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60 步步驚心

“不,不,不是我…,你們搞錯了。”松騰安娜尖叫著后退,試圖擺脫吉永宏樹帶來的保鏢的控制。但,這只是徒勞。小會客廳的空間并不算大。
  竹下直人穿著黑色的夏季薄衫,沉著臉,憤怒的大喝道:“夠了。吉永會長,你到底想要干什么?”吉永宏樹帶人闖進他的小會客廳中,這實在太無禮。把他當什么了?
  這時,剛才給竹下直人訓斥的侍女結結巴巴的道:“竹下桑,外面來了很多黑衣保鏢,我們被禁止出入。而且,我們的手機沒有信號。”
  “八嘎!”竹下直人大罵一聲,氣勢洶洶的盯著吉永宏樹,“吉永宏樹,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昨晚的槍擊事件后,陸景要求保護宮崎美嘉等人,他昨晚剛剛將亞太財團的保安力量移交給吉永宏樹。
  “無關的人先出去!”吉永宏樹一揮手,身邊隨行的保鏢將松騰安娜、侍女給帶出去。奢華的小會客廳中頓時就剩下吉永宏樹和竹下直人兩人。此刻,夕陽已經落下,房間中光線幽暗。
  竹下直人氣憤填膺的盯著吉永宏樹晦暗不清的臉龐,胸口起伏不定。他正在強制的壓制他暴怒的情緒。
  “竹下君,我已經決定和陸先生合作。他愿意支持我吞下你在亞太財團的股份,并支持我吉永家族成為亞太財團中的主人。所以,請你交出手中的權力和股權吧!”吉永宏樹沉聲說道,態度咄咄逼人。
  “幼稚!”竹下直人直斥道:“你我都同意無法依靠陸景的力量度過目前的危機,你有他的支持又如何?日系財團、洛克菲勒、美國東部財團會將亞太財團連骨帶皮一起吞下去。”
  吉永宏樹嘿嘿一笑:“竹下君,不要太早的下結論。亞太財團只會屬于吉永家族。我確實認為依靠陸先生無法度過目前被收購的危機。我的打算是將你手中的資產贈送一部分給我們在政壇上的朋友。博一博。”
  財團之間的較量,是從政治、經濟、輿論多層次的立體戰爭。并非說企業的股權掌握在手中就無事。因為企業有可能受到外部的因素干擾,因經營不善而倒閉。
  他現在要做的就是減少外部因素對亞太財團旗下剩余企業的干擾。首先要排除政治上的因素。其實,這也是竹下修一為亞太財團自保設計的路線。亞太財團手中此刻有較為充裕的現金流。
  解決政治上的顧慮后,亞太財團完成可以在和華財團的支持下,經營好旗下的企業。但,吉永宏樹認為和華財團的支持是可有可無的。要度過目前被收購的危機關鍵在第一步。
  而竹下直人與他的分歧在于。竹下直人認為,第一步都很難以實施成功。這就是人與人的行動力不同所造成的認知差異。在竹下修一眼中十拿九穩的事情,在吉永宏樹看來只有70%的成功概率,而在竹下直人看來。50%的成功概率都不到。
  吉永宏樹今天上午向陸景表示臣服的時候是想賭一把70%的概率,反正沒有陸景的支持,他也是要賭一把的。吉永宏樹并不知道竹下直人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的協議。
  然而,在下午的時候,吉永宏樹接到了陸景一個電話。他們將會與池佐家族合作,在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的“攻防戰”中做文章。當然,吉永宏樹并不打算把這個消息告訴竹下直人。
  “吉永宏樹,你會失敗的。”竹下直人不屑的說道。
  吉永宏樹微微昂起下巴,“竹下君,成功與失敗,對你而言沒有意義。我已經準備好合同,你準備簽字吧!”
  “哈哈,哈哈,哈哈!”竹下直人仰頭哈哈大笑。然后俯身盯著吉永宏樹,眼神銳利,“如果我不簽呢?就憑你把我扣在家中?”他經歷過竹下修一對竹下家族的大清洗,那時候“殺”得人頭滾滾。池佐學的妹妹就死在清洗中。在池佐學看來,吉永宏樹的“宮變”手法太稚嫩。
  吉永宏樹淡淡的道:“竹下君,我想松騰桑會指認你是下毒的主使吧!涉嫌謀殺,你怎么都會給判上幾年。我聽說監獄中一向不大安全。”
  竹下直人臉色微變。
  吉永宏樹口氣淡淡的接著道:“你的大兒子竹下太郎曾經卷入一起女模特致死事件。你的二女兒竹下繪里香有吸-毒的習慣。吸-毒很容易過量致死。小兒子竹下崇喜歡游艇。大海向來很危險。”
  “你別說了…”竹下直人頹然的坐在沙發上,眼神閃爍不定。
  吉永宏樹笑一笑,在陰暗的光線微微笑著。
  …
  深夜十二點許,吉永宏樹如愿以償的從竹下直人的別墅中走出來。等候在別墅門口的一名青年立即迎上來。“爸,恭喜你!”顯然,眼力很不錯。
  吉永宏樹輕輕的笑著,疲倦的臉色中帶著興奮。吩咐道:“高德,這里就交給你了。扣住竹下直人兩天。禁止他與外界聯系。”
  吉永高德,他的私生子。獨子吉永右典被陸景的朋友打成太監之后,性情變得古怪。他已經放棄了吉永右典。
  “爸,請你放心,我一定做到。”吉永高德二十多歲。挺胸說道。
  此時,竹下直人占地600平米的精致三層樓別墅的大門、側門布滿了荷槍實彈的黑衣保鏢。附近居住的居民都是竹下家族的成員,對竹下直人的別墅突然加強安保并不驚訝。
  看著這個勇猛精進的兒子,吉永宏樹欣慰的點點頭,坐車前往東京麗都酒店。他有重要的事情要向陸景匯報。
  竹下直人拿出了一個陸先生和宮崎美嘉在包廂中的視頻。流傳出去不大好。
  …
  深夜里吉永宏樹抵達位于港區的東京麗都酒店后并沒有見到陸景,他索性在麗都酒店里辦理了入住手續。第二天上午8點43分才在餐廳中見到陸景。
  聽吉永宏樹匯報完之后,陸景失笑,喝著牛奶,微微瞇著眼睛。昨天下午宮崎美嘉的舉動對他刺激還是挺大的。宮崎美嘉保養的很好,身材窈窕,乳白腰細,臀圓腿長,仿佛一枚熟透的果子。
  陸景收下u盤,問道:“這份視頻還有多少人看過?”
  吉永宏樹急忙道:“除了我、竹下直人、松騰安娜就再也沒人了。”
  陸景輕輕的點點頭,笑道:“吉永會長,你能這么快就搞定竹下直人,處理的不錯。我有一份大禮要送給你。有助于你提高在亞太財團內部的威信。”
  吉永宏樹有點跟不上陸景的思路,他還沒搞明白陸景對這個視頻到底是什么態度啊,微征了下,“陸先生,你是指…”
  陸景就笑,“你不想知道深田哲二最近在做什么嗎?你一會和余樂溝通下。”
  吉永宏樹神色一震,隨即有些興奮。他有些明白陸景說的大禮是什么!確實,拿下叛徒深田哲二,那他在亞太財團內部清洗竹下直人的反對聲音會降到最低。
  …
  宮崎美嘉下午從千葉回到家中,傍晚時分就得知吉永宏樹帶人扣住了竹下直人一家,而隨即她的心腹松騰安娜被扣在竹下直人別墅的消息就傳來。
  “昨晚下藥的人安娜,她是竹下直人的‘間諜’?”宮崎美嘉跪坐在茶室中的蒲團上,難以置信的問道。她正在和女兒竹下景子閑聊。景子昨晚受到了驚嚇。陸景被刺殺時,她受到了波及。
  “是的,夫人。”前來傳信的是竹下別墅中的一名三十多歲的侍女。
  “你先下去吧!”陡然聽聞松騰安娜背叛的消息,宮崎美嘉此時的心情十分復雜,輕嘆了口氣。
  竹下景子穿著白色的和服,釋然的小聲:“怪不得呢!”雖說陸景昨晚肯定不是她下的毒,但這件事是她心里的一根刺。也只有松騰安娜才有機會下毒。
  “景子,知人知面不知心啊!”宮崎美嘉想起今天下午松騰安娜對她的慫恿,心里悚然。假設陸景今天下午沒有把持住,和她春風一度,而松騰安娜將下午的事情傳揚出去,那豈不是會毀了陸景的名聲?那她也不會有什么好下場。
  “松騰安娜這個八嘎,枉我對她這么好,她竟然會背叛我。哼,活該!我絕不會為她求情。”宮崎美嘉心里暗罵,輕拍著胸口,一陣后怕。對她下午“荒唐”的舉動有些后悔。
  現在想起下午的事情,她有些難言的情緒涌動。挺刺激的感覺。她確實愿意獻身給陸景,來換取對生活的保障。只是,沒想到這個舉動會如此的危險。這件事,應當到此為止了。
  竹下景子點頭,像一只乖巧的小鹿。
  宮崎美嘉輕輕的摸了下女兒的頭,說:“安娜被扣住了,吉永副會長大概和四叔起了齷蹉,由得他們去吧。我們的生活不會受到影響。景子,這兩天,學校正好放暑假,你好好休息一段時間。需要外出旅游嗎?”
  “媽媽,暫時不用。”竹下景子道。
  宮崎美嘉輕輕的點頭,“嗯,走啦,我們吃晚飯去。我今天下午見到陸先生,他決定將竹下基金交給我管理。我以后會忙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