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76 和華的八股文

齊賓鴻給高婉薇打電話時,人已經在香港半島酒店中。放下電話,客廳里坐著的赫然便是他的父親齊文敏。
  齊文敏焦慮的問道:“賓鴻,情況怎么樣?”黎逸明都知道為陸景鞍前馬后的“效勞”,他怎么可能還端著身段不來見陸景?而且,現在是他想見能不能見到的問題。
  齊賓鴻點頭,“爸,薇薇同意了。我們現在去麗都酒店。”
  齊文敏松了口氣,“希望有用吧!我們走!”站起來,和兒子一起往酒店房間外走。
  六大世家中的高家,因為高婉薇的緣故,被限制在50億美元的資產。黎逸明那精明的老小子見機快,立即倒戈,陸景也放了他一馬。而崔、齊兩家的條件有點苛刻。只允許保留20億美元的家產。
  崔家可以向海外轉移資產,那是因為文舟商人的資本早就在全球流動。而齊家在并州,涉足的都是煤炭、礦產行業。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
  齊賓鴻趕到九龍麗都酒店后,在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中等了約一個小時,就見陸景和幾名漂亮的女孩子說笑著走進來。齊賓鴻連忙站起來,“陸少,你好!”
  陸景微笑著和齊賓鴻握了握手,做個手勢道:“嗯,隨便坐。”
  墨靜雯、趙清芷她們幾個去了總統套房的生活區閑聊。高婉薇泡了一壺清茶送過來。富麗堂皇的客廳中頓時茶香四溢。高婉薇秀美的笑了笑,坐在米白色的沙發上。
  陸景品著清茶道:“齊少,薇薇剛和我說了:你愿意來和華工作的事情。其實之前傾城已經轉述過。”看了齊賓鴻一眼,笑著道:“為什么會有來和華工作的想法呢?”
  齊賓鴻苦笑一聲,“陸少,齊家都要給你一句話拆掉了,我呆在齊家能有什么意義?我聽說過劉和順賣身和華還債的事情。他近期出任了和華銀行(韓國)公司的負責人。我想,以你的胸襟,只要我有能力,應當不吝給我發揮的平臺。”
  他一貫看陸景不順眼。特別是他察覺黎傾城很有可能愛上陸景時。心里更加的不痛快。但,嚴峻的形勢下,他不得不低頭,準備為陸景“效力”。
  陸景呵呵一笑。道:“齊少,你高看了我的胸襟了啊。我心眼很小的。”
  齊賓鴻臉上的苦笑更甚,嘆口氣,“陸少,給條活路吧!趕盡殺絕。我們幾家留下的商業空白區域還是會給別的企業占領。至少我們幾家現在對你是服氣的。愿意跟著你的指揮棒走。”
  高婉薇心里贊了一個,這個理由相當好。齊少的水平確實很高。
  陸景笑了笑,輕輕的點頭,“齊少,緬北的局勢目前發展的很好。教育、醫療都做的不錯。攤子大了,還卻一個領頭人。正好六大世家在緬北有數億美元的投資,你去緬北干幾年。”
  齊賓鴻帥臉上一臉的苦逼相,陸景一句話把他發配到了鳥不拉屎的地方去。但,他似乎已經沒有選擇的余地,“陸少。你叫我小齊就好。我馬上就可以出發。只是我應該找誰拿到相關的授權。”
  陸景道:“回頭我讓薇薇和你聯系吧!”
  “好的,陸少。那我就不打擾你了。再見!”齊賓鴻起身告辭。毫不拖泥帶水,根本就不在提及陸景高抬貴手的事情。實際上,他能到和華工作,本身就說明很多問題。陸景又不會對高、黎、崔、齊動手。真正動手的是唐、裴兩家。
  陸景笑一笑,說:“薇薇,小齊是個聰明人啊。”說著,拿出手機給黎傾城撥號。有段時間沒聽到傾城的消息了。
  高婉薇輕笑,嬌顏如花,“景哥。你還真叫齊少小齊啊?”
  陸景就笑,“我本來就比他大。”這是電話通了,里面傳來黎傾城有些遲疑、驚喜的聲音,“景哥。是你嗎?”
  “是我,傾城,最近在忙什么啊?都不見你的人影。黃海大學最近應該在放暑假吧?”陸景笑著道。
  電話里黎傾城嬌柔的嘀咕道:“景哥,還不是和你有關系啊。我明叔正在做我爸媽的工作,要我跟著你。我心煩著呢!正在云春度假。我聽薇薇姐說你最近挺忙的啊,前段時間在東京。現在在香港。”她當然知道陸景的行程,只是不好給他打電話呢。
  陸景微征。傾城說話挺大膽的。她這么說到底是什么意思?陸景腦海中浮起黎傾城那雙令人過目難忘,修長如玉的逆天長腿。
  高婉薇輕輕的一笑。她知道傾城的意思:不是不想,只是不想以這種被“進奉”給景哥的方式。傾城的內心很驕傲的喲!
  和華內部的酒宴在晚上九點許就陸陸續續的散了。到了和華企業中的高管這個位置,誰會貪杯呢?要聚會的人,相約好,這段時間會在香港擇日擇地再聚。
  董坤城微笑著和黃容川、黃利飛握手道別。黃利飛是立豐地產的股東,手中執掌的一家地產企業、一家電子企業,與和華的生意有些交集。今天也收到邀請。
  黃容川是黃利飛的大伯,香港的老牌公子哥,紈绔子弟,他和陸景的私交還不錯,這些年在香港混的還可以,資產不僅沒有縮水反而有所增值。
  黃容川恭維道:“董生,你現在可是我們香港的華商領袖啊!有事情你招呼一聲,我一定鼎力支持。”
  董坤城微笑道:“黃生,客氣了。華商領袖我可不敢自居。有你幫忙的機會,我一定開口。”
  董坤城和黃容川、黃利飛在10樓的宴會廳門口道別,回到家中。董坤城的別墅位于香港最知名的豪宅區,淺水灣。此時女兒董冰已經先回來了。
  夜色給董家別墅中明亮的燈光給稀釋得淺淡。董坤城和女兒董冰在二樓的觀景客廳中說話。董夫人周倩在一旁笑聽著丈夫和女兒閑話。
  玻璃窗外,淺水灣海潮起伏,明月高懸。細白的沙灘上燈火點點。海景美到極致。
  董坤城喝著妻子調配好的蜂蜜水解酒,笑著道:“小冰,參加完這幾天的會議感覺怎么樣?”
  董冰笑道:“爸,最大的感受是不真實。怎么突然間和華就到了這么一個高度。我身在和華之中,還是覺得需要仰望陸景。”
  “你現在還沒有進入核心決策層才有這樣的感覺。我可是一直都知道和華的進步。和華當前的資產已經膨脹到6500億美元。很了不起的成就啊!”
  董坤城笑著感嘆道:“確實是陸景的功勞!”將陸景在東京的事情說了一遍,包括陸景被高爾德財團-派來的槍手刺殺的事情,“所以,我們的成功來之不易啊!需要倍加珍惜。和華成為世界級的財團,我這份商界履歷沒什么遺憾了!”
  周倩禁不住輕笑起來,“城哥,要不要衣錦還鄉啊?”
  董冰噗嗤笑起來。她父母的感情非常好。所以,她會對陸景身邊圍繞著眾多美麗的女孩子不滿。如若不然,她或許早和陸景擦出愛情的火花。同為四中三大校花,她不比關寧啊!
  董坤城笑呵呵的道:“衣錦還鄉就算了。我們原來住在英國。現在董家都遷移到蘇黎世。沒有意義。再說,人到了一個高度后,再去看年輕時的恩怨也覺得可笑。所以,去年董坤凡拐彎抹角的來求我時,我同意他們參與到和華在歐洲的生意中去。”
  說到這兒,董坤城笑著道:“小倩,過兩天,我在香港這邊的事情安排一下,我們去英國度假幾個月吧!”
  “好啊!”周倩溫柔的笑起來,“不過,城哥,我看你們都很驕傲自滿了啊!我聽小冰說,陸景的想法是將和華帶到羅斯柴爾德、摩根、洛克菲勒曾經達到的高度啊!想想九六年,他來瀚海香山別墅里找你面談時的情景,突然覺得時間過得好快!”
  “是啊!11年了!”董坤城臉上露出回憶的神色,又笑道:“我已經老了,要跟上陸景的雄心壯志得小冰他們這些年輕人頂上。再說,現在正是享受成功的愜意時刻,不懈怠一點怎么合適宜啊!”
  一家人都笑起來。氣氛溫馨。董坤城心中帶著成功后的釋然、愜意,看盡風景的淡泊、從容。
  世界級的財團啊!人生至此,還有何求?
  聊了一會和華的八股文、新增的戰略產業。董冰回到臥室中,將空間和時間都留給父母,給陸景打了一個電話,語調有些嬌柔:“陸景,你不忙吧?”
  她今天在宴會中一直想和陸景說話,但是說不上。陸景身邊的人太多了。誰都想抓住機會在他面前留下深刻的印象。
  而,父親剛才的話,讓她有些觸動。心中涌起一些柔情,所有的人都看到了陸景的智慧、才能、堅強、成功,知道他當時面臨著致命危險的人卻是少數。
  陸景剛從接待了來訪的杜衛成、姬紅俊、徐懷觀,正和何夢瑤、風白露、蘇曉玉總統套房的小客廳中隨意的閑聊。窗外是壯麗的維多利亞港灣。夜景璀璨。
  空調涼氣十分涼爽,隔絕了夏季的酷熱。
  “不忙。”陸景聽得出董冰的語調有些異常。董冰是明快大方的性格,罕有嬌柔的時候。歉然的對夢瑤、白露、曉玉笑一笑,走到窗邊接電話。
  “陸景,問你一個問題,當成功來敲門的時候,你的心情如何?”董冰微微翹起嘴角,一縷明麗的笑容在她極具英倫風情的容顏上勾勒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