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8 一個邀請

安迪-摩根對池佐學的做法很有些不滿,淡淡的道:“池佐學生,我保持中立。我今晚還有點事情,就這樣。”說著,帶著助理羅伯特離開。
  至于,池佐學說他不取亞太財團任何資產,是騙鬼的。池佐家只是三井財團十三支中的一支,池佐家不取,自然會有三井財團中其他家族去取。日后他們私下的交易,誰能知道?
  沉著臉的池佐學坐在椅子上愣神。
  松阪真守、長井旬都是責怪的看了池佐學一眼。池佐學絕對是被仇恨和眼前優異的形勢沖昏了頭腦。今天酒宴類似于脅迫,對性格強勢的安迪-摩根來說,簡直是羞辱。談不攏,也是可以預料。幸好,安迪-摩根表明了態度。
  雷納德-洛克菲勒譏諷的笑道:“池佐先生,你的策略似乎不大成功啊。我態度也是中立。再見。”
  雷納德-洛克菲勒與賈爾斯、謝爾維、哈利-伯納德一同帶著隨從離開。搞不清狀況!美國人何時需要對日本人客氣?
  幾分鐘的時間,人就少了一半,就剩下6景和查爾斯-沃倫。形勢急轉直下。
  查爾斯-沃倫長得很像憨豆先生,瘦瘦高高的紳士模樣,坐在客廳右側花瓶邊的藤椅中,雙手扶著藤椅的椅柄,笑著道:“池佐先生,我的態度也是中立。哦,我留下來,聽聽接下來的商談,你們不介意吧?”
  池佐學道:“謝謝。沃倫君,我不介意。”
  6景微笑著插話:“很抱歉,我介意。查爾斯,既然你已經表態中立,我們預備怎么分蛋糕的事情,你還是別聽了。”
  查爾斯-沃倫長的人模狗樣,也是個背地里捅刀的貨色。6景前腳才和他達成一些合作的協議,他立即就讓渣打銀行參與到竹下修一的聯盟中。豈有此理!
  查爾斯-沃倫臉上的笑容還沒有斂去,立即變得尷尬無比。
  紅鼻子的愛德華在查爾斯身后一臉的尷尬。他知道這是6景對之前查爾斯敵意的“回敬”。
  松阪真守、長井旬、住友理、巖崎照之都是沉默的喝著茶。在沃倫財團與和華財團之間怎么選,傻子都知道。英國人早已經沒落。在亞洲的影響力日漸衰落。
  客廳里沉默了一會。查爾斯-沃倫臉色變青,氣惱的起身離開。日本人已經用實際行動,在他和6景之間做出選擇。他留下來是自取其辱。
  …
  …
  小客廳中安靜下來。
  “6先生?”長井旬用中文提醒了6景一句,閑雜人等都走光了。有話可以說了。
  6景笑一笑,不客氣的道:“池佐先生有點急了,現在根本就沒有到分蛋糕的時候。當然,我很贊賞池佐學生不妥協的態度。”
  雖說,池佐學好心辦了壞事。但是竹下修一這幾位曾經的盟友都表態中立是一件好事。
  池佐學無奈的苦笑,起身鞠躬,誠懇的道歉:“6先生,是我急了。”三井財團是世界一流財團。和華財團實力強大,距離世界級財團的水準線僅僅只是差影響力而已。而6景是和華財團的話事人,池佐學只是三井十三支中的一家,在面對6景時,份量還是輕了些。
  6景擺擺手,說:“我認為現在的策略很簡單,就猛攻猛打。盡快的給亞太財團最核心的業務、企業造成最大的損失。
  三井、住友、三菱最終能從亞太財團這里收獲多少利益,并不在于收購了亞太財團多少資產、企業,而在于在日本這個市場上,你們少了一個強力的對手。”
  巖崎照之淡淡的笑了笑。6景說的這一點,他們幾十年的老江湖,怎么可能看不到。但是,如果要花費巨大的代價,才能收獲微薄的利益,那又何必去找亞太財團的麻煩呢?隨便做點其他的投資不行嗎?
  說白了,沒有人愿意充當先鋒。打“攻堅戰”。倒不是說亞太財團能有多大的抵擋力度。而是,擔心給隱藏在身后的人摘了桃子。把竹下修一逼急了,他難道不會把旗下的優質資產打折賣給剛才說保持中立的那些人嗎?
  住友理喝著茶,悠悠的轉移話題。“6先生,你的要求是什么?”都是六七十歲的老頭子,誰愿意給一個毛頭小子指點、訓斥?即便是正確的。
  “我要Tucom公司的控制權。”6景干凈利落的說道。與和華內部的猜測相反,6景無意多拿亞太財團的資產。亞太財團的資產雖多,卻是有定額,總計約25oo億美元。和華多拿。自然要多出力。而和華在日本的影響力約等于o。拖延下去,只會徒增變數。
  6景現在的第一目標就是盡快干掉竹下修一。否則,夜長夢多!竹下修一本人就是反面教材:他沒有快的“釘死”湯開復,這才給了和華布局反擊的時間。
  松阪真守和長井旬對視了一眼。6景是個明白人。只要控制權,而不是要股權。
  很多時候一家企業的實際控制人都是隱藏在幕后,只要少數人知道,而股東卻是登記在案的。
  這符合日本國內的實情。日本政府不可能允許外資掌握一家移動運營商。所以,只要不是控股權,Tucom是不是和華控制,這里面的彈性空間很大。
  住友理、巖崎照之都有些詫異的看著6景,這個要求提的太輕了。同時,兩人明白了6景的意思,和華財團在接下來的較量中不會出力。
  日系財團這些人此刻的表現讓6景明白為什么對亞太財團的圍剿還沒有實質性的行動。
  試問,亞太財團資金鏈幾乎處在斷裂的狀態下,日系財團又占據著輿論上的主動,如果收購亞太財團的關聯企業會很困難嗎?動經濟戰,在股市上收購亞太財團核心企業的股票會很困難嗎?
  實際上很簡單。從5月24日,到今天6月2日,1o天的時間過去,三井及其盟友居然對亞太財團溫柔至極,似乎都怕打擾到亞太財團一般。
  6景懶得再和住友理、巖崎照之、松阪真守、長井旬廢話、斗心眼,站起來,目視池佐學,平靜的說:“池佐先生,我希望單獨和你談一談。”
  實際上,6景和日系財團的關系一直都不好,根本沒有互信的基礎。他和池佐學互信的基礎是池佐學對竹下修一深刻的仇恨。
  池佐學和朋友們說了一聲,帶領6景來到別墅二樓的書房中,這是他平時獨自思考的地方。書房不大,一張桌子,幾把椅子,布置的很雅致。
  “6先生,不好意思,讓你失望了。”坐下來后,池佐學用漢語向6景致歉。當然,這只是日本人習慣性的禮節。真正有多少歉意,不要當真。
  6景從棕色的手包里拿出一個皺巴巴的煙盒,掂出一顆中華,點上,美滋滋的吸了一口。手包是靜雯幫他拿著,剛剛進來時,靜雯將手包給他。
  “池佐先生,雖說和我預料的有差距,但要說失望還談不上。另外,你今天這個酒宴很成功。”
  池佐學有些不解的看著6景,“6先生…”他以為6景在諷刺他。今天這個宴會是實實在在的失敗。根本就沒有和安迪-摩根等重量級人物達成協議啊!
  6景笑一笑,說:“至少,我們現在知道安迪他們的態度。”竹下修一“盟友”的態度,6景去紐約和安迪-摩根見面后基本就搞清楚了。今天只是讓他看的更清楚一些。而且,池佐學的態度會震懾住一批試圖投機的人。
  池佐學無奈的笑一笑,6景翻臉比翻書還快,剛才還指責他來著,“6先生,這于事無補。他們都是站在利益的一方。中立是暫時的。”
  “所以,我們迅的給亞太財團重創。”6景高深莫測的笑了笑,從手包中拿出一紙打印的文件給池佐學,“這是天驕基金旗下的優質公司nuJTa(日本越洋航空)的股權分布以及財務數據。”
  “納尼?”池佐學幾乎不敢相信眼前看到的nuJTa詳細數據,一句日語脫口而出。
  十幾分鐘后,池佐學看向6景的目光有所變化,誠懇的鞠躬道:“6先生,我知道怎么做了。請看我接下來的表現吧!”
  有這樣詳實的內部數據,要收購亞太財團的資產,那里還怕什么“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等亞太財團反應過來,企業的控制權已經易手。池佐學的心情從陷入僵局的擔憂變成距離成功一步之遙的狂喜。
  6景點點頭,“我等會就去機場。資料,接下來會有人郵寄給你,你給一個可靠的收件地址和收件人吧。必須要的時候,需要你給線人提供保護。”
  越是古老的方式,越是難以追查。
  “我明白。”池佐學毫不猶豫的答應。很顯然,和華收買了亞太財團的某個高層。
  再聯想到6景在德國砸了2oo億美元,為和華砸出一線生機。池佐學判斷6景是個很“恐怖”的人。
  因為,大家都是生意人,需要計算成本、得失、投資回報率,但是,6景似乎不考慮這樣,他要的是達成目的。他玩的不是資本,而是政治。
  不計較一城一地的得失,目標明確,意志堅定,追求長期回報。這樣的人很厲害。可以與之為友,不能與之為敵。
  …
  …
  6景要連夜飛回黃海。在黃海停留一天后,他將返回京城。婉儀的預產期在即。東京這里的事情,他交給池佐學。
  還有唐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