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858 說服清洗

“就這么簡單?”余樂跟著陸景一起出了東京麗都酒店,坐車前往東京銀座的千葉。陸景和池佐學約了見面聊聊。駕駛座上十三沉穩的開車。
  吉永宏樹的“臣服”讓余樂感覺極為不可思議,又感覺爽得從頭到腳。這可是亞太財團的副會長啊!就這樣效忠于陸景了!
  陸景遞了一支煙給余樂,笑道:“你覺得要多復雜?竹下修一已經死了,吉永宏樹不可能效忠于12歲的竹下友和,自立是唯一的選擇。我開出這么豐厚的條件,他還有得選嗎?”
  余樂哈哈一笑,心情極佳:“我去。竹下直人名下150億美元的資產又不是你的,你這是慷他人之慨啊!”
  陸景抽著煙,笑說道:“我支持吉永宏樹,他就有吞下這150億美元的資本、可能。沒我的支持,他就只能干看著!竹下修一死前肯定是安排吉永宏樹的位置,但是,他沒有想到我會支持吉永宏樹清洗竹下直人。”
  余樂嘿的笑一聲,說:“竹下直人是咎由自取。你是說,他和雷納德有聯系的概率很大?”
  陸景點點頭,“洛克菲勒家族在東京能有多大的影響力?他要吞掉亞太財團剩余的資產,必須要尋找代理人。正兒八經有實力的是日系財團那幾位。所以,我得和池佐學見面聊聊,順便送吉永宏樹一份大禮。”
  吉永宏樹既然已經投效,局勢就變得明朗了。余樂樂滋滋的抽著煙,笑道:“你不會真的當雷鋒吧,真不要亞太財團的任何資產?”
  陸景微微一笑,沒有直接回答,“你覺得將Tu的股份賣一些給吉永宏樹怎么樣?”
  余樂禁不住大笑,向陸景豎起大拇指。和華要高價賣股權,吉永宏樹敢不買?Tu公司增值潛力很大的哦!
  …
  …
  千葉,5401號包廂中,條紋的淺灰色地毯鋪陳開。歐式風格的包廂中布置的溫馨而雅致。
  池佐智久整理了一下襯衣衣領。問著正在方塊形沙發上閉目養神的父親池佐學,“爸,我們現在有必要和陸景談嗎?”
  竹下修一死了,雙方的合作就自動解除。甚至。他們和陸景還是對立面,因為陸景要“庇護”亞太財團。池佐家雖然拿到了足夠的利益,但,面對約800億美元的資產,怎么可能不動心?
  “你懂什么?”池佐學睜開眼睛訓斥兒子:“池佐家現在的問題不是能獲取多少資產。而是名聲壞了。你沒見長井、松阪兩家的行動都沒有找我們嗎?”
  池佐智久語塞。但確實如此。然而,他以為沒有什么問題。對商人而言,只要有利益,一切皆可以做生意。
  池佐學搖搖頭,輕輕的閉上眼睛。智久還沒有達到他的高度,很難理解。做生意,做到極致,合同和法律是沒有約束力的。因為,履行法律的暴力機構被權貴們所掌握。所以,美國為什么年年有那么多與司法部和解的案例。
  當到這一步后。做生意的互信基礎從何而來?基本就是要看信譽。竹下修一臨死前將池佐家的信譽給搞到了低谷,他現在必須要想辦法恢復。
  而陸景的人品、信譽都是極佳,屬于AAA評級。他很樂意借助于陸景的名聲,這也是他與陸景見面的原因。
  當然,更重要的是,以陸景世界級財團話事人的地位,約他見面,他無法拒絕。
  “家主、少爺,陸先生來了。”心腹在包廂門口匯報一句。池佐學立即站起來。池佐智久前往包廂門口迎接。片刻后,迎著陸景進來。余樂跟在陸景身側。他明顯感覺。竹下修一自殺后,東京這里的權貴人物們對陸景的態度有大幅的提升。
  陸景微笑著和池佐學握手。雙方客氣的寒暄幾句,在包廂圓形的餐桌邊落座。午餐的時間已經到了。
  “陸先生,聽說你昨天晚上在竹下家的別墅中遭到槍手暗殺。你沒事吧?需要我幫忙查一下主使者嗎?”池佐學笑著說道。昨晚的事情當然瞞不過他。
  “多謝池佐先生的關心,我的保鏢受傷住院。主使者正在查。”陸景微笑著應了一句。并沒有將高爾德財團的名字透露出來。
  千葉作為東京最知名的商務會所,在餐飲上自然有拿手的菜肴。法式大餐中的蝸牛和牛排做的非常美味。一支產自法國木桐堡1945年的紅酒帶來極佳的蓓蕾享受。
  余樂品的很用心,贊嘆不已。他家里資產數億。品酒是必備的功課。但,對陸景來說,紅酒的味道可以嘗試著品一品。要分辨出來就要求太高。縱然他已經喝過很多世界頂級的名酒。
  池佐學品嘗著佳肴。問道:“陸先生,你今天約我見面,有什么事嗎?”
  陸景放下酒杯,拿潔白的餐巾擦了擦嘴,“最近三井財團、住友財團、三菱財團都在試圖收購亞太財團旗下的風投公司: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池佐家怎么沒行動?”
  JAIC是日本最大的風投公司,也是亞太財團旗下的旗艦企業之一。目前還牢牢的掌握在亞太財團手中。資產規模約有120億美元左右。陸景昨天下午在竹下家族的議事廳中和吉永宏樹等人聊過。
  “呃…”池佐學一臉的尷尬,想了想,決定說實話:“陸先生,我們內部近來一些合作不是很順利,暫時還沒有力量擴張。”
  陸景笑一笑,直言道:“池佐先生,商業信譽問題啊。看來,竹下會長12日晚上對你的貶低,后遺癥開始顯現出來。”
  池佐學點點頭,輕嘆了一口氣,見陸景笑而不語,心里微微一動,問道:“陸先生,你有辦法?”
  陸景就笑,“池佐先生,戰國時期,商鞅立木的故事你應該聽過吧?”陸景說的戰國時期當然是指中國的戰國時期。日本歷史上的所謂戰國時期,不過是一群村長在相互打群架而已。日本近代發達之后。要對祖先進行包裝一下,所以就有了各種日本戰國時期的游戲。各種頭銜加成。
  見池佐學點頭,陸景接著道:“當然,信譽是一點點的積累起來的。我愿意在當前情況下與池佐家進行長期合作。”
  “喲西!”池佐學禁不住冒了一句日語,他一直在用漢語和陸景對話,這是對陸景的尊重。
  如果和華財團這樣重量級的資本勢力愿意與池佐家合作,其他的小資本、小企業還怎么指責說擔心池佐家的商業信譽呢?誠如陸景所說,這是一個漫長的過程。但是和華財團樹立了一個很好的風向標。這對此時的池佐家幫助很大。
  池佐學親自起身給陸景右手邊的高腳玻璃杯中添加紅酒。陸景微笑道:“池佐先生,我打算出售Tu公司15%的股份給你,讓你成為Tu公司的戰略合作者。”
  6月2日,陸景在池佐學舉辦的酒宴上,明確提出,他只要Tu公司的控制權。池佐學知道陸景對這家公司的期許,眉眼間浮起喜色,斟酌片刻,“我愿意出45億美元收購。”
  Tu公司估值200億美元。未來很有希望和日本第一大移動運營商NTT-D相抗衡。因而,他給出了50%的溢價。
  余樂抿了一口紅酒。說道:“池佐先生,2006年財富雜志公布NTT(NIPPON-TELEGRAPH&TELEPHONE)的資產為1600.643億美元,營業額為948.7億美元,利潤44.04億美元。縱然Tu公司還無法和NTT相提并論,但你這個報價太低了。”談判的活兒自然是有他來做。
  池佐學沉吟了一下。池佐智久插話道:“余助理,Tu公司最多只能在日本本土四島發展吧?就我所知,PLU電訊已經將韓國、中國、南洋的3g市場覆蓋。它與日本第二大移動運營商KDDI類比是比較合適的。”
  NTT在全球各地區擁有34公司。特別是在亞太地區提供良好的網絡服務。位居世界500強第24位。池佐智久的言下之意,能和NTT對照的是PLU電訊,除非PLU電訊將資產注入Tu公司中。
  余樂微微一笑,“池佐先生。Tu公司借助于S7手機的銷售,在日本移動市場的前途不是KDDI能比的吧?”
  池佐智久語塞。Tu的市場份額超過KDDI只是時間問題,前面就剩下NTT。否則,前段時間媒體上熱炒的NTT和Tu競爭從何而來?這是全日本都公認的事實。
  池佐學下定決心。道:“以300億美元計吧,我們再溢價80%收購。”總計81億美元。
  陸景不為己甚,微笑道:“可以。另外,我還有一筆交易和池佐先生合作,不知道池佐先生有沒有興趣?我以為池佐家主導三井財團會對我們和華有利。”
  池佐學微微發愣,隨即饒有興趣的說:“陸先生。你有什么好的想法嗎?”池佐家要主導三井財團,還有一段距離。但是如果暗中引和華力量為援壯大池佐家的實力,還是很有希望。池佐家在三井內部本來就頗具實力。只是,他目前沒想到與和華能在什么方面有合作。說到底,他對此次見面沒有做這方面的準備工作。
  陸景道:“池佐君,你不覺得三井財團、住友財團、三菱財團試圖收購JAIC日本亞洲投資有限公司有點激進嗎?”
  池佐學和池佐智久對視了一眼,眼中閃過一絲興奮。背后插一刀什么的,收獲絕對不會小。反正,前面有和華頂著。
  四人密談了約1個半小時,陸景方才帶著余樂離開5401號包廂。
  PS:感謝訂閱的書友!
  天寒地凍,大家注意保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