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2 再現巔峰(一)

陸景喝著蜂蜜水,做個手勢:“薇薇、傾城,隨便坐。我頭有點暈,就不起身了。”
  黎傾城穿著黑色的晚禮服裙,180的身高,亭亭玉立,名模一般的身材,瑰姿艷逸。由衷的贊道:“景哥,你剛才接收眾人敬酒的樣子真帥呢。”
  陸景就笑,“傾城,拍馬屁也很難過關啊。”他略微一想就知道高婉薇和黎傾城的來意。
  黃海這邊復雜的經濟糾紛,可以吃下的大餅基本都分完了,就剩下糾纏在一起,還在角力的六大世家函待解決。
  “景哥,原來你沒醉啊。”黎傾城漂亮澄澈的秋水眸子盈盈一轉,笑著坐下來。明叔其實沒給她下什么任務,據說倒是給溫雪、溫藍說了話。
  她是真心的夸陸景。剛才那一幕,是陸景輝煌人生中極為出彩的一幕。不過,陸景這么多紅顏在身側,她順勢岔開了話題。
  眾美女都笑起來。陸景怎么沒醉,只是頭腦、心思都很清楚。
  “我和薇薇單獨談一談吧。”陸景看得出高婉薇心里有些忐忑,善解人意的說道。等大家都去了觀景陽臺上看海景,客廳中逐漸的安靜下來。
  “景哥…”高婉薇穿著淺藍色的長裙,身姿窈窕。秀發盤起,清純知性,又有著24歲女孩的秀美、嬌俏。她一時間不知道該怎么開口。
  陸景輕抿著蜂蜜水,說,:“薇薇,從柏林回來后,我很久沒和你好好聊聊了啊。我聽詩經、白露說了,你想留在黃海工作?”
  高婉薇輕挽著額前的秀發,身姿筆直的坐在沙發上,儀態無可挑剔,給人嬌俏窈窕的美感,輕聲道:“景哥。我想回京城,現在也回不去了啊!”
  陸景就笑,“回京城干嗎?你又不像傾城還要回黃海大學讀書。”
  黎傾城回黃海大學讀書的事兒,誰見到她都將打趣幾句。高婉薇“噗嗤”一笑。明眸嬌俏的看著陸景,心情慢慢的放松下來,“景哥,我的能力當不了高家的家主啊。我又不想你滅掉高家。所以,想要見面和你詳細的聊聊。不過。我想先聽一聽你對我的安排。”
  高婉薇和陸景是有約定的。陸景會扶持她在高家內部上位。從邏輯上推斷,高家得罪了陸景,陸景的第一選擇是用高婉薇把高俊耀換掉。然而,為什么,高婉薇會聽到高俊耀的推斷就立即想要見陸景為高家說,原因就在這里。
  高婉薇不認為她可以勝任家主的職位。如果只是高家家族內部一個長老的職位,顯然是無法平息陸景的怒火。高俊耀墻頭草的行為實在太惹人厭。
  陸景微笑道:“你這個四大名媛當不成了。我給你準備了兩個位置。第一,幫我管理一下深藍游艇俱樂部這里。第二呢,我在歐洲組建了一個風景文化集團,白露7月份從云春支教結束后會去歐洲。我希望你去歐洲幫白露。”
  “啊…”高婉薇輕呼一聲。愣了下。心中的愧疚感浮起來,還有擔憂。陸景為她安排這么好的職位,她卻還是要幫高家說話,這讓她感到深深的愧疚。陸景對她是極好的。
  擔憂,則是因為陸景這兩個安排,是將她和高家剝離開,也就是說,,陸景要狠狠的整高家了。可能會下死手。
  “好了,薇薇。不要一臉糾結,眉頭皺得深容易老啊。”陸景一看高婉薇的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笑道:“說說你的想法。你來見我,準備什么條件來消弭我的怒火呢?”
  高婉薇輕抿著嘴唇。道:“景哥,我三伯說高家愿意放棄所有的既得利益,任憑你處置。我想這大概不夠的。
  前些天,我和傾城他們幾個聚會時,齊賓鴻說他愿意賣身給和華四十年來換取你對齊家的寬容。我想我可以到和華來工作。希望你不要讓高家滅亡。”
  陸景有些奇怪,笑道:“薇薇。你的意思是,你選擇去歐洲給白露當副手?”
  這不足以讓他寬恕高家的背叛。
  高婉薇嬌俏微紅,低下頭,看著腳尖,忸怩的小聲道:“景哥,不是。我想在你身邊工作。和華的董秘空缺了很久吧。我應該可以勝任這個職位。”
  陸景的大腦受了酒精的刺激,十分活躍,幾乎在一瞬間就敏銳的把握到高婉薇“欲蓋彌彰”的女兒心態。
  和華董事會秘書這個職位,之前是墨靜雯擔任的。靜雯的事情多了之后,辭掉了這個職位。由專人擔任。工作地點在香港和華總部。
  而薇薇說要在他身邊工作,蘊藏著什么意思,自不待言。薇薇對他的情意,他怎么可能不知道?他已婚,紅顏眾多。但是,有理由可以做鴕鳥的話,薇薇的心理防線便會顯得脆弱。這個理由,便是為了家族的存亡。
  陸景心情愉快,調笑道:“薇薇,我的自制力可沒你想的那么高啊。回頭留在我身邊工作,不小心會變成了留一輩子。”
  他并沒有要將薇薇的人生挽留在自己身邊的想法,不過這并不妨礙他此刻心情變得極好。
  “景哥…”高婉薇抬頭,明眸嬌嗔。白玉的俏臉上燃著紅霞,知性的氣質中流露出緋柔的嫵媚,小女兒神態盡顯。她知道陸景已經懂她的意思。
  陸景哈哈一笑,不再逗高婉薇。微微沉吟,開誠布公的道:“薇薇,我告訴你我對高家的處理意見。高家海益集團的主要資產:海益汽車、海益旅游相關的企業,我會并購過來。與和華的一起投資,我無條件收回。
  高家涉足的能源部分,碧湖薄膜可能會有興趣。高家最終只會剩下石化煉制相關的產業,以及涉足房地產的百泰集團。高家能不能頂的住唐、裴兩家的反撲,這要看高俊耀的水平。”
  聽著陸景的訴說,高婉薇心中的旖旎情緒緩緩的消失,只剩下心驚,景哥果然沒有打算給高家活路。
  這樣算下來,高家只剩下四分之一的資產,大約50億美元左右。對和華將會毫無威脅。能不能抵擋唐、裴兩家的進攻,就不用問了。肯定擋不住。
  高婉薇心里有點委屈,道:“景哥,這算不算借刀殺人啊?”她內心中未嘗沒有希望景哥看著她的感情的份上“高抬貴手”。
  陸景沉聲道:“薇薇,高家不可能永遠做大爺,該當孫子的就得當孫子。因為,我給過高家機會了。”
  高婉薇神色黯然。高家背叛在先,陸景的做法沒有問題。只是,她心里有些難受。她無法對家族的敗亡無動于衷。
  陸景等了一會,看著高婉薇美麗、嬌俏又失神的模樣,笑一笑,話鋒一轉,“但是,有鑒于某人的努力,我決定…”
  高婉薇恍然醒悟:她有可能被陸景“涮”了,漆黑的美眸帶著期望看著陸景。
  “我會告訴唐家、裴家,我和高家的恩怨就此終結。六大世家的事情你們內部解決。”
  陸景的話音剛落,高婉薇白玉般精致的小臉上緩緩的浮起嫵媚難言的笑容,甜膩的輕嗔,“景哥,你壞死了。”
  看著高婉薇薄怨輕怒,又明眸含情的嬌俏美麗模樣,陸景心情愉悅的笑起來。六大世家內部是相互通婚的。只要他不施壓壓力,唐家、裴家不大可能把高家往死里逼。
  親戚之間,打斷骨頭連著筋。當然,更關鍵的是,誰沒有誰的黑材料啊?大家知根知底。
  對陸景而言,資產只有50億美元左右的高家已經退出歷史舞臺。高家如果滅亡在他手上,高婉薇日后再見他,大概只會是強做笑顏。他并不介意用此來換高婉薇真心的笑容。
  …
  談到這兒,事情基本談完,陸景說:“薇薇,你去幫我詩凝、許雪、小芷她們叫進來,我頭有點暈,動不了。”
  “景哥,等一等,我還有一件事要給你說呢。”高婉薇沒有答應陸景的請求,反而起身走到陸景面前。
  淡淡的香氣涌入鼻端。高婉薇今天穿著淺藍色的長裙柔紗的面料,貼在她發育成熟的身子上,更顯的她身體凹凸有致。曲線玲瓏。秀美難言。
  高婉薇將陸景手中的茶杯拿開,看著陸景的眼睛說,“景哥,我想告訴你,我喜歡你。”俯身吻著陸景的嘴唇,甜蜜而嬌羞。笨拙又生澀。
  陸景一下子呆住。
  …
  夜燈琉璃,海中燈影蕩漾。陸景晚上留在了深藍游艇俱樂部這里休息。清芷她們回了麗景度假村1號別墅。許雪另有應酬。煙詩凝和墨靜雯留下來照顧陸景。
  陸景昏沉沉的入睡,8點多醒來時,喝了一點粥,墨靜雯將納賽爾的打來的電話接進來。
  寒暄了幾句后,納賽爾說明來意:“陸先生,雷納德-洛克菲勒讓我轉述他的意思:既然和華沒法奈何亞太財團,不如雙方罷手言和。他愿意做中間人。”
  陸景不怒反笑,譏誚道:“納賽爾,雷納德看樣子還很高估了他自己啊。既要當運動員,又要當裁判員。”
  納賽爾賠笑幾聲,勸道:“陸先生,竹下會長把亞太財團經營的滴水不漏,要是你沒有把握的話,我看不妨順水推舟。先把當前的利益拿到手。”
  陸景笑一笑,道:“納賽爾,你給雷納德恢復,就說我知道了。”
  掛了電話,陸景冷笑連連,現在想求和,晚了。陸景給正在香港主持工作的莫心藍撥了一個電話,“心藍,可以發動了。”
  “好啊。”電話里,傳來莫心藍帶著興奮的聲音,她等陸景這個電話很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