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75 新戰略產業

27日,來香港參加和華財團高層管理人員會議的人數達到500多人。不少世界500強企業的高管來到香港,頓時便香港媒體側目。媒體紛紛報道和華高管的此次聚會。
  但,香港媒體報道的很多內容都是一鱗半爪、臆測居多。和華財團真正的實力依舊隱藏在水面下。當然,隨著社會的進步、發展,和華財團的成員企業會慢慢的公之于眾。
  就像:三井財團的二木會,三菱財團的金曜會,住友財團的白水會,富士財團的芙蓉會,三和財團的三水會,勸銀財團的三金會。這些財團存在的時間夠長,成員企業早就不是秘密。
  像和華這種東方式的財團,陸景等股東都在財團任職,處在一線。這不同于美國的摩根、洛克菲勒等財團,也不同于日系財團。當然,這是因為和華是新興起的財團,還沒有足夠長的時間等第一代創業者老去而后進行人事上的更迭。
  巨額的財富會令社會產生嫉妒、怨恨負面的情緒。這是人類的天性使然。古語叫做:樹大招風。所以,老牌的財團一般都會將管理與股東的所有分開。根本沒有多少人知道一家超大型跨國企業背后究竟隱藏著那些家族、人的利益。并不僅僅是出于管理制度上的權力制衡、百年老店的考量。
  陸景等人留在財團管理的第一線,有壞處,也有好處。那就是財團的凝聚力空前的強。這是領袖魅力所帶來的效應。當然,百年財團的正確道路是企業文化、企業制度。兩天的會議,陸景在和華財團的威望空前,和華財團內部凝聚力進一步增強。
  參加會議的兩天時間,和華的高層管理人員們議論得最多的是陸辦下發的一封郵件。這份郵件算是開了和華財團內部八股文的先河。但卻將兩天內要傳達的東西表述的非常清晰,令人不得不服。
  高婉薇在文中寫道:“7月23日,24日,和華公司董事長董坤城主持召開議事會議,研究、討論新形勢下和華公司戰略產業布局,進一步推動公司再創佳績。
  參加會議的有:陸景、莫心藍、陳創和、陳旭江……(和華議事會議成員參見上文。此處就不水了。)
  列席會議的有:墨靜雯、季婉彤、余樂、蘇曉玉….
  會上,盤點了和華公司在日本的收獲,確定并通過了和華公司在日本未來五年的發展規劃。涉及:消費電子、石油、IT、地產、教育、游戲、漫畫、歌曲、娛樂、報紙、電視臺、體育、電信、船運、醫藥、餐飲、酒店等行業。
  會議重點總結了和華公司在四大支柱型產業中的得失。與會的議事成員先后發言。研究、討論并確定了和華公司未來的四大戰略產業:金融、文化、體育、傳媒。
  陸景指出,日本的市場是一個成熟的消費市場。對和華意味著風險和機遇,意味著挑戰和收益。側重進軍日本市場,要依靠支點企業,充分發揮和華的優勢,積極推動相關公司進入。搶占市場高地。為和華繼續獲得新的增長動力打下堅實的機場。
  陸景說,進入日本市場不僅要看到其帶來的收益,我們可以再造幾個世界500強企業,同時還要認識到日本市場的風險、險惡。鼓勵各企業發揮主觀能動性,管控風險,相互聯系、優勢互補,積極應對。促進利益共享。
  陸景指出,和華的四大支柱型產業定位符合和華當前的形勢。消費電子、汽車、鐵礦石-鋼鐵、互聯網四大領域都取得的令人欣喜的成績。新形勢下,要進一步的穩固和華在市場的固有優勢,填補劣勢。繼續加大對支柱產業的扶持力度。維持和華的高速增長。
  陸景強調,新形勢下和華需要面臨更多、更大的風險和挑戰,需要微調結構、引導資本轉向軟實力。包括:金融、文化、體育、傳媒產業。相關企業要把握節奏,穩妥推進,一步一個腳印的推動四大新戰略產業。堅決杜絕放衛星、弄虛作假。盡快實現戰略構想,譜寫發展新篇章。
  …….”
  結尾落款是陸景辦公室。
  …
  …
  28日晚,和華財團的高管會議結束。九龍麗都酒店10樓的餐廳中坐了一桌又一桌。黑壓壓的職員們,在陸景舉起酒杯向大家敬酒時,掌聲雷動。
  看著黑壓壓的人群,這掌聲所蘊含的力量。周復生心頭暢快,對身邊的楊顯道:“人心可用。”
  很顯然,只要陸景還在世一天,和華財團就有主心骨。不會陷入內耗。陸景今年虛歲30歲,實歲29。和華未來至少還有40年至50年高速增長的時間。屆時,和華會取得多么令人矚目的成就?
  楊顯笑著點頭,“周總,我完全贊同。蘋果、安卓不足為患。”
  …
  …
  第一次參加和華聚會的風白露臉上露出驚訝、贊賞的神色。她仿佛看到那個在京城里贏得眾人尊敬的陸二哥。想不到陸景在和華內部有這么高的聲望啊!
  她以為她有資格站在陸景身邊,然后當真正走進他的世界中才發現。這不過是表象,她離陸景還很遠啊!“二哥啊!”風白露輕聲呢喃,看向主桌上坐下來的陸景,心中為他感到驕傲。
  …
  …
  陸景敬完酒,宴會廳中觥籌交錯。和華內部很多企業的高管并不相識,這倒是一個很好的交際場合。何夢明、趙清芷、明雪、楊晚婷她們幾個站在一角。
  何夢明輕笑著問楊晚婷,“晚婷,你后悔留在他身邊嗎?”
  楊晚婷俏臉微紅,小明說話一貫很犀利,透徹人心,遠遠的看著陸景,想起這些年的往事,輕輕的搖頭。陸景已經站在了人生的巔峰啊!
  …
  …
  董冰的座位沒在龍盛國際,而是坐在了和華銀行高管中,她擔任著和華銀行的副行長。現在全權負責和華在南非的生意。
  看著正和人說笑的陸景,有心去和他說幾句話。估計也難以插到間隙中。
  董冰的身邊,陳旭江、許雪、葉靜雨、劉和順、楊星長幾人談著美國經濟的話題。陳旭江問道:“星長,陸景讓你明天和他見面談這個話題?”
  楊星長點點頭,“陳總。我聽莫總說過,美國的經濟遠沒有表面上看起來的那么繁華。他們的房貸有問題。我看陸少的想法可能是要做空美國。”
  陳旭江微微沉吟,和許雪對視一眼,兩人都看向葉靜雨。葉靜雨領袖的眸子滴流的轉著,撇嘴道:“陳總。雪姐,我在紐約負責SIT上市的事情,沒聽華爾街有聲音唱衰美國經濟啊!”
  葉靜雨在華爾街是名人。她執掌的彩虹基金在華爾街的風投中知名度非常高。
  陳旭江笑呵呵的道:“可惜心藍沒來,不然可以問問。”楊星長口中的莫總自然是莫心藍。莫心藍懷孕中,自然沒來參加今晚這樣的酒宴。和華內部要論對全球經濟大勢的把握,還要首推莫心藍。
  …
  …
  陸景今晚的座位和自己的助理、董坤城、唐悅是一桌,坐在宴會廳的主桌中。
  陸景和董坤城笑著聊了幾句。到他們這個層次,情緒基本不會外露。和華財團一躍而成為世界級的財團,陸景和董坤城心中都很高興,滿足。但。這些天情緒并不外露。而今天500多人的聚餐,終于將這種情緒推到頂峰。
  陳創和剛剛笑說要各企業自己找由頭慶祝,陸景稍微沉吟了幾秒就同意下來。
  陸景剛放下酒杯,就看到小季秀麗的明眸看著他。視線一交匯,小季忙嬌羞的低下頭喝酒掩飾,嬌柔嫵媚,令人心生憐惜的軟妹子。陸景心中給小季電的微酥。這個小妮子的心思,他多少知道一些。
  陸景對小季身邊的江嫵笑一笑,舉起酒杯示意。
  江嫵精致嬌美的小臉蛋浮起微笑,她都看到了。季姐對陸總很有想法哦,向陸景點點頭,很給面子的舉起酒杯。剛才如雷鳴的掌聲給了她很大的震撼,她還沒有見過誰的威望能達到這種程度。
  陸景抿了一口紅酒。和唐悅說著話,“徐城那邊情況怎么樣,占哥兒的事還沒辦完?”
  占哥兒是盛泰電器的董事長,和華議事會議的成員,但是他沒有參加這次和華的會議,原因就是因為他在徐城幫大哥處理一些事情。很多人的眼睛都盯著自己。占哥兒當“白手套”的目標要小一些。
  唐悅就笑。“徐城大動蕩,還要一段時間才穩得下來。陸景,高爾德財團那邊要不要我做點事?”
  高爾德財團的繼承人斯圖亞特-高爾德在東京雇傭國際殺手刺殺陸景,這筆帳,和華當然要和他算一算。
  陸景擺擺手,平靜的道:“不著急。冷一兩年再說。”
  唐悅會意的笑起來,“行。”
  這時,高婉薇起身給陸景添了酒,走到宴會廳外面接電話。電話是齊賓鴻打來的。
  “齊少,什么事啊?”酒店宴會廳外的走廊中金碧輝煌,沒有閑雜人等走動。和華今天將整個10樓都包下來,出入口都保鏢守著。高婉薇找了一個僻靜的角落,和齊賓鴻說著話。
  電話里,齊賓鴻苦笑,“薇薇,你現在在和華算是站穩腳跟了啊,雍馳前些天把陸景的意見傳回黃海了。我們可都要急死。崔家已經在向海外轉移資產。我到香港了,想要再找陸景爭取一下,你方不方便幫我說句話?”
  高婉薇思考了一會,“好。”陸景原本是計劃到黃海再處理六大世家的事情,結果因為黎家的倒戈,打破平衡,局面對唐、裴有利,陸景在23日見雍馳時就表明了意見。
  而齊少這件事,當時傾城提過,陸景說到黃海再說。現在應該可以向陸景提一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