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9 去黃海

蘇琳接到馮逸風的電話時,正在黃海財經大學附近的CBD中的蘇園咖啡里。
  “礙,好的,馮少。我在蘇園咖啡。”蘇琳聲音柔柔的說道。最近家中巨變,她飽受打擊、折磨。在看守所的嚴景銘還托人帶話給她,提醒陸景是罪魁禍首之一。
  她給父母打電話,沒有任何的消息。父母希望她在黃海過她的小日子。而就在昨天晚上,哥哥蘇威被抓。她心力憔悴。
  她有心給身在徐城的陸哥打個電話,但是無數次將手指放在手機撥號鍵上,又默默的拿開。她沒法開口。
  …
  馮逸風抵達蘇園咖啡時是7點,直言沒有吃飯。蘇琳關了蘇園咖啡,提著手袋,在cbd的一家湘菜餐廳中請馮逸風吃飯。
  湘菜餐廳中環境幽雅,四方的小桌,古樸的烏木、燈籠、流蘇,點綴著田園風。
  蘇琳要了一間屏風隔開的雅座,點了菜,神情落寞的喝著茶。馮逸風炙熱的目光讓她有些難堪。
  馮逸風欣賞著蘇琳的美麗。蘇琳長發寫意的披在肩頭,穿著淡粉色襯衣和白色貼身長褲,身姿高挑、性感,凸凹有致。容顏清秀,氣質中含著嫵媚的少婦風情。構筑成她獨特的魅力。
  “蘇琳,我給你聽一段對話。”馮逸風從衣兜里拿出一個mp3,插上耳機遞給蘇琳。他是有備而來。當然不會把受話器給蘇琳。
  蘇琳明亮晶瑩的眼眸看著馮逸風,接過藍色的mp3,嘴里問:“馮少,什么對話啊?”
  “你自己聽。”馮逸風微微一笑的說道,這時,服務員開始上菜。
  蘇琳疑惑的點擊了播放,片刻后臉色大變,心口仿佛給人用重錘敲擊,讓她難以承受。蘇琳手捂著心口,難以言喻的悲傷從心底涌上來。耳邊。對話依舊。
  “陸景,蘇威昨天晚上在家里被抓了,我來特意向你求救的。”
  “馮少,我不會救蘇威。”
  蘇琳耳邊不斷的浮起這兩句對話。眼淚再也忍不住,奪眶而出,蘇琳捂住嘴,無聲的抽泣著,在心中發問:“陸哥。你怎么可以這樣?你怎么可以這樣?”
  馮逸風默默的遞了紙巾給傷心哭泣的蘇琳,心中興奮,情況不錯,如果他設想的那樣。
  等蘇琳哭了一會,馮逸風走到蘇琳身邊,輕輕的拍拍她的肩膀,“蘇琳,我救不了蘇威。對不起。但是,我可以保護你。保護你這輩子不再受到傷害。”
  “不用,謝謝。”蘇琳心里突然間對馮逸風有些反感。她不是三歲的小女孩,即便是此刻,心神震蕩,但對馮逸風給她聽這段對話的用意,略有猜測。
  馮逸風半蹲在蘇琳面前,平齊的看著她美麗的眼睛,認真的道:“蘇琳,我…,我這么說,可能有些乘人之危。但我不想在等下去。蘇琳,從我見到你的那天起,我就愛上你了。相信我,你不會有事。給我一個照顧你的機會好嗎?”
  這番話。馮逸風說的很深情,很有感覺。但是,有一個不可忽略的因素是,他結婚了。
  而且,馮逸風和蘇家兄妹認識多年,說對蘇琳一見鐘情。根本無從談起。因為,蘇琳2005年和嚴景銘離婚后,在黃海獨居了一段時間,馮逸風根本就沒來找過她。
  馮逸風對現在單身的蘇琳這么表白,這番話聽在蘇琳的耳朵里,是另外一些意思:蘇家倒下后,他來“欺負”蘇琳。這讓蘇琳心生厭惡,驚嚇的漣漣向后退,躲開了馮逸風要握她手的舉動,說:“馮少,你結婚了。”
  “我可以為你離婚。”餐廳里人很多,馮逸風保持著風度。
  蘇琳搖頭,拿著手袋站起來,冷然的說:“馮少,謝謝你的垂青。但我不需要你的保護。陸哥會保護我的。”
  “什么?”馮逸風一下子愣住,一萬頭草泥馬從心底跑過,他沒想到,都到這份上了,蘇琳竟然還相信陸景會保護她。草泥馬。
  看著蘇琳快步逃開的背影,馮逸風知道他沒機會了,狠狠的將餐桌掀掉,吼道:“結賬!”
  …
  陸景在夜里接到了蘇琳的電話。他剛和徐城的朋友吃過飯。電話里,蘇琳嗚嗚的哭道:“陸哥,我想見你。”
  “好,你等著,我馬上回黃海。”陸景給十三打了個招呼,坐車前往徐城機場。
  4個小時后,凌晨0:33分,陸景抵達深藍游艇俱樂部。黑色的勞斯萊斯繞過“8”字形狀的主樓。停在南側的豪華酒店的地下停車場中。
  深藍游艇俱樂部提供綜合性較強的娛樂休閑設施,包括豪華酒店、會議包租、高爾夫球場、健身、溫泉等。
  蘇琳住在俱樂部內豪華酒店的3022房。門鈴聲響過片刻后,蘇琳打開門,淚痕滿面,容顏憔悴,仿佛一朵枯萎的鮮花。看得陸景心生憐惜。進門后,輕輕的抱住她,撫著她的秀發,“蘇琳,這些天你受苦了。”他能理解蘇琳此刻痛哭的心情。家族大廈傾倒,很多人都頂不住的。
  “陸哥…,你聽這個。”蘇琳聲音帶著哭腔,對陸景的態度有一點冷淡,將mp3遞給陸景。
  陸景疑惑接過來,點了播放鍵,里面立即傳來清晰的對話。正是他今天上午和馮逸風的對話。
  “陸景,蘇威昨天晚上在家里被抓了,我來特意向你求救的。”
  “馮少,我不會救蘇威。”
  陸景微微愣住,算是明白今天上午馮逸風不對勁的原因,原來是在這里。腦海中突然劃過一道閃電。前世里一個未解的謎團他終于明白原因。
  陸景來回在房間中踱步,神情振奮,呢喃的道:“原來如此。原來如此。”
  蘇琳看著陸景挺拔的身影,美麗的眼眸中黯然失神,她無法接受陸景如此絕情的決定,陸景向她保證過:她、哥哥蘇威都會沒事的。但是現在,蘇威被抓。
  蘇琳的眼眸中閃過一絲決然,“陸哥,你不給我一個解釋嗎?”
  陸景這時回過神來。
  …
  如果這是狗血、虐心的都市劇本,陸景接下來大概要和蘇琳發生誤會。因為他是沒法向蘇琳解釋的。證據確鑿。都錄音了。并且。蘇琳此刻情緒不穩。
  和女人講道理本來就是一件很困難的事情。她們容易接受感性的解釋,而不是理性的理由。特別是,陸景和蘇琳之間還有男女感情的因素。
  然而,陸景兩世為人。人情練達,心思細膩,思維敏銳,決計不會發生這樣的事情。
  陸景放下他心中的事情,走到有些生氣的蘇琳面前。手掌輕撫著蘇琳清秀俏麗的臉蛋,溫聲道:“蘇琳,你相不相信我?”
  陸景并不打算給蘇琳擺事實講道理:其實,他不救蘇威,蘇威也不會有事。他打的是感情牌。這一問,直指蘇琳內心。
  蘇琳猶豫了幾秒,輕輕的點頭,“嗯。”她要是不相信陸景別有苦衷,就不會想著要當面問陸景這是怎么回事?
  陸景將蘇琳抱進懷里,近距離凝望著一腔情思系在他身上的俏麗佳人。堅定的道:“蘇琳,如果蘇威在三個月之后還有事,我這輩子死無葬身之地,天打五雷轟…”
  陸景還沒說完,蘇琳用手擋在陸景的嘴邊,清淚滴落兩行,哽咽的道:“陸哥,你別說了,我相信你。”
  “傻妮子,哭吧。我在你身邊,一直都在。”陸景溫聲安慰著蘇琳。最近的重壓讓蘇琳的情緒在陸景面前終于崩潰,失聲痛哭。
  …
  徐城下著中雨,黃海卻是晴天。朝霞光芒萬丈。從酒店窗戶厚重的米白色帷幕間隙透射進來,將豪華套房中的家居、裝飾染的金紅。
  深藍游艇俱樂部位于海邊,沒有城市的喧囂,只有度假的悠閑,和高品質的生活享受。上午8點時分,海鷗掠過。白帆片片,寧靜悠然。
  3022房中,浴室的門打開。陸景抱著蘇琳從浴室中出來,一夜熟睡。泡過澡后,蘇琳的精神已經恢復。陸景溫柔的將蘇琳輕放在床上,俯身寵溺的吻了吻她嫣紅濕潤的嘴唇。
  蘇琳嬌羞甜蜜的笑著,容顏如花。明眸含情,眼睫毛微顫,堅挺飽滿的酥胸隨著呼吸起伏,昭示著她內心中的情意不可抑制的涌動。
  陸景拉開窗簾,打開窗戶,清新的空氣和陽光進來,回身道:“蘇琳,聞到夏天的氣息了嗎?”
  蘇琳身穿白色的浴袍,手撐著柔軟的床鋪,微微坐起來,春光乍泄,輕笑著,帶著少婦柔婉的嫵媚韻味,吳地軟語的聲音,糯糯的“嗯”了一聲。
  舊的生活即將過去,而新的生活要來了,帶給她安全感的就是眼前的這個男人。
  因為蘇琳這一聲,讓陸景感覺整個天地都生動起來。在這個上午的風景畫中,她才是畫龍點睛的一筆,美麗無端。
  陸景叫了早餐,和蘇琳一起享用精美的粥點。兩人一起呆到了下午,親密的說笑著。陸景接到王燦的電話,準備離開。輕輕的擁著蘇琳和她道別,“蘇琳,不要做傻事,知道嗎?在黃海好好的呆著。余波很快就過去了。”
  “陸哥,我聽你的。”蘇琳埋頭在陸景懷里,乖巧柔媚的應道。
  …
  陸景離開3022號房間回到深藍游艇俱樂部的主樓中,給元文打了電話,讓他安排人暗中保護蘇琳。然后,又給大哥打了個電話。
  馮家啊馮家。陸景總算明白為什么前世里,大哥會在魯東折戟,并不僅僅是蘇、嚴兩家的聯合,還有來自馮家這個潛藏的敵人背后的冷槍。
  明牌、暗牌誰說得清?
  馮逸風在這個時候追求蘇琳,所折射出來的問題,相當深刻。并不是蘇琳所說的趁機“欺負”她。陸景倒是相信馮逸風是真喜歡蘇琳。
  然而,馮逸風明明知道自己和蘇琳關系親密,何以敢在此時“設計”自己?還用上了竊聽裝備。
  這是一個信任與背叛構成的命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