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2 死亡

“陸先生,請坐1宮崎美嘉穿著粉色的T恤衫,白色的長褲,跪坐著向陸景行禮。竹下景子乖巧的去一旁的茶幾處倒茶。
  陸景看到榻榻米就頭疼,他實在不喜歡跪坐,擺擺手,“我說一點事。請竹下小姐回避一下吧!”
  宮崎美嘉微微有些疑惑,讓女兒竹下景子離開,從榻榻米上走下來,驚訝的問道:“陸先生,什么事情啊?”時隔一天,再見到陸景,單獨相處讓她有點“窘迫”。
  陸景將手里的u盤給宮崎美嘉,說:“宮崎女士,16日下午,我們倆在千葉包廂里見面的過程,你的心腹松騰安娜錄了像。”
  “啊…”宮崎美嘉白膩的俏臉上立即騰起緋紅色,一瞬間脖子都紅透了,柔婉的低下頭。心中羞澀難言。竟然給錄像了。
  宮崎美嘉身高中等。站在陸景面前,顯得嬌柔美麗。宮崎美嘉確實是個很有魅力的美婦,曲線窈窕,風韻猶存。當然,不是誰都是心藍、問白那樣受到上蒼的寵愛,可以抵御時間的流逝。按照陸景對美女的評級標準,她是c+級。
  陸景溫和的笑一笑,將u盤放在茶幾邊,“宮崎女士,這是視頻原件,你收好吧!”
  宮崎美嘉留意到陸景對她的稱呼變化,知道她的前天下午的舉動對這個青年還是有一些刺激的,暗吸一口氣,抬起頭,“陸先生,我不是有意…”
  她的舉動相當危險,差點毀掉了陸景的名聲。
  陸景擺擺手,打斷了宮崎美嘉的話,說:“我相信你不是有意的,也理解你的心情。我與壞人合作,不代表我也是壞人!宮崎女士,好好生活。”
  陸景說完后,溫和的笑一笑,離開了房間。看著陸景離開時挺拔的背影。宮崎美嘉留意到午后的陽光照射進來,仿佛與他的背影融合。
  宮崎美嘉心里很感激。陸景作為勝利者可以肆意的“踐踏”、玩弄她。她在陸景面前脫得光光,實際上已經沒有任何尊嚴可言。但,陸景并沒有侵-犯她。還將u盤交回給她。這是一個很有人格魅力的人。
  宮崎美嘉恭敬的向陸景的背影行禮,“陸先生,謝謝!我會教育好竹下友和,他未來不會給你帶來麻煩。”
  陸景沒回頭,隨意的擺擺手。竹下友和只是個小屁孩而已。
  …
  …
  陸景經歷過。見識過很多女人。他欣賞宮崎美嘉的美麗,甚至有男人應有的反應,但并不會去欺負她。欺負孤兒寡母這種事,他沒有興趣。
  陸景剛走出房間沒一會,竹下景子從客廳左側的門口閃出來,輕咬著嘴唇,用漢語道:“陸先生,我可以邀請你走一走嗎?”
  陸景微微有些奇怪,左右無事,做個手勢。笑說道:“行,你當個向導,我參觀下你們竹下家族的祖宅。”在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設局的事宜由余樂負責。陸景這兩天只是關注下進度。
  竹下別墅是一棟米白色的三層別墅,占地極廣。據竹下景子介紹約有4000平方米。內部的裝飾充滿了日式風格。擁有花園、泳池、網球場、健身房、保齡球房、桌球室、電影院、宴會廳、餐廳、酒窖等等設施。可以提供世界一流品質的奢華生活。
  竹下景子帶著陸景在別墅的花園中閑逛,可以欣賞到整棟別墅的外觀。夏季的下午炎熱,花園里的葡萄藤架和高大的喬木拉開樹蔭。緩緩的漫步,偶爾一陣微風,有少女的幽香傳來。
  “陸先生,謝謝你對我信任。”竹下景子看著遠方綠樹林蔭中的別墅,輕聲說道。陸景信任她沒有在她送去蓮子羹里下毒。現在事情終于水落石出。而她給槍擊給嚇的不輕。隨著竹下直人被清洗,剛恢復一些安全感。
  午后的花園中很安靜,陸景看了竹下景子一眼,很清爽、靚麗的一個美少女。道:“信任,是因為你們沒有害我的動機。竹下會長自殺,并非我的本意。”
  “我知道。你只是打敗了我父親。”竹下景子扭頭,坦然的看著陸景的眼睛,“放心,你和我媽媽的事情我會保密。”
  陸景好笑的道:“保密什么?”
  竹下景子鵝蛋臉上浮現出一絲緋紅色。嬌羞的道:“我剛偷聽了你和我媽媽的對話。我媽媽和你的事情。我會保密的。安娜阿姨是四爺爺的間諜。”
  陸景無語的揉揉眉心,貌似被誤會了,輕咳嗽一聲,說:“竹下小姐,我和宮崎女士之間是清白的。視頻里面的內容和你想的有點出入。”
  竹下景子不信,說:“陸先生,我媽媽很漂亮。她出席宴會的時候,很多人都向她請教保養的秘訣。”
  興許是陸景溫和的態度,以及留給竹下景子的印象不錯,她才敢于反駁陸景的意見。
  陸景笑著搖頭,他要說服一個小女孩,還是很容易的,說:“竹下小姐,假設我和宮崎女士發生了關系,你覺得我會把視頻還回來,我留在手里做紀念不是好嗎?”
  “啊…”竹下景子一時間語塞。討論這話題有點禁忌,而陸景說的念頭挺“變-態”的,但她得承認陸景說的有道理。心中,釋然的松口氣。剛才偷聽時氣憤、別扭的情緒消失。
  陸景笑一笑,從褲兜里拿出煙盒,掂出一顆煙,點火后緩緩的吸著,“好了,竹下小姐,我們回去吧。”
  “哦,好。”竹下景子帶著陸景離開花園,前往別墅中。走在花園間的石板路上,竹下景子一路上沉默著,想了想,說:“陸先生,你可以叫我景子。”
  陸景怡然的抽著煙,笑道:“景子,不要為竹下會長將你托付給我的事情發愁。就當一句戲言就好。”
  他準確的把握到女孩的內心情緒,這件事恐怕才是竹下景子邀請他來走走的真實原因。
  竹下景子有點吃驚于陸景敏捷的思維,細膩的心思,但很快反應過來,鞠躬道“阿里嘎多。”
  陸景禁不住哈哈笑起來,“行了,你就用日語說話吧。我聽得懂日語。景子,我聽說日本這里,18x之類的動漫、游戲、輕小說挺流行的?”
  竹下景子俏臉微紅,她自然聽得出陸景的畫外音:陸景問她是不是看過?她剛才的表現確實不像懵懂的女孩子。用日語道:“陸桑,日本十六歲就可以結婚了。我今年17歲。”
  陸景微微一笑,與竹下景子一起進入到奢華的別墅中,隨意的聊著。日本的文化中,女子不流行貞-操觀。所以某些方面的文化很發達。他看過一篇文章,據說日本女生和男生約會三次后就全壘都算慢的。
  竹下別墅很大,房間、走廊、客廳極多。陸景也沒有刻意的去記方位,跟著竹下景子從二樓中穿梭了幾個客廳、走廊。這時,竹下景子道:“稍等一下,陸桑。”
  竹下景子拉開一間房間的木門,片刻后,拿著鉛筆和畫板出來,就這么站著,刷刷幾筆,一副素筆的人物畫像成型,抿嘴一笑:“陸桑,送給你。”
  “哦,謝謝。”陸景倒沒想到竹下景子還會畫畫,接過來一看,竹下景子畫的很傳神,一個男子在花園中的側影,沐浴在陽光下。粗略的看,很像他的。短發、臉龐消瘦、身姿挺拔。笑道:“哈,景子,我沒你畫的這么帥啊!”
  竹下景子這會兒在陸景面前拘束去了大半,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陸桑,我只會畫美少年。”
  陸景禁不住笑起來,說:“你還挺誠實的!墨知秋和江嫵都沒有你這句話毒舌啊!”
  竹下景子含蓄的輕笑。笑不露齒,禮儀無可挑剔。一雙明麗的大眼睛微眨一眨,琉璃般的晶瑩眼眸轉動,有著生動活潑的青春少女美感。
  …
  …
  一路到別墅的客廳中。竹下景子告辭離開。余樂、吉永宏樹、岑萬等人等在那里的客廳中。
  寒暄著,眾人回到車隊中。吉永宏樹道:“陸先生,要不要去見見竹下直人?”陸景來竹下別墅,他從陸景下屬的勝利情緒中推斷陸景的心情。因而,獻上這么一句話。
  竹下直人連續設計陸景:槍擊、毒藥、視頻。現在被囚禁,認輸了。去看一看他的落魄,是人之常情!
  陸景笑著搖搖頭,“你處理好就行。我就不去了。過兩天jaic和研音事務所的收購戰完畢后,我就會回國。”
  研音事務所是日本知名的娛樂公司,不是行業龍頭,但擁有廣泛的影響力。是和華日本戰略中選中的公司。收購戰的具體情況怎么樣,陸景已經懶得花費心思去管。
  這次,來東京一趟,給竹下修一“坑”一回,雖說回報巨大,和華一躍而成為世界級財團,還有額外的收獲。但,令他感覺到疲倦。在東京這段時間,步步驚心。所以這類“小事情”的具體事宜都由余樂負責。
  收購一家日娛公司所帶來的滿足感,其實還不如剛才竹下景子送給他的一幅畫。
  吉永宏樹點點頭,“好的,陸先生。”
  陸景道:“哦,對了,吉永君,竹下會長在日本媒體的報道中似乎形象不佳,這里面大約有日系財團的影子,等一段時間,你可以處理下這件事。讓竹下景子寫幾篇回憶錄的紀念文章。”
  “喲西,陸先生,你這個主意很好。”吉永宏樹贊嘆道。心里想著東京的傳聞陸景和竹下景子的事情只怕是真實的。這件事他會辦好。
  陸景笑著搖頭,點了一支煙,輕吸幾口,坐上車,帶著和華的眾人離開。
  ps: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