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8 背叛的條件

竹下修一帶著全部穿著黑色衣服的9名亞太財團高層步入總統套房的客廳時,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正在交談的房間中逐漸的變得安靜。
  竹下修一微微點頭致意,緩步走向客廳正中。他今年45歲,身高中等,氣質儒雅。只是,面容看起來有些憔悴,但今晚誰都可以看得到他臉上堅毅的神情。
  “各位,很高興你們能接受我的邀請來到東京。酒宴馬上就要開始了,請隨我去餐廳吧。”竹下修一宣布后,領著眾人去餐廳。
  此時聚集在總統套房,來自于各大財團的人足有五六十位,東京半島酒店總統套房的配套餐廳容不下這么多人。
  奢華的餐廳中,橢圓形橡木餐桌只提供了13個座位。琳瑯滿目的玻璃器皿、餐具鋪在餐桌上。營造出華貴的用餐氛圍。
  竹下修一當先入座,坐在餐桌上端的主位上。竹下直人和吉永宏樹站在了竹下修一身后。
  “諸位,請!”竹下修一朗聲說道,做了一個邀請的手勢。
  到這時,諸多財團中人都明白了,這不僅是吃一頓飯,而是在開會。餐桌的位置上寫有人命。左右兩側各6個位置,依次排開。
  左側分別是:陸景、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哈利-伯納德、老克洛斯、巴黎荷蘭銀行財團的話事人科諾。
  右側分別是:池佐學、住友理、巖崎照之、查爾斯-沃倫、李健熙、納賽爾。
  餐廳是長方形的布局,兩面環窗,東京美麗的夜色映入進來。餐桌位于餐廳正中。而眾人除了入座,只能在餐廳中站立。沒有多余空間的就只能站在玻璃門外來“欣賞”今晚的大戲了。
  看到座位排序,山姆-麥考密克臉色不大好,不滿的道:“安迪,這有點過分了,竟然將你排在陸的后面。”
  “我們尊重主人的意愿!今天的主角是和華財團和池佐家。”安迪-摩根笑一笑,眼色中閃過一絲不爽,和身邊的杰西卡、馬文-克朗說了兩句。坐到了鋪著白色餐布的橢圓形餐桌邊。
  雷納德對他的座位很滿意,和斯圖亞特-高爾德、AIG的艾德蒙-阿伯特、戴安娜、鉆石聯盟的眾人笑笑,坐進餐桌中。和華與亞太財團這一回合的較量中,他的表現不佳。影響力下降。確實不如安迪-摩根。但,他也對屈居于陸景之下感到不滿。
  “哈哈,竹下修一這個位置很費心思。”哈利-伯納德與身邊的尼古拉斯-賈爾斯、謝爾維說道,走上前,坐到餐桌處。要是他父親前來。肯定要坐在左手側第一個位置上。美國東部財團才是當今世界第一財團。但是,他就無法去爭這個位置了。
  “科諾先生,請!”,“克洛斯先生,請!”老克洛斯和科諾兩人笑一笑,相互做一個謙讓的手勢,一起坐到餐桌邊。
  另一邊的池佐學、住友理、巖崎照之紛紛落座。只不過,住友理、巖崎照之兩個老頭嘴角帶著狡猾的笑容。很明顯竹下修一今晚是把陸景、池佐學架在火上烤。
  這倒是和傳言有點不符,難道竹下修一和陸景昨天晚上沒有達成什么協議。竹下修一可是將女兒都送給陸景了。兩人心中暗自思索著。
  納賽爾一身阿拉伯白衣裝束,很謙讓的讓李健熙先行。這讓李健熙身邊秀麗窈窕的李怡馨多看了納賽爾這個阿拉伯人一眼。心中有些好感。
  她原來聽說。阿拉伯人品性很卑劣,他們認為你對他好,是真主安拉的意思,和你無關。該翻臉就翻臉。看來,還是有人懂禮儀的嘛!
  個子高高查爾斯-沃倫一臉苦笑的和心腹紅鼻子的愛德華對視一眼,走上前。英國在亞洲的力量確實衰退了。日本人心中已經不把英國放在眼中。
  當然,他還能撈到一個座位。而新加坡的“王儲”李義濟臉上都快陰出水來。
  和華一行人就站在李義濟旁邊,看得一清二楚。陸景笑著搖頭,正要走上前入席。“陸景…”許雪有些擔憂的拉了一下陸景的襯衣袖,她有點擔心。
  陸景今天要是坐在左側第一個席位上。這是最尊貴的客人座位,那么,和華恐怕要額外的收獲很多敵意。竹下修一真是惡意滿滿。
  陸景溫和的笑了笑,摸了摸許雪白皙的小手。說:“許雪,沒事。”對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點點頭,“董叔叔,我坐過去了。”董坤城幾人都笑著點頭。
  和華采取的議事會議制度,扁平化的架構,各自負責一攤子。不是那種“一言堂”的家族架構。但和華內部公認,陸景是和華的話事人、一哥。
  陸景從容的穩步走向餐桌邊,所有人的目光都看過來:和華還真敢坐啊!竹下修一嘴角浮起一絲高深莫測的笑意。陸景臉色平靜,揮灑自如的坐在竹下修一左側空缺的位置上。
  現在要求竹下修一更換座位順序,那就是示弱了。既然他要把和華架在火上烤,那就烤烤吧!和華要成為世界級的財團,就應該有沐浴在“暴風雨”中不倒的實力、氣度。
  余樂在人群中拿著一臺DV在拍攝。他早知道今天會好戲連場。果然,竹下修一先聲奪人,先來了“一場”排座位的好戲。
  …
  …
  “酒宴開始吧!”竹下修一說道,臉上不知道何時浮起了如沐春風的微笑。隨著他一聲令下,穿著藍白色制服的服務員次第送上酒水、精美的料理。片刻間,餐桌上擺滿了玲瑯滿目的美食。餐廳中香氣飄逸。
  竹下修一笑一笑,環視四周,并沒有動筷子。餐桌邊的12人也都沒有任何用餐的舉動,只是仍由半島酒店的服務員們忙碌。
  餐廳內外的所有人都明白,菜肴、酒水不過是點綴,重點在于竹下會長接下來要說什么。他不可能是請大家來看他請人吃飯的。
  竹下修一的目光落在了身材矮小的吃左學身上,譏笑的道:“池佐君,聽說你曾經在6月2日對諸君宣布,你只要我竹下修一的人頭,而不要亞太財團的資產。但是,就我所知,目前收購亞太財團資產最多的正是池佐家吧?”
  池佐學坐在竹下修一右手側第一位,今天穿著深色條紋T恤,商務裝,雖然沒有意氣風發的笑容,但眉眼間的得意卻怎么都掩飾不住。
  聽到竹下修一的質問,池佐學哂笑一聲,道:“我認為竹下會長還是考慮怎么保住亞太財團為好。”
  失敗者沒有人權!竹下修一即便當眾控訴他又能如何?
  竹下修一嘴角浮起一抹微笑,堅定的道:“亞太財團所有違法的后果都將由我來承擔。亞太財團不會受到任何波及。”說著,環視一圈,“我只是想要告訴諸君,池佐家是一個反復無常、言而無信的家族!”
  餐廳內外微微響起一陣嗡嗡的聲音。不少人意味深長的看向池佐學、池佐家的一行幾人。
  池佐家在此次收購亞太財團優質資產的狂潮中獲利最多,很多人都吃不滿。竹下修一的話不由的讓眾人想起6月2日池佐學在青園別墅舉辦家宴時的承諾。確實,池佐學在在場眾人這里的“信用”已經破產。
  “你…”池佐學感覺有點不妙,臉上得意的神情收斂起來,來不及細想,反斥道:“竹下會長,不要岔開話題,你還是說說你今天宴請我們吃飯的用意吧!”
  “哈哈,哈哈,哈哈!”竹下修一仰天大笑,然后,盯著池佐學的眼睛,一字字的道:“池佐君,你心虛了!”臉上的表情換變成輕蔑的神情,說:“池佐君,可見,你的保證、承諾如同垃圾一般。這一點,今天在場諸君可以見證。”
  池佐學確實心虛了,竹下修一已經成功的挑起在座眾人對他不滿的情緒,冷哼一聲,表示他不屑于和竹下修一分辨。
  竹下修一哈哈一笑,轉向餐桌邊的眾人,嘴角翹起來,說:“我想我可能要讓在座諸君失望了。亞太財團剩下的資產不會再出售。我們有足夠的資金來保證公司的控制權。無論深田哲二還要吐露什么秘密,亞太財團所有的罪責,都將我一人承擔。”
  住友理看著顧盼自雄、態度強硬的宣布結論的竹下修一,慢條斯理的諷刺道:“竹下會長,就怕你承擔不起啊!”
  這一句話,眾人都是贊同的。日本的檢察官、法官又不是傻子。吉永宏樹、竹下直人等這些亞太財團的高層與核心人物能脫罪?
  “不,我承擔的起!”竹下修一灑脫的一笑,長身而起,說:“幾百年來,竹下家族可以有失敗的會長,絕不能有囚徒會長。我這樣身份的人,怎么可以出現在被告席上?”說著,拿起面前的酒杯,“請諸君滿飲,為我送行!”
  “會長!請讓我替代你吧!”亞太財團的一名四十多歲的高層悲愴的從人群中走出,向竹下修一九十度鞠躬,聲音哽咽。
  餐廳內外先是安靜了片刻,隨即一陣嘩然。沒有人對竹下修一準備自殺有心理準備。餐廳內外的眾人紛紛出聲,試圖阻止竹下修一的決定。“竹下會長,事情還不至于此。”“竹下會長,請你在考慮考慮。”“竹下會長,我們跟池佐家拼了。”
  PS:求訂閱啊!
  公布下本書的書友群:312484933.進群驗粉絲值。只要訂閱了本書即可。其實,我之前貼在作品相關的章節里面了。
  呃...,我會在里面冒泡,歡迎大家加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