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 科技園的規劃

正要去機場的時候,大哥打來電話讓他去江然居。大嫂在京城西月區的家中安心調養,羅女士正陪著她。老頭子自然沒心思一個人回杭城療養,住在錦園別墅里面,每天種點小菜,天天聽聽音樂。據說錦園別墅里幾個下圍棋的老頭特別不待見他。他現在動輒屠人大龍,如名劍出鞘,殺氣四溢,贏得酣暢淋漓,絲毫不留一點情面。
  下圍棋是要天分的,不是下得越久水平越高。老頭子在這上面悟性很高,水平自是一時之選。
  以陸景的看法,他要是去當古代的文人士子綽綽有余。琴棋書畫四樣才藝,有兩項算得上天資高絕。
  江然居的布局就不像是做生意的樣子,所以陸景進門發現只有一桌客人在喝茶倒也不覺得奇怪。
  “哥。”陸景推開門,和大哥打了一聲招呼,他對面還坐了一個三十多歲的中年人,帶著黑框眼鏡,身上有一股書卷氣,很有學者派頭。
  陸江笑著點頭,給陸景介紹他身邊的中年人。陸景才知道原來他就是江州市新任的市|委宣|傳|部|長陳史益。省里的公示才出來,看樣子他是提前來江州摸情況。
  陳史益的聲音很有特色,綿綿軟軟的江南口音令人印象極為深刻,估計和他接觸過的人就沒有記不住他聲音的。
  “我聽陸書記說,你在推動白沙的舊城改造?”
  “是的。”
  “這個想法不錯。人怎么才能記住自己的根?除了紙面上的文字,還要有其他的寄托。人的需求不能只體現在物質上。還要體現在精神文化層面。”
  陸江笑著點點他,“史益。你還是老樣子啊。”
  陳史益笑著搖頭,喝了一口茶,“這些年也明白了不少。私下里你總要讓我發發牢騷。”說著,對陸景道:“我和陸書記是遼東省|委黨|校同學。”
  陸景微笑著點點頭。他這一口口音一亮相,不知情的人肯定都會認為他是江南來的干部,事實卻并非如此。陸景研究過他的履歷,他從未在江南任職。他的仕途起點是京城市,交流至遼東省任職。后來調入部|委下屬部門。現在看來應該是在遼東和大哥結識。
  大哥這次的運作很高明,與熊書記分享了兩個常|委名額。這也意味著在江州郁系要煙消云散了,王萬強一個人獨木難支。
  郁揚說陳史益來路不明,等他們得知陳史益是靠近大哥的干部,恐怕他們這些人要大吃一驚了。
  “你來講講你對白沙改造的構思。”陳史益扶了下自己的眼鏡,顯然是對如今江州的熱點話題很關注。
  徐建林在江州并非無名小卒,他和民間一些文人團體都有來往。他連續兩篇文章談起白沙的文化意義,不由得引起人的聯想。
  “白沙地理位置處在林元區與漢寧區的交界處,隨著城市的發展,這里的土地將會不斷的升值,并且也需要為周圍地段提供住宿,飲食。休閑的場所。
  所以改造白沙民居不是簡單的將其恢復民國初年的原貌,而是要利用現代的建筑技術在保持原來地民居風格中融入更多的商業元素,形成一個集餐飲、休閑、住宿、旅游、購物的綜合性時尚消費場所。
  最大限度的利用這里的土地價值,又要最大限度的恢復民居,同時也要最大限度的保障居住在白沙市民的利益。
  白沙民居呈橢圓形。共分七街十三巷,我的想法是在它的基礎之上。擴建四條呈‘井’字形的大道,將這里變成一個開放式的休閑地,成為江州市民休閑,購物的首選,也使之成為江州的一張名片。
  楚北風景精華并非只在云春市,江州市同樣可以展示出一道美麗又帶著歷史人文韻味的風景。”
  陳史益聽得微微點頭,以他獨有的江南口音說道:“你要交一份報告給市里,我對你這個構想很感興趣。”
  陸景笑著道:“這只是初步的構想,我會讓人整理之后交上來。”陸江微笑著喝茶,說道:“小景,報告你交給顧日輝。市里面再研究。”
  當著陳史益的面,陸景有些話不好問。一直到飛機降落在京城機場,出了機場之后,陸景才重新打電話給大哥,“哥,童市長退休的事情怎么樣了,要是童市長繼續在市里擔任人|大主|任會不會讓局面很棘手。”
  陸江在電話里笑著道:“小景,笑到最后才是笑到最好。有些事情總是在不斷發展和變化的。”
  大哥說的云里霧里。陸景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聽語氣應該是很有把握,想了想,打電話給楊玉立讓他做一份白沙改造的計劃書出來。
  楊玉立計劃將他手中的三家酒店全部賣掉,所得資金全部投入到新公司用于白沙改造。大有不成功便成仁的架勢。
  “景少,我會處理好的。計劃書寫好之后,我怎么提交給你?”
  “你先發到我郵箱里吧。”陸景說了自己的郵箱地址,楊玉立大概還不太習慣用電子郵件。
  不過他得慢慢適應。陸景每周連公司的高級行政會議都不會去參加,除了幾個人的電話匯報外,基本都是用電子郵件的形式將會議內容發送給他。
  唐悅最近又勾搭上了一個小明星,戀奸情熱。陸景也就沒給他打電話,自己坐出租車到燕大。
  夕陽中的燕大仿佛褪去了皇家園林的宏偉氣度,取而代之的是秀麗的江南景色。金紅色的夕陽染在春意漸顯的柳樹上,小湖中,構成一幅風景秀麗的畫卷。
  意氣風發的學子們昂首走過。陸景從燕大的正門一直走到今天張漓要做雅思培訓演講的教學樓前,拿著手機給她打電話,“小漓,快五點半了,你準備好沒有?”
  “還沒有啊,我還在晚佳大廈這里背稿子呢。”
  陸景幾乎能想象得出她此時焦急可愛的小模樣,“7點鐘開始。我在燕大這里了,我先去王燦那里吃飯,你來了給我電話。”
  “好啊,好啊。你快去吧,我時間不夠呢。”張漓心急火燎的掛了電話。
  陸景想不通照著稿子念有什么好緊張的。
  王燦在湖東路大學城里開了一家租書店,生意慘淡,陸景進去時,書店只有三個人。他,夏思雨,還有一個背對陸景的女孩。
  王燦帶著眼鏡無精打采坐在門邊的桌子前,夏思雨陪著他聊天。陸景指著明亮燈光下女孩的背影對王燦說道:“租書店不是主要做男生的生意嗎?怎么還有女孩。”又小聲說道:“這女孩挺漂亮的,那個學校的?”
  那女孩長發及腰,肩若刀削,身材窈窕,無論從背影的那個角度看給人的感覺都是美女。
  夏思雨笑得從小板凳上跌坐下去,倒在她身后的書堆上,嘴里叫道:“唉喲,疼死我了。”王燦去扶她,笑著道:“你真這樣覺得?”
  陸景心想莫非是背影殺手,正要說話,夏思雨嬌笑著喊道:“清芷,有人夸你漂亮呢。”
  我日,陸景尷尬的看著轉過身來的女孩,是趙清芷。她是胡紅軍的妻子的表兄的堂弟的女兒。關系七拐八彎,和陸景沒什么血緣關系,不過也能算得上是親戚。
  趙清芷走過來打著招呼道:“陸二哥。”臉上還有些嬌紅。
  陸景摸了摸鼻子,那剛才那句“那個學校的”暴露了他不正經的心思。沒想到對象是自己的表妹。
  對正笑得沒心沒肺的王燦和夏思雨道:“我還沒吃飯,王燦,趕緊找個地方請客。”
  夏思雨掩嘴笑道:“陸景哥,你心虛了哦--。”陸景不理她,問趙清芷:“你們倆不是上高二嗎?怎么到這兒來玩了。”
  趙清芷把手中的言情小說丟到桌面上,如新月般的眉頭微皺,“最近比較煩,不想上學。”
  陸景瞟了眼她放下的書,《佳期不言》。看封面就知道是小女生的言情小說。青春期小女生的煩惱是什么?帥蟈蟈與流星雨?這個課題貌似很復雜。
  在湖東路上找了一家裝潢精致地餐廳坐下來吃飯,王燦情緒不是很高,陸景想了想,說道:“我有個好點子你愿不愿意做?”
  “靠,好點子當然愿意做。我現在是下定決心要把事情做好。”
  夏思雨吸著果汁笑著道:“你這個決心下得太早,回頭又要向我抱怨呢。”
  “你問問小雨和小芷,她們兩個平常用什么化妝品?我建議你做女生化妝品的零售生意。這邊大學城里有大把的女生,市場是存在的。不過化妝品的質量你需要保證。”
  王燦精神一震,說道:“靠,你小子果然有門道。早該把你拉來問問了。我是想著先磨練磨練。先吃飯,吃完飯再詳細的給我說。”
  “你果然有一顆自虐的心。哈哈,我一會要去參加一個英語培訓的講座。”
  王燦翻個白眼,“靠。不是你告訴我要先練手的嗎?那晚上吃宵夜再說。老余的事你知道吧?他現在日子過得滋潤的很,聽說前天市糧油公司的武游在他面前自罰三碗茅臺酒當做賠罪。他還是不同意怡家超市采購市糧油公司的大米。
  我改天還是要去怡家超市里面歷練歷練。生意的事情必須要做成功。”
  陸景笑著點點頭。看來這段時間生意的失敗讓他思考了很多。王燦不再是只曉得一有空就打球、打架,打游戲,沒事跟夏思雨膩在一起的懵懂少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