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9)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9)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9)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 格局如何

瑞豐公司計劃在新月湖湖畔建設一座科技園發展數字電子技術、微電子技術,力圖打造出一個高科技研發基地,吸引國內、國外的人才前來江州工作、居住。
  其一千二百萬美元的資金并不是全部的土地出讓金,有20%的資金是用于新月湖北面三家市屬企業的廠子搬遷,以及建川鄉部分村落的搬遷。
  如果從地圖上看去,可以發現瑞豐公司的瑞豐科技園幾乎占據了市經濟開發區四分之一的面積。
  雖然不是最具有商業價值的地段,但是新月湖湖中的一條湖心路以十五分鐘的車程將之與新月湖南面的各大高校連接起來,絕對是最靠近各大高校的地段。
  真金白銀的掏出來,市經濟開發區自然要給予最大的便利,各項手續都是一路路燈。就算張藝俊有心找區委書記齊克強的漏子,也不得不承認他這筆買賣做得劃算。
  要知道區里面首先需要開發的是積西鎮和舒古鎮。建川鄉和清動鎮的土地明眼人都可以看到價值不大。瑞豐公司的大手筆搬遷新月湖北面三家市屬企業,意圖使其科技園與高校對接,看情況是真有幾分做科研的打算。
  也不理蘇遠,孟漢生等人的疑惑、不解——瑞豐公司難道真的打算在江州搞科研嗎?陸景送陳笑回長江酒店,進門的時候陳笑笑問道:“你說他們幾個會不會整晚都睡不著覺,想著你那句話‘我的格局如何?’”
  “當面打臉的事情。其實我也不太愿意做,但是有些人蹭鼻子上臉也必要客氣。”陸景把房間的燈打開。
  這一間不大的商務房。擺放著一張1.5寬的床,類似于客廳的空間在遠端的窗戶處。陸景準備去玻璃的小圓桌邊坐著,卻是一眼就看到了陳笑丟在床上的白色小內褲。藍色的牛仔褲、白色襯衣都隨意的丟在床上。
  “啊-,不許看。”陳笑嬌羞的去收拾自己的貼身衣物。她下午才到江州,急著趕去酒宴,貼身衣物就隨意的仍著。回來時和陸景說著話忘了這件事。
  陸景沒好意思多看,徑直走到窗戶邊看窗外的夜色。已經是三月底,江州的春天似乎已經來了。暖暖的氣息讓人舒服得不想做任何事情。
  “好了。”陳笑臉紅染似霞,有些無端的嬌媚。陸景笑著拿礦泉水燒熱——酒店的自來水漂白粉味道太重,“要是新月投資開發江景房開賣了我們就去買幾套吧。總住酒店也不是個事。”
  陳笑用手輕拍了下自己發紅的臉,走到小圓桌邊站著,“先將就著吧,等科技園的員工宿舍建成后住進去看新月湖的湖景。江景房一般都潮濕得很。”
  瑞豐公司打算在新月湖湖邊靠近積西鎮的位置修建員工宿舍。雖然其股權結構雖然沒有披露出來,但是可以肯定與陸景有關。
  她一手制定的數字手機產業園計劃。如何不知道陸景實際上最中意的就是新月湖北面的這塊土地。
  看著陸景提著熱水壺沖速溶咖啡,一滴溫水濺到小圓桌的玻璃桌面上,陳笑微微一笑,說道:“陸景,剛才那個蘇遠說你搶別人的未婚妻是不是真的?”
  陸景把熱水壺放到木質的臺桌上,笑著道:“當然是真的。不過原因是黃利飛要強吻他未婚妻被我把人給搶了。”
  將咖啡杯子挪動陳笑面前,“笑笑,怪不怪我突然又把你拉到江州來。”
  “想聽真話,還是假話呢。”陳笑嘴角微揚著,淺笑莞爾。粉色的晚禮服襯得她如嬌嫩的花朵般。
  陸景笑著道:“我這人比較貪心,都聽聽。”
  “假話自然是很怪你。我在京城多輕松。每天上上班。找朋友K歌吃飯,回到家有我媽伺候著我,舒服得要死。被你調到江州來肯定是要累死累活了,稍不注意,未老先衰。”
  說著,陳笑自己輕笑起來,眼睛笑得如同月牙一般,很是迷人,讓陸景又依稀看到了她當初活潑健談的模樣,“真話是不怪你調我過來。終于脫離了我每周相親的噩夢以及老爸老媽的管教,可以自由自在的生活。”
  “你不怕未老先衰啊?”
  “女人也是要事業的,不能老窩在家里,你說對不對?”陳笑笑著說,眸子里有一絲難掩的失落,有些情緒表露出來也是無意義的。
  陸景走過去輕輕的幫她將耳邊的發絲捋順,這個親昵的動作讓陳她臉上泛起了紅潮,“笑笑,這次調你來江州負責景華和瑞豐的事務,前期主要是協調方面的工作,后面是建設規劃的工作。以你跟著我的資歷和能力,并無太大的難度。畢竟數字手機產業園的計劃書是你一手寫的。
  現在無非是把產業鏈更高端,更精細的研發部分劃到的瑞豐公司名下。
  不會讓你忙得腳不點地的。”
  陸景的手撫在她嫩滑的俏臉上。雖然不是第一次這么做,但是這個大膽的動作讓兩人心里都有些異樣的感覺。
  異樣的刺激感讓兩人都有些迷醉。今晚的陳笑無疑是很迷人的,那條白色的小內褲真是撩得人心里發慌。小美女的綢緞晚禮服下極有可能是丁字褲。
  陳笑的臉紅染似霞,動人之極。
  陸景的手撫摸到她的脖子上,進而溫柔的撫摸著她的鎖骨。屋子里曖昧的氣氛越來越濃。
  “叮---”陸景的手機忽而響起來,驚醒了兩人。陳笑宛如一只兔子般嬌羞得躲進衛生間里,沒好意思呆著。
  是張漓的電話。“陸景,我明天晚上在燕大里面做雅思培訓的演講,好害怕呢。擔心講不好,你能不能趕回來給我鼓勁啊?”
  聽著她嬌癡的話語。陸景笑著道:“當然能。我明天下午的飛機,晚上能到京城。”
  聊了十幾分鐘,掛掉電話還不見陳笑出來。陸景也不好意思呆下去,剛才有點耍流氓了。走到衛生間門口,對著里面說道:“笑笑,我回去了。明天中午請你吃飯,介紹幾個人給你認識。”
  陳笑靠在衛生間的木門上,手捂著胸口。感覺心跳得厲害,鎖骨上似乎還有溫暖又粗糙的感覺,她也不知得了什么魔怔,竟任由陸景輕薄,剛才都以為他要伸進衣服里面去。
  聽到陸景在門外喊了一句,又聽到砰的一聲關上門的聲音,不由自主的長出一口氣。
  她很敬佩陸景。只有跟著陸景一路走過來的員工。才知道公司此時的成績與他有著何等密切的關聯。
  有時候他的關心和夸獎能讓她高興許久。心里也有著一絲奢望,想著哪天他單身了,說不定兩個人能有機會在一起,只是這恐怕不可能了。
  “陸景,你害死人了。”
  …
  開發區拍照合影是為了后續的宣傳工作。合影之后,蘇遠就與孟漢生幾人一起出來。夜色之下路燈泛著柔和的光芒。蘇遠在捷豹里抽著煙,心情很不好。長這么大,還沒有這么難堪過。香港瑞豐公司的資料基本都打聽清楚,只是一家從事貿易的公司,突然插手到市經濟開發區里真是讓人措手不及。
  齊克強那王八蛋八成是嗅到了什么風聲。臨走時送陸景一份大禮。剛才聽張藝俊的口氣,似乎這么做在流程上沒有任何問題。無法拿住話柄。這才是最讓人氣的地方。
  熊書記握住人事大權后,第一步就是要調整開發區的人事。郁系的頭面人物王萬強吃相太難看,居然要了開發區的區委書記一職。他也不掂量下他幾斤幾兩。
  齊克強要靠邊站。謝澤華順勢升書記,級別不變,他是老資格的處|干,沒什么資歷不足的說法。張藝俊升任區長。
  “別生氣了。”熊玉嬌勸道,“他也只是把地拿下來而已,能不能做成什么事,還難說得很。就算做成了,你也不比他差啊。”
  蘇遠微微一笑,伸手握住熊玉嬌的手。兩個人感情一直很好,聽著她溫聲說話感覺很貼心,“漢生,你回去和潘盛好好談談的,有些事情要早點脫身。葉成和那個人很難纏,他是專業|刑|偵出身,專業能力很強。市局里面洪書記和任廣金未必能壓得住他。”
  潘婷婷的臉色有些不好看,她哥有可能成為目標。
  孟漢生抽著煙說道:“我知道。蘇遠,你收購酒廠的進度要加快啊。你看陸景做事多么肆無忌憚,那么大的地說劃走就劃走。”
  “這不一樣。況且他拿了一千二百萬美元的真金實銀出來。酒廠的并購需要到今年十月份左右才能完成,一步一步的要讓人挑不出毛病。”
  蘇遠把煙滅了,丟出窗外,“你認真的做軟件行業吧。這一行業肯定是有前途的。
  最近不要去惹陸景,等我騰出手來再說。我們都有些輕視對手了。”
  …
  中午介紹了楊玉立和陳國波給陳笑認識。新月湖北三家市屬企業以及建川鄉部分村落拆遷的安置房項目由陳國波承接。他見到如此年輕的女孩就是副總級別,不由得心里有些咂舌。
  聽到陸景介紹她數字手機產業園計劃書是她寫的,又是最早進景和電子的員工,立刻就明白這女孩資歷很老,能力出色,不是花瓶擺設。否則景少不可能讓她來負責這個么大的項目。
  吃過飯,陸景和陳笑一起返回新銳大廈景和電子的辦公司。將陳笑喊到他的辦公室,陳笑看他的眼神有些躲閃。
  陸景尷尬的摸了摸鼻子,不過工作還是要做,“笑笑,白沙改造造勢的計劃后面由你負責。有什么動向給我打電話。陳國波做事還比較靠譜,但是安置房的事情你還是要盯著,不能出現問題。”
  “恩。”陳笑點點頭。陸景眼神不經意的從她俏臀上滑過。黑色的緊身鉛筆褲將她的翹臀凸顯的淋漓盡致,雖然不及黃紫琪和秋蘭姐的俏臀那么完美,但是也頗能撩人心魄。
  陳笑狠狠的瞪了陸景一眼,逃跑似的離開。昨晚夢里他就是這樣色色的動手動腳,讓人氣惱的要死…
  PS:ps:祝大家端午節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