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5)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5)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5)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2 日薄西山

艾德蒙-阿伯特無奈的搖搖頭,勸道:“雷納德,華爾街的聲音對你很不利。我建議你還是要分一部分利益出去,平息這些聲音。”
  有的說雷納德難堪大任、魄力不足;有的說雷納德缺乏領導力。不管出發點是什么,都間接的削弱了雷納德的影響力。
  洛克菲勒家族和美國東部財團的關系很復雜。雷納德與東部財團核心企業花期銀行的一些人關系并不大好。卻又和美國東部財團的核心決策機構紐約會保持著一定的來往。
  雷納德沉著臉沒說話,他并不想轉讓到手的利益。謠言這種事,對他沒什么殺傷力。
  艾德蒙-阿伯特嘆口氣,岔開了話題。三人閑聊著最近好萊塢的女星凱特-溫特萊特、凱特-布蘭切特的一些隱事、妙處。氣氛慢慢的好轉起來。
  這時,雷納德的手機突然響起來。雷納德接了電話,里面傳來他的助理露絲急切的聲音:“雷納德,東京時間今天早晨6點,竹下修一的心腹深田哲二叛逃。據說他被和華策反了。”
  “什么?”雷納德目瞪口呆,和華竟然可以“策反”竹下修一的助理?隨即,大腦急速的飛轉起來,思考這件事對他的利弊。
  一旁的艾德蒙-阿伯特和斯圖亞特-高爾德都是一臉的震驚。這…!東京那邊只怕是石破天驚。
  幾分鐘后,雷納德忽而醒悟過來,這對他來說絕對是一個壞消息。因為,他曾經對來見他的哈利-伯納德說:這次較量是的三井、住友兩家財團與亞太財團的事情,與和華無關。當時,哈利-伯納德是提議救亞太財團。
  而。和華現在都策反了深田哲二,怎么可能無關?恰恰相反,這場較量中。和華至始至終都是主角。這無疑于是坐實了華爾街一些人對他無能的指責。
  tm的!雷納德很很的拍了一下桌子。
  …
  …
  東京的清晨,晨曦才亮。馬路、街道上已經隨處可見行人。東京的人口密度相當大。
  一輛黑色的豐田皇冠在道路直穿著紅燈。飛快飚行。“快,快,快!他們有槍。”車后排中的一名中年男子不斷的催促。忽而,汽車一個漂移,刺耳的聲音響起。
  “啊…,要死了,要死了。”車內,中年男子不停的念叨。
  “瑪德!”副駕駛座上的唐悅恨恨的罵道。后面追兵很急,回頭道:“深田哲二,你喊個毛啊!要死也有勞資陪著你死,你還有什么不滿意的?靠!”
  深田哲二給唐悅罵的不敢出聲。他現在心情極度的惶恐。今天凌晨加完班后,竹下會長還叫他在辦公室里小酌一杯,勉勵幾句。然而,當他回到居住的公寓樓下時,亞太財團的殺手已經就位。要不是他細心,現在已經是一具尸體。
  “唐少,我們去哪兒?”開車的是唐悅的保鏢。
  “去世田谷區的青園別墅。”唐悅從兜里拿出手機。繼續給池佐智久打電話催他派人來接。他接到深田哲二之后就給池佐智久打了電話。
  黑色的豐田車一路飆行。十幾分鐘后,寬敞的馬路上出現兩輛三菱的面包車,追隨而來。
  “轟。”面包車不斷的撞擊豐田。火花四溢。情況危急萬分。深田哲二嚇的哇哇大叫。唐悅罵道:“靠。今天搞得不好要交代了。”
  這時,一輛軍綠色的沙漠王子從十字路口橫沖過來,將兩輛三菱面包車攔住。唐悅的手機也適時的響起,“唐少,這邊走。”
  前面一輛紅色法拉利跑車輕盈的閃出來,在馬路上稀松的車流中異常顯眼,辨識度很高。
  唐悅松了口氣,吩咐道:“跟上。”
  …
  …
  清晨7點許,唐悅、深田哲二安然的抵達池佐家總部所在的青園別墅。馬路上幽靜。帶著濃郁的別墅區氣息。池佐學、池佐智久等池佐家的核心人物總計五人已經等候在別墅中一間私密的客廳中。
  池佐學滿臉笑容的和唐悅寒暄著,他的漢語相當不錯。他都沒有相當陸景策反的竟然是深田哲二。這可是竹下修一的助理。亞太財團沒有深田哲二不知道的事情。
  池佐學此時心情大好。和唐悅聊了一會,看向一旁精神不佳、穿著黑色西裝的深田哲二。伸出手,“深田君,我們見過面的。”
  深田哲二苦澀的笑了笑,和池佐學握了握手,“池佐會長,你好。”他隨著竹下會長一起見過池佐學。只是,那時是敵對狀態。
  池佐學點點頭,做個手勢,說:“深田君,你先好好休息,回頭我們再詳談。”
  一名池佐家的核心人物親自領著深田哲二去安排好的住處。池佐家有求于深田哲二,此時對他極為優待。
  看著深田哲二離開的身影,池佐學興奮難言,轉頭對唐悅道:“唐先生,你暫且安心的在這里住幾天,有什么需求,可以向智久提。”
  “行。”唐悅無所謂的跟著池佐智久離開,帶著深田哲二來池佐家族的總部,他知道深田哲二就會脫離和華財團的控制,但是在東京,和華的實力是無法庇護深田哲二。必須要與池佐家族合作。等幾天風頭過了,他再離開。
  “哈哈!”等唐悅等人離開后,池佐學仰天大笑,激動的難以自抑。他妹妹的仇有希望報了。
  池佐家的三名核心人物都是笑起來,興奮的討論該怎么樣給竹下修一最后一擊,完美收官。
  …
  …
  7月2日,深田哲二叛逃亞太財團的消息,很快傳遍全球所有的頂級富豪圈中,令人震驚不已。
  東京,這場日系財團和亞太財團較量的大戲,背后潛藏的因素逐步的浮出水面。
  在探究深田哲二叛逃的原因時,很多人才恍然大悟:和華財團至始至終都是這場較量中真正的主角。
  東京。某棟日式別墅中,松阪真守和長井旬在一間風格華貴的靜室中密談。
  深田哲二叛逃亞太財團對當前的局勢有著非常大的影響。作為三井財團內交好的松阪家和長井家自然需要協商、交流。
  跪坐在榻榻米上,松阪真守嘆著氣。“池佐學這家伙狡猾啊!6月2日那天他肯定和陸先生達成協議了,竟然糊弄我們。”
  吃獨食的池佐家很可恨。特別是他還和池佐學達成過合作的協議。但是。池佐學在6月初率先向亞太財團發起收購行動,他們日系財團跟在后面還是沾了光的。因而,他現在只是嘆氣的說,要是早知道和華財團有這樣的手段,他早與和華合作。
  長井旬一身黑衣,點點頭,緩緩的道:“我早就覺得池佐家屢屢一擊得手極為不對勁。原來是深田哲二給他們提供了情報。松阪君,接下來的局勢。你有什么看法?”
  接下來的局勢:亞太財團的會長竹下修一必死。池佐學手里握著深田哲二這個“大殺器”,以他對竹下修一的仇恨,不可能放過竹下修一。他死后,日系財團會將亞太財團剩余的資產瓜分的精光。
  那么,對亞太財團剩余的力量,是懷柔招降還是強勢收購,估計各家財團會各有計較。
  松阪真守心中早有計較,輕松的道:“還是談一談吧,我們和竹下會長打了這么些年的交道,他每每有出人意料之舉。讓池佐學這頭狐貍先趟雷。”
  “喲西。松阪君。我們的想法一致。”長井旬得意的說道。住友、三菱估計也是這樣的想法。不出意外,竹下修一臨死前肯定會拉人墊背。他們沒必要一馬當先。
  …
  …
  竹下修一自深田哲二叛逃之后,就病倒在家中。7月2日晚。處理完亞太財團事務的副會長吉永宏樹前來看竹下修一。
  別墅中的侍女將吉永宏樹帶到了竹下修一養病的房間。晚上8點許,房間中光線幽暗。
  吉永宏樹走到竹下修一的病房前,半蹲在床頭,看著他的老朋友,一貫形象儒雅的竹下修一此刻臉色蒼白、精神頹唐。吉永宏樹禁不住悲從心起。
  “竹下君,事情還有挽回的余地嗎?”如果不是深田哲二的背叛,亞太財團的局勢絕對不會崩潰。但,深田哲二為什么要背叛呢?吉永宏樹百思不得其解。
  竹下修一閉著眼睛,輕嘆口氣。說:“沒有。”頓了頓,說:“吉永君。不要問我為什么,我也不知道深田為何要背叛。邏輯上。他和三井的仇恨非常深…”
  接下來,竹下修一給吉永宏樹講了一個很憂傷的愛情故事。那一年,深田哲二20歲,就讀于京都大學文學部。他在大學中愛上了一個很美麗的女孩。但因為相貌,家境,即便是成績優異,他不敢對女孩表露心聲。
  有一天,他的好友,一位來自三井家族的少爺,看上了這個女孩,讓深田哲二代寫了一封情書給這個女孩。深田哲二暗戀兩年,將他的收在信封里寄托著情感的情書投遞出去。中文系的才子,所做的緋句,非同尋常。打動了那個女孩。
  接下來,三井的富少和美麗的女孩在京都大學里出雙入對。六個月后,富少玩膩了,粗暴的甩掉了那個女孩。那個女孩投海殉情,自殺身亡。
  七年后,受到竹下修一賞識的深田哲二在亞太財團的力量幫助完成復仇。富少被拋尸海中,“被兌現”情書中一生一世的諾言。這至今在京都市都是一樁無頭案。
  聽完故事,吉永宏樹頭都快大了,種種疑慮在心中盤旋:深田這個王八蛋有病啊,竟然在有人命官司的把柄被竹下君掌握的情況下背叛,他就不怕被警方追查嗎?
  “所以,我也想不通,深田到底是為什么背叛?他的性格很懦弱的。”竹下修一坐在床頭,點著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霧繞著他的臉龐。
  “吉永君,亞太財團的事務暫時拜托給你。放心,會有轉機的。我回頭會給陸景打個電話。”
  吉永宏樹沉默了一會,心情沉重的道:“竹下君,我會處理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