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80 閑暇時光

“浩清波”位于湖東路大學城,是知名的京菜館。(看最新章節請到)》樂>文》小說www.booksrc.net聞名遐邇。
  優雅的四人方桌處,陸景微笑著眼前的一對中年夫妻握手,“黎叔叔好,阿姨好!”
  黎傾城約他今天見面吃飯,說她父母來京城了。挺怪異的一個要求,但陸景這段時間心情放松,也沒多想就答應下來,將地點定在浩清波這里。
  “啊…,陸先生,你好。”黎傾城的父母約四十五歲,衣著考究,明顯有些拘束,沒想到掌握著六大世家命運的陸景會這么客氣。
  “景哥,我讓服務員上菜啦。”黎傾城站起來向服務員招手。180身高的黎傾城站起來相當的惹眼,身姿挺翹。她穿著乳白色的中袖圓領襯衫,下身是藍色的筒裙與黑色絲襪。襯衫的下擺扎在腰間,越發的顯得乳挺腰細。亭亭玉立。美麗、耀眼女孩。
  喝著茶,隨意的閑聊著。很快,一道道精美的菜肴便端上來。幾人邊吃邊閑話著。黎父道:“原來陸先生是喜歡京城菜的口味。”
  陸景笑笑,說:“我老家杭城那邊的,口味清淡。除了甜菜不大適應外,其他菜系都合口味。有肉就行。”
  黎傾城笑著插話道:“景哥,肉食者鄙哦。”
  “誒…”黎母擔憂的瞪女兒一眼,這話說的太隨意了。她和丈夫來之前,黎家的家主黎逸明千叮萬囑,把準備工作做到了極致。
  黎家的資產都在南方,唐、裴兩家屬于江浙資本。想要吞下黎家還真有些困難。因而,黎逸明的打算是主動“投靠”、暗中控制,關鍵就是要陸景默許。
  黎傾城縮回去,低頭吃菜。她性格雖然帶刺、冷傲,但在父母面前還是“好孩子”。
  陸景笑著擺擺手,“阿姨,沒事。我和傾城說笑慣了。”
  黎父微微點頭,吃了一筷子菜,表情有一些凝重。斟酌著道:“陸先生,傾城這孩子自小性子野,說話不過腦子。你多擔當。我和她媽媽常年都在羊城的家族企業里工作,傾城要麻煩你代我們多多照顧。”
  陸景微征。看了黎父一眼,然后轉頭看黎傾城,用眼神詢問她怎么回事?這話明顯不對味。
  他原本以為只是朋友間吃端飯而已。要是有小事能辦就辦了。傾城在他這兒還是有這個面子的。哪里會想到竟然聽到類似于“托付”的話。
  “景哥,你在香港給我打電話時我給你說過的。”黎傾城精致絕美的瓜子臉上浮起明艷的輕紅色,不敢看陸景的眼睛。低下頭。
  陸景恍然,想起來怎么回事。7月28日,在香港麗都酒店總統套房中見完齊賓鴻,他給黎傾城打了個電話。黎傾城說:“我明叔正在做我爸媽的工作,要我跟著你。我心煩著呢!正在云春度假。”這種小事他早忘了,黎傾城不提他哪里記得起來?
  飯桌上的氣氛頓時有些尷尬,黎父有一點緊張,看著陸景,等待他的答復。
  陸景喝了幾口茶,想了想。便明白前因后果,說:“黎叔叔,六大世家的事情是你們內部事務,我一貫是不管的,也沒有精力去管。我只看結果。”
  六大世家整合的貓膩,前些時候裴吳越給他當面說過。他略知一二。
  “呼…”黎父松口氣,任務完成。心里又有點傷感。畢竟讓女兒跟著陸景不是他和妻子的本意。歉然的給黎傾城倒了一杯茶。
  “爸…”黎傾城感受到父親的情緒,眼眸有些發紅。她父母在黎家并非多么出色,只是家族企業的高管而已。每年忙的不管她。聚少離多。但她和父母的感情還是極好的。否則,這種事。她早就扎刺了。明叔知道這一點,所以用父母來壓她。
  陸景放下茶杯,禮貌的笑說道:“黎叔叔、阿姨,我吃的差不多了。還有點事情要處理。先走了。”說了幾句場面話。起身告辭。飯桌上的氣氛太古怪,他懶得多呆。
  黎傾城猶豫了一下,踩著高跟鞋,追著陸景出了“浩清波”餐廳。暑假時間,湖東路大學城這里人氣要少一些。藍色的賓利停在路牙邊很顯眼。
  “景哥,你生氣了啊?”黎傾城追上陸景。氣喘吁吁的說道。挺翹的乳峰起起伏伏,很是魅惑。她穿著5cm的高跟鞋看比陸景還要高。
  陸景拉開車門,“生氣到不至于,只是氛圍太怪了。貌似我成了大反派一樣。傾城,上車吧!我們換個地方吃飯。”陸景歪頭,示意黎傾城先上車。
  浩清波餐廳內,黎父和黎母兩人看到黎傾城坐進陸景的車中,相對苦笑。想起黎逸明說的一些話:傾城對陸景有意。看來還真是如此。
  “唉…”黎父長嘆一口氣。所有的情緒涌上來,交匯起來,就是一聲長嘆。
  …
  …
  藍色的賓利繞著燕子湖畔駛向燕湖家園。黎傾城坐在陸景身邊,單手捂著自己白膩精致的瓜子臉,沉默著。饒是她說話一貫大膽,和景哥也是混熟的,但禁不住有些嬌羞。
  今天這頓飯的意思很明顯:她父母將她“托付”給陸景了。而陸景沒有拒絕。
  抵達燕湖家園小區a棟。陸景和黎傾城上了6樓。陸景拿鑰匙打開門。他本來是打算吃完飯后來這里午休的。
  燕湖家園這里的房子每天都有人來打掃、通風透氣,保持隨時可以入住的狀態。方琴和張漓她們倆都在江州定居。江州的居住環境確實比京城要好一些。小漓懷著孩子。琴姐則是在建業陪著葉妍。
  黎傾城心里有點犯嘀咕,陸景說帶她一起去吃飯的,怎么到這里來?寬敞、明亮的公寓中透著夏季的清新、幽靜。微風徐來,窗簾微動。
  陸景在客廳正中陷入到沉思中。這是琴姐的家,在這里他度過了很多美好的時光啊。和琴姐、小漓、葉妍。11年的時間過去。他和琴姐的女兒都快兩歲了。
  黎傾城見陸景陷入沉思,心底不安的情緒涌上來。這時陸景轉過身,黎傾城明眸看著陸景的眼睛,鼓著氣,問道:“景哥,你不會想在這兒要我吧?”
  景哥真要要她的身子,她大概是不會拒絕的,只是會心里很不舒服。
  陸景一愣,頓時哭笑不得,這妮子說的什么話?訓斥道:“傾城,胡說什么啊?我剛才在路上已經發短信了,等會錦江樓的飯菜就會送來。你想哪里去了?”說著,伸手作勢要敲黎傾城的頭。
  黎傾城這才知道誤會陸景了,心里的一口氣給泄掉,精致絕美的瓜子臉上浮起一絲羞赫的緋紅,火辣辣的。不好意思的略微蹲下來一些,方便陸景敲她的頭。她穿著高跟鞋比陸景要高。輕柔的道:“景哥,你輕一點。”
  陸景好笑的搖搖頭,輕輕的撫了一下黎傾城額前的秀發。他倒不會真的用力敲她的頭。他心里正充滿著對美好事物的回憶。“好了,傾城,我做個樣子讓你爸媽、黎家放心而已。我還真能‘欺負’你啊?竹下景子我都沒欺負的。我沒有當大反派的興趣。”
  他不否認自己的好色、風流、喜歡美麗的女孩子、意志力不堅定,但是,他絕不會做一些沒品的事情。這是原則問題。
  別人送“女人”給他這種事免不了。他收下只是表明一個態度。至于到底怎么樣,還是他說了算。他對黎傾城有興趣但沒想法。
  聽著陸景剖白心跡,黎傾城展顏輕笑,風情怡人。心里松口氣又有些失落。她不想以小妾的方式給送到陸景身邊,但她心中對陸景很有好感,愿意和他的關系更進一步。可是陸景現在表明態度不會“羈絆”她的人生,這讓她有些難言的失落。
  這時,剛好錦江樓的中餐外賣送到。陸景在客廳靠近窗戶的地方擺開桌子和黎傾城吃著米飯、精美可口的小菜:紅蘿卜牛肉、清蒸松鼠魚,清炒小白菜,魚香肉絲。
  燕子湖湖面上煙波浩渺,魚鷗咸集。風景極美。陸景慢慢的扒拉著米飯。黎傾城則是沉默的想著她的心思。
  “景哥,你在想什么啊?”飯后,黎傾城主動的收拾了衛生,給陸景泡了一壺清茶,放在桌邊,輕聲問道。
  “想這里的女主人,和以前的事情。”陸景舒服的靠在沙發上,視線從窗外美麗的風景上收回來,落在黎傾城精致絕美的容顏上,聲音溫和的說道。他還不至于為黎傾城誤會而生氣。
  “傾城,坐啊,我們隨便聊聊。”陸景喝了一口茶,做個手勢邀請黎傾城坐下。
  黎傾城依言坐在陸景對面的沙發上,修長如玉的雙腿并攏起來,歪向一邊。黑絲勾勒著這雙美麗至極的長腿。漂亮澄澈的秋水眸子注目著陸景。想著這次被“贈送”給陸景,但卻沒有和陸景關系更進一步,心中禁不住有一些傷感。她其實愿意的,只是不喜歡這種方式。
  陸景道:“傾城,我先聲明我對你沒有非份之想。我和你的事情只是掛個名頭。不會對你有什么額外的困擾。等你找到感情的寄托,給我說一聲,我會給黎家打個招呼。當然,在我身邊待久了,很容易愛上我啊。所以,你要抓緊時間。”
  說著,陸景笑起來。后面一句話只是開個玩笑,活躍一下氣氛。和那么些漂亮的女生打過交道,他很懂女人的心理。
  “景哥…”黎傾城嬌嗔著翻個白眼,“景哥,你臉皮太厚了。哪有你這樣自夸的呢?”陸景說對她沒非分之想有點傷她的自尊。她可比薇薇姐還漂亮。
  陸景哈哈一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