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3 再現巔峰(二)

5月底的東京天氣說變就變。一輛黑色的雷克薩斯沐浴雨幕中,緩緩的前行。目的地是東京銀座的千葉。
  “千葉”是東京最高檔的商務會所之一。雷克薩斯車中,一名老者正在聚精會神的閱讀著《朝日新聞》。
  最近,最大的財經新聞是日本第一移動運營商Docomo和第三大運營商Tucom之間的口水仗。
  經過近7個月的發展,Tucom憑借著S7在日本手機市場上的優良表現,成功的超越軟銀,從第四大運營商變成了第三大運營商。Tucom和Docomo的口水仗具體內容,不用細說。
  在日本市場分析人士看來,是擁有著智能手機S7獨家代理權的Tucom,市場份額急劇擴展,因而與行業頭名的Docomo發生沖突、競爭。這是市場新力量對老力量的挑戰。
  然而,背后真正的根源是:三井財團與亞太財團交惡。車中正在閱讀報紙的老者,恰恰是知情人之一。
  兩者交惡的原因是:亞太財團在與和華財團的較量中,將損失全部轉移給了三井財團。虧損約近280億美元。這激怒了三井。
  雷克薩斯停在了銀座某棟高樓前。千葉便位于這棟大樓中。老者在隨行人員的保鏢的簇擁下,進入大廈中,坐電梯前往千葉。
  千葉的1號包廂中,黑衣保鏢隱身在門口。一頭精短白發的老者起身和來者握手,“松阪君,請坐。”
  來的老者正是松阪家族的族長松阪真守。而等候在千葉1號包廂中的池佐學。兩人在三井財團內部舉足輕重。促成此次會面的原因是兩人有一個共同的敵人:竹下修一。
  竹下修一造成三井財團重大損失,直接當事人便是松阪家的松阪士夫。松阪真守有義務找竹下修一要錢。
  而池佐學的妹妹多年前在亞太財團內部的清洗中去世,死因不詳。他有責任找竹下修一算賬。
  松阪真守和池佐學禮節性的問候幾句,各自落座。隨行的助理客串服務員,送上清酒和美食。小酌幾杯后,松阪真守道:“池佐君,你說有辦法讓竹下修一付出代價?”
  池佐學點頭,“我需要松阪君的配合和支持。我與和華財團的陸先生聊過。我們有一套方案。”
  聽到和華財團的名字,松阪真守就笑起來,微微品著酒,“池佐君。你是認真的?”
  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之間的恩怨,他很清楚,但是,他并不認為和華財團能給亞太財團帶來什么麻煩。因為,和華財團在日本的影響力微乎其微。
  而日本在亞洲的影響力。可沒有英國那么弱。日本在中國崛起之前,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在一系列的聯合國組織中擁有話語權,在亞洲擁有亞洲開發銀行。
  池佐學耐人尋味的笑了笑,說:“松阪君,我們的計劃是這樣的…”
  …
  …
  陸景于22日乘坐私人專機飛往紐約。參加了杰西卡-富林明舉辦的一個聚餐后,陸景大致上了解到:華爾街甚至對和華財團能否對亞太財團造成損失都存在疑問。和華在日本的影響力實在太過于微弱。
  在這樣的背景下,雷納德-洛克菲勒對納賽爾轉述來的陸景的答復相當不滿。因而,對他的朋友們說:他不會見陸景。
  這些話自然通過馬文-克朗、杰西卡-富林明的渠道傳到陸景的耳朵里。但陸景其實也沒打算去見雷納德-洛克菲勒。
  亞太財團就像是一條滑不溜秋的泥鰍,陸景卻有把握抓住它。至于雷納德-洛克菲勒,他可以和亞太財團共同分享利益。但絕不會共同承擔風險。
  陸景并不擔心雷納德-洛克菲勒會真正的幫助、支援竹下修一。因而,見不見他都無關緊要。
  4月24日,陸景和葉靜雨溝通、討論后,綜合各方面的情報約了安迪-摩根在明天見面。
  葉靜雨近段時間一直在紐約忙著SIT上市的事情,SIT上市的承銷商是摩根大通。再加上,她作為成功的互聯網投資人,靜雨在華爾街圈內的消息很靈通。
  陸景需要和安迪-摩根談一談。因為:安迪-摩根出手收購Tucom股份的時機到了。這是陸景去年11月份來紐約“出讓”給安迪-摩根的利益。只要兌現,即可將安迪-摩根拉入他的陣營。至少,可以令安迪-摩根恪守中立。
  別忘了,竹下修一和安迪-摩根私交也不錯。陸景必須要斷掉安迪-摩根支援竹下修一的可能。
  然后。他要沿著幾個月前的布局走下去,直到徹底的擊潰亞太財團。
  …
  …
  Tucom總部位于東京千代田,從32層的辦公室中俯瞰東京全市,視線極佳。
  Tucom的董事長良喬德男。轉動著軟椅面對明亮的落地窗,手拿一杯咖啡緩緩的抿著,他最喜歡做的事情便是在工作的閑暇之余看著窗外的風景。
  自從亞太財團與和華財團交惡之后,亞太財團便控制了當前日本第三大移動運營商:Tucom公司。良喬德男到任之后,將公司內部所有的華人都清洗一空。上上下下的職員、管理層全部換成亞太財團的人馬。
  并且,到目前為止。亞太財團70億美元的股權轉讓金沒有支付給和華。但,這件事已經提上日程。
  當時,拖著沒有支付費用是因為,亞太財團不想增加和華的現金流。現在亞太財團在黃海的布局已經失敗,和華的現金流是否充裕與亞太財團便沒有多大的關系。亞太財團現在的敵手是三井、住友兩家財團。至于和華的反擊,他根本就不擔心。
  良喬德男想了想,給財務總監田中勝平發了一封郵件:田中君,請準備支付給PLU電訊的相關財務報表…
  …
  …
  深田勝平是Tucom公司財務部的一名室長,容貌平平,今年30歲。事業有成。有一個漂亮的妻子,一個2周歲的女兒。家庭和美。他每天的工作忙碌而充實。
  30歲的室長,在論資排輩的日本公司中異常的顯眼。造就這一切的是因為前段時間公司的大清洗,很多傾向于和華的管理人員都被辭退。他順勢增補。
  4月24日下午兩點三十一分,正在辦公的深田勝平將手頭的一件工作交代給手下的職員。起身去了衛生間。
  衛生間的洗漱臺前,深田勝平按了水龍頭,“嘩嘩”的水流出來,深田勝平澆水到臉上。用力的拍著臉,看著鏡子中那張大眾臉,深吸了一口氣。
  就在前些天,PLU電訊的命令已經下來。他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可走了。他手里有一份隱秘的合同,是Tucom公司和三井住友銀行借貸100億美元的協議。
  這份合同上有他和前任財務總監的簽字。被他隱蔽的藏起來。一旦給田中總監、良喬會長知道這份合同的存在。他就得完蛋。
  但是,將這份合同曝光出去,田中總監、良喬會長一樣會起訴他。現在就只能指望PLU電訊那幫人能夠信守承諾吧。
  深田勝平長嘆了一口氣,洗了臉,回到辦公室整理了文件,走出了Tucom的總部。手中的文件夾裝著那份協議。
  …
  …
  4月24日晚上7點,三井住友銀行在官網上發布通告,聲稱與Tucom公司發生債務糾紛,Tucom公司欠債100億美元。
  這則消息很快就在日本各大媒體的電子網站上轉債。100億美元級別的經濟糾紛相當罕見。當天晚上TV東京電視臺便在緊急新聞中與特邀嘉賓探討了這則消息。
  日本的財經評論人士認為:這是三井系的企業向Tucom發難,意在支持Docomo公司。至于。是否有100億美元的債務,可能存在,但應該會有其他資產抵押物,這只是一個總數。
  不管解釋如何,這則消息在日本網絡上和財經圈中徹底火了。SIT圈等社交平臺、論壇、社區都被刷爆。可以預見,明天早上日本各大報紙上的頭條財經新聞必定是三井住友銀行的公告。
  和華日本分公司位于東京銀座四丁目的一座大樓中,入夜時分,又是一場小雨降臨。總經理辦公室中略顯得有些清寒。
  “這孫子,總算把協議拿出來了。”和華日本分公司的總經理劉騰拍著辦公桌長長的吐出一口氣。心情隨之放松下來。從公布的消息來推測,深田勝平應當是和池佐學的人接上頭了。
  此刻。劉騰的辦公室中,并非只有他一人,還有景華公司的高級談判專家江祺廣,PLU電訊的CEO岑萬。以及來自富躍產業投資基金的高級經理上官紹。
  他們聚在東京這里,是因為,莫總在22日晚上就下了決心,要將之前埋下的手段給用上。深田勝平直到今天才做出決定,實在讓他們感到焦慮。
  “他能站出來就行了。人的安全就交給三井財團了。我們不管。大家準備明天的談判了。”岑萬笑著給大家散煙。PLU電訊接下來就要和亞太財團談判,迄今為止。他們還沒有收到70億美元的股份轉讓金。
  這100億美元的債務,PLU電訊可不會和亞太財團一起背。雙方早就簽訂協議,以及在日本政府部門更改了股權變更信息。
  幾人都應了下來,神情振奮。對亞太財團的“清算”從現在開始。
  …
  …
  竹下修一在家中接到助理深田哲二的電話,這才知道三井住友銀行的聲明。
  雙方正處在敵對狀態,一有風吹草動,竹下修一立即得到深田哲二的匯報。
  “會長,我確認過了,是真實的消息,在我們收購Tucom的管理權力之前,雙方就簽訂了這個協議。”
  正是因為核實原因,所以深田哲二的匯報時間要晚一些。
  此時是深夜10點許,竹下修一披著青衫,休閑的打扮,正和妻子宮崎美嘉在別墅的音樂廳中閑坐。幾名身穿和服的舞姬翩翩起舞。
  “我知道了。”掛了深田哲二的電話,竹下修一淡然的喝著清酒。宮崎美嘉擔憂的看向丈夫。竹下修一微微一笑,“美嘉,小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