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1 喜訊驟雨急

“哈哈…”陸景忍不住大笑。聲音在空寂的咖啡廳中回響。“抱歉,抱歉,我只是有點忍不住了。”陸景連聲說道。亞太財團大概沒搞清楚情況:真正要滅亡亞太財團真是和華財團,這個時候他怎么可能去救亞太財團?
  聽到吉永宏樹的求援,陸景頓時感覺很有些喜感:他這個幕后者是不是隱藏得太深了些?
  當然,大笑和他最近心情很好也有些關系。
  吉永宏樹一臉嚴肅,看著陸景,認真的說道:“陸先生,我向你認輸、求救,但你不能侮辱我的人格。”
  陸景點點頭,收斂了笑容,這點風度,他還是有的,說:“我認同你的觀點,吉永會長。我非常感謝你們亞太財團對我的認可,但是我無意和全球大多數的財團做對。所以,很抱歉。”
  吉永宏樹臉色漸漸的變得黯然,用力的抿了抿嘴,從座位上站起來,微微鞠躬,“我明白了。陸先生,很抱歉今天打擾你了。”說著,帶著助理離開,背影看起來有些凄涼。
  看著吉永宏樹的背影,坐在陸景身邊的墨靜雯不解的嬌聲問道,“陸景,我們為什么不趁機拿下亞太財團啊?”她才不信陸景隨口扯的理由:得罪全球大多數財團,沒那么夸張!
  陸景端著潔白的骨瓷咖啡杯,笑著搖頭,“靜雯,亞太財團不是那么好吞并的!竹下修一能力出眾,躲過這一劫,在他的領導下,亞太財團有很大的概率在未來恢復元氣。”
  陸景對竹下修一的評價很高,對付竹下修一這種人,要么不動手。做朋友;要么,就一定要釘死,不能給他一絲翻盤的可能、機會。
  “竹下修一經歷了這次的陷阱。他會更加的警覺,我再也不可能找到這么的好機會對付他。靜雯。我沒有興趣給自己樹一個一生之敵。”陸景很明白救回竹下修一的后果。
  “哦…”墨靜雯若有所思的點頭。她看到的是亞太財團的資產,而陸景看到的是亞太財團的威脅。
  陸景笑一笑,親吻著明媚嫻雅的助理的紅唇,“走吧,靜雯,我們去看小靈。亞太財團要成為歷史的塵埃,還要一段時間。我們這段時間好好休息。”
  墨靜雯輕笑著嬌嗔,燦若明珠。給人看到了啊。挽著陸景的手臂。一起走向咖啡廳外。
  …
  …
  吉永宏樹被陸景拒絕后,當天就返回日本東京,向竹下修一匯報結果,“竹下君,對不起,我有負重托。”
  傍晚時分,天驕基金的總部大樓辦公室中,夕陽射落進來,浸染著地板、茶幾、沙發。
  竹下修一長長的嘆了口氣,拍拍吉永宏樹的肩膀。聲音低沉的道:“沒事!吉永君,是我想的太簡單了。和華財團始終都想置我們于死地啊!”
  關于內奸的事情,看來很有必要要調整一下方向。重點要關注與和華來往的人。
  聽著竹下修一的安慰。吉永宏樹心里好受些,說:“竹下君,那么,我們只能背水一戰!”
  “嗯,背水一戰!”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樹用力的握手,就像比賽前運動員相互打氣一樣。
  …
  …
  陸景拒絕援助亞太財團的消息,在吉永宏樹返回東京后迅速的傳開。這對亞太財團絕對不是什么好消息。就像是落水的人連最后一個救命稻草都沒有抓住。
  不少人嘲笑亞太財團異想天開。10個月前,亞太財團是怎么對付和華的?這個時候反倒要求人家幫忙,夠沒臉沒皮的。話說。和華財團沒有主動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迷惑了不少人。
  正在收購亞太財團資產的日系財團和美國財團等則是意識到夜長夢多。繼續維持高強度的收購。
  紐約,位于曼哈頓下城的麗都酒店高層54樓餐廳。環境優雅。灰白相間的裝飾點綴著歐式風格。數十張精美的桌臺依次鋪陳開。細膩悠揚的音樂飄揚。
  哈利-伯納德和杰西卡-富林明、伊麗莎白在玻璃廊柱邊的餐桌用餐、閑聊。美食滿桌。
  話題圍繞著紐約富豪圈中最近很火的話題:亞太財團的前途。哈利-伯納德的結論是:“亞太財團確實滅亡不了。”
  伊麗莎白長發盤起,穿著清涼的綠色蕾絲長裙,身姿纖細窈窕,氣質清純、很有學院風韻,喝著海鮮魚湯,好奇的道:“為什么?”
  哈利-伯納德英俊的臉上浮起笑容,搖著紅酒杯,賣弄的說道:“伊麗莎白,不管怎么樣亞太財團都有約2500億美元的資產。即便資產價格壓低,給人趁火打劫,也無法改變這一事實。而隨著時間的推移,竹下修一完全可以將手中的股票、資產、不動產變現。有資金,什么事做不成呢?
  我預估竹下修一現在手中可動用的資金約有200億美元左右。在最后關頭,他肯定會保住亞太財團的核心資產,比如天驕基金的總部大樓、教育產業等等。他手里的資金完全可以保證他做到這一點。所以,可以得出結論,亞太財團滅亡不了。”
  伊麗莎白沉吟著點頭,詢問著其中的細節。她今年19歲,正在英國倫敦的帝國理工學院商學院就讀。對經濟理論、經典案例都很有興趣。
  杰西卡穿著色彩繽紛的長裙,乳挺膚白,美艷性感。吃著海鮮,笑吟吟的看著伊麗莎白和哈利-伯納德聊天。說起來,哈利和伊麗莎白兩人挺般配的。只不過,哈利受不了荷蘭皇宮的禮儀約束,沒有娶伊麗莎白的想法。
  這些天,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等朋友都在忙著“鯨吞”亞太財團的資產。他們都在紐約指揮。她最近空閑著,沒那么多聚會需要參加。
  閑聊著,哈利-伯納德提出他的最終觀點:“亞太財團雖說不會滅亡,但是,他們肯定將會失去世界一流財團的位置。取而代之的則是和華。”
  亞太財團保肯定是保的住,但最終會跌到亞洲三流財團的位置。在他看來,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的較量其實在美國的財團加入后,就已經注定結果。
  “真是讓我不喜歡啊!”伊麗莎白笑著道,毫不掩飾她對和華的惡感。
  杰西卡抿著紅酒,笑著搖頭。陸景也是她的朋友。
  哈利-伯納德眼中精光一閃,握著酒杯,道:“我曾經建議雷納德拯救亞太財團,但是他沒有同意。現在看來這是一個極為錯誤的決定。哼,我寧愿保留一個日本人的財團,也不愿看著一個中國人的財團崛起。”
  他的不滿,更關鍵的原因是他沒有在這場饕餮大餐中分享到足夠的利益。美國人動手太晚了,亞太財團大部分核心資產都給日系財團給搶到手。
  要是,當時選擇拯救亞太財團,東部財團,洛克菲勒家族所獲得的利益要大得多。
  伊麗莎白咯咯輕笑。清澈的大眼睛中暗藏疑惑。哈利-伯納德這個愛吹牛皮的家伙竟然在表達對洛克菲勒家族當代最出色的人物的不滿。
  …
  …
  雷納德-洛克菲勒在紐約曼哈頓第五大道60街有一套豪華的復式公寓,價值7000萬美元。他在紐約的時候,一般住在這里。
  7月2日晚,aig的董事艾德蒙-阿伯特和高爾德財團的繼承人斯圖亞特-高爾德來訪。
  雷納德招呼兩人在露臺上欣賞著紐約的夜景。月華如水,落在空曠、舒適的樓臺上,微風徐來。曼哈頓、中央公園、哈德孫河和東河的景色盡收眼底。侍女送來點心和咖啡、酒水。
  喝著威士忌,艾德蒙-阿伯特一張馬臉上寫滿擔憂:“雷納德,最近華爾街中似乎有些不利于你的聲音。”
  雷納德不以為意的擺擺手,“我聽說了,無非是在這次并購亞太財團的行動沒賺到錢。哼,他們下手晚了,和我有什么關系?”
  艾德蒙-阿伯特苦笑一聲,不好再說。眼睛看了好友斯圖亞特-高爾德一眼。
  依舊胖胖的高爾德緩緩的開口道:“雷納德,我前段時間在東京。東京中流傳著一個說法:6月中旬,竹下會長曾經和你會面,請求你拯救亞太財團,并許下了45%股份的回報。所以,華爾街很多人對目前的局面不滿。”
  目前的局面是亞太財團的資產幾乎快要被瓜分一空。但,以花期銀行、哈利-伯納德為首的華爾街資本,沒有撈到足夠的好處。大頭都給日系財團拿到。
  雷納德不爽的挑挑眉頭:“是有這回事。但是當時那種情況,我拯救亞太財團的風險有多大?你問問安迪-摩根、查爾斯-沃倫,看看他們敢不敢救?”
  說完,雷納德將手中的酒杯重重的頓在木桌上,金色的朗姆酒酒液搖晃。他心中出離的憤怒,華爾街那幫混蛋。有肉吃就是兄弟;喝口湯,就說是他能力不行。豈有此理!
  “當初,池佐學第一個吃螃蟹的時候,他們為什么不動手,反而選擇觀望?”聊了幾句,雷納德冷哼的說道,“這次只喝到湯,管我何事?誰讓他們在竹下會長出售資產價格時,拼命的壓價?”
  斯圖亞特-高爾德胖臉上露出驚訝的神色。原來,華爾街對雷納德不滿的原因還有一個。并不僅僅是發起收購的時機原因,還有他吃了“獨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