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4 談判

天驕基金總部大樓。明亮的陽光從窗外映進頂層的辦公室中,帶著夏季的清新氣息。
  “竹下君,來勢洶洶啊1吉永宏樹略顯滄桑臉龐上帶著擔憂。三井住友銀行的公告在昨晚就傳遍東京,他今天上午來見竹下修一,“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和華早有預謀,并且與已經三井聯手。”
  竹下修一微笑著點頭,喝著茶,“意料之中。陸景這個人的游說能力是相當不錯的。李健熙都可以被他說動。何況,松阪家和池佐家。”
  亞太財團在日本的影響力不是假的,昨天晚上接到深田哲二的匯報后,他打了幾個電話,立即就查明事情的事情的原委和來龍去脈。
  吉永宏樹見老搭檔意態閑適,問道:“竹下君,看來你有把握?我們和三井、住友財團交手多年,勢均力敵。但是加上和華,我們的力量便顯得不足。”
  竹下修一淡然的微笑道:“吉永君,和華財團在日本沒有什么影響力,他們的想法可以忽略不計。”
  吉永宏樹點了點頭,說:“嗯,先把目前的事情解決好。”對亞太財團而言,讓背叛Tucom公司財務部的那個課長消失并非什么難事。這也是解決這起糾紛最直接的手段。然而,深田這個人證給三井財團保護著,很難下手。亞太財團與三井財團就此事,還有得官司打。
  正聊著,深田哲二從門外進來,說:“會長,副會長,PLU電訊發函來催促我們盡快償還拖欠的70億美元股權轉讓金。”
  吉永宏樹禁不住笑起來,“這就是和華的手段?當真是黔驢技窮啊!”
  他倒不是輕視陸景,只是東京是日系財團的地盤,和華的影響力微乎其微。這個是想要配合三井財團收緊亞太財團的資金鏈,有點異想天開。
  竹下修一戲虐的笑道:“深田君,現在的情況你也知道。我們怎么可以讓和華獨善其身呢?要資金沒有,讓他們來談談吧。”
  深田哲二配合的笑起來,說:“哈伊。會長,我這就去通知她們。”Tucom成立之初是和華與亞太財團的合資。出資的雙方分別是PLU電訊和天驕基金。股權幾經變遷,PLU電訊所擁有的40%的股權在2006年下半年以70億美元的價格出售給天驕基金。
  但,在協議簽訂,股權信息變更后,天驕基金以各種理由拖延支付給PLU電訊這筆款項。而和華財團似乎并不著急。這件事雖說透著古怪。但因為當時亞太財團占盡上風,很多人推測,和華只是要留一個日后談判的口子。因而無人深究。
  ….
  …
  東京的媒體密切關注三井住友銀行與Tucom之間的糾紛時,5月25日上午,松阪真守再一次和池佐學在“千葉”會面。
  兩人的隨從都退出包廂。寒暄幾句后,兩人在包廂的木塌上跪座。松阪真守略有些不屑的問道:“這就是和華和你的計劃?”
  三井住友銀行催要100億美元的欠款,再加上和華催要70億美元的欠款,這樣的策略簡直比小學生水平都不如,要說能“打垮”亞太財團,簡直是癡人說夢。大概還沒有睡醒。
  池佐學一頭白發。他今年有68歲。滿臉滄桑又精神振奮。聽到松阪真守類似于質問的語氣,從手邊的公文包中拿出一紙合同遞給松阪真守,沉聲道:“松阪君,你看看這個。”
  松阪真守欠身接過了文件,認真閱讀起來,臉色逐漸的變化,從冷靜變得欣喜,再變得爆喜。興奮的渾身都在顫抖,差點沒有壓下來。
  這份合同是深田勝平帶出來的合同。合同中不僅確認了Tucom向三井住友銀行借貸100億美元,還將授權了這筆貸款的使用用途:用于金融衍生品交易。
  只此一項。就足以要了竹下修一的命。100億美元在金融衍生品交易中足以讓Tucom虧到破產清算。而Tucom現在是天驕基金的全資子公司…
  松阪真守將合同放在身前的木塌上,抬起頭,看向池佐學,聲音有些顫抖的道:“Tucom的賬戶中現在虧損多少?”三井住友銀行可不僅僅是一家銀行。下屬部門中同樣有期貨交易席位。
  池佐學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容,“炒石油期貨。不多,虧損500億美元。大概今天芝加哥交易所停盤時就會爆倉。”
  “喲西!”松阪真守拍手叫好,承諾道:“池佐君,放心,我知道怎么做!”
  三井財團最高的領導機構是由職業經理人組成的“二木會”。而三井財團的股權是分布在十三個家族中。所以,池佐學需要和他聯手才能借助于三井財團產生足夠的影響力。
  而且,這份合同在法律上是真實的,但是只要是智商正常的人都知道是陷害。想要迫使竹下修一就范,三井財團需要動用他們在日本政壇、媒體上的力量,全方位的對亞太財團進行“轟炸”、“攻擊”。
  竹下修一在東京雖說能量很大,但他沒法查到這份合同的具體內容。如果看到,大概他就不會這么淡定了。
  …
  …
  5月25日上午,陸景和安迪-摩根約見的地方是紐約第五大道朗豪坊酒店。
  上午時分,酒店的客人稀疏。陸景在酒店27樓的總統套房中見到了許多熟人。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肯尼-波特、艾德蒙-阿伯特、山姆-麥考密克。
  典雅的客廳中,安迪-摩根穿著黑色的襯衫,西褲和美艷、窈窕的杰西卡在說笑,見陸景走進來,笑著和他握手,“陸,今天老規矩。回頭我們倆再聊。”
  陸景微微一笑,“行啊,我是客隨主便。”說著,和眾人一一打著招呼。
  艾德蒙-阿伯特冷哼一聲,冷著臉道:“陸先生,一時得意不代表什么。亞太財團沒你相信的那么簡單。”
  雷納德-洛克菲勒主動提出讓陸景和竹下修一和解,給陸景拒絕。他作為雷納德-洛克菲勒的朋友看陸景很不爽。
  令他對陸景更不滿的是韓國漢城發生的事情:現代、三星正在聯手清洗安氏財團,很有可能過一段時間,現代財團的鄭夢先又要找他贖回現代金融三家企業。
  陸景瞇著眼睛微笑,露出陸二少招牌的笑容,“阿伯特,亞太財團也沒有你相信中的那么強大。”
  山姆-麥考密克長得有點像尼古拉斯-凱奇,笑著打圓場,“嗨,兩位,今天只玩牌,不談生意。”
  陸景和艾德蒙-阿伯特都是笑了笑,沒再說話,爭鋒相對。都是成年人,沒人會很幼稚的吵架。
  安迪-摩根的老規矩就是聚餐,然后玩德州撲克。吃過飯后,眾人在棋牌室中邊玩牌,邊說著最新的事情。老規矩是杰西卡-富林明當荷官。
  棋牌室裝飾奢華,正中是一張賭場中常見的圓形賭臺。杰西卡素手給眾人發著牌。言笑晏晏。看得出她最近心情不錯。陸景現在的德州撲克水平依舊不怎么樣。幾萬美元的籌碼,他根本就沒有用心去算。
  玩了2個小時,大家開始休息,有侍女送了紅酒、飲料、點心、甜品進來。安迪-摩根邀請陸景到總統套的書房中密談。書房中布置雅致、厚重,充滿書卷氣息。
  安迪-摩根做個手勢邀請陸景在沙發上落座,笑道:“陸,你和亞太財團現在是陷入僵局了吧?誰也奈何不了誰。”
  陸景高深莫測的笑一笑,“安迪,恰恰相反,我是來通知你可以收購Tucom的股票了。”
  “哦?”安迪-摩根停下了剪雪茄的動作,饒有興趣的看著陸景。等待他的解釋。
  陸景抬手看了腕表上的時間,“安迪,你可以了解下芝加哥交易所的情況。”紐約時間比芝加哥時間快1個小時,現在是紐約時間3點52分。芝加哥交易所在周五的停盤時間是下午1:15分。
  “呵呵,我問問。”安迪-摩根叼著雪茄,走到窗戶邊打了一個電話,片刻后走回來,笑吟吟的道:“陸,真是有你的啊。我聽說了,Tucom的交易賬戶爆倉了。交易所已經向Tucom公司發函,要求補充保證金。”
  陸景微微一笑,這是設計好的事情。
  安迪-摩根愜意的吸了一口雪茄,問道:“是池佐先生的杰作吧?”池佐學是他介紹給陸景認識的。
  陸景點頭,笑道:“安迪,你現在有興趣收購Tucom的股份嗎?”
  “當然!”安迪-摩根笑起來,說:“放心,陸,我會遵守和你的約定。我對Tucom的控制權沒有興趣。只做財務投資就行。”
  談到這兒,陸景沒有必要再問安迪-摩根的立場。他的立場,就是沒有立場,只站在勝利者一邊。
  微微沉吟了一會,陸景問:“安迪,你認為,東部財團對我和竹下修一的爭斗會傾向于那邊?”
  陸景和美國東部財團中的哈利-伯納德有些恩怨。他有些擔心東部財團攪局。
  安迪-摩根哈哈一笑,噴著雪茄的煙霧,說:“陸,東部財團是狼。”
  “我明白了。”陸景微微點頭。東部財團不是吃素的。只要,亞太財團露出傾頹之勢,他們就會像狼一樣撲上去。只吃肉不喝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