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7 邀請

陸景和竹下修一于11日晚上在東京銀座千葉見面的消息很快就傳遍整個東京頂級的富豪圈。隨即,又有消息傳出:陸景和竹下修一的女兒竹下景子在千葉獨處了約1個小時。
  東京頂級的富豪圈中一片嘩然。這個消息太勁爆。竹下修一竟然賣女求活!
  現在亞太財團岌岌可危,竹下修一面臨官司,這樣的會面、交易令人產生無限遐想。而桃-色新聞向來很有市場。一夜之間便傳遍東京。
  12日上午時分,世田谷區的青園別墅庭院中。池佐學在自己花園的林蔭路上漫步,身邊跟著匯報情況的池佐智久。
  “喲西!陸桑是好福氣啊!”池佐學嘿嘿一笑,意味深長。他見過竹下修一的女兒,很漂亮的一個女孩。池佐智久一臉無奈,父親沒抓住重點。
  池佐學笑著看長子一眼,“放心,所有人都知道要置竹下修一于死地的是我池佐學。但,幕后站著的是:和華。我可沒辦法策反深田哲二。陸桑不會救竹下修一。之前,我讓你在世田谷區準備的別墅準備得怎么樣了?”
  “已經準備好了。價值90億日元。”池佐智久回道。池佐家和陸景的協議,是父親和陸景親自達成,他不了解。聽到父親親口判斷,心里松口氣。
  池佐學沉吟幾秒,說:“收羅幾個漂亮的女孩在別墅里。用心一點。過兩天,我會邀請陸桑去別墅小酌,將別墅送給他。”
  “我明白。”池佐智久恭敬的說道。
  …
  …
  11日晚上,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許雪從香港飛來東京。12日一整天的時間,陸景都得以解脫,由董坤城等人出面代表和華財團交際。
  陸景呆在東京麗都酒店的套房中休息、放松。泡泡澡、看看書、給紅顏們堡電話粥。雨綺、小妍、詩經她們三個預產期都在7月中。他只怕分身乏術。雨綺在江州,小妍在建業,而詩經在黃海。
  下午三點許,陸景午睡起來,穿著休閑的t恤、短褲在書房中翻著日本的名著。古崎潤一郎的《細雪》。很緩慢的節奏,愛情小說。麗都酒店總統套書房的書櫥中,基本都是日語著作。陸景的日文水平還算不錯,有些書可以翻翻。消磨閑暇的時光。
  陸景拿起茶杯抿了一口清茶,這時,放在手邊的電話突然響起。陸景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電話里,傳來李怡馨清脆的聲音,急匆匆的。“哎一古,陸景,你和景子的事情是不是真的啊?”李怡馨這次跟著她父親李健熙一起來東京。她和竹下景子認識。
  聽到竹下景子給她父親出賣,而陸景還和景子單獨呆了約一個小時,她心里感覺很難受。印象中,陸景不應該是這樣的人。
  陸景昨天回訪李健熙時見過李怡馨,這會懶散的笑道:“當然是假的。怡馨,要保密啊。哦,你聽誰說的?”
  “現在東京都傳遍了呢。所以,我才給你打電話。”李怡馨長出一口氣。笑著說道:“我可不希望我的朋友是壞人。”
  李怡馨是這樣純真的性格。但是,世界上的事情,不僅是壞人和好人那么簡單。所以,這位前世里喜歡蝴蝶夫人的女孩會自殺。陸景呵呵笑道:“怡馨,外面傳,你就信啊?我和竹下景子沒什么,我只是陪她聊了幾句。過幾天,你再打電話盤問她。”
  “好啦,我還是相信你的哦。”李怡馨輕笑,心情愉快的說道:“回頭你去漢城我請你吃泡菜。我親手做的。”
  閑聊了一會。陸景笑著掛了電話。雖然他并不在乎外界的看法,李怡馨的電話確實讓他心情不錯。
  ….
  …
  陸景在書房中消遣時光時,同一時間,位于東京灣清水源的豪宅中。安迪-摩根正和杰西卡-富林明在別墅的露臺上曬日光浴、閑聊。
  陸景和竹下景子的消息自然也傳到了兩人耳中。安迪-摩根穿著夏季休閑的短裝。胳膊、腿上,毛茸茸的,吸著果汁,笑著搖頭。
  “安迪,怎么了,你認為陸景會答應竹下會長的請求?”杰西卡穿著白色的吊帶衫。R大腰細。黑色的長發落在肩頭。肌膚雪白,美艷難言,微笑著問道。她這幾天都住在安迪-摩根這里。
  “那倒不會。但,陸遲早要栽在這上面。”安迪-摩根淡淡的笑著說道。他認為陸景和竹下景子的事情是真的。東京已經有消息傳出,亞太財團以1日元的價格將tucom公司轉給了陸景。他在遲疑之下,反倒是沒有買到1股tucom公司的股份。
  杰西卡笑了笑,她倒是不相信陸景和竹下景子在昨晚發生了關系。陸景身邊的女孩都很優秀,不僅僅是美貌。一個17歲什么都不懂的高中生,即便再漂亮,能對陸景有什么吸引力呢?
  說說笑笑,午后的時光總是容易犯困。杰西卡瞇著眼睛,躺在躺椅上,有一句沒一句的和安迪-摩根說著話。
  安迪-摩根目光灼灼的看著杰西卡,輕聲道:“杰西卡,我抱你去臥室?”
  “哦,不用。”杰西卡睡意給嚇醒,坐起來,雙手輕抱著肩膀,挺柔弱的模樣,“很抱歉,安迪,不用。我自己去。”
  安迪-摩根尷尬的笑一笑,目送杰西卡豐盈的倩影離開。心中惆悵、又充滿期待。
  …
  …
  12日下午,聚會前夕的幾個小時,雷納德-洛克菲勒約了好友們在東京六本木的映世中小聚。
  奢華典雅的包廂中,長長的黑色長發橫擺開。眾人依次而坐。墨色長茶幾上擺放著酒水、飲料、小吃。燈光柔和。
  羅德斯道:“各位,貌似情況有變啊。陸景如果和竹下修一達成協議,竹下修一今晚很有可能一舉翻盤。至少,保住亞太財團沒有問題。”
  戴安娜深知陸景的性格,喝著J尾酒,搖搖頭,“不可能。我們所有人都知道和華是幕后的主角,陸景怎么可能在成功的前夕救竹下修一。”
  艾德蒙-阿伯特笑道:“戴安娜,那得說竹下修一生了一個好女兒啊。”他身邊的斯圖加特-高爾德、布魯斯-卡地亞、丹尼爾-沃倫幾人都笑起來。他們都看過竹下景子的照片,按照東方的審美觀來說,確實挺漂亮。
  雷納德砸著酒,說:“是有點撲朔迷離。反正,我們只是看戲,今晚的主角是日系財團、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的較量。靜觀其變。”
  眾人都笑起來。陸景和竹下景子的真相是什么不重要。茶余飯后的談資而已。大家這次來東京確實是“看戲”。而竹下修一邀請這么多重量級的人物,似乎是想要大家做一個見證。
  今晚的聚會,令人期待。是否會有一幕幕的大戲上演呢?
  …
  …
  傍晚時分,一輛豪華的加長勞斯萊斯從東京麗都酒店緩緩的前往座落于丸之內商業區的東京半島酒店。
  車中,陸景、董坤城、陳旭江、陳創和、許雪、余樂隨意的閑聊。氣氛愉快。大家的心情都很輕松。這將是和華財團與亞太財團較量的終結。
  對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等人而言,今晚確實是看戲。對和華而言,今晚的聚會也和看戲差不多。
  因為,竹下修一首先要解決的是日系財團咄咄*人的“進攻”。而這與和華是沒什么關系。和華已經收回tucom公司的股權、控制權。
  亞太財團對今晚的聚會做了很細致的安排,陸景一行抵達東京半島酒店后,在酒店服務員的帶領下坐專用電梯前往頂層的總統套房。總統套的設計理念沿用現代日本極簡約風格,展示著最地道的日本風情。低調中映S華貴。
  鋪著長毛絨地毯的奢華大客廳中,穿著藍白色制服的服務人員穿梭。許多熟人已經到來:池佐學,松阪真守、長井旬、住友理、巖崎照之、安迪-摩根、杰西卡、老富林明、丹尼爾-沃倫,查爾斯-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哈利-伯納德等。
  客廳中略微顯得有些擁擠。此時,作為主人的竹下修一并不在客廳中,只有一名亞太財團的高級經理出面招呼。
  陸景對眾人微微點頭示意,與和華眾人站到了三角鋼琴邊閑聊。陸景抬手看了看時間。
  現在是6點45分,還有一刻鐘就到竹下修一的宴請時間。所有的人都在等待竹下修一來揭開這個“謎底”。他今晚究竟會用什么辦法來拯救亞太財團。
  …
  …
  東京半島酒店總統套房的主臥室中,亞太財團的核心人物竹下修一、吉永宏樹、竹下直人三人正跪坐在木塌上。
  “修一,非得這樣嗎?”竹下直人是竹下修一的四叔,此時面露凄然之色,竹下修一剛剛告訴他全盤的計劃。
  竹下修一穿著黑色的西服,英俊的臉龐上帶著堅毅的神情和淡淡的笑容,抬起手,“四叔,我已經完成布局,待會就會宣布,走到這兒,沒有回頭路了。”
  說著,竹下修一跪坐著向吉永宏樹、竹下直人兩人鞠躬,“四叔、吉永君,在我死后,亞太財團就拜托你們了!竹下家的基業絕不能丟。否則,我在九泉之下無法瞑目。”
  “嗨!”竹下直人、吉永宏樹回禮。氣氛肅穆。
  “那么,走吧!”竹下修一起身,當先一步走向總統套房的客廳。等候在主臥外走廊上的亞太財團7名高層人員紛紛跟上。一股哀兵之氣彌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