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4 新貴們

“…”吉永宏樹很懷疑哈利-伯納德是怎么掙得華爾街天才的稱號的?以他此時的表現,不被人說壞話都難?商場上有這樣談判的嗎?
  哈利-伯納德跋扈的表現讓謝爾維心中一陣無力。¢£¢£,但花期銀行的董事尼古拉斯-賈爾斯卻是很認可。因為,吉永宏樹已經走投無路。
  誠然,竹下修一搞了一個道德綁架,迫使和華財團的陸景不得不支持亞太財團,但是他到底有多大的支持力度,可是很難說。
  要知道,這兩天日系財團已經試探過:竹下修一在媒體上報道的形象不是那么好,這對于已經去世的竹下修一而言十分不敬,但陸景根本沒管。由此可見一斑。
  美國東部財團的這幾位和雷納德-洛克菲勒交惡,還不知道竹下直人傳出來的消息。
  而知道消息的池佐家族憋著勁要坑三井、住友、三菱,三家財團。沒有消息流傳出來。
  吉永宏樹在亞太財團內部清洗竹下直人的勢力,只在高層開會宣布了。而其他人,短短幾天的時間,離職流程都才剛剛啟動。
  作為外來者,哈利-伯納德等人對此一無所知。因而,他們才會在竹下修一的遺體火化后的第三天找來吉永宏樹。然而,在這三天已經發生了很多事情。
  尼古拉斯-賈爾斯見吉永宏樹的表情有點古怪,微笑著勸道:“吉永會長,亞太財團的覆滅是大勢所趨。你應該知道,不只是我們在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這么說吧。你愿意以多少的價格賣出富士通的股份?價格好商量。”
  吉永宏樹心里發怒,表面上卻是微笑著。用英語道:“賈爾斯先生,我并不打算出售富士通的股份。這是亞太財團復興的關鍵企業。”
  “哈哈,哈哈!”哈利-伯納德怒氣反笑,手指著吉永宏樹,“你竟然說復興亞太財團,笑死我了。”從哈利-伯納德得到的信息而言,吉永宏樹無疑是癡人說夢。
  賈爾斯臉沉了下來,“吉永會長,這個借口并不好。我知道竹下會長留有遺澤,亞太財團目前的狀況很穩定。但是你不想與我們為敵吧?”
  這是恐嚇了。與美國東部財團為敵。已經沒落的亞太財團斷然沒這個實力。
  如果,吉永宏樹沒有投靠陸景,或許會擔心,考慮出售一部分富士通的股權給花期銀行,將兩家的利益綁在一起。但是,現在,他背后有和華財團的支持,又有什么需要畏懼的?
  “賈爾斯先生,看來。我們今天沒什么好談的。伯納德先生,謝謝你們的款待,再見!”吉永宏樹站起來,微微鞠躬。干凈利落的告辭離開。
  看著吉永宏樹的背影,哈利-伯納德將手中的水杯重重的砸在茶幾上,氣呼呼的道:“他有病吧!態度竟然敢這么強硬?憑什么?”
  謝爾維思索著道:“哈利。吉永宏樹怕是有什么依仗。”
  賈爾斯給吉永宏樹掃了臉面,冷笑一聲。“那我們就等等,等到三家日系財團把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收購后。看他怎么應對?”
  日系財團如果收購成功,勢必會引起又一陣的雪崩效應,亞太財團因竹下修一自殺而暫時穩住的陣腳會崩潰。那時,他們便可趁虛而入。
  …
  吉永宏樹沉著臉走出東京四季酒店的行政走廊。心腹助理渡邊勇治迎了上來,“會長…”
  吉永宏樹擺擺手,“下去再說。”
  渡邊勇治估摸著洽談不是很順利,沉默的跟隨著吉永宏樹一起出了司機酒店,在繁華的酒店門口坐進車中。
  黑色的雷克薩斯平穩的啟動。身后,繁華的高樓之中,燈火通明。
  “勇治,你說可笑不可笑?哈利-伯納德竟然要我出售富士通的股份。他們根本就沒有開價的誠意。”吉永宏樹心中怒火未消,氣沖沖的說道。
  渡邊勇治連忙認錯,“會長,是我的工作沒做好。”他作為助理,這些事先準備工作由他來完成。
  吉永宏樹沒說話,點了一支煙,臉上露出譏誚的神色,“美國人一貫以為自己是世界老大。狂妄自大。總有一天,我會讓他們品嘗到后果。”
  亞太財團現在有三家核心企業: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dese石油、富士通。日系財團、洛克菲勒、東部財團都做了分工。
  但目前而言,日系財團的威脅最大,只要擊退日系財團對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收購,他執掌的亞太財團就算徹底穩下來。
  快了,就在這幾天。
  吉永宏樹吩咐道:“勇治,竹下直人在東京灣清水源的那棟住宅,你清理出來,我準備送給陸先生。小林,去麗都酒店。”
  “哈伊!”渡邊勇治立即答應下來,他辦砸了一件事,現在迫切的需要將功補過。
  …
  清爽的晨風吹拂進東京麗都酒店總統套房的浴室中。窗簾微動。陸景在浴缸中愜意的泡著澡。暖暖洋洋的熱水讓他十分放松。
  陸景剛給婉儀打過電話后,接到許雪從香港打來的電話,“陸景,你在東京沒事吧?什么時候回國?”
  “許雪,吉永宏樹把竹下直人給清洗了,我還能有什么事啊?迫在眉睫的危險已經解除。倒是高爾德財團哪兒令我警惕。不過,沒有地頭蛇配合,高爾德想要對我造成威脅很難。”陸景對他在東京的安全形勢認識的很清楚。
  “許雪,靜雨在你身邊吧?”陸景聽到電話里有兩個呼吸聲,笑著問道。葉靜雨一直在美國負責sit上市的事宜,大概事情處理的差不多了。
  葉靜雨嬌脆的聲音從電話里傳來。“咯咯,陸景。你耳朵這么靈啊!我和雪姐都擔心你呢。”
  陸景心中涌起一股暖流,想起她雪嫩清秀的容顏。溫聲道:“靜雨,不用擔心。我最多后天就會回香港。”
  “呀,你先回香港?不是先回黃海嗎?”許雪驚訝的道。她們的電話開著免提。
  陸景笑道:“六大世家他們的恩怨先等著吧,我可不急。先處理我們和華的事情,要先消化在東京的所得。”
  “這么大一筆收入確實要好好規劃呢。”許雪笑著道,隨即話鋒一轉:“可是你的那位蘇美人不是在黃海等你嗎?”
  陸景和蘇琳的事情她當然知道哦。蘇琳的哥哥蘇威兩天前就已經從徐城看守所中釋放。而馮逸風則被抓了進去。相當有戲劇感。
  “蘇琳回老家了。”陸景腆著臉解釋一句,然后岔開話題,壓低聲音調笑道:“許雪,靜雨。我去香港,你們倆要一起陪我啊…”
  香港19日的清晨,天富華府的奢華公寓中幽靜清涼。晨曦才露。許雪和葉靜雨兩人俏臉緋紅,語調嫵媚的和陸景通話。
  陸景的聲音越壓越低,有幾句是在說千葉包廂中的事情,電話里傳來許雪和葉靜雨兩人不依的嬌嗔。三人在電話里調-情,用語越來越傾向于情人間的私密話語。火辣辣的!
  和許雪、葉靜雨兩個美人兒私語了許久,陸景心情極佳,神情氣爽的從浴缸中起來。去總統套房的餐廳中吃著早飯。腦海中盤點著和華的收獲。
  和華這次在竹下修一手上拿到了70億美元加tu公司。
  池佐學以81億美元收購tu15%的股份。昨晚吉永宏樹來見他時,表態愿意以溢價100%的價格,約合240億美元收購tu40%的股份。
  以亞太財團目前的財政狀況無法以現金支付這筆交易,吉永宏樹建議以部分現金加上股份股權的形式來支付。也就是說。tu公司將會成為和華財團滲透進入日本經濟的核心企業。
  由于,和華在tu公司的持股比例將會持續的減少,按照陸景的想法。和華財團的plu電訊最終大約只持股12%。在外界看來,tu依舊是一家“血統”純正的日本企業。但。和華將牢牢的控制tu。
  竹下修一死后,陸景遇刺。他改變了策略,從亞太財團手中拿下至少約400億美元的利益。完全符合余樂當時的推測。只是,支付方式、掠奪的方式沒有那么赤-裸裸。
  …
  吃過早餐后,陸景帶著保鏢十三坐車來到東京灣清水源。吉永宏樹在這里給他準備了一棟別墅。余樂和吉永宏樹都要處理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事宜,收購戰已經到了關鍵時刻。
  陸景對這件事情不大管,只是關注了一下進度。他在東京的事情:竹下修一的后事、和華的收益都已經處理完畢。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收購戰結束之時,就是他離開離開東京之時。
  東京灣清水源是東京知名的富人區。與美國紐約的長島、洛杉磯的比華利山莊、西雅圖、馬黎十六區、悉尼玫瑰灣、中國香港淺水灣等地齊名。
  一路所見到的都是唯美的建筑。綠樹成蔭,環境優雅。一棟棟精美的別墅坐落在呈帶狀蜿延起伏的海灣邊。碧藍色的海灣中,白帆點點。
  負責接待陸景的是渡邊勇治、吉永高德。
  渡邊勇治是一名很干練的金領,帶著陸景參觀這棟占地8000平米的豪華別墅。介紹著情況:“陸先生,我聯系了麗都酒店的管家團隊,他們已經入駐。可以滿足一個20人小型酒宴的需求。另外有八名侍女屬于別墅聘請的。她們都是多才多藝。”
  陸景笑著點頭,丟了兩支煙給渡邊勇治、吉永高德,“辛苦了。”他對這棟海濱別墅很滿意。昨晚杰西卡打電話給他,約著今天見面喝杯下午茶。這棟別墅就挺合適的。(。)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