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5 隱藏的協議

6景和安迪-摩根談完之后,便和同來的葉靜雨一起離開紐約朗豪坊酒店。E▉▉小說▉▌網www.exiaoshuo.com█
  安迪-摩根在酒店窗口處,微微沉吟著抽著雪茄。心中有些感嘆:時至今日,6景在他面前已經無須懇求了,而是近似于平等的姿態。
  這也是和華財團地位上升所帶來的影響。無疑,和華財團已經具備世界一流的財團的實力,現在所欠缺的只是名氣。
  他有預感:這次亞太財團很有可能成為和華的墊腳石。
  …
  …
  芝加哥交易所交易停盤后,Tucom公司在石油期貨上巨虧5oo億美元的消息迅的傳到東京。《朝日新聞》、《讀賣新聞》、《日本經濟新聞》等日本權威媒體迅報道相關的消息。
  Tucom公司作為當前日本第三大移動運營商,用戶22oo萬,過排在第三位的軟銀。資產約2oo億美元左右,前景良好。突然爆出巨虧的消息,市場上頓時一片嘩然。
  要不是Tucom還沒有上市,否則的話,其股票只怕會連續大跌。
  即便如此,Tucom還是被日本經濟產業省專程問詢,要求提供相關的信息。使用Tucom公司手機、網絡服務的人數眾多,日本政府不得不關注。
  在日本媒體孜孜不倦的報道、挖掘之下,事情的真相很快就大白于天下:Tucom公司的前任財務總監向三井住友銀行貸款1oo億美元,用于建設Tucom在日本本土四島的3g網絡基站。
  這份貸款合同到目前為止沒有任何問題。但是,合同的末尾確實有幾項補充條款,剔除掉專業的法律、財務術語外,簡而言之,有如下兩層意思。
  第一,Tucom的貸款需要存放在三井住友銀行中。貸款只能用于支付基站建設。
  第二,Tucom授權三井住友銀行可以使用其賬戶的資金用于投資金融衍生品、理財產品,風險自負。為此,三井住友銀行可以給予Tucom的存款利息高于同期商業銀行的存款利率。¢£e¢£小說¢£網,www.ExiaoSHUO.COm¢
  按理說。第一,第二條都是意料之中的條款。銀行對大客戶都有一些限制。一般在給予高利息的同時,會有相關的投資風險條款。2oo8年金融危機中,不少銀行都被曝出擅自挪用儲戶的資金。其中。包括匯豐銀行、渣打銀行等等知名銀行。免受法律追究的關鍵就在于第二條類似的條款。
  然而,與常見做法不同的是,第二條款中:Tucom授權三井住友銀行以Tucom的名義去投資。這是在無形中放大了Tucom的經營風險。這是屬于合同條款中的漏洞。
  像三井住友銀行這樣往死里坑儲戶的確非常少見。信譽還要不要了?而且,Tucom的職員將合同隱匿了幾個月之后再突然的爆出來。這能說明很多問題。
  眾所周知,三井系的企業docomo正在和Tucom在移動市場競爭。日本媒體的諸多評論基本將此事置為企業之間的較量。一個很精巧的設局。零星的有人指責三井住友銀行信譽不佳也淹沒在無數的報道中。
  信息化年代。讀者、網友最不缺的便是信息。
  5月29日,竹下修一在天驕基金總部大樓召開高層會議,橢圓形的會議桌邊圍坐著十幾名男子。年紀不一,人人正襟危坐,表情嚴肅。
  “相信所有的人都知道我們現在面臨著什么樣的危機。”竹下修一此時的顏色有些憔悴,手指用力的敲著桌子,“毫無疑問,我們被三井住友銀行陷害了。”
  “我現在想要問問諸君,下屬的企業到底還沒有這樣的合同被隱匿?現在是戰爭時期,戰爭。諸君。我們的應對措施是什么?”
  竹下修一的語氣相當嚴厲。他沒有料到眼皮子低下的Tucom居然生這樣的事情。大意了啊。和華在Tucom公司埋了釘子。
  他還是小看了6景。6景在7個月以前就埋下了今天反擊的伏筆。
  會議桌左側中的一人道:“會長,這擺明了是三井住友銀行在誣陷我們,我建議我們先應該爭取輿論的支持和同情,然后起訴三井住友銀行。”
  吉永宏樹板著臉,不耐煩的道:“輿論戰我們已經輸了。E▌▌小說▌▌網.ww.exiaoshuo.com█看看這幾天的報道就知道。我咨詢過我的律師,從法律上而言,三井住友銀行沒有任何錯誤。”
  有人建議道:“和華財團擁有pLu電訊4o%的股份,我們能否額外支付他們一筆資金,換取他們在這件案子中支持我們。只要Tucom咬定三井住友銀行在作假,或者是個別人行為。我們可以贏下這個官司。”
  深田哲二嘆口氣,“諸君,即便我們支付1oo億美元給和華,大概也很難與和華和解。拉他們一起對抗三井住友銀行更是無從談起。
  其一,因為和華話事人6景的性格。我們這次在黃海和他大戰了許久。其二,和華已經和三井、住友聯手,目的是打垮我們。我們無論給出多少利益,都很難打動他們。”
  亞太財團與三井、住友是多年的老冤家,和議自然不可能。與和華和議的路有斷絕。會議室中的氣氛有點凝重。
  竹下家的一名老者沉聲道:“會長。我們現在先要讓Tucom公司停止對三井住友銀行的授權。其次,募集資金,在芝加哥交易所的賬戶要立即平倉。減少風險。第三,我們就這件事要上訴到法院,能不能贏是一回事,卻可以給我們爭取緩沖的時間。”
  竹下修一雙手攏起來放在桌上,輕聲道:“四叔,我已經讓Tucom停止授權了。芝加哥交易所平倉的事宜最難辦。我們總計虧損了約5oo億美元。保證金就需要25億美元。再加上1oo億美元的本金,pLu電訊所要的7o億美元股權交易金。我們的資金缺口高達67o億美元。”
  吉永宏樹補充道:“這還沒有考慮石油期貨價格的波動因素。”亞太財團這次面臨的危機非常大。任何企業都不可能拿出67o億美元的現金。
  坐在會議室里的亞太財團高層們終于意識到,他們現在面臨的何等兇險的局面。
  該死的和華財團!
  …
  …
  哈佛大學商學院附近街道的一家星巴克咖啡館中,6景、墨靜雯、董晚瑤、墨知秋、余樂、云玉致、季婉彤品著咖啡閑聊。
  6景和安迪-摩根談過之后,就與助理們一起來哈佛大學看望在這里攻讀的董晚瑤、墨知秋、云玉致。晚瑤的畢業典禮在5月29日舉行。
  “這么簡單的策略,亞太財團是怎么上當的啊?我都不敢相信呢。”墨知秋穿著黑色蕾絲印花連衣裙,攪拌著面前的咖啡,不屑的說道。
  看著酷似聶問白的墨知秋。仿佛她的年輕版,6景嘴角微微翹起,說:“知秋,越簡單的策略。越有人上當。”
  董晚瑤嫵媚的輕笑,嘴角的美人痣平添她幾分風采,“哥,你就別糊弄人了。和華私下里沒做大量的工作,怎么可能瞞得過亞太財團啊。”
  這話說的幾人都笑起來。剛才還同意6景觀點的墨知秋禁不住對6景翻個白眼。她才知道她給6景“騙”了。
  許久不見的云玉致神氣完足,精神狀態看起來不錯,穿著一襲白裙,清純秀美,輕聲問道:“6哥,哪個,在石油期貨上虧損的是Tucom,亞太財團完全可以將Tucom走破產程序。”
  余樂解釋道:“云小姐,不是這樣的。你說的是日本國內的法律會認同破產程序。但是芝加哥交易所可不會認可。Tucom是亞太財團的子公司,而亞太財團有能力償還債務。除非亞太財團不準備日后在美國的交易所進行交易。否則,他們必須要承擔Tucom在石油期貨市場的失敗。”
  云玉致聽的似懂非懂。
  6景補充了一句,“債務跑不掉的,在期貨市場中的對手方,會起訴亞太財團。”
  董晚瑤道:“哥,我的學分修夠了,明天的畢業典禮你會參加吧?”進入哈佛三年,她終于要畢業了。
  6景就笑,“不然,我來哈佛大學干什么啊?。知秋,你要加油啊,爭取三年就畢業。”晚瑤畢業后的去處,他已經安排好了。去歐洲的風景文化集團工作。
  墨知秋一甩馬尾辮,玉女的風情十足,說:“關我什么事啊,大叔?我才不要像晚瑤姐那樣拼命,我又沒有愛情的動力。嘻嘻。”
  墨靜雯就瞪眼。她看墨知秋很不順眼。
  6景笑著搖頭,看向窗外充滿美國風情的街道。心情極為放松。參加完晚瑤的畢業典禮后。他得回國了。婉儀的預產期要到了。
  而亞太財團,在目前的局面下想要翻身很難。當然,他還需要做點什么。唐悅,過段時間就會去東京。
  …
  …
  東京,天驕基金總部大樓頂層。竹下修一一個人在專屬的奢華休閑室中拿著球桿打著斯諾克。安靜的球室中不時的有球撞擊的“嘭嘭”聲音傳出。
  吉永宏樹和竹下直人走進休閑室,默然的站在一旁看竹下修一俯身打球。做工精美的球臺上,還剩下一個黑8。
  竹下修一沒有將這最后一個球清入球洞,將球桿放在一旁,低聲問道:“都走了?”
  亞太財團的高層會議開了一天,效果并不是很理想。吉永宏樹、竹下直人剛剛送高層們離開天驕基金的總部。
  “是的。吉永宏樹低聲道,默默的拿出一支煙點上。對亞太財團而言,情況危機。他心情有些壓抑。
  竹下修一輕輕的嘆了口氣,走到窗戶邊,看著窗外夜色中的東京。情緒有些低落。自他執掌亞太財團以來,惡劣的局面不知道經歷了多少,這一次是最危險的一次。
  竹下直人是竹下家族內的元老,竹下修一的四叔,穿著青色的西裝,背有些彎,開解道:“修一,吉永君,要振作起來。我們還有很多事情要做。”
  起訴三井住友銀行已經遞交起訴書。亞太財團出售Tucom股份的消息已經放出。派出暗殺深田勝平的人手已經出。Tucom在芝加哥交易所的交易賬戶已經接受。同時,pLu電訊已經向東京法院起訴天驕基金。
  總總事務,繁瑣而復雜。像一張網一樣纏繞著亞太財團,令人感到無力。
  竹下修一點點頭,略顯疲倦的道:“麻煩四叔了。我現在集中精力先處理募集資金的事宜。”
  “自家人,我會處理好的。”竹下直人答應下來。能拿到資金,一切問題都會迎刃而解,拿不到,亞太財團就只有死路一條。
  然而,67o億美元的資金缺口,想著,就有些讓人絕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