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31 信任與背叛

閔雯在京城世家子弟圈中是熟面孔,然而在黃海這邊卻有許多人不認識。
  徐懷觀、許宗復、葉文竣唐論語、裴高峰、裴吳越、崔橫波、唐弼、裴嫣、方破虜、葉周海、湯開復、林婉如、許云策、陽黎新等人聚著圈子聽閔雯致祝酒詞。裴吳越在京城混的時間長一些,小聲介紹著閔雯的情況。
  崔橫波在一旁和裴嫣嘀咕著。今天為什么會有這么多京城世家子弟前來捧場,其實是有深層次原因的。她聽裴吳越說過。
  黃海經歷這段時間的紛爭在國內的經濟界上很受矚目。葉、許、陽、林四家在爭奪CSA集團被凍結的數十家企業中占著先機。碧湖薄膜的上市為他們帶來大量的現金。
  股份不到鎖定期是不能出售,但可以抵押、通過資管計劃等等手段從銀行拿到資金。
  而,唐、裴兩家剛剛經過亞太財團的蹂躪,實力大損,繼續資金。京城的新月投資,華橙投資為兩家提供了“彈藥”。
  新月投資是金頂俱樂部所有者凌雪月的風投,華橙投資則的總經理是秦緯。經由新月投資、華橙投資兩個渠道過來的資金都是京城中大小世家子弟的。
  造成他們敢于投資的原因:第一,是因為陸景的金字招牌,他在京城是投資的風向標。第二,最近聲名鵲起的評級機構EK咨詢公司對這數十家企業做了信譽評級。最差的也是B級。換言之,這些都是優質資產。
  綜上原因,才造成了今天的盛況。當然,這只是經濟上的原因。政治上的原因就不消說了。閔雯就任的“儀式”倒是最為次要的一個原因。
  唐,裴兩家也會因為與京城的資金搭上線,超脫于六大世家的局限、范疇。這是陸景給唐、裴兩家沒有背叛的獎勵。
  閔雯說完,眾人的掌聲響起。閔雯臉上笑容綻放,走到陸景面前,舉杯敬酒,脆聲道:“陸哥。謝謝!敬你。”說著,仰著雪白的脖子,一飲而盡。
  陸景笑一笑,很給閔雯面子。喝完了杯中的紅酒。閔興懷接著上來敬酒,繼而是王燦、李新寒、秦成文。敬酒的人們拍著長隊,絡繹不絕。
  許雪、墨靜雯、季婉彤、何夢明、楊晚婷、趙清芷、明雪、謝清歌、煙詩凝在角落里聊天。一看這敬酒的架勢、場面,大家都嚇一跳。煙詩凝不禁擔憂的說道:“這樣子喝下去,陸景酒量再好。肯定得醉了。”
  “我過去看一下。”墨靜雯說道,連忙向陸景走去,她不是去給陸景擋酒,而是去倒酒。兌可樂的紅酒。她是陸景的大秘書,過去最為合適。
  “我靠,你們這是要灌醉我啊。”陸景喝得有點高,頭有些暈,這會來給他敬酒的是韓鴻信。
  韓鴻信笑道:“景少,今天高興,多喝一點無妨啊。反正衛姐不在這兒。哈哈。我得說敬酒辭了。祝景少千秋萬載,一統江湖。”
  “滾蛋,那是給東方不敗說的。”陸景沒好氣的笑罵道。
  “哈哈,主要是‘一統江湖’這個切口比較貼切現在的場面啊。”韓鴻信笑著道。確實如此。陸景現在在京城世家子弟中不僅僅是地位超然,而是實實在在的可以做“陸教主”,號令一出,誰敢不從?只是,陸景無意罷了。但是,大家都要給予陸景這樣程度的尊重。
  陸景笑著搖頭,正要一起和大家喝一杯就閃人時。看清楚眼前的人兒,禁不住嘆口氣,“菲菲。”
  李菲菲掩嘴輕笑,氣質清新脫俗。一襲薄紗長裙映襯著她高挑纖盈的身姿,玲瓏有致。氣質優雅靜謐,儼如天鵝般的眼眸中藏著淡淡的情意,“陸景,你真了不起。”
  局勢的變化,陸家大勝。陸景功不可沒。
  “菲菲,你再夸一句,我就要被吹的飛上天。”陸景笑起來,給心愛的女人夸獎,總會有些特別爽。陸景低聲道:“菲菲,等我搞定亞太財團,我們去西山。”這是他給菲菲的承諾,只是,到現在還沒有機會去兌現。而菲菲卻義無反顧的將她的清白之身、感情、所有都交給他。
  李菲菲嬌柔而優雅的一笑,善解人意的道:“我等你。”
  陸景點了點頭,從墨靜雯手中拿過酒杯和李菲菲對視著喝了一杯,李菲菲燦然一笑,回到好友明秀等人的身邊。注視陸景接受所有人的敬酒,重點是那份潛在的尊敬,所彰顯出來的榮耀、影響。
  陸景朗聲道:“謝謝大家的美意,我快要醉了。我敬大家一杯吧。干杯!”
  眾人紛紛舉杯,轟然對飲。200多人一起舉杯,仰頭,喝酒,干杯。場面上的氣氛相當熱烈。
  不少京城中來的幫閑紛紛拿手機拍照,“咔咔”的聲音和閃光燈一起飛揚。這樣盛大、繁華、震撼人心的場面一輩子都難得見一次。
  能見證此刻,足可吹噓一輩子。
  …
  …
  高婉薇、高修平、崔瀚、崔無雙、黎思源、黎傾城、齊賓鴻幾人站在角落處。他們自然也受到了邀請。家里的長輩是沒臉過來見人。
  倒不是沒臉見陸景,陸景本來就凌駕在六大世家之上,就算是“跪舔”都是屬于正常范圍內。是沒臉見唐論語、裴高峰等人,見面了,估計要給奚落死。
  高婉薇默默的看著宴會廳中央的陸景。腦海中浮起陸景的一些畫面。
  在金頂俱樂部的邀飲,在大唐雨景里面的三次鼓掌,在柏林,眾多貴族的送行。還有現在,一群狼、獅子、老虎在認頭領。
  這些都構成景哥獨特的魅力,他是獨一無二的。才華橫溢,名滿京華、權勢傾城、威壓天下。
  看著陸景給墨靜雯微微攙扶著離開,黎傾城扯了一下還在出神的高婉薇,輕笑道:“薇薇姐,走了。呀,你魂都沒了。咯咯,快走咯,再不去景哥面前,就沒法說了。景哥明天飛紐約。”
  “我才沒有。”高婉薇俏臉微紅,跟著黎傾城兩人追出1號區。
  齊賓鴻幾人倒是有心跟上去,但是,他們都知道,估計見都見不到陸景。高婉薇和黎傾城畢竟是不同的。陸景至少會就她們倆退出京城四大名媛給她們一個說法。
  如果陸景還支持她們的,就輪不到閔雯獨領。
  …
  …
  主樓5樓北側的套房中,陸景歪在客廳沙發上,苦笑道:“靜雯,貌似有點狼狽啊。”
  墨靜雯在餐廳里給陸景調蜂蜜水,隔著老遠,笑著道:“你現在還關心形象啊?”
  深藍游艇俱樂部這間套房原本是葉妍的辦公室。設有有辦公室、會議室、專用電梯、通道、小型宴會廳、酒吧、茶室、棋牌屋、客廳、書房、觀景陽臺、豪華臥室,等等,硬件設施不下于麗都酒店的總統套房。
  后來調撥給唐雨瑤使用,唐雨瑤去了美國擔任丹尼爾汽車公司的執行董事后,深藍游艇俱樂部的總經理聘請了一位職業經理人。這間套房便空置著。
  片刻后,許雪、季婉彤、何夢明、楊晚婷、趙清芷、明雪、謝清歌、煙詩凝她們過來看陸景。
  楊晚婷細心的拿沙發抱枕讓陸景給倚著。她是個很細心的女孩子。陸景輕輕的拍著晚婷的手背,表示感謝。何夢明伸手摸了摸陸景的額頭,對大家說:“不是很燙。”
  “小明,哪那么夸張?”陸景笑的有點無力。他現在頭有些暈。紅酒的后勁很足,哪怕最后墨靜雯給他倒的是可樂都不頂用。天知道他喝了多少杯酒?
  許雪拿紙巾過來,放在客廳的茶幾上,微嗔道:“陸景,今天怎么回事啊?說是敬酒,怎么跟灌你似的。”幾個女孩偷偷掩嘴嬌笑。
  許雪是因為資金而來。建業銀行、明州市商業銀行無法提供近百億美元的資金給葉、林、陽、許四家用于收購。還得和華銀行托底。
  陸景道:“閔雯和小謝起哄,再加上閔二哥他想給我面子。靠。搞得我像游戲里面被刷的**oss一樣。”
  大家都笑起來。
  “二哥…”趙清芷明眸嬌嗔,“你還有心情說笑啊?你休息一會呢。”她有一點心疼。
  陸景擺擺手,“小芷,大家一起說會話吧。我明天上午9點的飛機飛紐約。”
  明雪、小季給大家端來清茶,正好聽到這話,好奇的道:“陸景,你不去東京去紐約?不是布置好了嗎?”
  墨靜雯跟在明雪她們身后出來,拿著蜂蜜水給陸景。陸景輕輕的抿著,說:“明雪,你不能當亞太財團沒有人脈關系啊?我得去一趟美國。”
  竹下修一被逼到墻角,難道不會找盟友么?這是顯然的事情。
  正說笑著,門外傳來門鈴聲。謝清歌快步去開了門,見高婉薇和黎傾城在門外。
  新華社的知名大記者,高婉薇和黎傾城自然都認識,而且都見過面,喊道:“謝姐。”
  謝清歌點點頭,黑白分明若星辰的眼眸看著兩人,盈盈的淺笑在嘴角微微的**開,讓高婉薇、黎傾城進來。她知道高婉薇、黎傾城是來談事情的,而不是來談感情的。
  精致典雅的房間里,透過藍色的落地玻璃可以看到海天一色的美景,幽靜、靜謐、閑適的感覺油然而生。
  而客廳里或坐、或站著八個風情各異的美女。許雪的嬌美明艷,煙詩凝的和婉豐腴,趙清芷的清雅絕塵,何夢明的清麗淡然,楊晚婷的國色天香,明雪的冷艷,墨靜雯的嫻雅明媚,小季的嬌柔如水。
  仿佛置身于美麗的女兒國中,令人眼花繚亂。
  高婉薇、黎傾城對眾女一一用目光打了招呼,然后看向微醉斜倚在沙發上的陸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