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1 處理余波

7月17日,就在吉永宏樹向陸景匯報視頻的情況時,青園別墅的一間精美的日式房間中,深田哲二正在收拾他的行裝,準備離開池佐家。
  昨天晚上他接到池佐智久的通知,外面的警報解除。吉永宏樹向6景效忠,他可以離開青園別墅,去東京的任意地方。
  “喲西!我終于可以離開了。”深田哲二在青園別墅呆的有些膩。他叛逃之后一直躲在青園別墅池佐家族的庇護下。衣食、美女不缺。唯一的遺憾就是無法離開。
  這期間一個個的消息傳來,更令他心潮起伏:多方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竹下會長自殺;6景受竹下會長的委托處理后事;竹下景子和6景的緋聞;和華財團成就世界級財團等等;竹下會長的葬禮;6景遭到槍手刺殺。
  報紙上分析、報道,東京的財經格局正在生劇烈的變化。當然,企業的變更和普通人的生活無關。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走出青園別墅感受“后亞太財團”的經濟脈搏。按照他與和華財團的協議,他背叛竹下會長的利益中,包括2億美元的現金,擔任一家世界5oo強企業的會長。還有竹下會長的三大美姬。
  深田哲二很快就收拾好行李,一個黑色的皮箱子而已。拖著箱子走出庭院,白色的馬路上一輛黑色的雷克薩斯等候路邊。綠樹林蔭中,鳥語花香。深田哲二深深的吸了一口。
  前來送行的池佐智久微笑著和深田哲二握手,“深田君,你只有這么一點行李?第一站去哪里?我讓人送你。”有保鏢將深田哲二的行李放到后備箱中。
  “不用了,我自己開車去。”深田哲二笑著說道。他的第一站是港區赤坂的一間高級公寓。那是雅美的住所。她是TBs電視臺的主播。很符合他的審美。
  “也好。我都已經感覺深田君迫不及待的心情了。一路順風,深田君。”池佐智久和深田哲二道別,目送深田哲二開車遠去,嘴角浮起一抹冷酷的笑意。
  池佐智久回到別墅中,父親池佐學在二樓的休閑廳中休息。見池佐智久進來,池佐學低聲問道:“他走了。”
  池佐智久點點頭,坐下來。喝著茶,“父親,可惜了那2億美元啊!6先生怎么就舍得真的支付這2億美元呢?深田哲二的銀行卡是瑞穗銀行的吧?”
  池佐學訓斥道:“鼠目寸光。正是因為6先生支付了這2億美元,誰會認為深田哲二的死和他有關呢?”
  池佐智久恍然的拍拍腦袋。確實也沒關系。昨天中午的聚餐結束后,6景的助理余樂向他暗示了一下,既然池佐家沒有繼續并購亞太財團資產的意愿,那么留著深田哲二也沒用。
  而放深田哲二離開青園別墅后,并非和華沒有盡到保護的職責。而是深田哲二沒有在第一時間與和華聯系。當然,根源在于他給了深田哲二一個錯誤的信息:外面風平浪靜了。
  池佐學接著道:“智久,你這兩天盯緊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事情。兩到三天內就會有結果。”
  “我明白,父親。”池佐智久應道。
  …
  …
  上午的陽光中,深田哲二哼著小調,愜意的順著空曠的馬路開著車。窗外有靚麗的少女們穿著水手服走過。已經放暑假了啊。7月中旬到8月底是暑假時間。
  深田哲二已經查過銀行賬戶,和華支付的2億美元已經到賬。他得找個時間與和華聯系一下。索要一個職位。這是他的社會地位的保證。
  就在深田哲二幻想的時候,雷克薩斯突然轟的一聲,動機停止轉動。深田哲二被迫將車子停在路邊。就在這時,一名槍手突然出現。砰砰兩槍,將深田哲二的頭給打爆。
  深田哲二在臨死前,怎么都想不到死亡會來得這么快。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了什么,沒人知道。最終,他還是沒能去見到他想要的女人。
  17日晚上,東京的電視臺中紛紛報道了一起兇殺案。前天驕基金會長竹下修一的前助理深田哲二在世田谷區的一條不算繁華的街道上遭到槍殺。警方正在全力緝捕兇手。
  午后的陽光熾烈的照射在林蔭道、別墅、園林、庭院、走廊中,拖出長長的影子。路面如火。
  幾輛轎車平穩的停在竹下別墅的正大門前。6景、余樂、元文、岑萬、江祺廣、上官紹、劉騰、吉永宏樹、吉永高德等人紛紛從車上下來。吉永宏樹是帶著亞太財團的高層來祭拜竹下修一。6景是順路來辦點事情。
  竹下修一的骨灰還沒有入土,而是在靈堂中,停放49天后再進入竹下家族的目的。
  在日本。高級別墅一般都毗鄰墓地。這是日本文化中的一種。竹下別墅旁邊就是竹下家族的墓地。
  幽暗、肅穆的靈堂中,6景、余樂、元文、岑萬、江祺廣、上官紹、劉騰上了三柱香就出了靈堂。吉永宏樹帶著四名亞太財團的高層一起給竹下修一上香。
  吉永宏樹鞠躬道:“竹下君,我已經完成了你的囑托。深田哲二受到了懲處。美子、智子、雅美將按照你安排的方式生活,不會被打擾。請安息吧!”
  四名亞太財團的高層齊齊鞠躬。這個動作也表明,他們將和吉永宏樹的步調保持一致。
  昨天,吉永宏樹召開亞太財團的高層會議,出示了幾份協議。竹下直人親筆簽名將股份轉讓給吉永宏樹。他被清洗出亞太財團。
  昨天,背叛的深田哲二干掉的消息傳來,亞太財團上下人心賓服。新的權力架構已經形成。亞太財團只要度過日系財團、洛克菲勒、美國東部財團的收購危機。就算穩定下來。走出與和華較量帶來的生死存亡的危機。
  “竹下家族的這棟祖宅建造的正是不錯啊!”靈堂外的走廊中,元文四處打量,笑著說道。
  3天前,他陪著6景、余樂來這里,如履薄冰,膽戰心驚。現在卻是心態放松,以一種主人翁的心態來欣賞這棟精美的別墅。
  前后的詫異,如同隔世,令人恍惚。
  6景笑笑,抽著煙,問岑萬幾人,“你們還沒有來祭拜過竹下修一吧?”
  岑萬笑呵呵的道:“景少,竹下修一死后,我們忙的腳不沾地啊。再說,那會兒我們過來祭拜確實也不合適啊。”
  江祺廣笑道:“怎么不合適,要以諸葛亮哭周瑜的心態來祭拜嘛!當然,我怕死,不敢來。”
  江祺廣是談判專家,說的6景幾人都笑起來。今天,他們是以勝利者的心態而來。眾人抽著6景拿出來的香煙,說笑著。6景雖說尊重竹下修一,但是也不禁止下屬們享受、品味成功的喜悅。
  老實說,他15日,在這里遭受槍擊、下毒,確實有些窩火。吉永宏樹辦事能力還是不錯的,很快就竹下家族中竹下直人一系給清洗干凈。
  “上官紹,Tucom的事情還理得順吧?”
  和華此時已經收回Tucom公司。由岑萬暫時兼任董事長,負責具體事務的是上官紹。上官紹笑著道:“還行,努力向岑總學習。”
  6景點點頭,手指頭夾著煙,說:“Tucom的定位是日本第二大運營商,要做到世界5oo強的規模,專注于日本本土四島的移動業務。知道我當初為什么要確保Tucom公司的控制權嗎?”
  上官紹答道:“6少是希望通過移動運營商來銷售景華的電子產品,從而在日本龐大的數字電子市場分一杯羹。”
  “賓果!”6景輕輕的打了一個響指,“Tucom就是我們和華財團在日本的橋頭堡。它是一個渠道,我們可以將之拓展到電子產品、游戲、泛娛樂等領域。我會讓天辰娛樂來配合進入日本市場。”
  日本的市場向來是一個很封閉的市場。這和日本人的注重細節的特點有關。往往一個新興的領域,會給他們衍生出很多細節上令人贊嘆的東西。使得外國的產品很難進入到日本市場中。
  而,這一點,在文化上要表現的稍微弱一些。至少,韓國娛樂圈和日本娛樂圈就有相當的聯系性。好萊塢大片一樣的在日本熱賣。
  6景的泛娛樂化的概念,包括:游戲、漫畫、歌曲、娛樂、傳媒,從而形成一個完整的產業鏈和產業帝國,這樣和華的根須就深深扎牢在日本。
  這時,華麗精美的走廊盡頭,竹下景子穿著淺粉色精美漢服,身姿窈窕,輕掩著口鼻,怯生生的道:“6先生,我媽媽讓我來邀請你見面。”
  6景到竹下別墅里來,是要將手中吉永宏樹給他的視頻還給宮崎美嘉。余樂剛才已經向竹下家族的侍女傳達了他要求見面的意思。這會兒,竹下景子親自來請。
  “景少,快去吧!我們隨便逛逛!”眾人哄笑。竹下夫人是很個漂亮的美婦。雖然知道不可能,但禁不住大家在腦子里往某些方面幻想一下。然后起哄。
  6景笑著搖頭,滅了香煙,和竹下景子一起轉過走廊、堂屋、客廳,來到一間精美的日式客廳中。宮崎美嘉已然跪坐在榻榻米上。
  ps:三更,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