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5 面試入職

陸景在黃海匯合了唐論語、黎逸明之后,帶著余樂和保鏢一同前往東京。靜雯、小季、薇薇等助理都留在了黃海,等待他從東京返回來處理六大世家的事宜。這一次,和華要準備并購高、黎、崔、齊的資產。
  7月9日的傍晚,陸景的飛機從黃海飛往東京。裴高峰、裴吳越、崔橫波、齊文敏、齊賓鴻、崔九霄、崔瀚、崔無雙、高俊耀、高修平、高婉薇、黎傾城、雍馳、唐素衣等人在機場送行。場面宏大。六大世家的人這段時間基本都齊聚在黃海。
  返程的路上,高婉薇、黎傾城、齊賓鴻三人坐在一輛車中。光影明暗。開車的黎傾城帶著墨鏡,隨口笑道:“齊少,我把你的想法給景哥提了,他說了,等他回黃海一起處理。嘿,各家大出血肯定免不了。”
  “呃,傾城,謝了。”齊賓鴻坐在后排,沉吟著,見副駕駛座上的高婉薇嘴角帶一抹溫婉、動人的笑意,詫異的道:“薇薇,你們高家通過了?”
  崔、高、黎、齊四家都把這次齊聚在黃海,讓陸景“審判”生死當做一道關卡、大考。所以,齊賓鴻這么問。
  黎傾城嬌笑道:“齊少,你別管薇薇姐,她戀愛了。”
  “傾城…,老實開車呢!”高婉薇嬌嗔,卻不否認黎傾城的話。腦中回憶著這幾天和陸景相處的點滴。
  和景哥初識,會覺不自覺的提防。他在某些方面的名聲確實不大好。但是,接觸的久了,才知道他的才華、能力、性格、心胸都是一時之選。身上有著會清新的陽光氣息。
  而和他確定關系之后,對他的溫柔、細膩心思會有更深的體會,讓她情不自禁的想著。期待著見到他,和他說話,想他的吻。幾日的分離。都感覺尤其的難受。
  齊賓鴻一臉的恍然,用屁-股想都知道高婉薇和誰戀愛。只是。感覺怎么這么詭異呢?陸景給高婉薇下了“*藥”?
  高婉薇在交際上很有水平,從后視鏡上見齊賓鴻一臉的詭異,她不想六大世家的圈子中傳她是花癡呢。岔開話題,問道:“齊少,你說竹下修一這是什么意思?除了亞太財團的舊部,還邀請了新加坡的李氏。感覺很怪。”
  齊賓鴻道:“估計竹下修一是想要陸景他們見證什么。結果不外乎兩個,第一,他絕地大翻盤。保住亞太財團,第二,他做戲失敗,亞太財團煙消云散。”
  黎傾城冷哼一聲,道:“竹下修一要保住亞太財團難度不小吧?”她對竹下修一沒什么好印象。
  齊賓鴻禁不住笑道:“傾城,難度再大,竹下修一肯定也得試試啊。”
  試問誰會甘心背負著失敗“死去”?竹下修一必然要奮力一搏。只是,他猜不到竹下修一的辦法。
  …
  …
  陸景、余樂、唐論語、黎逸明一行抵達東京后,住到東京麗都酒店中。自己旗下的酒店,在安保上沒有問題。
  唐論語帶的后輩是唐弼。而黎逸明帶的是黎思源。老實說,黎逸明相當的尷尬。但是,竹下修一邀請他來東京參加宴會。他不能不來。這實際上是竹下修一對他能力的一種認可。
  10日上午,陸陸續續的有消息傳來。新加坡的李義濟,新加坡陳氏、印尼商人的領袖、云豐集團的前任董事長周晉成都已經抵達東京。
  下午時分,三星李氏、現代鄭氏的兩位會長抵達。李健熙、鄭夢先隨行的還有一些韓國財團中的小輩。
  11日,丹尼爾-沃倫、馬文-克朗、山姆-麥考密特、老富林明等人從美國抵達。
  他們在機場還碰上了歐洲的一些財團,家族。如:德意志銀行財團、法國的巴黎荷蘭銀行財團,羅斯柴爾德家族。
  陸景住的麗都酒店總統套房這兩天熱鬧的非凡,不少熟人紛紛來拜訪他,小酌一杯。聊聊東京當下的局勢。
  誰都知道和華財團在此次瓜分亞太財團的狂潮中沒有拿到什么籌碼。但是,在這場震動全球經濟圈的較量中。和華至始至終都是主導者。
  沒有人會,沒有人以。輕視一家即將成為世界級財團的財團。如此威勢,此時,全球各地的財團匯聚在東京,誰又會不來拜訪和華的這位掌舵人呢?
  “瑪德!失策了,早知道竹下修一搞這么大的場面,我早該給董叔叔、陳叔叔打電話了。”陸景下午回訪了長井旬之后,回到酒店,對余樂大倒苦水。余樂這兩天也是跟著他到處跑。
  東京這里現在完全是一場財團交際的盛會。美國、歐洲、英國、中東、南洋、日本、韓國,全球大部分的財團都匯聚在東京。陸景一個人哪里應付得過來。
  他昨天晚上就給董坤城、陳旭江等人打了電話,希望他們立即來東京,應付各種交際酒會,收集各家財團的態度、信息。預計和華財團的高層們會在今晚抵達。竹下修一的酒會定在12號晚上,和華還有些時間來做做“功課”。
  余樂跟著陸景進入總統套房中。兩邊的保鏢微微致意。穿著藍色制服的貌美侍女送了清茶到書房中。
  書房布置的精美、奢華。書架、書桌、落地燈等家具用品,做工考究。只是書柜里的書都是常見的日文書籍。
  坐到柔軟的深紅色沙發上,余樂呵呵笑道:“陸景,誰讓你不重視這次東京之行啊?我預感竹下修一要在明天晚上的聚會上玩一把大的。”
  “很難說。”陸景笑著揉眉心,說:“最近心情太放松了,一下子收不緊。”他心里確實不大重視。他這次東京之行的目標很簡單:控制公司。
  陸景和余樂說笑著竹下修一聚齊眾多財團在東京的意圖。抽著煙,氣氛輕松。對和華而言,等竹下修一倒下后,再收購易如反掌。
  這時,陸景忽而接到竹下修一的電話,“陸景,有沒有興趣出來聊聊?我在千葉等你。”
  竹下修一這個邀請有點古怪。明天(12日)晚上,他會在東京半島酒店舉辦一個盛大的酒宴,賓客都是財團中人,試圖為亞太財團的命運做最后一搏。這個時候,他卻邀請自己見面,很有詭異。
  但,見面地點在千葉,陸景也不用擔心有人身安全,微微沉吟了幾秒,說:“行。”
  …
  …
  千葉是東京最最有名的商務會所,位于東京銀座某棟大樓的50層至55層,視野極佳,可俯瞰整個東京的繁華勝景。
  提供優質的餐飲、住宿,配套設施齊全的會議室,幽雅安靜的包廂,酒吧、茶室、宴會廳、豪華浴池、室內高爾夫、健身房等等。可滿足各種社交需求。
  陸景和竹下修一見面的地方便是在一間奢華的套房中。蔚藍的落地玻璃窗有十幾米長,米白色的帷幕拉開,東京燈火璀璨的夜景撲面而來。套房的客廳中,卻又極為安靜,營造出一種截然不同,又令人印象深刻的風格。
  陸景的保鏢趙姿檢查了一番,退出套房。
  “請坐,陸景!”客廳的茶幾處,竹下修一微笑著伸手邀請陸景落座。他今天穿著一襲青布衫,有點像街頭上悠閑的老頭兒,但衣衫材料一看就不是凡品。氣質儒雅。
  陸景點點頭,對竹下修一找他談什么,他還心存疑慮。這時,一名穿著時尚短袖彩色連衣裙的長發少女從餐廳里出來,氣質清爽、靚麗,身姿窈窕。她泡了兩杯茶,又遠遠的退回到餐廳中。
  陸景心里腹誹兩句。竹下修一的眼光還真是不差。
  “陸景,請喝茶!”竹下修一在即將敗亡的時刻,禮儀依舊無可挑剔。
  陸景笑一笑,喝了口茶,“竹下會長,有話還是直說吧!”
  竹下修一拿起青花瓷茶杯喝了一口,目光落在陸景的臉上,平靜的道:“其實,也沒什么可說的。所有的恩怨都會在明天晚上做一個了斷。我想請你幫我一個忙。”
  陸景就笑了笑。沒有拒絕,也沒有答應。
  竹下修一接著道:“為此,我愿意提前支付拖欠plu電訊的70億美元股權轉讓金。同時,我愿意以1日元的價格,將公司轉讓給和華。”
  這個條件很豐厚,切中和華的要點。但陸景依舊是不動神色,緩緩的喝著清茶,作出一副洗耳恭聽的樣子。竹下修一所提的要求只怕也不好辦。
  竹下修一見狀,笑了笑,繼續說道:“我這次估計是很難逃脫稅務部門的追責,我希望你在我進入監獄后能夠照顧我的女兒。”說著,招招手。
  剛才上茶的美麗少女從透明玻璃隔開的餐廳中走到客廳中,雙手合十,向陸景鞠躬,用日語道:“陸桑,請多多指教。”聲音清脆,態度溫柔、恭敬。
  陸景這才發現這個漂亮的少女容貌和竹下修一依稀有點類似,尷尬的揉揉眉心,他剛才還腹誹竹下修一來著。然而,竹下修一的這個請求相當古怪。陸景道:“竹下會長,亞太財團難道找不到人保護你的家人?”
  竹下修一失笑了一聲,有點悲嗆,“陸景,我進去之后,亞太財團很快就會煙消云散。我們倆都是心知肚明的事情,我只能將家人托付給朋友。你的人品,我還是信得過的。”
  說著,竹下修一起身,向陸景深深的鞠躬。2k小說閱讀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