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6 巨虧

“就這么簡單的陰謀,竹下修一怎么會上當?”查爾斯-沃倫在倫敦城的一棟高樓大廈中,哭笑不得的問前來匯報消息的紅鼻子愛德華。
  愛德華對此也有些無奈,說:“查爾斯,和華與三井聯手做局,竹下會長大意了。”
  這個局最關鍵的地方是深田勝平這個小人物。亞太財團接手Tucom半年,竟然沒有發現那份合約的存在。不得不說,其公司制度上是存在某些缺陷。董事長,財務總監都存在嚴重的失職。
  查爾斯-沃倫無奈的笑了笑。東京的巨震,他也在關注。如果亞太財團這個老牌的世界一流財團倒下,世界經濟格局勢必會洗牌。
  查爾斯-沃倫腦海中浮起陸景的臉龐。這場變局中,他又應該處于什么立場呢?是與陸景為敵,支援亞太財團。還是,緩和與陸景的關系呢?
  想到支援亞太財團,查爾斯-沃倫心里就有點發憷,500億美元資金的缺口,他可拿不出來。即便拿得出來,風險太大,他也需要慎重考慮啊。
  …
  …
  香港四季酒店龍景軒餐廳中,參加完和華議事會議的成員們一行17人依次而坐。喝著餐前茶,談笑風生,逸興飛揚。
  亞太財團陷入巨大的財政危機中,距離敗亡不遠。和華所有人都心情舒暢,之前7個月的憋屈一掃而空。
  香港四季酒店位于位于香港國際金融中心,2005年9月開業,號稱6星級酒店。全球唯一一家同時擁有兩家米其林三星餐廳的酒店。
  米其林三星餐廳的評價:值得特別安排一次旅行造訪的餐廳。這是美食文化中的至高榮譽。香港四季酒店同時擁有的龍景軒和caprice。
  和華眾人今天選擇的是粵菜餐廳龍景軒,品味著精美的美食,氛圍輕松、愉快。
  董坤城微笑著站起來,朗聲道:“各位,為即將到來的勝利干杯!”竹下修一未必沒有翻盤的機會,但是他相信陸景能解決這個棘手的敵人。
  “干杯。”雖說都是一方大員,但是此刻,還是禁不住情緒流露。興奮難言。
  這不僅僅是出了口氣那么簡單。“干掉”亞太財團后,亞太財團那些豐厚的資產很誘人,再加上此事的影響力,和華必然成為世界級財團。
  人生登臨如此高峰。難道不應該興奮嗎?
  …
  …
  亞太財團巨額虧損的消息吸引了全球最頂尖富豪圈子的關注,一旦一家世界級財團隕落,世界的財經格局勢必會新的變化。
  舊的王者落幕,新的王者就會誕生。
  而,其余下優質的資產都是美味的“蛋糕”。誰不眼熱?
  周三下午。雷納德-洛克菲勒在洛克菲勒中心埃克森石油公司大樓5301號辦公室中接待前來拜訪他的尼古拉斯-賈爾斯、謝爾維、哈利-伯納德。
  明亮、寬敞的辦公室中,五人圍著圓形的茶幾落坐,咖啡的香氣飄散在空中。
  花期銀行的董事賈爾斯微笑著道:“雷納德,我接到三井財團池佐學的電話,邀請我前往東京參加他的家宴,你有否接到這個邀請?”
  “接到了。”雷納德-洛克菲勒笑了笑,看向謝爾維、哈利-伯納德。
  哈利-伯納德、匯豐銀行的董事謝爾維都點頭,笑道:“當然,我們也接受到邀請了。”
  伯納德說明來意:“雷納德,亞太財團巨虧500多億美元。在和華與亞太財團的較量中,我們應該站在那一邊呢?”
  去東京之前,他們希望能夠有一個比較統一的想法。而此前與亞太財團的合作中,雷納德-洛克菲勒無疑是領軍人物。
  雷納德-洛克菲勒笑著看了年輕、俊逸的伯納德一眼,淡淡的說:“哈利,其實與和華財團無關,正在較量的三井、住友兩家財團與亞太財團。”
  伯納德就愣了下。他和陸景有些恩怨,其實來找雷納德,就是希望由他牽頭來救助亞太財團。花期銀行、匯豐銀行、洛克菲勒家族要出資500億美元其實不是太難的事情。
  謝爾維撫著光頭道:“也是,說起來。和華只是在催要70億美元而已。”
  雷納德淡淡的一笑,“哈利,不要太高看和華了。他們在日本沒有任何影響力。至于,我們的立場。去了東京見機行事吧!”
  談起和華,語氣輕蔑。雷納德心中對和華的不滿已經累積到相當程度。
  雷納德這番話說的伯納德心里頗爽,笑說:“好的。”他確實不應該太看重和華。
  賈爾斯笑了笑,謝爾維附和雷納德的意見是有私心。匯豐銀行不愿意救亞太財團。500億美元的風險太大。當然,花期銀行內部討論的結論也是如此。
  哈利-伯納德的父親克里斯-伯納德在東部財團頗具影響力,他和謝爾維都不愿意當面得罪哈利-伯納德。能夠由雷納德-洛克菲勒說服他也好。
  和華在這次和亞太財團的較量中的貢獻當然不止是如此。回頭“分贓”的時候,和華會拿到很大一塊蛋糕的。
  …
  …
  和華能否在最終分享利益時拿到一大塊蛋糕,陸景心中自有計較。他正心情悠閑的在哈佛大學所在地參觀、品嘗美食。這次他給亞太財團逼的有點狼狽,需要放松放松。
  哈佛大學的畢業典禮于5月29日舉行,陸景、墨靜雯、小季、余樂幾人都出席了董晚瑤的畢業典禮儀式。
  草坪上,教學樓前,穿著學士服的畢業生們紛紛將學士帽向拋向空中,咔嚓咔嚓的快門聲響起,將青春的記憶定格在這一刻。
  余樂畢業于哈佛商學院,和陸景幾人一起站在草坪邊的馬路上,沐浴著夏日清新的陽光,看著這一幕,禁不住感嘆道:“頓時感覺我已經老了。”
  墨靜雯挽著秀發,好笑的道:“你少逛點夜店,這句話感嘆才名副其實吧?”眼神中閃過羨慕、黯然的神色。一旁嬌柔的季婉彤也是如此。
  靜雯和小季兩人都是大學沒有讀完就來到陸景身邊工作。一個是交州大學。一個是江州大學。畢業典禮,大概是沒有的。
  聽到余樂的感嘆,陸景笑一笑,收起手機。他在給遠在南非約翰內斯堡的董冰、在黃海的趙清芷、謝清歌、何夢明發哈佛這里的慶祝圖片。她們都沒法來參加董晚瑤的畢業典禮。
  墨知秋、云玉致簇擁著穿著黑色學士服的董晚瑤從遠處人群中跑過來。董晚瑤揚著手臂。舒展身姿,俏臉上洋溢著興奮的笑容,“哥,漂亮嗎?”
  “嗯。有女一人,宛若清揚。”陸景點頭夸道。晚瑤在美國生活、學習三年。讓她如同璞玉被雕琢,開始散發出璀璨的風華。
  “哇…,受不了啦。還引用詩經的句子呢。”墨知秋吐糟。墨知秋雖說是毒舌,但活躍氣氛也是一把好手。
  哈佛大學的慶祝儀式一直到下午。下午三點許,陸景一行才回到馬薩諸塞州劍橋市區中心某棟大樓的豪華公寓中。董晚瑤、墨知秋、云玉致都住在這里。
  說說笑笑,陸景忽而接到池佐學的電話,“陸先生,我6月2日在東京舉辦家宴,商議共同對付亞太財團的事宜,希望你能抽空來參加。”
  陸景有點齜牙。他是計劃要回京城的,想了想,道:“好的。”
  …
  …
  相比于陸景的輕松,竹下修一這幾天的心情要糟糕的多。亞太財團在日本國內頗有人脈,不然,他們也不會和其他日系財團對抗多年不倒。
  但連續三天竹下修一在東京的游說、募資并沒有取得更好的效果。500億美元的資金缺口嚇退了很多人,他們實在無法對亞太財團有信心。
  六一兒童節是星期五。傍晚時分,竹下修一邀請吉永宏樹到位于豐島區目白的家中小酌。
  別墅東南角的房間中,六名舞姬穿著和服跳著傳統的日式舞蹈。榻榻米上,竹下修一和吉永宏樹各具一方。對坐而飲。深田哲二在一旁作陪。
  “唉…”竹下修一舉杯和吉永宏樹對飲了一杯清酒,千言萬語,化作一聲長嘆。
  吉永宏樹道:“竹下君,我們要出售部分資產。只要把芝加哥交易所的頭寸平掉,我們就還有希望翻盤。”
  亞太財團涉足能源,金融,酒店,地產、基建、船運、IT、電信、教育、風投、航空、石油、醫藥、礦產、保險、傳媒等業務。
  各類資產加起來約有2500億美元。只是,出售這些資產會被壓價。并且需要時間。
  竹下修一點點頭,說:“我準備飛一趟中東和歐洲,尋找潛在的買家。”
  深田哲二欣賞著歌舞,忽而低下頭,吃著冷碟小菜,眼中的光芒閃了一下。
  這時,竹下修一放在案幾上的手機響起來。竹下修一揮揮手,房間里的音樂消失,歌姬們躬身行李后,踩著小碎步輕盈的退出。竹下修一看看號碼,接了電話。
  電話里傳來安迪-摩根的笑聲:“竹下會長,聽說你要出售Tucom的股份?”
  “嗯,有這回事。”竹下修一眼睛瞇起來,腦海中急速的思索著安迪-摩根的用意。
  Tucom發展前景光明,資產價值200億美元。但因為背負著500億美元的負債,無人敢接手。安迪-摩根是三天以來第一個有意愿購買的人。
  竹下修一和安迪-摩根是朋友,想了想,徑直說:“安迪,你打算以什么樣的價格收購Tucom公司的股份。”
  安迪-摩根輕笑幾聲:“竹下會長,當然是以最優惠的價格。”
  竹下修一眉頭皺起,他明白了,安迪-摩根是來趁火打劫的。
  安迪-摩根等了一會,淡淡的問道:“竹下會長,你覺得如何?”這一句話,將他強勢的性格展露無遺。
  當然,在美國人眼中,日本人確實不需要尊重。美軍就駐扎在關島、沖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