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52 利弊得失

14日竹下修一的遺體火化后,日本關于竹下修一生平、紀念的活動慢慢的開展起來。但,對于來參加竹下修一聚會的全球財團們來說,故事已經落幕。
  隨著竹下修一的死,隕落的是亞太財團。他們從一家世界級的財團在近一年內跌落到亞洲二流財團的水平。至少400億美元的資產讓亞太財團依舊是普通人、普通企業眼中難以企及的存在。
  崛起的是和華財團。眾人公認他們依舊達到世界級財團的水準線。資本實力、全球影響力都已經達到。
  安迪-摩根、羅斯柴爾德、德意志銀行財團、英國沃倫財團、法國巴黎荷蘭銀行財團等等紛紛在14日就離開東京。他們對后續的收購興趣不大。
  15日下午,東京世田谷區,一套高層復式公寓中。雷納德和艾德蒙-阿伯特、斯圖亞特-高爾德在公寓客廳的落地窗前喝著下午茶。餐點精美。紅茶可口。午后的炎熱陽光透落進來。室內卻是清涼。
  “陸的膽子真是小啊,竟然讓吉永宏樹主持葬禮。哈哈!”雷納德上吃著蛋撻,微笑著說道。語氣充滿不屑。他現在就想看陸景吃癟、出丑。
  他留在東京準備伺機收購亞太財團最后的資產。另外,杰西卡還停留在東京,和安迪-摩根分開,他心里有些蠢蠢欲動。
  艾德蒙-阿伯特笑著搖頭,品著紅酒,“雷納德,這恰恰說明陸景很高明。他并沒有固執的一定要將竹下修一的葬禮辦的完美無缺。”
  艾德蒙心里雖說厭惡陸景,但不會去刻意的貶低這個人。陸景在名利的取舍上很有講究。
  胖乎乎的斯圖加特-高爾德一臉的懊悔,問道:“艾德蒙,你說陸景他不擔心名聲受損嗎?”
  艾德蒙意味深長的看了高爾德一眼,笑道:“斯圖加特,他總得先顧著他的命吧!他的名聲主要在于能否保住竹下會長的妻兒、財產。考驗才剛剛開始。”
  高爾德語塞。他的槍手早已經就位,但是。葬禮時竹下家族的別墅防衛森嚴,沒法下手。陸景一槍崩了米奇,他怎么不能效仿?有現存的背鍋俠在。
  雷納德長出一口氣,信心十足的道:“確實才剛剛開始。日系財團已經在行動,我們也要動起來,嘿,陸景…”這是打擊陸景聲望的好機會。
  艾德蒙、高爾德笑著附和。
  就在雷納德-洛克菲勒、艾德蒙和高爾德說笑時,雷納德的助理露絲從書房中走來。道:“很抱歉,打擾你們的下午時光了。雷納德,我剛得到的消息,布魯斯-卡地亞前往位于港區的麗都酒店拜訪陸景。”
  艾德蒙愣了一下,心里微微有點不痛快。卡地亞家族是全球知名的珠寶商。是珠寶、腕表、配飾的翹楚。地屬于鉆石聯盟的成員。布魯斯-卡地亞此時前往麗都酒店拜訪陸景,實際上是陸景影響力上升最直接的體現。而且,在某種意義上,他是背叛了雷納德。
  誰都知道雷納德-洛克菲勒和陸景的關系漸冷。
  雷納德-洛克菲勒的臉色頓時變得不好看,用力的將酒杯放在手邊的茶幾上,“嘭”的一聲響。沉著臉道:“我知道了。”
  …
  …
  送過竹下修一最后一程,納賽爾、戴安娜、拉希德、哈希姆一行人在14日就飛回了迪拜。
  15日下午,酋長山別墅區10號別墅,納賽爾和他的兩個美姬在欣賞著藍色的落地玻璃窗外綠樹成蔭的美景時,接到心腹哈桑的電話,“布魯斯-卡地亞去見陸景了。”
  在12日晚竹下修一自殺前用“陸景”來稱呼之后,現在很多人都說陸景的全名,而不是“陸”、“景-陸”。對于一家世界級財團的話事人而言,需要尊重他的稱呼習慣。
  納賽爾愣了愣,笑了起來。“我知道了。”掛了電話,輕聲自語道:“果然不出我所料啊。雷納德-洛克菲勒失分太多。”
  這次亞太財團敗亡的事件中,受益方有:陸景、和華,美國財團、日系財團。失敗方。除了亞太財團,還雷納德-洛克菲勒。
  雷納德雖說從亞太財團獲得了數百億美元的優質資產,但華爾街對他頗有怨言。他在利益分配上沒有做好,而且在有機會力挽狂瀾時沒有救回竹下修一。
  雷納德的影響力正在消退。蒸蒸日上的勢頭很有可能被打斷。
  想了想,納賽爾撥了戴安娜的電話。中東這邊的資本可以考慮“下注”了。
  …
  …
  東京麗都酒店位于東京都的港區,毗鄰東京灣。港區是東京23都個特別區之一。聚集了諸多國外大使館,國際氣氛濃郁。東京麗都酒店就在赤坂。
  午后的陽光盛烈,仿佛燃燒著的火焰在炙烤著萬物。陸景在東京麗都酒店頂層的總統套房的休閑客廳中,拿著紅酒杯,獨自欣賞著東京的都市美景。
  此時,陸景的心情極佳,不僅僅是和華在東京這里的收獲,還有江州、建業、黃海傳來的喜訊。昨天,7月14日,宋雨綺為他在誕下一個女兒。今天上午,葉妍、唐詩經分別在建業和黃海的醫院中給他生下一個兒子,一個女兒。
  血脈的延續讓陸景心情愉快至極,幾乎想要高歌一曲。可惜,東京現在的局面非常復雜,他現在無法立即飛回國內陪伴她們。
  “陸景!”余樂在門口冒頭,笑道:“布魯斯-卡地亞過來拜訪你。要見見嗎?”
  這兩天參加竹下修一酒宴的財團眾人陸陸續續的離開東京,不少人在離開前來拜訪陸景,令他應接不暇。這也算是聲望上升之后帶來的“后遺癥”。董總已經于昨天下午返回了香港。
  陸景禁不住微征,舒服的靠在沙發中,搖著手中的紅酒杯,“布魯斯-卡地亞?”
  布魯斯-卡地亞是鉆石聯盟的成員。雙方打過交道,只是泛泛的交情。他和雷納德-洛克菲勒的交情很好。
  余樂點點頭,他已經大致的了解過布魯斯-卡地亞的來意,說:“是的。他馬上就要離開東京,說想和你談談鉆石市場的問題。”
  “那就見見吧!”陸景放下酒杯,笑著說道,和余樂一起前往會客廳。
  布魯斯-卡地亞是一個約莫四十多歲的男子,穿著藍色的商務t恤,西褲,一頭金色的短發,見陸景走進會客廳,連忙起身和陸景握手,“陸先生,你好。”
  布魯斯-卡地亞的態度很恭敬,陸景微笑著和他握握手,“你好,卡地亞先生,請坐。”
  對布魯斯-卡地亞對陸景恭敬的態度,余樂已經見慣不怪。這兩天來訪的人基本都是這樣的態度。陸景,是世界級財團的話事人!誰敢不恭敬?
  余樂臨時客串了一下服務員,倒了清茶就退出去會客廳。陸景這次來東京只帶了他一個助理。本以為是很輕松的一趟旅程,沒想到竹下修一搞了一場“大戲”將陸景卷進去,現在都無法離開東京。
  奢華的會客廳布置的很有商務氣息,土黃色的方塊沙發三面圍繞在紅木茶幾。明亮的光線從寬闊的落地窗透進來。
  布魯斯-卡地亞斟酌了一會,說:“陸先生,我得到一個消息,雷納德留在東京,他可能會針對你。請你務必小心。”
  陸景笑一笑,“這是意料中的事情。”
  見陸景并不怎么放在心上,布魯斯-卡地亞一咬牙,低聲道:“陸先生,斯圖亞特-高爾德找了槍手。雷納德知道這件事,但他并沒有制止。以我對雷納德的認知來看,他應該還有后手。”
  他和雷納德-洛克菲勒交往了有十幾年,雷納德心中對斯圖亞特-高爾德這個胖子其實并不重視,認為高爾德只會玩女人。雷納德肯定有他自己的辦法。
  陸景神色微動,竟然會是這樣,沉吟著,半響后,真誠的道:“卡地亞先生,謝謝你的提醒。”
  卡地亞松了口氣,臉色露出了個笑容,陸景的氣度果然非同尋常,在如此成功之時依舊聽得進意見。卡地亞從隨身帶的棕色手包中拿出一個精美的珠寶盒子,“陸先生,我搜羅了幾款珠寶,請你品鑒一番。”卡地亞是全球知名的珠寶商和鐘表商,是有名的奢侈品牌。
  陸景接過盒子,并沒有立即打開,而是放在一旁,笑著道:“卡地亞先生,你有什么事情需要我幫忙嗎?”
  卡地亞就笑起來,和陸景交談的確令人感到愉快,誠懇的道:“陸先生,我希望能邀請你到紐約我的別墅里做客。”卡地亞的總部在紐約。
  陸景笑著點頭,答應下來,“我會的。”
  喝了一杯茶,賓主盡歡。陸景起身送卡地亞到總統套房的門口。“留步,留步。”卡地亞沒讓陸景送他到電梯口,連聲說道。卡地亞家族約八百億美元的資產在和華財團的眼中只是個小case。
  陸景也沒有矯情,點點頭,目送卡地亞離開。卡地亞對他的提醒,讓他知道雷納德已經放棄了某些底線、準則,默許暗殺的行為。誰讓背鍋俠都是公認的?
  回到客廳中,陸景微微沉吟著。下午三點,他就要前往位于豐島區目白的竹下別墅。看來,得做一點防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