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9 日系六財團

安田康對陸景說的很客氣、態度很誠懇。究其原因,是因為“就此罷手”的意思是三井、三菱、住友把亞太財團吃下去的資產不再吐出來。
  這些資產一共有多少呢?
  亞太財團當時一共有2500億美元的資產,除去填補芝加哥交易所那邊虧空的682億美元,再減去竹下修一死時亞太財團剩余最后的760億美元。日系財團、美國東部財團、洛克菲勒總計吞下了1058億美元的資產。
  其中,日系財團占了這些資產的大部分,約有800億美元左右。美國東部財團和洛克菲勒家族動手太晚了。
  安田康的意思是希望陸景放棄追索這800億美元的資產。日系財團才吞并亞太財團旗下的公司不久,還沒有穩住陣腳。
  為什么陸景會有“追索”的資格。因為,此時吉永宏樹投靠了陸景,而且,竹下修一在臨死前委托陸景處理后事,陸景真要恢復亞太財團的版圖,在法理、邏輯上說的過去。
  當然,那樣一來,又是一場硝煙彌漫的商業大戰。
  陸景笑一笑,吃了一筷子生蠔,暫時沒有表態。
  坐在陸景身后位置上的吉永宏樹急得瞪眼,他不希望陸景答應富士財團提出的和解條件。亞太財團有和華的支持,至少能搶回數百億美元的資產。否則,他這個會長當的哪有什么滋味?
  余樂嘴角浮起一絲笑意,心里嘿嘿一笑。吉永宏樹是干著急,陸景背后又沒長眼睛,可看不到他的神情。而且,和華財團不可能為亞太財團800億美元的資產與六家日系財團正面交鋒。這樣的商業大戰,即便以陸景不敗的商戰“戰績”,誰敢言必勝?
  安田康耐心的等著陸景表態。日系財團的人都看向陸景。這決定著雙方接下來是戰還是和。
  陸景怡然的放下筷子,笑道:“安田先生,罷手之后,我可以得到什么好處呢?”
  安田康看向巖崎照之。日系六大財團中。三菱財團的話事人巖崎照之很有威望。
  巖崎照之今年75歲,身形消瘦。他對陸景感官不佳,譏諷道:“陸先生,你還想要什么好處呢?依照我國的法律。市場份額占有率第三的移動通信運營商Tucom豈能給香港的公司控制?
  而且,天辰娛樂進軍日本的娛樂圈,我們都采取默認的態度。不然,天辰娛樂收購之日起,研音事務所的藝人都會離開。”
  陸景微微一笑。說:“巖崎先生,你在恐嚇我?”財團在資本主義制度下的影響力很大。但,絕對不可能替代一國的政府。
  陸景并不認為巖崎照之一聲令下,三菱財團就可以把Tucom給“干掉”或者把研音事務所的藝人都挖空。巖崎照之的話又不是日本的法律。
  巖崎照之給陸景噎了一下。他75歲的人,總不能厚著臉皮對陸景說:“我就是在恐嚇你。”
  住友理幫好友解圍,笑瞇-瞇的問道“陸先生,你想要什么樣的好處呢?”
  陸景笑一笑,沉聲道:“我想用8%Tucom的股份,換取各位手中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60%的股份。”
  “不行。”三井建勇直言拒絕。日系財團總之花了90億美元溢價收購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60%的股份。而Tucom8%的股份最多價值24億美元。
  陸景道:“三井先生,我能理解你虧損的心情。但是我們今天坐在這兒。終究是要談談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事情吧!”
  余樂聽的想笑。陸景的話,直白一點來說:我能理解你虧損的心情,但我還是要占你的便宜。
  三井建勇氣勢稍泄,微微沉吟著,看向右側。他還沒有和住友理、巖崎照之私下里溝通。解決JAIC收購失敗的事情,無法是要給予陸景利益換取他退步。但虧損66億美元,還是令他不舒服。
  住友理、巖崎照之心中盤算了一下,對視一眼,對三井建勇點點頭。三井建勇心里一驚,臉色微變。
  “陸先生。我同意你的意見!”巖崎照之留意到心里對三井建勇的神色,心里一聲哂笑,不學無術的紈绔子弟。
  怪不得,近年來三井財團的十三支家族中。三井作為本家卻無法占到壓倒性的優勢。而是松阪、長井兩家極為活躍。甚至,一度在繼承人的較量中領先。長井靜香、松阪士夫就曾脫穎而出。
  三井建勇只看到了虧損66億美元,卻看沒看到JAIC還有240億美元的債務。這個“圈套”必須要陸景來解。否則,90億美元血本無歸。陸景好歹給了8%Tucom的股份,這已經是很有解決問題的誠意了。
  陸景輕輕的點頭,說:“我還有一件事。”
  巖崎照之已經洞悉陸景不愿意繼續商業大戰的心情。心情很放松,淡定的道:“你說。”
  住友理笑了笑。巖崎照之能察覺到的事情,他自然也看到了。陸景攜覆滅亞太財團大勝之威,風頭正勁,他們都暫避其鋒銳的想法。
  陸景輕聲道:“人死為大。竹下會長在近期日本媒體上的報道形象不佳。我希望諸位做些正面的事情。”
  竹下修一死后名聲不佳,背后沒有死對頭的日系財團搗鬼才怪。陸景自然不會和日系財團的巨頭們做口舌之辯,徑直提出要求。
  竹下景子身體微微一顫,驚訝的看向陸景的背影,明白吉永宏樹對她說的話。又想起轉述的陸景的話,讓她給父親寫幾篇紀念文章。
  巖崎照之點點頭,舉起酒杯,“諸君,請滿飲此杯!”事情談完了。至于三井財團內部的事情,他們自己解決。池佐家怕是要成為三井財團內第一大家族了。巖崎照之心里想道。但這不是他需要關心的事情。
  眾人紛紛舉杯。一場可能的商業大戰被中止,眾人的心情還是很輕松的。沒有人畏懼由陸景帶來的“戰爭”,但誰又想直攖其鋒呢?亞太財團可是被陸景斬于馬下!
  一時間餐廳中氣氛熱烈,觥籌交錯,話題轉向交際、休閑、娛樂。
  …
  …
  陸景的酒量很不錯,但走出東京半島酒店時已經有些微醺的感覺。夏季的夜晚有些熱,晚上8:47分,東京街頭車水馬龍,火樹銀花、繁華異常。
  酒店門口,吉永宏樹和陸景握手告別,“陸先生,這是我兒子吉永高德,他將繼承吉永家族的資產。”
  陸景笑著點頭,丟了一支中華給吉永高德,“嗯,小伙子很不錯。”
  吉永高德眉開眼笑,挺胸收腹,試圖是自己看起來精神點。
  吉永宏樹愉快的笑起來,帶著吉永高德、渡邊勇治坐車離開東京半島酒店。
  他介紹吉永高德的用意是要陸景相信他臣服的誠心。因為,他的兒子吉永右男是陸景的好友打成的太監。他換繼承人,就是向陸景表明他的心跡:絕無背叛之意。
  燈火點點。車中,渡邊勇治嘆口氣,“會長,有點可惜啊,陸先生無意收復那些被奪走的企業。”
  吉永宏樹搖搖頭,“勇治,我也想,但是陸景的意志怕是很難違背。我們不理解也只能執行。陸景今晚僅憑著他的名頭就帶給日系財團巨大的壓力啊!”
  渡邊勇治想也是,再嘆口氣,又是歡喜又是愁。亞太財團現在有和華支持,大概可以穩下來。但,只怕會逐步的成為和華財團的附屬!
  …
  …
  東京四季酒店一間奢華的套房中,哈利-伯納德正邀請謝爾維、尼古拉斯-賈爾斯在他的房間中閑聊,順便等待東京半島酒店的談判結果。
  日系六大財團邀請陸景參加聚會,這么大的事情,他怎么可能不知道?
  今天晚上,東京上流社會的圈子估計都在關注這件事。這其中必然日本的財務大臣和央行行長。日本六大財團的決策者再加上和華財團的話事人,湊在一起,足以引起日本經濟動蕩。
  “六家壓一家,怎么都是穩贏的局面吧?哈哈!我們等著坐收富士通公司。”哈利-伯納德很樂觀,抽著雪茄,笑著說道。
  尼古拉斯-賈爾斯哈哈一笑,他贊同哈利-伯納德的觀點,“算時間,差不多該出結果了吧?”
  就在這時,哈利-伯納德的手機響起來,里面傳來朋友的聲音,“哈利,三井、三菱、住友財團與和華財團達成和解。三家日本財團賠償和華66億美元。雙方和解。”
  “什么?”哈利-伯納德差點以為他的耳朵聽錯了。是三菱他們賠償和華66億美元,而不是和華賠償三菱?“你確定?”
  電話里傳來一聲苦笑:“哈利,我當然確定。我就在場。酒宴剛剛結束。我可以明說,至少在三個月內,日本的財團都無意與陸先生為敵。他鋒芒正盛。”
  “謝特!”哈利-伯納德掛了電話,臉皮微紅,太丟人了!他剛說要輕易收購富士通的。
  尼古拉斯-賈爾斯和謝爾維聽哈利-伯納德說完情況,面面相覷:“這什么情況?”
  感情,他們12日之后留在東京9天的時間,全做了無用功啊!三個人的心情有點灰溜溜的。
  哈利-伯納德郁悶的拿起手機撥了一個號碼,“凱瑟琳,我馬上從東京飛紐約,請你幫我訂三張飛機票。越快越好,謝謝!”他迫不及待想要離開東京。
  PS:深圳真是冷啊!感覺人都坐不下來。汗,北方估計更冷。
  再擼一發,求訂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