗銀行想要半路“截胡”。安氏集團充當幫兇,和華現在騰出手來,自然是要不聲不響的收拾安氏集團。“怡馨姐,我明白了。我明天就從黃海回漢城。”
  李怡馨嘆口氣。“行。我電話號碼不會換。有時間我們這些朋友多聚聚。”她根本不看好安氏集團的未來。其在韓國金融界的地位勢必會被和華銀行(韓國)公司取代。當然,不管安家是否會失勢,她內心中依然將安承憲當朋友。
  …
  唐悅通過柳賢俊的門路和鄭夢允搭上話,相約了8月26日在漢城新羅酒店中見面。
  現代重工集團的會長鄭夢允是2007年韓國總統大選中12位候選之一。只是在8月份的民調中,他的得票率并不高,只派在第7位。
  極具民族特色的漢城新羅酒店包廂中。唐悅和鄭夢允在黑色的茶幾邊落座。兩人的隨行人員都等在了外面。
  鄭夢允打量著面前三十多歲的青年。唐悅的眼睛狹長,臉色白凈,看起來有些冷厲的面相。喝著茶,緩緩的開口,“唐先生,我知道你。和華財團主事人陸景的表哥。你很受他的信任。說說看,你在這個時候來見我有什么事情嗎?”
  唐悅微微一笑,“鄭會長,開門見山好啊。我也不想浪費時間繞圈子。如果鄭夢先會長全力支持你競選韓國總統,你是否愿意現代重工集團重回現代集團這個大家庭中呢?”
  鄭夢允禁不住笑起來,原來唐悅今天是來做說客的,“他不是支持樸槿惠嗎?”
  唐悅從容不迫的道:“表面上支持樸槿惠,暗中支持你。鄭氏出一位韓國總統是鄭老先生的愿望吧?”
  提起父親,鄭夢允肅穆的點點頭。父親對他的希望確實鄭氏能夠出一位總統。否則,他怎么可能掌握現代重工一系列企業的大權。現代重工在現代財團中是一塊非常優質的資產。這是父親對他政治活動的支持。
  就像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他是韓國財閥們支持運作的結果。競選,需要資金。大量的資金。
  作為資深的國會議員,僅憑借著他幫助韓國拿下2002年世界杯舉辦權的政績還不夠的。
  鄭夢允思考了片刻,問道:“為什么?”
  唐悅也不隱瞞,帶一點寒意的道:“十年之后,韓國政壇再無李明博。”
  鄭夢允禁不住哈哈大笑,李明博和現代鄭氏的關系極深,去年和鄭夢先鬧翻的事情漢城皆知。“唐先生,我需要和孟日談談。你可以辦到吧?”
  唐悅笑著點頭。鄭夢允和鄭夢先私交極差。然而,現代重工重回現代財團,必然有一系列的條件需要談判。這個中間人只能是他們倆的八弟鄭孟日。
  從漢城新羅酒店出來,唐悅坐車返回麗都酒店,琢磨著,給進步新黨的黨魁李宰范打了一個電話。這才是此次和華真正要推上去的總統人選。
  …
  類似于和華這樣私下的運作在韓國的總統大選中屢見不鮮。各個利益集團都在拉攏、推出自己的代言人。或者與現有政治力量相互“勾結”、達成各種協議。
  韓國總統大選于2007年11月25日正式開始。參加第17屆韓國總統選舉的候選人將從25日起利用兩天時間在中央選舉管理委員會進行登記。
  候選人將從27日起開展為期22天的公開選舉活動,為自己宣傳造勢,屆時全國范將正式掀起選舉熱潮。12月19日進行全國大選并計票。
  3個月的時間,足以讓各方準備好。
  在2007年11月日,12月13日由朝鮮日報進行的兩次民調顯示12名總統候選人中,高居榜首的是國會議員,進步新黨黨魁李宰范,第二名是大統和民主新黨鄭東泳,第三名是國會議員、韓國足協主席鄭夢允,第四名是無派別人士李會昌,第五名是大國家黨的樸槿惠。
  在這份最新的民調得票率排名中,一連串的名單背后展示出了一個邏輯。漢城頂級的權勢人物們都看得明白。包括韓國的幾大財閥:現代、三星、安氏、lg。以及政壇的元老。
  這個邏輯是:李宰范得到了韓國大部分財閥的支持,而這個支持直接來源于和華銀行(韓國)公司支持。
  12月13日深夜,一輛黑色的轎車停在了漢城市江南區三成洞181號的別墅門口。片刻后,正在書房中辦公的鄭夢先得到樸弘基的匯報,“會長,李明博來了。”
  柔和的燈光在夜色中顯得明亮。冬夜清冷。寬大的書桌后,鄭夢先停下批閱,摘下眼鏡,微微沉吟著,仿佛沒有聽到樸弘基的匯報。樸弘基轉身關好書房的門,靜靜的等待會長示下。
  許久之后,鄭夢先低聲道:“弘基,我就不見他了。”
  樸弘基點點頭,“好的,會長,我這就去通知他。”說著,轉身離開。樸槿惠此次無望當選為韓國總統。那么,在這一個5年的總統任期后,李明博還要被壓制5年,10年的時間,他恐怕已經無法在韓國政壇上有所作為了。
  房間的門輕輕的帶上,鄭夢先起身走到窗口,看著庭院中的長青喬木。心中感慨萬千。腦海中浮想起父親的容顏,“爸,這怨不得我。李明博只是想實現他的政治抱負,而不是幫助我們現代財團。我,一定可以恢復現代財團昔日的榮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