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7)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7)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7)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6 終結黎明

謝晉文和閔雯兩人定情的消息,陸景在4月22日晚上就收到。可以理解謝晉文那小子打電話來時手舞足蹈的興奮,幸福。
  陸景笑著掛了謝晉文電話。此時,他正在景華公寓16號別墅中,和邵秋蘭、黃紫琪、徐詠碧說著話。
  思緒飄到黃海那里。謝晉文打電話來之前,他剛和在黃海休養的唐詩經通過電話。應聰什么都沒說。
  對此,詩經有些憂慮。
  但,陸景只是笑了笑。
  …
  …
  應聰涉嫌的是經濟犯罪,在被批捕后,關在了黃海。審了5天,他什么都沒說。即便如此,他在看守所里的待遇還不錯。
  26日下午,應聰正在單獨的號舍中閉目養神時,有獄警在門口喊道:“應總,有熟人來看你啦。”
  應聰緩緩的睜開眼。目光堅定。
  …
  …
  簡陋的會客室中,應聰見到來看望他的人,禁不住苦笑著搖頭,“沒想到會是你老兄來看啊!”
  來看應聰的是他的好友雍馳:唐家的女婿,唐風集團的副總,和華財團旗下的重要公司:天辰娛樂的董事長。同時,他還有一層身份,他和應聰是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校友。
  好友身陷囹圄,雍馳情緒低落,說:“應總,我來看看你。”說著,將帶來的食盒打開擺放在會客間的桌子上。是精致的中餐,有魚有肉。還有兩瓶高度茅臺。
  “有勞你老兄費心了。”應聰哈哈一笑,拿起茅臺酒瓶,打開來,倒在一次性的杯子中,酒香四溢。“來,我們倆走一個。”
  雍馳抿抿嘴,拿起杯子和應聰干了一杯。半斤茅臺就這么下去。雍馳起身。拿起酒瓶“咕隆咕隆”的倒酒,敬佩的說:“應總。兄弟我很佩服你。易地而處,我絕對做不到你的淡然。來,再走一個,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是與非。”
  “好。”應聰笑起來,再次和雍池干了一杯。喝的這么急,酒意就涌上來,臉紅的很,大著舌頭說:“雍總。我以為你是來套我話的!”
  “有這個打算,但我不擅長套話。”雍馳再開了一瓶茅臺,給他和應聰兩人倒酒,說:“我首先是來看你,我們是朋友。其次,就幫那些人問一問,你有沒有要說的。”
  應聰默然不語,雍馳把理由順序說反了,但他并不怪雍馳。雍馳能來看他,已經很不錯了。
  應聰和雍馳兩人圍著一張簡陋的長方形木桌吃吃喝喝。閑聊起來。話題海闊天空。就像往常兩人下班后,約在黃海的商業中心和泰里的高檔餐廳中,吃飯閑聊。
  雍馳吃著魚香肉絲。說:“現在外面都鬧翻了天。csa集團的資金被查封,變成空殼。亞太財團和三井住友銀行翻臉。竹下修一、松阪士夫都回了東京。六大世家之間正在內斗。”
  應聰到底是搞投資的,這些消息對股市、期貨、債券、保險、融資會造成多大的影響,他一清二楚。確實如同雍馳說的:鬧翻了天。灌了一口酒,問道:“詳細情況是怎么樣的?”
  雍馳也不瞞應聰,將情況一一道來。
  csa集團在花期銀行賬戶上的資金被匯豐銀行、花期銀行、渣打銀行撤走,亞太財團在這個過程中,撤走了200億美元,他們在此次“敗退”中沒有絲毫損失。結結實實的坑了三井住友銀行一把。三井、住友兩家財團已經同亞太財團翻臉,他們之間本來就積怨很深。
  亞太財團將從唐、裴兩家收購的企業轉讓給高、黎、崔、齊四家。六大世家現在為這些資產的所有權打破頭。各施手段。鬧的不可開交。
  應聰好奇的道:“陸景不管?唐詩經都懷了他的孩子啊。”
  雍馳這會兒酒意也上來了。扯著淺灰色豎條紋襯衣領上的紐扣,說:“你別說這個。說起來我就煩。瑪德,我屁股下的位置,簡直是為詩經的孩子量身打造。”
  應聰一愣,隨即哈哈大笑,可不是嗎?天辰娛樂本就是和華與唐風集團旗下資產的組合。陸景和唐詩經的孩子坐在董事長的位置上,那簡直是天經地義。誰都無話可說。
  雍馳臭著臉,和應聰喝了一口酒,說:“陸景現在還在江州。據說,他在關注sit去納斯達克上市的事情。六大世家的‘內戰’,他暫時還顧不上。”
  陸景的第一目標是蘇家、嚴家,第二目標是亞太財團,到最后才是清算六大世家中的高、黎、崔、齊四家。
  別看亞太財團現在貌似全身而退,那是陸景還沒有騰出手來。以他對陸景的了解,陸景絕對會讓亞太財團付出慘重的代價。
  應聰懂雍馳說的“暫時顧不上”是什么意思,仰頭將杯中的酒一口喝光,“雍總,我們兩個,都不是什么富家子弟,憑著自己的本事讀書、考學出去,再回國,你進了唐家,我進了嚴家。說起來我們兩這輩子算是成功人士。”
  雍馳驕傲的笑一笑,“是,我們倆確實算成功人士,要說,我們兩大學班上的同學,還有誰比我們混得更好的?沒有吧!”
  又微醉的指著應聰道:“你,其實比我混得好。但是,我現在比你好。而且,我老婆比你老婆漂亮。”
  應聰臉黑著,他妻子祁蓉的容貌確實不如唐素衣,罵道:“你大爺的。你怎么不說,聚會時我比你玩的妞多啊?”
  他們這些頂級的職業經理人,一年的薪酬,加上股份、分紅,少說有幾千萬。在社會上算成功人士。聚會吃飯,呼朋喚友,再約幾個漂亮的美女:人-妻、少婦、明星、小蜜、白領、空姐、大學生都有。選一個有好廚師、好玩的地方。各種玩法。他在這樣的場合,比雍馳混的開。
  雍馳和應聰兩人爭辯著,互相罵著,又喝了一輪酒。
  應聰打了個酒嗝,說:“雍總,我一介貧寒子弟能有今天,自己的本事是一回事,我岳父待我不薄,天逸投資的事情,我不會說。”
  雍馳微征,長吸了一口氣,說:“我明白。”他剛進來看到應聰的表現就知道是這個答案。太鎮定了,明顯是已經做出了某種決定。
  酒還有,菜沒了,話也說夠了。酒宴將近尾聲。應聰忽而想起一個問題,“徐城舊城改造的項目會是誰接?”百泰集團和深業集團肯定沒希望了。
  “立豐地產會接手。”雍馳說道。這其實里面是有講究的,他相信應聰應該明白。
  應聰點點頭,搖搖晃晃的站起來,“雍總,謝了。謝你來看兄弟。讓你失望了。”
  雍馳從會客室里出來,滿身酒氣,心情不佳。和專案組的同志們說了情況,與等在看守所外的唐悅、占正方、沈效光、許宗復、葉文俊、唐論語、裴高峰、唐素衣,裴吳越、唐弼等人匯合。
  “雍馳,情況怎么樣?”唐論語低聲問道。見眾人都看過來,雍馳搖搖頭,“爸,應聰說了,他不會說。”
  一行人從看守所離開,坐在黑色、舒適、寬敞的加長賓利中。眾人都有些沉默。雍馳將兩人的對話仔細的說了一遍。當然,有些抬杠的話便沒說。
  裴吳越禁不住嘆道:“應聰是條漢子啊。知恩圖報。”應聰在黃海,在全國的商界中很有名氣,天逸投資在他的管理下,資產增長迅速。如果國內有公正的基金經理人評比的話,應聰毫無疑問是可以排在前十之列。
  號稱國內基金之王的裴吳越對應聰很欣賞。
  唐弼搖搖頭,道:“這件事,他抗不起來。不說,不是說沒有問題。”
  …
  …
  4月24日,應聰在看守所中服毒自殺。消息傳出,黃海震驚。很多人都為之扼腕嘆息。
  在股市中非法獲利那點事,罪不至死。最多三五年的有期徒刑。然而,更多人從應聰的死訊解讀出了另外一層意思:風雨將至,雷霆聲急。
  …
  …
  五一長假剛過,江州便下了一場暴雨。風景秀麗,綠樹成蔭的南園別墅區中,給暴雨凌虐的凌亂不堪。
  南園別墅占地40畝,分為三個檔次的別墅。高檔別墅5棟,面積800平米;葉靜雨原來江州購買的6號別墅便是屬于5棟高檔別墅中的一棟。
  二樓的主臥室中,燈光柔和、明亮,在雨夜中顯得溫暖。陸景端著茶杯,在落地窗邊,看著葉靜雨收拾著她的衣物、裝箱。
  靜雨這妮子明天要飛往紐約。
  sit上市的流程基本走完,從1月份開始準備,到前不久摩根大通副主席比爾-查爾斯過來商談。財務、律師事務所,資產審核等等準備工作已經完成。預計七八月份,sit就可以在納斯達克上市。摩根大通給sit的最新估值是320億美元。
  噼里啪啦的雨滴打在窗戶上。屋內很安靜。“咚咚”的敲門聲響起,陸景喊了一聲“請進”。溫雪、溫藍兩個如花似玉、青春嬌嫩的少女在門口冒頭。今晚的晚飯是她們倆做的。
  兩個19歲的女孩,有著一模一樣的面容,明艷如花的少女,水藍色的套裙款式新穎,剪裁合體,曲線玲瓏,裙擺下兩截雪白勻稱的小腿,踩著一雙時尚漂亮的涼鞋。
  看著這對精雕玉琢般、嬌美可人的雙胞胎,會讓人從心里浮起無限美好的感覺,心情隨著她們出現而變得愉快。
  溫雪嬌俏的說道:“陸哥,廚房收拾好了。我和溫藍先回學校宿舍了。”
  南園別墅這里距離江大不算遠。她們倆是江州大學的學生,溫雪在商學院就讀,溫藍在環境資源學院就讀。平常都是住在江大的學校宿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