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9 聚會之前

餐廳中、總統套房中聲浪陣陣。確實有很多人同情此刻竹下修一的決定。然而,坐在餐桌邊的12人卻都沒有勸竹下修一,先后舉起手中的酒杯。
  到陸景他們這個層次,可以體會竹下修一的想法:自身的榮譽比生死更重要。稅務部門的追查不過是手段,最根本的是勝利者對失敗者的審判。竹下修一絕不接受這樣的侮辱。寧為玉碎不為瓦全。寧可站著死,不愿跪著生。
  見餐桌邊的12人都舉杯,竹下修一微微一笑,一仰頭,將圓形的清酒酒杯,將杯中的清酒一口干了。然后,走開一步,向陸景鞠躬行禮,“陸景,我的身后事就拜托你了。”說著,從容舉步,離開餐廳,向總統套的主臥走去。
  餐廳內外的人群自動的給竹下修一分開一條路,氣氛肅穆,沒有人說話。生死間有大恐怖,作為全球有數的經濟精英們、富豪們,眾人對竹下修一此刻慷慨赴死的行為表示尊敬。此刻,餐桌邊的陸景等人都站起來,目送竹下修一離開。
  吉永宏樹和竹下直人在原地九十度鞠躬,送竹下修一離開。陸景輕輕的嘆了口氣。在竹下修一向他鞠躬的一瞬間,他就明白了竹下修一給他設得圈套是什么。但是,竹下修一沒有給他拒絕、說話的余地,從容鎮定的走上他的死亡之路。
  從某種程度上來說,在這一刻,他給竹下修一用“道義”綁架了。試想,他在這個時候拒絕竹下修一的“身后事”會在全球頂級財團圈子中造成什么影響?陸景只能接受。因為利大于弊。
  安迪-摩根搖搖頭,將手中的空酒杯放到鋪著潔白餐布的餐桌上。竹下修一對陸景是“捧殺”,對池佐學是“貶殺”。看起來,他的策略很成功。
  竹下修一怎么說都是他的朋友。選擇自殺,他心中不好受。事情沒到要死要活的這一步的。但是,他尊重竹下修一的選擇。這是一名財團話事人的驕傲。
  雷納德-洛克菲勒看了正在座位上沉吟不語的陸景一眼。心里有點傷感,又有有些幸災樂禍。
  很明顯。竹下修一成功的用“陽謀”讓大家相信:陸景會對亞太財團最后剩余的“領地”進行庇護。這個“領地”包括:竹下修一的妻女、兒子、私產、亞太財團的資產、高層。
  陸景昨天晚上和竹下修一密談,接著,竹下修一將女兒竹下景子送給陸景。在加上竹下修一臨死前鄭重向陸景托付后事,再加上1日元出售股權。如此種種,誰會相信陸景和竹下修一沒有私下的協議?陸景再怎么巧言善辯,也分辨不清楚。
  坐在陸景對面的池佐學臉色陰晴不定的拿著酒杯,心中怒罵竹下修一。他的處境有點被動。
  池佐學下首的巖崎照之微微一笑,心情輕松愉快。池佐學在這次亞太財團的收購中獲利最大。但是經過竹下修一這一番的“貶殺”,池佐家的收益大幅縮水。
  因為,池佐家被貼上了“沒有信譽”的標簽。今天在場這么多人,全球頂尖的財團來了大半,池佐學能一個個的解釋的清楚嗎?何況,池佐學確實違背當中的承諾了。
  他們這些獲利較少的人當然不介意傳播池佐學的壞名聲。大快人心!他到沒發現竹下修一還是有“可愛”的一面啊。哈哈!
  一身阿拉伯人裝扮的納賽爾對今天這場“大戲”看得目瞪口呆,又悲從心起。他其實根本沒看懂竹下會長的深意,但是可以確定,今天竹下會長用他的生命完成了一次“逆轉”,保住了亞太財團最后的一點資產。
  而竹下會長曾經是他的領袖。這樣的慷慨赴死,讓他自豪、驕傲,又傷心、難過。
  …
  …
  竹下修一離開餐廳后。坐在餐座邊的眾人都沒有起身,餐廳內外的眾人也沒有離開。大家都在沉默的等待最終的結果。
  就在眾人心中各自轉著念頭時,大約十分鐘左右,一名穿著黑西裝的中年男子滿臉悲傷的走進餐廳,忍著眼淚向吉永宏樹、竹下直人點點頭,“會長,去了!嗚嗚!”他忍不住哭出聲。
  餐桌邊的眾人紛紛默然起身,與各自的隨行人員聚在一起。竹下修一死了,這餐晚宴也就結束。
  吉永宏樹、竹下直人兩人同時向陸景彎腰行禮。吉永宏樹懇求道:“陸先生。請你主持大局。拜托了。”他們倆的表現仿佛陸景的家臣一樣。但陸景知道這其中的門道。
  然而,陸景并沒有推辭。輕輕的點頭,面向餐廳內外的眾人。聲音低沉、嚴肅的道:“諸位,人死如燈滅,身死恩仇消。今天的酒宴結束了。竹下會長的葬禮會由竹下家族通知大家。請大家在東京稍留幾天,送竹下會長最后一程。”
  陸景是用英語說的這段話,在場的人基本都聽懂了。眾人紛紛回應道:“好的,陸先生!”“我很敬佩竹下會長,一定去。”“我們會去的。”
  竹下修一選擇自殺太過于震撼,到現在還有很多人沒回過神來。不管竹下修一生前與眾人的恩怨如何,至少,在此刻,眾人都很欽佩、尊重他的選擇。
  眾所周知,和華是此次覆滅亞太財團的主角。但剛才眾人親眼所見,竹下修一請陸景主持他的身后事。而且現在吉永宏樹、竹下直人還在向陸景行禮。沒有人質疑陸景的資格。更何況,陸景身為和華財團的話事人,他的話有很重的份量。
  眾人慢慢的散去,唏噓不已,感嘆難言。
  安迪-摩根和杰西卡、馬文-克朗、山姆-麥考密克站在一起,看了陸景一眼,說:“陸,如果你為難的話,我可以主持竹下會長的后事。”
  陸景拒絕道:“安迪,謝謝,我應該可以處理好。”負責竹下修一的后事是一個燙手山芋。有利有弊。但,這是他在全球頂級富豪們面前撈聲望、樹形象的好機會,他怎么可能讓給安迪-摩根?竹下修一是算到了自己在風險和收益面前的抉擇,這才從容不迫的去赴死!
  安迪-摩根微微點點頭,和陸景握握手,帶著朋友們離開。杰西卡臨走時向陸景笑了笑。她看不懂場面上的爭斗和交鋒,但她可以確定一點,竹下修一絕對信任陸景的人品。陸景,很了不起。不是誰,都可以受到“敵人”這樣的尊敬。
  雷納德-洛克菲勒搖搖頭,和隨行的朋友們離開。他現在和陸景關系不算和睦。沒必要多說什么。等著參加竹下修一的葬禮!竹下修一死了,但是,余下的較量現在才剛剛開始。亞太財團剩余有約400-800億美元的資產。這是一塊肥肉,沒有庇護的力量,誰不想咬一口?
  哈利-伯納德冷笑一聲,不爽的威脅道:“陸先生,沒有人愿意放棄收購亞太財團剩余的資產,你好自為之吧!”說著,與尼古拉斯-賈爾斯、謝爾維等人一起離開。
  陸景在餐廳中一一和來參加這場酒宴的賓客道別。住友理、巖崎照之都是意味深長的和陸景握手。而池佐學則是很干脆的邀請陸景改天談一談。陸景同意了。
  約半個小時,來自美國、歐洲、英國、中東、南洋、日本、韓國的財團的代表們緩緩的散去。
  這些財團包括:摩根家族、洛克菲勒家族、芝加哥財團、美國東部財團、英國沃倫財團、德意志銀行財團、法國巴黎荷蘭銀行財團,羅斯柴爾德家族、三井財團、住友財團、三菱財團、三星、現代等等。
  一個個的名字聲威煊赫。竹下修一的謝幕大戲,不算孤單。
  東京半島酒店總統套房中漸漸的安靜下來,窗外傳來東京都市喧鬧的聲音。現在是夏季,才8點不到。氣氛壓抑。現在在場的只剩下亞太財團的核心成員與和華財團的幾人。
  陸景沉吟了一會,對吉永宏樹道:“吉永會長,我對日本的殯葬禮儀不是很熟悉,你現在安排一下,找人通知殯葬相關的各方以及將死訊通知竹下會長的家人。”
  “哈伊!”吉永宏樹雙目通紅,應了一聲,去餐廳外安排。
  竹下修一在自殺前就已經讓人安排好了所有的善后事宜。畢竟,在酒店的總統套房中自殺,很犯忌諱。而且,死人,肯定是要通知警方的。
  半個小時后,隨著警方、酒店、殯儀各方面的人員到來,亞太財團開始處理竹下修一的遺體。
  陸景、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許雪、余樂沒有進入總統套房的主臥,而是在客廳中等待消息。奢華的客廳此時很冷清。隨行的保鏢已經進來,槍支的保險都已經打開。
  就陸景幾人小聲交談時,吉永宏樹捧著一個做工精美的暗色長木匣子走過來,里面紅緞子上是一把日本武士刀。
  吉永宏樹鞠躬行禮,將長木匣子舉起來,說道:“陸先生,這是竹下家族家傳的武士刀。鍛造于德川幕府時期。按照我們日本人的傳統,勝利者有資格獲得對手的武器做為戰利品。請您收下。”
  “啊…”武士刀上有明顯的血跡。許雪驚呼出聲。那明顯就是竹下修一的血。
  ps:求訂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