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51 葬歌

陸景一行回到東京麗都酒店時,鄭夢先、鄭孟日、周晉成、陳弘厚、唐論語、黎逸明、納賽爾等人已經在酒店中等候多時。
  在酒店中,鄭夢先他們先行一步,沒有等陸景一行,但實際上他們都是和華的力量。這時,自然而然的過來提醒陸景:竹下修一的“大戲”落幕,但落幕之后的兇險更勝從前。
  因為和華從后臺走到了前臺。并且,今天還給竹下修一架在火上烤了一會:陸景做首位,多少人不服呢!
  夜色已深,陸景、董坤城、陳創和、陳旭江、許雪分開和招待來訪的眾人,傳達和華的意圖。余樂和幾人的助理則是安排返程的事宜。
  書房布置的精美、奢華。陸景招呼鄭夢先、鄭孟日、樸弘基在柔軟的深紅色沙發上落座。
  “竹下會長選擇自殺,不是我的本意,我并沒有這樣的打算。東京傳言我和竹下會長達成協議不實。”陸景遞了煙給三人,直言表明他的態度。
  鄭夢先點點頭,對竹下修一自殺感慨了幾句。然后,扶了扶眼鏡,說:“陸先生,和華首先要處理好竹下會長的后事,然后再來處理亞太財團剩余資產。而處理竹下會長的后事,第一條,你應當要注意自己的安全。”
  他出生于豪族,什么花樣沒有見過?陸景是和華財團的創建者、話事人、靈魂人物,他留在東京,確實有生命危險。
  首先,竹下家族可能會有人要殺陸景償命;其次,其他“收購者”有動機。因為陸景一死,和華就不絕對不會庇護亞太財團。而且,殺害陸景的兇手,背鍋俠就是竹下家族。最后,和華崛起為世界級的財團,利益受損方,和陸景有恩怨的。都有可能趁機除掉他。背鍋俠還是竹下家族。
  陸景很多事情都會聽取鄭夢先的意見。鄭夢先的能力、智商都是一時之選,如果不是現代財團的羈絆,鄭夢先在和華議事會議中應有一席之位。
  因而,鄭夢先一開口。就將話說的非常透徹。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吸著煙,緩緩的道:“鄭會長的意見非常中肯,我已經讓吉永宏樹全權負責竹下會長的葬禮。我會注意的。”
  鄭夢先贊許的笑一笑,說:“陸先生。要是有需要我的地方,你盡管吩咐一聲。”
  追隨陸景這樣的人物,是現代鄭氏的榮耀。只看竹下修一這樣的敵人都敢將后事托付給陸景,就可以知道陸景的品格如何。
  “有需要的話,我不會客氣。”陸景笑著說道。閑聊了一會,陸景起身送鄭氏兄弟離開。回到書房中,緩緩的踱步,沉思著。
  …
  …
  竹下修一的死訊在當晚(12日晚)就傳遍東京。主持葬禮的吉永宏樹將竹下修一葬禮的通夜定在了13日,14日是告別儀式。
  13日上午,日本主流媒體:讀賣新聞、朝日新聞、每日新聞、產經新聞、日本經濟新聞、NHK、富士電視臺、朝日電視臺紛紛報道:天驕基金會長竹下修一于12日晚去世的消息。
  亞太財團在日本并不是一個公司名稱。或者法人名稱,而是一種通稱。和三井財團類似。真正的對外稱呼是天驕基金。這是亞太財團的核心企業。
  天驕基金在日本國內擁有廣發的影響力。涉及能源,金融,酒店,地產、基建、船運、IT、電信、教育、風投、航空、石油、醫藥、礦產、保險、傳媒等業務。
  竹下修一自殺身亡引起媒體和社會輿論的關注。隨即,日本媒體披露出了竹下修一自殺的原因:生意經營失敗,天驕基金的資產被收購大半。
  這并非什么好的評價。顯然是經過過濾的新聞。但三井財團的松阪真守、長井旬以及住友理、巖崎照之直到13日晚上通夜開始,都沒有等來陸景的反擊。這讓幾人心中不由的有點犯嘀咕。他們在測試陸景對亞太財團的“庇護”程度。竹下修一的身后事,當然包括他的身后名聲。
  亞太財團最后剩余的400億-800億美元的資產是快大肥肉,誰不想咬一口?
  竹下修一的家位于豐島區目白。米白色的別墅坐落在林蔭道的一側。占地極廣。據說。周邊都是竹下家族成員的別墅和住所。
  通夜一般是晚上7點開始,是由家人、朋友、鄰居、同事參加。參加過今天的祭拜之后,便不用參加明天的儀式。
  陸景和董坤城坐車抵達別墅時已經是晚上7點半。此時,陳創和、陳旭江、許雪已經回了香港。穿著黑色西服配耳麥的保鏢將別墅四周警備的安全。一路上。都是來祭拜的賓客。
  “陸先生,你來了!”吉永宏樹迎了出來,恭敬的向陸景行禮。他身后4名來自分別竹下家族、吉永家族的青年子弟一起彎腰行禮。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嗯,我來祭拜竹下會長。”雖然知道眼前這是場景虛假的客套,但陸景心中依舊感到很爽。很有點皇帝出行般的感覺。
  吉永宏樹帶著陸景、董坤城進入靈堂中。靈堂中十分肅穆。坐著佛教的法事。陸景和董坤城上過香后。便告辭離開。前后時間極短。
  …
  …
  陸景的汽車剛剛離去竹下別墅,正在映世包廂中喝酒的斯圖加特-高爾德就收到了前方傳回的消息:任務失敗。
  斯圖加特-高爾德臉色頓時沉下來。
  ….
  …
  同一時間,竹下別墅的某棟房間內,一名青年不滿的道:“四叔,你這是什么意思?為什么要攔著我們。”
  竹下直人眼神幽幽的看著眼前的年輕人,“大輝,會長對竹下家族貢獻很大,他是為我們而自殺的。他的葬禮不能出現任何問題。否則,這是對他的不敬。”
  “哈伊!”大輝低下頭,“四叔,我被仇恨沖昏了頭腦,差點冒犯會長,請你處罰我吧!”
  竹下直人搖搖頭,“大輝,后天,我們將邀請陸景來竹下別墅議事…”
  竹下大輝抬起頭,用力的握住拳頭,“我明白了。”
  …
  …
  夜色籠罩著東京。世田谷區一棟精美的別墅二樓小客廳中。月色如水,落在地板上。
  住友理接到一個電話后,笑著搖搖頭,掛了電話,對巖崎照之道:“巖崎君,看情況我們都預料錯了,陸景在竹下別墅中一句話都沒有提到報紙上對竹下修一的評價。”
  巖崎照之饒有興趣的笑道:“現在的年輕人都這么難纏,我感覺我們已經老了啊。”
  陸景在面臨巨大的名望、影響力的誘惑時不為所動,他沒有選擇給竹下修一辦一個完美的葬禮:包括身后名聲、葬禮規格、儀式等。而是,果斷的將這些事情都交給了吉永宏樹。這樣陸景就少了很多麻煩。
  竹下修一只是將“身后事”拜托給陸景,并沒有說葬禮。“身后事”主要是指妻兒、家產。陸景只要保護竹下修一的妻兒、家產,在世人眼中就不算沒有完成囑托。依舊會受人敬重。
  當然,陸景這樣所獲得的聲望、名聲就沒有那么完美。但也足夠讓和華財團的影響力滲透人心。
  住友理和巖崎照之對視一眼,哈哈大笑。這次試探,他們發現陸景并沒有保護亞太財團剩余資產的意圖,既然如此,他們就不客氣了。
  至于,收割了亞太財團最后的資產會不會令陸景名聲受損,這就不是他們要考慮的問題了。日系財團與和華在澳洲不知道交手了多少次。
  竹下修一一死,雙方便沒有合作的基礎。別人害怕和華財團世界級財團的實力,他們可不怕。因為住友財團、三樓財團同樣是世界級的財團。
  …
  …
  安迪-摩根、山姆-麥考密特、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雷納德-洛克菲勒、艾德蒙-阿伯特、斯圖加特-高爾德等人參加了14日的告別儀式。
  隨即,竹下修一的遺體被抬上靈車送往火化場火化。然后,埋入到竹下修一指定的墓地中。
  安迪-摩根一行回到東京灣清水源的豪宅中,便開始收拾行李,準備返回美國紐約。竹下修一的遺體火化后,這里一切事宜都高一段落了。
  他對亞太財團剩余的最后的資產沒有興趣。啃硬骨頭不是他的喜好。
  “唉…”安迪-摩根穿著青色的T恤衫,在別墅一樓的小客廳中看著遠處的沙灘,海浪沖擊著黃色的沙灘,一陣一陣。仿若他此刻的心潮起伏。
  “別難過了,安迪。”杰西卡穿著酒紅色的無袖長裙,輕聲安慰道,“這是竹下會長自己的選擇。”
  安迪-摩根點了點頭,說:“我想起去年12月份我們和竹下會長還在棕櫚灘見過面,一起參加酒會,現在就已經天人永隔。杰西卡,你不打算和我一起回紐約?”
  杰西卡看著安迪-摩根英俊不羈的臉龐,很有成熟男人的味道,“安迪,你得給我一些私人的空間、時間啊!我想在東京這里晚幾天走。”
  安迪-摩根心里顫了一下,杰西卡說的是他們的感情,就笑,“好吧,我先和馬文、山姆他們回紐約了。”
  “安迪,謝謝!”杰西卡松了口氣,安迪逼的她太緊了,她幾乎招架不住。她想要找陸景再問個法子。只是,陸景這幾天肯定忙得很,她得等幾天才行。這是她想在日本多留幾天的真實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