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9 三鞠躬

陸景一行從世田谷區的青園別墅返回麗都酒店總統套房。小季迎出來,嬌柔的道:“陸哥,長井靜香來了,她想見你。我讓她在酒店中等著的。”
  “請她上來吧!”陸景道。
  約十幾分鐘后,陸景在總統套的會客廳中見到一襲精美黑裙的長井靜香。
  長井靜香依舊是千嬌百媚的美女,黑裙下露出纖細的手腕、小腿肌膚嫩白,笑吟吟的和陸景握手,“陸景,我推薦的人選如何?”
  陸景點頭,微笑道:“很不錯。”世事難料。長井靜香這個蛇蝎美人的商業生命是他一手終結。現在,兩人竟然又合作了一次。
  和華財團策反亞太財團某個重要人物,是由長井靜香推薦。為此,和華將支付長井靜香500萬美元。當然,物超所值。
  寒暄幾句,陸景和長井靜香在客廳的沙發處落座。小季送來熱氣騰騰的清茶。
  長井靜香嫵媚的笑道:“陸景,我就知道你回在今晚離開東京。所以專程來酒店等你。”
  長井靜香語出曖-昧,但陸景心知是怎么回事。他又不是第一天和長井靜香打交道。長井靜香當時在香港、新加坡負責三井住友銀行的業務時,出了名的私生活不檢點。她丈夫松阪士夫頭上的帽子早就綠油油。
  陸景品著清茶,說:“放心,長井女士。我會將你應得的報酬支付給你。”
  長井靜香掩嘴咯咯嬌笑,眼神妖冶、*的看著陸景,“陸景,我不是指這個,你有沒有考慮聘請我去和華某家企業任職?”
  陸景似笑非笑的看了長井靜香一眼,堅決的道:“沒有。”長井靜香的能力沒有任何問題。但他也不會單純的認為他可以和長井靜香一笑泯恩仇。他沒有興趣將這個已經關進籠子里的美女蛇給放出來。
  “那扶持我創業呢?”長井靜香繼續問了一句。
  陸景很干脆的道:“沒有。”
  “我明白了。”長井靜香臉上的笑容慢慢的淡去。神情有些黯然。陸景如果不支持她,就算她有500萬美元做起始資金,想要重返那個頂級的舞臺絕無可能。
  看得出。她的近況不是很好。陸景聽唐悅說過,三年之內。她給松阪士夫生了兩個孩子。這對她的身體狀況損傷大約很大。因而,不足三十歲,她的眉角依稀可見少許的魚尾紋。
  然而,陸景對長井靜香并不同情。和長井靜香聊了一會,說起松阪士夫輕信竹下修一導致三井財團損失慘重的事情。當前,松阪士夫被解除在三井財團內部的所有職位。他的前途、人生就是混吃等死。
  長井靜香幸災樂禍的道:“他活該!”她和松阪士夫的矛盾由來已久。
  “圖樣圖森破!”陸景點評道。
  長井靜香嬌笑得捧腹。陸景這個點評很和她的口味,很精辟。
  …
  …
  送走長井靜香之后,陸景回到主臥室中。墨靜雯、小季已經幫他收拾好東西。正坐奢華的金色圓桌邊說笑。墨靜雯繪聲繪色的講著在池佐學家中的見聞。
  “陸景,你和長井靜香聊的怎么樣?”墨靜雯問道。她對長井靜香的印象非常不好。04年新加坡石油期貨大戰時,長井靜香就是敵人。
  陸景斜倚在書桌邊,將事情說了一遍。小季擔憂的問道:“陸哥,你沒答應她的要求,難道不怕她轉頭把我們給賣了嗎?”
  陸景笑著搖頭,“小季,長井靜香是個聰明人。聰明人不會做傻事。”
  墨靜雯嬌嗔著白陸景一眼。陸景在糊弄小季。真實的原因是,陸景將長井靜香的姘頭夏如龍給干掉了。長井靜香要是不老實,得考慮下后果。
  長井靜香現在被長井家族放棄。她的丈夫松阪士夫被松阪家族放棄。她怎么敢捋和華的虎須?不過,小季是個惹人憐惜的軟妹,這些黑暗的因素。倒沒有必要說給她聽。
  …
  …
  陸景離開后,池佐學回到別墅二樓的小客廳中,住友理、巖崎照之、長井旬、松阪真守四人正在客廳中閑聊。話題自然是離不開此時的局勢。
  見池佐學沉著臉回來,巖崎照之笑著道:“池佐俊,陸先生沒有和你談出一點新意來?”語氣略有點譏諷。
  三菱、三井在澳洲與和華就鐵礦石可是很斗了幾個回合。他對陸景在他面前裝大尾巴狼很有些不屑。
  池佐學嘆口氣,道:“沒有。陸先生催促我加快進攻亞太財團。諸君,我決定了,我將傾其所有率先向亞太財團發起攻擊。請諸君隨后。”
  “一定。”巖崎照之、住友理、長井旬、松阪真守四人都滿口答應。既然池佐家愿意做這個吃力不討好的先鋒,他們當然愿意跟進。這些年日系財團與亞太財團的恩怨不少。現在正是落井下石的良機。
  十幾分鐘后,燈火通明的青園別墅庭院中。一輛輛的汽車開始緩緩的離開。柏油馬路上汽車馬達轟鳴、汽笛的聲音不斷。
  池佐學在別墅二樓的陽臺上看著離開的眾人。陽臺的陰影中,池佐學嘴角緩緩的露出一個笑容。論演技。他也是不輸于人的。
  “父親,我們現在該怎么辦?”身后傳來兒子池佐智久焦慮的聲音。他剛才就在池佐學身邊。池佐家沒有拉到一個真正意義上的盟友。
  池佐學轉過身,看著42歲的長子,高深莫測的笑起來,滿臉皺紋堆疊,像橘子皮,“智久,不要悲觀,沒有盟友就沒有盟友。我一定可以為你姑姑報仇雪恨。”
  “哈伊!”池佐智久很是無奈,只得躬身應道。所謂的進攻,就是調集資金,在股市、各級市場、股東等渠道收購亞太財團旗下的優質企業。并且還要調動輿論配合。
  “你去吧!”池佐學讓兒子退下,他并不準備告訴兒子事情的真相,又道:“哦。在世田谷區這里購一棟別墅,我準備獻給陸先生。”
  “好的,父親。”池佐智久微微有些詫異。心中一動。
  池佐學點點頭,獨自陽臺上思考。他雖說和松阪真守有合作協議。但是,既然有精準的情報,他當然不準備再便宜松阪真守。
  哈哈,你們選擇遲疑、猶豫,那么,就等著看池佐家壯大到可以控制三井財團的地步吧!
  在這一刻,池佐學已經打算違背他適才當眾作出的誓言:池佐家不要亞太財團任何資產。
  …
  …
  6月2日晚,陸景一行飛抵黃海。停留一天后,再飛往京城。6月7日15:45分,陸景和妻子衛婉儀的第一個孩子在京城第一人民醫院降臨。
  女兒的出世讓陸家、衛家眾人一片歡騰,喜氣洋洋。陸景連續的參加慶祝衛、陸兩家的酒宴。久病在床的老頭子的精神都好了些,親自翻漢語大字典、說文解字、故訓匯纂給孫女取名。
  然而,老頭子和衛婉儀爺爺的意見不大一致。兩人拍桌子,瞪胡子,互揭老底,吵了十幾天,才算是給小公主定下名字:陸瓊華。取自詩經中“尚之以瓊華乎而。”
  而就在這段時間內。池佐家開始向亞太財團發起猛烈的“進攻”,戰果斐然。
  6月5日,池佐家族的基金:日本青園基金以3564億日元(約30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了亞太財團旗下的航空產業:nujta(日本越洋航空)。
  緊接著。在6月7日,日本青園基金分別以2535億日元(約21.3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亞太財團的船運公司36%的股份,成為第一大股東。奪得控制權;
  以23912億日元(約201億美元)收購日本醫藥產業的龍頭企業天驕醫藥51%的股份,掌握絕對控股權。
  6月12日,日本青園基金再下一城,以1290億日元(約10.8億美元)的價格收購亞太財團名下的能源企業15%的股份,取得控制權。
  青園基金在取得控制權后,立即要求改組董事會,重選管理層。亞太財團手中雖說還有股份。但因為虧損670億美元,無力抵抗。眾多股東紛紛表態支持青園基金。
  看著池佐家連下數城。精準、快速的將亞太財團打的毫無還手之力,日系財團再也坐不住。紛紛向亞太財團發起進攻。涉足的優質資產包括酒店、保險、傳媒、礦產。都是亞太財團的支柱產業。
  至6月22日,亞太財團丟盔棄甲,連袖手旁觀的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花期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紛紛出手,加入掠奪亞太財團資產的戰團。
  …
  …
  夜,沉沉的壓下來。
  東京,天驕基金的總部大樓,頂層辦公室中,竹下修一落寞的看著東京的夜景。情緒不佳。亞太財團正在遭遇史上最嚴重的危機。瀕臨“死亡”。
  竹下修一回想起一周前去半島酒店中拜訪雷納德-洛克菲勒的情形。當時,兩人的隨從都留在了門外,總統套房的會客廳中,就只要他和雷納德。
  “雷納德,你有沒有興趣成為亞太財團的股東?”竹下修一形容憔悴。素有恩怨的日系財團正在市場上大手筆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來勢洶洶。亞太財團控制的幾十家優質企業紛紛易手。
  雷納德-洛克菲勒穿著白色的商務休閑衫,黑色的長褲,身材高大,抱著手臂站在落地窗前,笑著搖搖頭:“竹下會長,我的資金沒有你想象中的那么多!”
  要解救亞太財團,少說要拿出500億美元的資金。這對于他來說,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他的盟友花期銀行、匯豐銀行、aig都傾向于借勢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
  “但是,你可以運作的,雷納德?”竹下修一勸說道,期望的看著雷納德。
  亞太財團現在的策略是,第一,盡快平倉芝加哥交易所的頭寸。第二,與日系財團反復爭奪旗下核心公司的控制權,這些都需要資金,大量的資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