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2)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2)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2)     

重生之世家子弟1840 失敗成功

雷納德看了竹下修一一眼,“很抱歉,竹下會長。我,愛莫能助。”募集資金對他來說,不容易,但并非辦不到。洛克菲勒在美國的人脈很強。
  他憂慮的是得罪日系財團:三井、住友、三菱。池佐學那天強硬的表態讓他心中有所顧慮。第二,他擔心得罪他的盟友:花期銀行、匯豐銀行、aig。
  竹下修一并不死心,相比較而言,游說雷納德,比游說安迪-摩根要容易的多,“雷納德,亞太財團目前的資產約有2500億美元,我計劃出售一部分非核心資產,先將芝加哥交易所的石油期貨頭寸平倉。這里約虧損700億美元。
  接下來,我會調集資金和人手,與日系財團爭奪亞太財團核心企業的控制權。很多企業都有毒丸計劃。我的勝算很大。我現在只是需要注入流動性和信心。我愿意將亞太財團45%的股份出售給你。
  另外,雷納德,這是擴張你影響力的一大良機,試想,如果你逆勢拯救了亞太財團,你在全球富豪圈中,在全球的財團圈子中的地位、影響力,會達到何種程度?”
  雷納德頗有些意動,影響力增加一直是他夢寐以求的東西,認真的思考了一會,說:“竹下會長,我考慮一下。”
  然而,令竹下修一想不到的是,一周之后,他等來的不是雷納德-洛克菲勒的救援,而是,域外財團大幅參與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
  “唉…”竹下修一長長的嘆了一口氣,雷納德-洛克菲勒這個人在性格上有缺陷,最終無法成為領袖人物。
  深田哲二從辦公室門外進來,輕聲道:“會長。晚飯我已經安排人送到餐廳…”
  “深田君,辛苦了。你也沒吃飯吧?叫上吉永君和四叔一起吧。”竹下修一憂愁的嘆口氣,吩咐著自己的助理。從辦公室前往餐廳。
  亞太財團的總部大樓最頂層是他的辦公場地,擁有辦公室、休息室、餐廳、休閑室等等設施。還有一個室內高爾夫練習道。
  晚餐是江戶派握壽司、生魚片、章魚燒、丸子三兄弟、抹茶卷心酥。各有幾樣,再配著清酒、紅酒。
  雖說類似于快餐,但以竹下修一的身份,依舊是精美無比,味道極佳。都是東京中百年老店的味道。
  從這些小細節中,可以看深田哲二這個猥瑣男的水平。以及他為什么會受到竹下修一的器重。
  長方形的餐桌邊,竹下修一、吉永宏樹、竹下直人一邊小酌,一邊吃著晚飯交談。氣氛有些沉重。亞太財團現在面臨著很艱難的局面。
  日系財團、摩根、洛克菲勒、沃倫、匯豐、花期、aig一起撲上來。世界上沒有那個財團能擋得住!
  而令人意外的是,之前和亞太財團苦大仇深的和華財團,竟然只是起訴亞太財團,要求償付70億美元的股權轉讓金。他們要加入的話,局面還要嚴峻幾分。
  竹下修一給吉永宏樹、竹下直人兩人倒著酒,低聲道:“來,我們干一杯reads;。這段時間你們辛苦了。”
  “唉…”喝著清酒,吉永宏樹第一次覺得清酒竟然是如此的寡淡無味,一口干了,放下酒杯。道:“竹下君,我們的情況很危險,要不要再去和雷納德-洛克菲勒談談?”
  這段時間。亞太財團遭遇了眾多大鱷的“攻擊”,竹下修一施展手段,合眾連橫,出售了一些資產、股份,獲取大量的資金。同時,竹下修一還前往中東、歐洲、美國尋找買家,拿到了不少資金,順利的將芝加哥交易所的頭寸平倉。總計虧損682億美元。
  然而,再加上法院中還沒有宣判。但是必須需要償還給plu電訊的70億美元。再加上一部分僵尸股的企業資產,亞太財團失血達到1800億美元。
  再扣除亞太財團在全球各地約240億美元的不動產。亞太財團目前的資產只剩下約500億美元。亞太財團現在的狀況用一個詞來形容:日薄西山!
  竹下修一搖搖頭,咀嚼著生魚片。瞇著眼睛道:“沒有用。雷納德-洛克菲勒要肯救援我們,他早動手了。這個人難以成為領導者。”
  竹下直人苦笑著接話,“而像安迪-摩根那樣的明白人,我們都不用去游說。”
  深田哲二附和道:“陸景通過sit在納斯達克上市的利益以及低價轉讓安卓公司的股份,成功的讓安迪-摩根保持中立。我們確實很難說動安迪-摩根。”
  吉永宏樹心情煩躁的嘆口氣:“現在超世界級的財團,美國東部財團那些人屬狼的,除非我們肯將整個亞太財團奉上。他們才有可能幫忙。”
  “先人的基業,怎么能白送給美國人。”竹下修一惆悵而堅決的說道,“吉永君,我有一件事要拜托你。”
  吉永宏樹喝著紅酒,看向竹下修一。竹下修一道:“我想要向和華財團求和、認輸,請你去一趟京城找陸景,轉達我的意思。”
  “…”吉永宏樹、竹下直人、深田哲二三人都震驚的看著竹下修一,怎么可以向和華財團認輸?
  向陸景認輸,無異于唾面自干!很傷自尊心和顏面。
  “現在要找一個人能出手救我們的話,只有和華財團可以。第一,和華財團的決策者陸景有足夠的魄力。第二,和華財團作為新興財團,對我們的優質資產、企業有渴求。”竹下修一解釋道。語氣冷靜,但心中極為難受。
  對于自視甚高、驕傲的竹下修一來說,向一個青年,曾經的敵人認輸是奇恥大辱。一生的名聲、榮耀付諸流水。
  這個道理,吉永宏樹等人都懂,但是心里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而竹下修一能成為他們的領導者,大約高明之處便在這里。吉永宏樹道:“竹下君,如果陸景不接受呢?”
  竹下修一低頭沉默,幾秒后,道:“那我們只能用500億美元的資金和那些大鱷們做最后的周旋。我們現在多賣掉幾家企業,爭取將僵尸股都拋售,籌措資金。然后重點保住幾個有前途的行業。”
  “我會盡力的。”吉永宏樹沉聲說道。沉吟了一會,又道:“竹下君,我有一件事需要提醒你,我們可能存在著內奸。池佐學對我們的情況太了解了。”
  竹下修一點點頭,道:“內奸的事情,我早已經察覺,也安排人秘密的去查了,已經有點眉目reads;。現在這個情況,財團上下已經人心惶惶,要是公開查的話,會造成極為惡劣的影響。”
  聊著,晚飯吃完,竹下修一回到他的辦公室中,看著窗外的夜景,在落地窗前佇立著,如同雕塑。
  …
  吉永宏樹當年夜晚就飛往京城,求見陸景。這幾乎是亞太財團最后的希望。然而,吉永宏樹并沒能成功。他根本沒有見到陸景。因為,陸景此時不在京城,而是在香港。
  丁靈的預產期在6月24日。陸景在23日啟程前往香港。和華在香港的高層都前往柏斯國際大學醫院看望丁靈。6月25日12:09分,丁靈給陸景生下一個7.3斤的兒子。守在產房外丁向陽和丁媽媽高興的手舞足蹈。見人就發紅包。
  柏斯國際大學醫院是和華資助的私人醫院,被和華收購之后改名,迅速的成為香港最頂尖的私人醫院中的一員。
  晚上時分,陸景從醫院出來,回到香港山頂的1020號別墅,第二天早晨,墨靜雯從1008號別墅過來看他時,說道:“陸景,吉永宏樹想要見你。”
  陸景腦子里還沉浸在喜悅中,再加上這幾天比較累,半天沒反應過來,揉著眉心,好一會,才道:“過兩天吧!”
  陸景和吉永宏樹的見面安排在了6月28日,香港麗都酒店14樓的咖啡廳中。墨靜雯已經安排包場。
  下午3點許,陸景和墨靜雯走進典雅的咖啡廳時,吉永宏樹帶著助理已經等候多時。吉永宏樹的前心腹橫山雅史死于和華的報復性槍殺。
  吉永宏樹今年56歲,穿著商務休閑裝,留著胡茬,老帥哥一枚。已經被王燦打成太監的吉永右典完全遺傳了他的基因。“陸先生,很抱歉打擾你了。”
  吉永宏樹起身,向陸景鞠躬行禮。態度放得很低。
  陸景嘴角帶著笑,他主要還是因為丁靈和眾多紅顏們匯聚在香港,心情極佳。當然,曾經的敵人在自己面前鞠躬行禮、恭恭敬敬也是一件蠻爽的事情。
  陸景和吉永宏樹握了握手,在鋪著潔白餐布的咖啡桌邊坐下。墨靜雯去吧臺點了兩杯咖啡,端過來時,陸景正在和吉永宏樹閑扯香港的天氣。
  抿著加糖的咖啡,陸景問道:“吉永會長,有話直說吧,我一會還要去看我的兒子。”
  吉永宏樹深吸了一口氣,緩緩的、艱難的說道:“陸先生,亞太財團愿意向和華財團認輸。”
  陸景淡淡的一笑,說:“我的義務呢?”
  吉永宏樹道:“我們希望陸先生能出資拯救亞太財團,為此,我們愿意付出49%的股份作為回報。”說完,期待的看著陸景,心中微微有些緊張,等待陸景的裁決。
  陸景身邊的墨靜雯聽到吉永宏樹的條件時,頓時美眸瞪圓,隨即意識到失態了。連忙看向陸景。她心中傾向于同意。
  拿到亞太財團49%的股份,以現在亞太財團的虛弱程度,再加把力,差不多可以把亞太財團給吞下。那和華的實力會強大到何種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