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50 最后的晚餐

7月12日的深夜里,車隊緩緩的行駛在東京繁華的街道上,前往豐島區目白的竹下家族別墅。裝著竹下修一遺體的靈車在車隊正中。
  車隊中第二輛的黑色奔馳中,吉永宏樹與竹下直人默然的沉思著。車窗外的燈光偶爾透進來,一閃而過。帶著繁華后的落寞。
  “陸景沒有接受,他還是不信任我們。”竹下直人緩緩的開口,聲音沉重,眼睛中滿是怨毒。
  剛才在東京半島酒店中,陸景沒有接受作為戰利品的武士刀。按照計劃,只要武士刀上有陸景的指紋,他將安排人指認陸景殺了竹下修一。想必,很多人愿意看到新崛起的世界級財團話事人陷入法律制裁中。
  竹下家族很樂意與陸景這位瓦解亞太財團的幕后主使者玉石俱焚。
  “嗯,有點可惜了。”吉永宏樹輕嘆。竹下修一給他留下的計劃并不是這樣,但他不想阻止竹下直人。他的兒子給陸景指使人打成太監。他心中的仇恨一樣熾烈。
  “更可惜的是,他竟然讓我來作為竹下會長葬禮的主持。”吉永宏樹不滿的握住右拳。
  按照常理,陸景接下了處理竹下會長身后事的囑托,應當擔任“治喪委員會主席”。但他將這個職位讓給了自己。這就讓他們少了很多下手的機會。
  “小狐貍一只。”竹下直人閉上眼睛,神色憤慨,“吉永君,我們還可以找機會。”
  吉永宏樹默不作聲。他不會主動去殺陸景,但不會阻止竹下直人。
  …
  …
  竹下修一的遺體被靈車接出酒店后,陸景、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許雪、余樂一行人便從東京半島酒店離開。
  加長的勞斯萊斯中,氣氛肅穆、感傷之中又帶著輕松、憂慮。肅穆、感傷,是因為竹下修一今晚的舉動令人敬佩和傷感。其實沒到生死的地步。但,他選擇了有尊嚴的死去。
  毫無疑問,今晚最大的贏家是竹下修一。他贏取了身后的名聲,也保住了亞太財團。
  亞太財團核心資產基本被日系財團、摩根、洛克菲勒、東部財團收購。目前還有約400-800億美元的資產。要“吃下”最后這部分資產。眾多收購方面臨兩個難題。
  第一,陸景和竹下修一是否有秘密協議,是否需要顧及陸景、和華的面子?竹下修一的葬禮實際上可是視為和華財團的“加冕儀式”。
  一個世界級的財團,有多少人愿意觸怒其話事人?更何況。陸景在此次擊敗亞太財團的過程中展示出過人的能力和手腕。
  第二,竹下修一的死,會引起日本政壇很多人的同情。亞太財團能屹立這么多年,豈能沒有人脈。
  并且,亞太財團所有的罪責、漏洞都將會由竹下修一一人承擔。責任推到死人身上。誰還有什么話好說?亞太財團此時手中又有現金,想要收購,沒那么容易。
  此時車內和華眾人的憂慮則是為此而來,和華在無形中給亞太財團擋了擋箭牌、庇護者。坐在火上口上。
  當然,“輕松”則是因為竹下修一死了。這樣杰出的人物,確實是大敵。應對鏟除。
  勞斯萊斯車平穩的行駛在東京繁華的街道上,燈影明滅。陸景和董坤城低聲商量道:“董叔叔,竹下修一死后,現在的局面很復雜,我們幾個不能都留在東京。要防止被人打黑槍。”
  美國總統都能被人打黑槍,何況自己這些人?更危險的是,他們現在在東京,和華在東京并沒有多少影響力。
  現在的當務之急,不是享受成功果實的甘美,也不是去糾結竹下修一的算計,而是眾人的人身安全。
  董坤城腦海中已經在思考這個問題,贊同道:“嗯,竹下修一的死讓局勢更加的混亂,難保不出問題。這樣吧。我留下來,老陳和旭江、許雪回香港。”
  這次來東京,本來要算上莫心藍的。但是,她還在懷孕中。因而沒有來。莫培英對莫氏集團在和華財團中的地位并不擔心,也沒有替代女兒前來。
  陳創和、陳旭江都點點頭,“可以。”陸景也認同董坤城的意見,說:“今天晚上就走。”
  許雪擔憂的雙手握住陸景的手,“陸景,你留下來。沒事吧?”她給竹下修一的血給刺激到,危險就在眼前。她和陸景的關系,她都沒顧忌到。
  “許雪,我沒事。”陸景溫和的笑了笑,安慰的拍了拍許雪的手,輕撫著下她額前的秀發。
  坐在車末尾的余樂匯報道:“陸景,我已經讓GI調派人手過來,今天下半夜能到。”
  “嗯”陸景點點頭。他只所以不去竹下修一的家中主持他的葬禮,就是擔心亞太財團玩花樣。這一點,剛才在東京半島酒店中,和華眾人已經達成共識。
  竹下修一的死,博取了很多人的同情,同樣也喚起很多人的仇恨。聽聽吉永宏樹獻刀時的用詞就知道,亞太財團上下將他當做逼死竹下修一的主謀。
  許雪是個手腕、工作作風很強硬的女強人,此刻在陸景面前柔弱無比,董坤城、陳創和兩人都是一臉古怪的微笑。陸景和許雪的關系在和華內部沒有公開,他們現在才知道。
  陳旭江可是早就知道,微微一笑,品著紅酒,說:“竹下修一是大贏家,我們和華是第二個贏家。在竹下修一向陸景鞠躬交托后事的一刻,我們就是世界級的財團。”
  陸景笑一笑。董坤城、陳創和、許雪、余樂都點頭。這一點,大家都認可的。
  陳旭江接著分析道:“陸景在東京主持竹下修一的‘身后事’,對我們而言。有利有弊。總體而言,利大于弊。
  有利的地方,陸景、和華的聲望、影響力就此可以達到一個很高的高度。聲望、影響力對我們日后的發展非常有利。而池佐學就是反面例子。
  弊端有兩點。第一,就是陸景在東京這里的安全。很難說竹下家族沒有人會熱血上頭,或者有人故意栽贓。第二,竹下修一把我們和亞太財團綁在一起。我們要額外付出代價才能保下亞太財團。”
  被道德捆綁,確實是一件非常令人不爽的事情。這是和華收獲之余的瑕疵。
  陸景喝了口紅酒,自嘲的道:“這個局面是我中了竹下修一的算計。他是連環套。很高明。”
  到陸景這個層次,一句話就足以改變一個人的一生。竹下修一昨晚鄭重的委托他在亞太財團敗亡后照顧竹下景子的人生,這對陸景來說其實是舉手之勞。
  反倒是陸景要拿回Tucom公司的控制權要費些周折。亞太財團未必肯將這塊肥肉吐出來!雙方的官司到目前還沒宣判。時間成本挺高的。既然竹下修一愿意配合,他當然會選擇最簡單的方案。
  但這正好中了竹下修一的算計。竹下修一要將陸景幫在一起,除了道德,還要有利益,還要讓陸景無法辯駁,還要讓別人相信。這是一件相當難的事情。但竹下修一做到了。
  道德捆綁,是竹下修一在今晚宴會時做到的,他委托陸景處理他的后事,并且沒給陸景拒絕的機會。
  利益,竹下修一給了陸景的聲望。竹下修一當場向陸景鞠躬,吉永宏樹、竹下直人向陸景家臣一樣向他鞠躬,在現代可沒有下跪的禮儀。這給陸景帶來了巨大的聲望。包括,托付后事也是。
  利益之二,竹下修一將Tucom以1日元轉給陸景了。這是200億美元的資產。再加70億美元的股權債務。總計270億美元。
  在竹下修一心中,還有利益之三,他的女兒竹下景子。當然,在陸景這兒是沒有的。他沒有“欺辱”竹下景子。
  讓陸景無法辯駁:Tucom股權轉讓的事情,東京傳得沸沸揚揚,還有協議為證。天知道竹下修一在亞太財團又沒有留備份文件?
  無法辯駁之二:信業銀行向和華銀行轉賬70億美元的轉賬記錄。
  無法辯駁的證據,自然就可以讓別人相信。竹下修一在酒宴上的表演,誰會不信啊!
  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許雪、余樂都微微笑起來,他們知道竹下修一做到這些的難處。確實很高明。當然,陸景中招,在幾人眼中,根源在于他風流的性子。竹下景子很漂亮的哦。
  陸景接著道:“竹下修一的葬禮后,我會再和池佐學、吉永宏樹等人談談。我不會讓和華與亞太財團綁在一起。活人怎么都不可能輸給死人。竹下修一安排的再完美,也會有漏洞。”
  董坤城幾人都笑著點頭。這一次,和華的收獲有三點:第一,踩著亞太財團的“肩膀”獲得足夠的影響力,一躍成為世界級財團。這節省了很多時間。否則,按照陸景給和華的規劃,和華將在文化方面發力,將影響力滲透開。
  第二,干掉了竹下修一。竹下修一在去年8月份后幾乎將和華逼到了墻角。是和華的生死大敵。竹下修一在他臨死前展示出來的手腕讓人心驚。
  第三,擊潰亞太財團。亞太財團現在手中還只有400億美元-800億美元的資產。和華可謂大獲全勝。
  但聽陸景的意思,他要鏟除亞太財團。這一點,大家是贊同的。但,又和竹下修一的托付有些沖突,怎么解決要看陸景怎么運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