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7 陽臺的風景

大約四十多分鐘后,杰西卡俏臉緋紅的離開陸景的紫苑別墅。坐進停車場中的紅色保時捷跑車中,激蕩的情緒再稍稍平息下來。
  杰西卡看著車窗外夕陽下海潮陣陣,想起剛才和陸景在一起的情景,滿臉酡紅,輕輕的咬咬嘴唇,發動汽車離開。回到31號別墅收拾了行李,開車前往東京國際機場。
  到機場時已經是晚上7:22分,杰西卡在機場選了一家餐廳要了一份烏冬面,正慢慢的吃著晚飯時接到安迪-摩根的電話,“杰西卡,你要回紐約了?”
  “唔…”杰西卡將嘴里的面條吸掉,答道:“是的,安迪,我在吃晚飯。”心中忽而有些很微妙的情緒。她今天未嘗沒有擺脫安迪糾纏的心理在作祟。因為,找一個和安迪同樣強大的男人談感情,一樣可以拒絕他的愛慕、糾纏。陸景幾乎快要符合她的條件。
  如果沒有安迪橫亙在她和陸景之間,她和陸景相互之間的好感會轉化為感情嗎?
  杰西卡心不在焉的和安迪-摩根說著話,突然明白過來,她此時心中期待的是陸景的來電。
  “杰西卡,你有點累了吧?我們改天再聊。”安迪-摩根笑笑,說道。
  “好啊。”杰西卡掛了電話,從手包中拿出化妝用的鏡子,看著自己精致的容顏,眼眸中嫵媚流波,帶著醉人的春意。
  杰西卡暗自輕啐了一口,結賬離開餐廳,拖著行李箱。在登機前給陸景發了一條短信。心里有觸電般甜蜜、羞澀的情緒涌起。接下來幾個月,她都無法和陸景見面了。陸景沒有計劃來紐約。她也沒計劃去京城。
  她心里也不清楚和陸景的關系是否有未來。目前,她會保密和陸景關系。不愿意給他帶來麻煩。
  …
  晚飯時分,余樂從東京麗都酒店來清水源的紫苑別墅向陸景匯報與日系財團收購戰的情況,明天就是決戰時間。
  “你處理就行。”陸景擺擺手,他還在回味與杰西卡在一起的美妙時光。商業上的事情,他現在不大想管。
  余樂笑笑,和陸景一起去餐廳吃晚飯。石原美和已經帶著侍女送上豐盛、好看的日本料理。
  別墅的餐廳奢華無比,水晶燈光柔和。窗外的海景入目而來,晚風習習。
  看著在一旁伺候,風情各異的8名美貌侍女。余樂倚在餐廳椅子上,笑著感嘆道:“我靠,陸景,你這腐-敗的生活啊!話說吉永宏樹很上道啊!”
  陸景吃著飯團,就笑,“送資產、送美女、送珍藏,這是自古以來的做法。我收下是安吉永宏樹的心。我看了,酒窖里有15支1990年的路易沙夫酒莊凱瑟琳特釀,你一會讓石原美和帶你去拿幾支。”
  “哈哈。這個封口費我喜歡!”余樂笑哈哈的說道。他對紅酒很有研究。1990年的路易沙夫酒莊凱瑟琳特釀一支的價格約8500美元。很名貴的好酒。
  陸景笑著搖搖頭。他哪里會怕余樂給墨靜雯、高婉薇她們說。這8名侍女對他來說只是路人甲而已。收下來,只是一個表態,用來安撫吉永宏樹。
  飯后,余樂去酒窖里挑了5支紅酒后離開。他需要返回東京麗都酒店的書房中指揮收購大戰。
  深夜里。陸景坐在客廳中,看著杰西卡在上飛機前給他發的短信:“陸景,你是一個霸道、手亂摸的壞蛋。”
  陸景笑著揉揉眉心。他和杰西卡之間打破了某種禁忌的壁壘。甜蜜、刺激、激蕩的情緒之余。兩人都需要冷靜一下。
  杰西卡是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都求而不得的“紐約明珠”。一個美艷、性感的大美人!自己將她抱在懷里肆意的愛撫、熱吻,聽著她嬌膩柔媚的說“陸景。不要”,那種滿足感、刺激感簡直無與倫比。
  隨之而來的,是再不相見,還是期待再見,陸景也不知道。但,他終歸是不后悔的。
  …
  19日晚。陸景在看短信的時候,住友理和巖崎照之在千葉的一間包廂中會面。
  最近,東京發生了很多事情。他們倆需要見面交流一下,電話里說不清楚。
  奢華、靜謐的包廂中,助理們上了茶,就退出去。
  桃木色的茶幾邊,住友理喝著茶,緩緩的道:“巖崎君,深田哲二死了,竹下直人被清洗,吉永宏樹投靠和華財團,我對此深感憂慮啊。”
  巖崎照之輕笑道:“陸景一口將亞太財團剩余的資產吞下去,胃口未免太大。我們肯定不能讓他如愿。住友君,我們已經拿下了jaic60%的股份。明天召集媒體宣布之后,就大局已定。”
  住友理點點頭,笑道:“東部財團和洛克菲勒還等著我們的動作。哈,你有聽說東部財團哈利-伯納德和吉永宏樹交涉時的傳言嗎?”
  巖崎照之呵呵一笑,笑著點頭。聽說吉永宏樹給一個25歲的小年輕給當面訓斥了一頓。丟盡面子。嘿嘿。當然,雙方的生意是沒有談成。
  住友理也笑起來,充滿得意。
  …
  東京這座國際性的大都市中,每天都會有悲歡離合、人生起伏的故事發生。
  位于千代田的日本第三大移動運營商tu最近人事劇烈變動。在plu電訊重新獲得tu的主導權之后,之前被亞太財團清洗離開的職員紛紛被召回。
  原會長良喬德男被天驕基金調回總部任職。新任的社長上官紹手腕異常強硬。一干舊臣紛紛得到重用,還從plu電訊中調來一批的精英骨干。
  深田勝平立下功勞,調回tu的財務部門擔任次長。加薪升職。一時間諸多員工紛紛奉承。
  夜晚徐徐降臨之時,東京某處簡單裝修的公寓房間中。松島楓看著手中的兩份通知,猶豫不決。
  在去年tu的清洗中。雖說她是日本人,但因為得罪了一名實權課長:原因是她的美貌引起了這位課長的覬覦,但她沒答應,因而受到刁難。最終被人事部裁員。
  現在plu電訊重新控制tu公司,召集被裁員的員工重新返回公司工作,但她最近在研音事務所獲得了一個進修的機會。她本是一名優秀的藝妓。對娛樂行業要感覺親近得多,對it行業反倒有些莫名的隔閡。因而,猶豫不決。
  “希子,你在干什么啊?”室友橋本麻友從外面回來。看到客廳中沙發上的松島希,好奇的問道。她是東京都的一名白領,從事文字編輯工作。
  “麻友醬,我在想工作的事情。”松島希將她的困惑說了一遍。
  “這樣啊,我覺得你應該選擇留在研音事務所,繼續追尋自己的夢想。”橋本麻友帶著松島希到她的臥室中,打開電腦,打開一個網頁,笑道:“希子。你看這則新聞。”
  松島希閱讀了幾行字,吃驚的叫出聲,“啊…,研音事務所竟然被天辰娛樂收購了?”
  “天辰娛樂可是一家很有實力的中國娛樂事務所哦。在香港、韓國都有很大的影響力。所以我才建議你去研音啊。”橋本麻友得意的笑道。
  只是。她哪里知道松島希了解的內幕遠比她多。
  松島希回到自己的房間中,思緒萬千。她是一名受過嚴格訓練的藝妓。原來的資助人是竹下修一。他是一個好人。然而,7月12日。竹下會長自殺了。
  竹下會長04年就將她送給了和華財團的陸先生。藝妓對資助人有陪睡義務。但,陸先生將她安排在了tu工作。讓她好好工作、生活。tu公司沒有人知道她的來歷。她自此大約也脫離了藝妓這個行業。
  天辰娛樂正是陸先生的企業。沒想到,突然有聽聞到那個頂級圈子中的消息。她怎么能不感嘆?能不想起那些年訓練歌舞辛苦的時光、那個繁華浮離的世界、那個人。那些風花雪月、榮辱沉浮的見聞。
  松島希日后成了日本家喻戶曉的電視節目主持人,名氣極大,一度入選日本的代表性人物。
  …
  7月20日,三井財團、住友財團、三菱財團收購亞太財團旗下的優質企業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行動遭到重挫。
  日系財團收購了jaic60%的股份,耗資90億美元,但jaic卻與和華銀行簽署了借貸240億美元用于收購tu公司10%股份的協議。與之相關的一系列協議已經在和華銀行、tu公司、天驕基金三份秘密簽署。
  等于說,日系財團花費90億美元收購到了一個資不抵債的公司。
  與此同時,池佐家族通過向亞太財團發行公司債券以及將亞太財團原有的nujta等幾家公司質押給亞太財團募集了大量的資金,約有800億美元。
  池佐家族額外增持在三井財團的核心企業三井物產、三井住友銀行的股份引起了三井財團內部的恐慌。
  三井物產作為一家上市公司,擁有25億股,上市流通17.25億股。股東12.1503萬名。主要股東有三井住友銀行、三井生命保險、摩根大通等。
  根據財富雜志2015年公布的數據,三井物產擁有億美元的資產。但,眾所周知,三井物產并不會將旗下公司的業績并入財務報表中。三井物產的實際資產超過1000億美元。
  然而,在2007年,在日本的股市中,三井物產的股價可就不會真實的反應三井物產的資產,因而。池佐家族800億美元的增持,拿到相當份量的籌碼。
  這引起三井財團內部的恐慌和不滿。誰都看得出來,池佐家族在“偷襲”。而且,是在聯合和華財團偷襲。因為,最近和華財團旗下的天辰娛樂公司,強勢的收購了研音事務所。占據了日本報紙大量的版面,充當煙霧彈。
  21日上午,陸景收到一份邀請:富士財團將于今天晚上在座落于丸之內商業區的東京半島酒店中舉行聚會,特邀請陸先生參加。
  多方戰成一團,日系財團吃了一個“大虧”。雙方需要協商來解決目前的局面。而,和華財團的話事人陸景明顯是一個繞不過去的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