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8 不說

傍晚時分,夕陽緩緩的下山,金紅色光芒照耀著和泰里的高樓大廈。海益集團設在黃海的分公司辦公室中,高俊耀焦慮的來回踱著步子。
  最近發生的一些列的事情讓他本能的感覺到了危險。雖說亞太財團毫發無損的退出與和華的較量,但是陸景不可能不找亞太財團的麻煩。
  可以預見,陸景的反擊將會無比的犀利。而他在和華與亞太財團的較量中,背叛了和華。陸景在今天上午抵達黃海,這讓他身上的壓力到達頂點。
  他不希望高家在他手中斷絕。因而,他現在迫切的想要知道陸景對高家的看法。現在這種情況下能代表高家和陸景溝通的只能是從京城退回到黃海的高婉薇。
  腳步聲從辦公室外傳來。片刻后,高婉薇和高俊耀的助理出現在門口。
  “三伯,我剛剛在長歌電子競技館看大學生星際聯賽的決賽。手機調靜音了,沒看到你的電話。”見到高俊耀,高婉薇再次解釋。
  她下午接到了三伯13個電話,只是,她身在體育館中,沒有看到。來之前,說了原因。這時候,少不得再解釋一番。
  高俊耀擺擺手,沒有追究的意思,“薇薇,坐吧。”助理泡了清茶后離開。坐在待客沙發上,高俊耀表情凝重的道:“薇薇,陸景來黃海了。”
  “啊!”高婉薇驚訝的“呀”了一聲。她不知道這個消息。
  高俊耀低聲道:“薇薇,高家的存亡就在陸景一念之間,我希望你能去見見陸景。高家愿意放棄這次并購中的利益。”
  高婉薇猶豫了一下,輕輕的點了點頭。
  …
  …
  周四上午,風和日麗。一輛紅色的保時捷和一輛白色的寶馬跑車緩緩的駛入麗景度假村中。沿途環境幽靜,山水相連。層嵐疊嶂。綠樹成蔭,鳥語花香。
  保時捷緩緩的停在1號別墅門口。帶著墨鏡的黎傾城熄了火,扭頭勸道:“薇薇姐。你還是別進去了。景哥來黃海都沒有通知我們,已經說明了很多問題啊。”
  不提她和薇薇姐對景哥的愛慕之情。她們至少是景哥的朋友。景哥來黃海卻不通知她們,對高家、黎家的態度可想而知。
  種瓜得瓜,種豆得豆。黎家里的事情,她是管不了的。薇薇姐要是為了高家去游說景哥,只怕會為景哥不喜,甚至厭棄。
  高婉薇苦笑著輕撫著胸前的秀發,“傾城,我知道。可我也不能眼看著高家敗亡。”
  她想要在家族和景哥之間尋找一個平衡。景哥對她是極好的。幫她擴大在高家的影響力,甚至想要將她推到高家家主的位置上。她也樂于對景哥親近,為他在高家內說話。但景哥要“滅掉”高家的話,她怎么可以不說話呢?
  “唉…,薇薇姐。”黎傾城長嘆一口氣,響起景哥邀請她去京城前對薇薇姐的評價。薇薇姐的心中,對家族看的有些重。
  白色的寶馬跑車停在保時捷旁。車窗落下,齊賓鴻和崔瀚的臉漏出來。
  齊賓鴻問道:“薇薇,可以進去了嗎?”他們這次來,是一起“投誠”。高、黎、齊、崔想要向陸景認輸。
  “齊少。稍等。”高婉薇拿起手機給陸景撥了一個電話。她今天沒有預約,她怕陸景不見她。
  …
  …
  “薇薇,我正在去徐城的路上。你到門口就進去坐坐吧。靜雯她們都在1號別墅。”陸景接到高婉薇的電話時。正在黃海去徐城的告訴公路上。
  隨行的是唐悅和占哥兒。墨靜雯、余樂、季婉彤她們都在黃海。小芷和晚婷她們四大花旦今天從香港飛來黃海,他都顧不上。因為,上午剛接到最新的消息,嚴景銘在商云市被抓,剛剛到徐城。
  高婉薇訝然的拿著手機,和黎傾城對視一眼。難掩震驚。景哥怎么去徐城了?
  黎傾城美麗的瓜子臉上浮起一個釋然后的笑容,她其實不大想在現在見陸景。
  陸景和高婉薇隨意的聊了幾句,便掛了電話。陸景做的是奔馳商務車。車后的空間是一個小酒吧的布局。唐悅抽著煙,笑問道:“六大世家要投誠啊?”
  陸景點點頭。高婉薇這個電話讓他心中有點不舒服。他對高家的策略或許要調整了。讓高婉薇成為高家的家主并不是一個很好的主意。
  見陸景在沉思,占哥兒提醒道:“陸景。要小心那些人狗急跳墻。”
  陸景笑了笑,解釋道:“占哥兒。他們和唐、裴兩家糾纏在一起,想要狗急跳墻都沒力氣。”
  唐悅和占正方兩人都是大笑起來。
  …
  …
  高婉薇結束和陸景的通話,將消息告訴了齊賓鴻和崔瀚。黎傾城輕笑道:“好了,景哥不在黃海,我們各干各的事去吧。我今天可是逃課出來的。”
  高婉薇、齊賓鴻、崔瀚三人哭笑不得。崔瀚道:“傾城,你都22歲還在讀大二,不大好吧。黃海大學那些小男生不得被你耍得暈頭轉向。”
  黎傾城20歲隨陸景去了京城,當年便辦了休學手續。現在只是回來繼續學業。
  黎傾城咯咯嬌笑,輕熟美人的氣質流瀉,美麗無端,她輕甩著烏黑的長發,“哪能呢。我哪有那么無聊?”
  高婉薇無奈的嘆口氣。
  齊賓鴻無力的看著瑰姿艷逸的黎傾城,然后提醒道:“陸景不接受我們的投誠,現在情況很危急。大家回去通知家里,各想辦法,早做準備吧!”
  他對當前嚴峻的形勢是看得很清楚。
  …
  …
  陸景抵達徐城后,和大哥陸江見面聊了很久。談了什么,無人得知。8天后,陸景便準備離開徐城返回黃海。這一次,占哥兒和唐悅不隨他回黃海,而是準備回京城休假。
  5月中旬,徐城又下了一場中雨。整座城市仿佛浸潤在汪洋澤國之中。繁華的街道上,一輛軍綠色的悍馬從水坑中駛過,水花四濺,馬力十足。
  “這城建工程確實要大修。”悍馬車中,開車的沈效光笑著感嘆。能讓資產300億美元的立豐地產的少帥沈效光親自擔任司機的人,是陸景和從歐洲返回的楊玉立。
  5月10日,碧湖薄膜在德國三大股市成功上市,出席完慶祝儀式后,碧湖薄膜的股東、管理層回國,在黃海、煙東繼續慶祝。楊玉立便是5月14日回國的。他趕到徐城倒不是因為陸景的緣故,而是因為立豐地產接手徐城城建的工程額度增加,由原來的200億變成500億。
  這么大的工程,由不得楊玉立這個立豐地產的董事長不重視。丟下歐洲那邊的風景文化集團的事情,返回國內。
  陸景笑笑,緩緩的吸著煙,“治大國如烹小鮮。治理一座城市亦然。徐城的城市改造工作,不會是一蹴而就,有3年的計劃。慢慢來。先易后難。”
  楊玉立到底是上了年紀的人,旅途勞累,這會有點疲倦,吸煙提神,笑道:“景少,你還別說。從城外看,到處是窟窿,挺難看的。”
  說說笑笑,車到了徐城麗都酒店門口。陸景這些天一直住在這里。回總統套房換了干衣服后,陸景按了鈴,已經等候多時的馮逸風在保鏢十三的帶領下進來。
  馮逸風形象有點邋遢,胡子拉碴,白襯衣皺巴巴的,這與陸景印象中一貫注重公子哥風度的馮逸風大相徑庭。陸景微微有些詫異,倒了茶,問道:“馮少,什么事情?”
  馮家在這次徐城的風暴中沒有被波及。馮逸風如喪考批的樣子很令人奇怪。
  馮逸風神色疲倦,坐在總統套大客廳的沙發上,嘆口氣,聲音沙啞的道:“陸景,蘇威昨天晚上在家里被抓了,我來特意向你求救的。”
  陸景看了馮逸風一眼。他知道馮逸風和蘇威兩個是好基友,但是這個要求有點過分了。
  馮逸風是王燦二舅的兒子,是他第一筆生意的投資人。96年,他和王燦、余建軍一起搞怡家超市時,便是說服從法國留學歸來的馮逸風投資。至今,馮逸風依舊在怡家超市、和華聯運、京城快遞西爾斯公司中占有股份。
  陸景喝著茶,說:“馮少,我不會救蘇威。”他要打消馮逸風這個念頭。現在,這個情況下,他不能向外界給出錯誤的信號。
  馮逸風臉色變苦,“唉,我就知道是這樣。陸景,打擾了。“說著告辭而去。
  注目著馮逸風離開的背影,陸景微微沉吟的喝著大紅袍。
  馮逸風腳步匆匆的走出徐城麗都酒店,等在一樓大廳中的美貌女郎連忙撐開傘,遮住豆大的雨滴。
  坐進黑色的奧迪a8中,馮逸風從車窗中看了一眼徐城麗都酒店,臉上悲凄的表情忽而消失,慢慢的,嘴角浮起一絲微笑。車窗外的雨滴仿佛在彈奏一曲美妙的音樂。
  “走,去黃海。”馮逸風語氣有些興奮的吩咐道,從襯衣里拿出一個精巧的電子受話器。陸景剛才的話,他錄下來了。
  從徐城到黃海,走高速需要7個小時。馮逸風抵達黃海時已經是下午6點多。
  車進市區,華燈初上。馮逸風壓著激動給朝思暮想的佳人蘇琳撥了個電話,語氣溫柔的道:“蘇琳,我到黃海了,我有事情和你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