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0)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0)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0)     

重生之世家子弟1871 百草園

竹下景子低著頭,靚麗的臉蛋上浮起緋紅色,粉面嬌艷。
  余樂剛才說她和陸景的事情東京皆知,這讓她心中有些羞澀的情緒浮起來。這是事實。但,11日晚在千葉的包廂中,她和陸景什么都沒做,只是聊了幾句。
  “陸桑,我想向你當面道謝。我父親恢復名聲的事情謝謝你。”竹下景子抬起頭,看著陸景,嬌柔的說道。吉永宏樹帶她來參加酒宴,臨走時告訴她應當當面向陸景道謝。但陸景從酒宴結束后就一直很忙,她都沒找到機會開口。
  陸景就笑著擺手,“竹下會長將后事托付給我,能挽回他的身后名對我來說也是一次完美的收官。好了,景子,你自己去挑一間房間休息。缺什么讓傭人去準備。”
  別墅里面有配備的服務團隊。當然,傭人們是住在別墅配套的傭人房中。
  陸景揉著眉心,腳步有些踉蹌的起身向臥室走去,他今天酒喝得有點高了。得去休息。
  竹下景子連忙上前扶住陸景的手臂。攙扶著陸景通過別墅內部的精美走道,向臥室走去。竹下景子將陸景的手臂擱在她肩頭,手扶著陸景的腰。
  “景子,謝了!”淡淡的幽香傳來。行走間,陸景感受到少女充滿青春氣息的嬌嫩身-體。酒后,心中竟有些沖動浮起。心里苦笑一聲。太不應該了。
  竹下景子略帶些嬌羞的笑了笑,純真明沏的眼眸在顧盼間有著少女的風情,用嬌柔的日語道:“陸桑,我應該做的。”她很樂意扶陸景。總不能看著他醉倒呀!
  她今天目睹了陸景在Peter餐廳中力壓六大財團的威勢。這和她印象中陸景溫和的男子形象、漫畫風的保護神形象大不相同呢。
  崇拜強者是人類的天性。少女心中對陸景有幾許好感。因而,不介意扶一下陸景,以及行走時不經意間身體的觸碰。
  走到臥室門口,陸景倚在門框上回頭看著竹下景子,歉然的道:“景子,很抱歉,弄的你身上一身酒味。就到這兒了。我自己進去。”
  柔和明亮的壁燈下。竹下景子五官精致,素顏完美。穿著青白色的修身柔軟長裙。身姿修長窈窕。話說日本很少能見到170cm身高的女孩。
  竹下景子點點頭,“好的。哦,陸桑。我媽媽讓我轉達她的謝意。”她在來百草園別墅的路上給母親宮崎美嘉打了電話。說了酒宴上的事情。
  竹下景子不提還好,提起宮崎美嘉,陸景小腹處的熱血一下奔騰起來,想起前些天在千葉包廂中宮崎美嘉的媚態…
  竹下景子感覺陸景看她的目光有些不對勁,仿佛如狼一般。立即想起她去問松騰安娜那個視頻時得到的答復。俏臉立時紅得滴血。嬌羞之態,嬌媚無端。
  竹下景子向陸景微微鞠躬行禮,“陸桑,你早點休息。明天見。”滿臉酡紅,逃跑似的飛快離開。只是有好感而已,她還沒想著和陸景發生親密的關系。
  松騰安娜已經被竹下家族辭退,隨即以偷竊罪被警方逮捕被判入獄3年。她在竹下別墅多年,知道很多隱秘。而這些秘密是不能被公開的。所以,她大概是無法活著結束刑期。
  …
  …
  陸景搖搖頭,看著竹下景子窈窕的背。修直的長腿。青白色裙子兜出的豐盈小臀,散發出青春明艷的魅力。
  陸景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壓住心底的躁動,拉開臥室的門,搖搖晃晃的走進臥室中。呆在東京這些天,再加上酒后,火氣有點大啊!
  日式風格的臥室中燈光明亮,剛見過面的孫秀智、費秋雨、天海萊陽三個女孩都在臥室中。陸景定定神,詫異的道:“你們怎么在這里,呃…”
  陸景的目光落在三個女孩身上。她們都已經換過衣服。孫秀智穿著白色的襯衣。橙色的短裙。襯衣的紐扣解開兩粒,露出一小角的雪白。費秋雨穿著純黑色的運動露臍裝,身姿前凸后翹。天海萊陽則是換了一套透明的蘋果色睡衣,身姿修長。白膩如玉。
  陸景到嘴邊準備讓她們出去的話又咽回去了。轉身,輕輕的,很堅定的將日式風格臥室的木門拉上。
  他要還忍得住就不是男人了。
  …
  …
  清晨的幽光照射在世田谷區的別墅區。新的一天開始了。
  百草園別墅二樓的主臥設施豪華,擁有一個寬敞的休閑客廳。原木色的裝飾格調,鋪著草席,干凈整潔。很日式的風格。十幾米長的落地窗戶,可以欣賞到別墅區湖泊、樹林、別墅、馬路交錯相間的美麗風景。
  陸景穿著白色的睡袍,赤腳站在落地窗前,欣賞著世田谷區的風情。心中寧靜、悠然。
  一夜的暴風驟雨。三個嬌嫩美麗的女孩帶給他十分愉悅的享受。但,此時的心情,不僅僅是昨晚宣泄后的舒爽和快樂。還有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終極較量結束后的釋然、放松。
  他終于可以離開東京了!
  和華財團在這里完成世界級財團的升華。而他完美的解決了竹下修一“委托”的后事;將亞太財團清洗,迫使其“臣服”。
  剩下的事情消化這次較量所獲得的好處,以及回國去處理六大世家的問題。
  背后傳來輕輕的腳步聲。陸景回頭,就見三個女孩穿著睡袍神情嬌羞的站在客廳的區域外。陸景笑一笑,招手讓她們過來,輕輕的擁著她們,在她們嘴唇上寵溺的啄了一口。
  閑聊著,陸景問道:“秀智、秋雨、萊陽,你們對未來有什么夢想嗎?”
  秀氣靚麗的孫秀智性子要活潑一些,道:“陸哥,我希望未來當一個大明星,像慧喬歐尼那樣的。然后回韓國發展。”
  性感嫵媚的天海萊陽輕笑道:“我其實想當一位律師,可是現在學的廚藝料理、按摩之類的。”
  陸景笑著捏捏她的臉蛋。17歲的天海萊陽是池佐智久“養成”的女孩。她的生活條件相當不錯。當然,現在是他的女人。
  年紀最小的費秋雨甜美精致,性子有些害羞,低著頭說道:“我希望能夠在日本當明星賺到足夠的前回寶島開一家肉圓小吃店。”
  孫秀智是韓國S-M公司的練習生,準備在日本出道。費秋雨是來日本的留學生,經常出來兼職平面模特。
  陸景笑了笑,“都是很簡單的愿望,有沒有更有夢想一點的?”
  孫秀智語速飛快的用韓語嘀咕道:“女人的終極夢想就是嫁個好男人啊!”說完突然意識到陸景聽得懂韓語,嚇得連忙掩住小嘴。
  陸景笑著搖頭,“秀智,我算是知道你為什么會來日本出道了。”低頭溫柔的吻了吻秀氣、靚麗的女孩,安撫著她的情緒:“好了,秀智,不要害怕。”
  孫秀智感受到陸景對她的寵愛,放松下來,感激的依偎在陸景肩頭。
  陸景緩緩的道:“我有一點完美主義傾向。你們跟我十年吧。如果到時候想離開,我會同意你們離開。”對這三個漂亮的女孩談不上感情。但他也不愿意自己擁有過的女人立即去和別人談戀愛。以十年為期吧!
  “我送你們去東京最好的私立高中讀書吧!秀智要當明星,可以去研音那邊先泡著。萊陽要當律師得好好學習,爭取考入東京大學。至于,秋雨…”
  陸景看了一眼期待的看著自己甜美精致的女生,笑一笑,道:“你的小吃店現在就可以開。不過我還是建議多走一走,看一看世界的風景。小確幸在我這兒可沒有市場啊!”
  微小確定的幸福。這是村上春樹的說法。很得寶島年輕一代的認可、推崇。這是區域經濟下滑之后,對普通民眾的影響,他們只能追求“小確幸”。
  陸景自然不會讓自己的女人擁有經濟上的煩惱。
  費秋雨展顏一笑,婉轉顧盼間流轉出獨特的風情,小聲道:“陸哥,我聽你的。”
  …
  …
  在臥室里溫存到10點許,三個女孩滿臉嬌羞緋紅的去漱口。四人這一起到餐廳吃早餐。一頓早餐的時間,陸景幾個電話打出去,她們的未來就已經安排好。
  飯后,陸景便準備離開東京返回香港。余樂早在一樓的客廳中等候多時。陸景的行李箱,他也從東京麗都酒店帶來,他們將直接從這里出發。
  陸景從行李中翻出布魯斯-卡地亞送的禮物盒子,拿著上了二樓。布魯斯-卡地亞送四件禮物給他:腕表、鉆石項鏈、耳墜、戒指,總價值8千萬美元。
  竹下景子手里拿著一副畫卷等在二樓內精美的走道中,亭亭玉立,長發飄飄。她要向陸景道別:“陸桑,我該離開了。”昨晚陸景看她的眼神不對,再次面對陸景讓她有點尷尬。
  陸景笑著點頭,“景子,昨晚謝謝你!我送一件禮物給你吧!”陸景從盒子中拿出精美的女士腕表送給竹下景子。
  竹下景子生活優裕,一眼就認出陸景手中的卡地亞腕表價值不菲,連忙搖搖頭,清澈的眼睛偷偷的打量著陸景,“陸桑,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陸景就笑,“景子,就當我給你的封口費吧!”
  “啊…!”竹下景子扭頭一笑,臉上流露出地純真氣息讓陸景心旌搖蕩。心中有默契感涌起。她知道陸景說的什么事情。陸景和三個女孩的事呢。“好,那我收下啦。哦,陸桑,這是我畫的漫畫,送給你。算是我的一點點謝意。”竹下景子在禮儀上無可挑剔。
  陸景笑一笑,收下畫,和竹下景子交換了SIT號,去往主臥見三個女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