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7 無解

陸景于東京時間6月1日晚上7點抵達東京國際機常東京下著小雨,黝黑的夜色中,點點燈火在雨幕中閃爍。
  陸景和等候在機場中的岑萬、劉騰、江祺廣、上官紹等人握握手,坐車一起回了東京麗都酒店。
  奢華的總統套房中,陸景留幾人略微談了一會,了解當前的情況。
  劉騰點著煙,輕松的笑道:“景少,情況對我們很有利。竹下修一在日本融資不到1億美元。三井財團的池佐學和松阪真守一起放話,誰要敢給竹下修一貸款,就是三井財團的死敵。賭氣的話,但很有震懾力。”
  陸景笑著點頭,說:“池佐學還是下了力氣的。”真實的原因當然不是這樣。這年頭誰怕誰?國家都監管不了逃稅,三井財團能知道誰借錢給竹下修一了?
  不過,劉騰只是和華日本分公司的總經理,和華的中層干部,他也不會苛求。
  上官紹獅鼻闊口,見陸景心情不錯,說:“景少,聽說傅總在石油期貨上有行動?”他和好友蘭驥在2004年新加坡石油大戰時,在傅婕手下工作,和陸景算是熟識。
  陸景就笑,“怎么,你打算做老鼠倉啊?讓亞太財團多虧一點是好事嘛。”
  眾人都笑起來。打擊亞太財團這件事果然沒有看起來那么簡單啊。和華在背后操縱了石油期貨的走向。2004年救回新加坡第四石油公司后,和華在石油期貨上便擁有一定的發言權。
  而三井財團肯定密切配合。
  然而,思維發散開,華爾街有沒有參與呢?在曝出公司巨虧500億之后,華爾街肯定參與了!
  岑萬幾人心中暗自思量著,說笑一會。告辭離開。陸景到東京來,只是參加池佐學的聚會。他們負責的公司的官司依舊繼續。
  …
  …
  陸景送走下屬,回到總統套的主臥中。墨靜雯穿著白色絲質的睡袍從浴室里走出來。秀發披肩,明媚動人。“陸景,你們談完了,情況怎么樣?”
  “竹下修一的處境不大好。670億美元的窟窿讓很多人對亞太財團沒有信心。”陸景輕擁著明艷性感的靜雯,溫柔的吻著她柔軟的紅唇。
  墨靜雯享受著愛人的溫柔,放松的道:“那亞太財團在劫難逃咯?真是讓人感到輕松啊。陸景,浴缸里的水我給你調好了。”
  “沒那么夸張,還要看明天池佐學能不能說服大部分財團人士袖手旁觀。”陸景微笑著說道,“靜雯。要不要一起泡個澡?”
  墨靜雯嬌羞的輕笑,俏臉微紅,小聲說:“算了呢。你今天要早點休息。”
  陸景呵呵一笑,去奢華的浴缸中泡著澡。給莫心藍、吳璇、丁靈打電話。她們在香港參加和華的議事會議。陸景叮囑她們不要喝酒,對肚子里的小寶寶不好。
  絮絮私語從電話里傳傳來,窗外的夜色流淌,陸景愜意的點了一支煙。仰頭倚在浴缸中,吐著煙圈。
  葉靜雨在紐約忙著sit的事情,董晚瑤還要處理離校的各種手續。兩人都沒有跟他一起來東京。
  話說,這一圈轉下來還真累。紐約、柏林、安曼、京城、江州、黃海、紐約、東京。幸好。現在和亞太財團較量,差不多能看到勝利的曙光。
  雖說收獲不少,和華在全球經濟秩序中的地位躥升至一個新的高度。但他確實得好好的休息一段時間了。身體不累,腦子累。
  陸景的思緒飄飛,這時,手機響起來,陸景看看號碼,是已經來到東京三天的唐悅的電話。陸景接了電話,聽唐悅說了一件事,笑道:“答應他。”
  …
  …
  竹下修一啟程前往中東迪拜的行程被耽擱下來。6月2日,池佐學在位于世田谷區的青園別墅中宴請他昔日的“盟友”。他怎么可能視而不見?
  事實上,陸景、查爾斯-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賈爾斯、謝爾維、哈利-伯納德、安迪-摩根、杰西卡-富林明等人陸續抵達東京時。他就已經得到消息。
  “池佐學,究竟要干什么?他能說服這些人不支援我?”銀座的某間高檔餐廳的包廂中。竹下修一呢喃自語。包廂沒有人會回答他的問題。
  兩個美貌的年輕女孩跪坐在竹下修一左右。一個穿著牛仔褲,長腿修直,一個穿著黑西裝制服,曲線窈窕。服侍他用餐。他最近壓力有點大。需要放松。
  竹下修一當然明白池佐學對他的仇恨,但是,在掌握亞太財團的大權過程中,有些人是必須要清洗的。他不會手軟。
  …
  …
  青園別墅位于東京知名的富人區世田谷區。這里居住著很多明星、政要。
  傍晚時分,陸景的車隊從柏油馬路駛入綠樹環繞的別墅區深處。兩側都是精美的別墅,最高不過三層。迥異于東京的高樓大廈風景。環境幽雅。
  青園別墅是一棟占地廣闊的白色三層別墅,穿著各色制服的保鏢、傭人、服務員一一就位。賓客如云,又僅僅有序。
  陸景和墨靜雯在別墅門口下車。煙詩凝等人去停車。門口,一名穿著青色商務衫的青年九十度鞠躬,用日語道:“歡迎光臨,陸桑。請跟我來。”
  陸景點點頭,挽著墨靜雯的手臂,進入到別墅明亮的客廳中,客廳中赫然有七八位老熟人。陸景對池佐學的聚會并不怎么上心,沒有打聽賓客,沒想到安迪-摩根,雷納德-洛克菲勒、查爾斯-沃倫等人都來了。
  寒暄著,眾人都避開了經濟話題,維持著表面上的和氣。很快,就到了宴會開始時間。
  宴會布置成一個類似于哈利波特里魔法學院的畢業宴會那樣,長排的酒桌在餐廳中陳列開。左右相對。一共四排。每個人面前都幾道菜,身后會有服務員給客人提供優質的用餐服務。
  作為主人的池佐學在主位落座后。宴會開始。漂亮的舞姬和酒菜紛至沓來。氣氛舒適。
  “嚇,你們真是腐-敗啊。”煙詩凝在陸景身邊小聲說道,“這哪里是吃飯。簡直是吃錢。”
  陸景就笑,“詩凝。要加上一句,吃文化。當然,我對這些不感興趣。話不投機,相看兩厭啊。”說這話時,對面的哈利-伯納德正在瞪他。
  墨靜雯和煙詩凝兩人一左一右的吃吃輕笑。絕美的風情流溢。
  挨著陸景隔壁就坐的是杰西卡-富林明和安迪-摩根。杰西卡好笑的看向陸景。陸景又在逗他身邊的女孩子笑,真是個風流人物。
  “啪!啪!”舞姬一曲畢,池佐學拍著手,舞姬們退下。池佐學起身。說道:“非常感謝諸君能參加我的酒宴。”說著,一鞠躬。
  池佐學的身材瘦小,短發花白,今年68歲,滄桑的臉上帶著沉痛的表情,用低沉、痛楚的聲音說道:“諸君,14歲年前,我妹妹池佐結衣在亞太財團的內部清洗中慘死。我至今還記得那慘痛的一幕幕。”
  池佐學語氣轉厲,“她的死和竹下修一脫不了干系。今天是時候向竹下修一這個劊子手討回公道的時候。諸君,我在此懇請你們不要援助亞太財團。我的仇恨在我有生之年不會消息。請諸君體量我的心情。拜謝諸君!”
  池佐學再次深深的鞠躬。
  池佐家參加宴會的3名老者和4名中年人都從桌位上站起來,走到中間,分別向分作在兩側的來賓鞠躬。氣氛肅穆。
  池佐學一揮手。讓池佐家的人退下,道:“我在此向諸位保證,我不要亞太財團資產的分毫,我只要一個東西,我要竹下修一的人頭,祭奠我死去的妹妹。”
  池佐學三度鞠躬。
  人頭,兩個字,讓在座的賓客不寒而栗。看情況,池佐學是痛恨竹下修一到了極點。很顯然。這個時候救竹下修一,就得承受池佐學的滔天怒火。
  池佐學是借著今天家宴的場合、時機向原本竹下修一的盟友表示他的決心。
  安迪-摩根嘴角浮起一絲冷笑。這種程度的威脅自然不在他眼中。倒是杰西卡-富林明似乎被嚇到。在餐桌上說人頭,很能營造恐怖氛圍。
  其余各人反應不一。
  …
  …
  酒宴結束后。池佐學邀請松阪真守、長井旬、住友理、巖崎照之、陸景、查爾斯-沃倫、雷納德-洛克菲勒、賈爾斯、謝爾維、哈利-伯納德、安迪-摩根到別墅的小客廳中商談。
  長井旬便是長井靜香的叔叔長井寧次的父親,長井家族的話事人;住友理是住友財團的一號人物;巖崎照之是三菱財團的幕后主導者。
  這些都是在日本舉足輕重的大人物。即便是現任的日本首相安倍晉三見到他們都要禮讓三分。
  陸景帶著墨靜雯坐在充滿日式風格客廳的左側。煙詩凝留在了外面,每個人只帶一個隨從。陸景小聲感嘆道:“靜雯,日本人真tm變-態。”
  吃飯的時候說人頭,挺影響食欲的,又不是拍電影。然而,剛才池佐學說完后,居然酒宴還進行了四十分鐘。靠了。
  墨靜雯掩嘴偷笑。和華和池佐學代表的三井財團是“盟友”,池佐學再怎么嚴厲,都難以影響到她現在輕松的情緒。當然,確實如陸景說的,吃飯的胃口都搞沒了。
  “亞太財團面臨著極大的資金缺口,他們的資產約有2500億美元,不知道諸位打算怎么分食?”池佐學開口說道。
  他剛才只是表明他強硬的態度。真要現在在座的諸位不去幫竹下修一,得拿出利益。在座的都是商業精英,都明白聯合起來壓價的道理。
  現在就是“分贓大會”大會的預演。同時,也是池佐學要求各方站隊,表明態度的時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