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8 偷襲

位于丸之內商業區的東京半島酒店與都御花園隔街相望,距離銀座購物中心僅有數分鐘路程。擁有無與倫比的城市景觀。
  7月21日,位于酒店24層的peter餐廳外,黑衣保鏢擠滿在精美的走廊中。
  晚上6:45分,吉永宏樹帶著竹下景子、渡邊勇治、吉永高德來到半島酒店。從電梯出來,看到24層隨處可見的精悍、表情嚴肅的保鏢,吉永高德頓時有些惴惴不安。
  他知道今晚的聚會堪稱日本國內最豪華的陣容,日系各大財團的家主都將在今晚來這里聚餐:三井、住友、三菱、富士、第一勸業銀行、三和。
  亞太財團是最弱小的一位,恭陪末席。而且,今晚是眾矢之的。好在有和華財團來壓陣。當然,在竹下修一擔任會長的時期,亞太財團的實力至少是前四。
  吉永高德跟隨著父親走進peter餐廳中,眼神飛快的掠了一圈,沒見到和華財團的6先生。感覺空氣中的壓力頓時重了幾分。禁不住微微屏住呼吸,雙腿微顫。
  peter餐廳是一間燒烤餐廳,但今晚餐廳的布局做了更改,擺設成聚餐的四方形布局。約有12個正式的座位。四五名老者已經在座。
  坐在餐廳右側的一名倒眉老者看到吉永宏樹幾人走進來,冷笑一聲:“吉永桑,如果不是情況特殊,你今晚是沒資格踏入這間餐廳的。”
  吉永宏樹臉色變得不大好看,說話的是三和財團的執掌者巖井真司。
  三和財團旗下的企業比較松散、核心成員結合程度弱,被戲稱為雜居財團。TunetTT(日本電信電話)從根源上說是三和財團的企業,但近年來nTT和三井財團關系密切。
  三和財團的經理級別聚會被稱為三水會。資產約為億美元。實力在當前日本六大財團中較弱。
  池佐學笑瞇瞇的為潛在的盟友解圍,“吉永君,請坐!這位就是竹下會長的女兒吧!果然,貌美無雙!”
  竹下景子穿著青白色的修身柔軟長裙。身姿修長窈窕,曲線起伏有致。五官精致。一頭烏黑如云的秀垂落在胸前兩側。清純靚麗的女孩。
  池佐學這句話讓餐廳眾人紛紛打量著竹下景子,然后議論起來。竹下修一本來就是一個話題人物。9天前。他剛剛在半島酒店的頂層總統套房中自殺。竹下景子確實遺傳了竹下修一的容貌基因,相當的漂亮。
  池佐學說話的時候,看了一眼餐廳左側的座位,吉永宏樹立即會意。知道那是預留給6景的座位。
  竹下景子坐在吉永宏樹身后,給這些老男人意味深長的目光看得有些狼狽,如坐針氈。同時,心里有些茫然,又五味雜陳。進入半島酒店。她就想起去世的父親。她今天來的目的就是給父親爭取身后的名聲。這是吉永宏樹告訴她的。
  …
  …
  竹下景子不知道時間過了多久,就聽到外面一陣喧嘩,顯然是某個大人物來了。喝著茶水,看向門口。
  進來的兩名為的老者,分別是住友財團的話事人住友理以及三菱財團的掌舵人巖崎照之。
  在日本六大財團中,中國人最熟悉是三井財團,因為三井財團在鋼鐵、汽車、鐵礦石、船運、石油上的布局讓中國企業吃了很多虧,損害了中國的國家利益。
  當然,三井財團的名氣如此之大,也得益于一些研究三井財團的文章。如:**的著述。如:白益民的《三井帝國在行動》。
  在這些研究性的著作中,三井財團如同一個難以企及的高山,將陰影籠罩在中國的企業身上。仿佛不可戰勝。
  但,日本六大財團中實力最為雄厚的實際上是三菱財團。其核心企業三菱商事、三菱重工,三菱化工,三菱汽車、三菱電機等都是全國同行業一流企業,在世界同行業中也名列前茅。二戰時期,日軍的重武器基本出自三菱。
  與三井他們幾家財團股權分散的情況不同,住友家族一直牢牢的掌握著住友財團的資本。最高時,曾經達到股本總額的9o%以上。住友理手中握有強大的資源。實力不容小覷。
  巖崎照之坐下來,環視了一圈,6景還沒到,譏笑道:“喲西!雖說最尊貴的客人總是最后才到。真有些道理。但中國人不守時的習慣真是令人感到無奈。”
  “哈哈!”一屋子日本人都放肆的哈哈大笑起來。
  這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出現在門口,“都說日本人很有禮貌。原來是喜歡在背后說人壞話。真是一群心口不一,口腹蜜劍的小人啊!”
  6景的身影出現在門口,眼神淡淡的掃了一圈。滿屋子的笑聲夏然而止。
  和華財團的話事人到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6景身上,表情各不相同。
  跟在6景身邊的余樂眼色很好。湊趣的笑說道:“小鬼子就這德性!記吃不記打。”
  “八嘎!”坐在主人位置身后的一名中年人忍不住起身喝罵。顯然,他聽的懂漢語。日本人自稱大和民族,大日本帝國。小鬼子,小日本的稱呼對日本人來說,聽起來很非常刺耳。
  6景站在門口,冷冷的看了那名中年人一眼。
  主位上富士財團的決策者安田康舉起右手,他身后的中年人憤然、無奈的壓著情緒坐下。
  安田康站起來,向6景微微鞠躬行禮,認真的道:“6先生,很抱歉,我們有些失禮了!”說著,伸手邀請6景入座,“6先生,歡迎你來參加我們的聚會。請!”
  6景帶著余樂、十三,從容不迫的走進華麗、時尚的peter餐廳。在餐廳左側位置落座。
  吉永宏樹身后的吉永高德看得目眩神迷,這才叫人生的境界啊!一句話讓所有人都閉嘴,一個眼神讓富士財團的決策者道歉。他在三十歲之前肯定是到不了這個層次。
  …
  …
  三井、三菱、住友和池佐家族、亞太財團的利益糾紛,本質上是日系財團對亞太財團剩余資產的窺測。
  然而,現在亞太財團有和華財團的支持,又有池佐家族在背后“捅刀”。三井財團內部憂心忡忡。局面已經不是一面倒了。
  日系財團收購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行動遭到重挫。那么,雙方需要通過協商來解決最根本的問題。富士財團今天是東道主,作為中間人說和。
  夜幕降臨,城市里華燈初上。peter餐廳開始送上精心打造的美味燒烤食物:日本西冷牛排、鹿兒島黑豚、烤北海道扇貝…,從鮮肉到海鮮。
  窗外,東京皇宮御花園的日比谷公園的絕美景觀自然的映入眼簾。營造著清新,舒適的用餐氛圍。
  片刻后,餐廳內飄起食物的香氣,令人食指大動、胃口大開。日本是一個臨海的島國,食物中海鮮占有很大的比例。今天的食物中,也是海鮮居多。
  6景吃了幾個海鮮,慢慢的抿著紅酒,聽著三井財團內部的幾人向池佐學難。三井財團十三支家族,今天來了四位:池佐、三井、松阪、長井。
  對池佐學尤其不滿的是松阪真守,他曾經是池佐學的盟友,能夠狠狠的“坑”竹下修一一把,他的功勞非常大,而池佐學吃干抹凈,過河拆橋,這令他很不痛快。
  松阪真守譏笑道:“池佐君,你的收獲看起來很不少啊!竟然有8oo億美元的資金增持三井物產的股份。而作為你的盟友,我現在連1o億美元的虧損都要肉疼。”
  池佐學不為所動,神色淡淡的喝著清酒。他是勝利者,自然不去理會松阪真守的譏諷。他們這些人的關系,私交沒什么用,起決定性作用的是利益。
  長井旬“補一刀”,說道:“看來竹下會長臨死前倒真沒說錯:池佐家是一個反復無常、言而無信的家族。池佐君,你這樣想要主導三井財團,很難啊!”
  打人不打臉,罵人不揭短,長井旬這句話讓池佐學臉上的表情一變,很不爽的回敬道:“長井君,長井家在這次鯨吞亞太財團的行動中沒少拿到利益吧?你獲得的比池佐家少,需要反省自身,而不是像個怨婦一樣在公眾場合污蔑我。”
  “你…”長井旬和池佐學兩人互揭黑歷史,用日語吵坐一團,松阪真守偶爾插一句,給長井旬幫腔。這樣的場合,三人身后的隨從是沒有說話權的。
  “三個老家伙把多少年前的事情都拿來說。真是無聊!”吉永宏樹一副榮辱不驚的樣子吃著燒烤,心里腹誹加苦笑。今天在座的人,說話都很肆無忌憚,沒人把亞太財團當回事。
  三井建勇意味深長的看了6景一眼,向6景微微舉杯示意。6先生,你不怕池佐家族背叛?
  6景笑一笑,舉杯抿了一口。池佐學確實反復無常,唯利是圖。但他和池佐學只是各取所需,合作關系而已。池佐學背叛,和華也不損失什么。再換一個合作伙伴就好。
  等池佐學、長井旬、松阪真守吵了一會,安田康淡淡的道:“三井財團的事情,你們內部處理吧!”說著,看向6景,“6先生,三井、三菱、住友和亞太財團就此罷手,你覺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