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4)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4)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4)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4 上市

看到松阪士夫愣神的樣子,蘇威知道松阪士夫現在明白了:對形勢估計過于樂觀。蘇威搖搖頭,嘆了口氣,“唉…”他最近嘆氣的次數實在有點多。
  松阪士夫腦海中飛速的盤旋。手中一直拿著的S7手機落在車廂中都沒有察覺。
  不管竹下會長為什么會瞞著他這件事。或者認為這件事無關緊要。但是,他現在第一要務是要將三井住友銀行的資金撤出去。
  松阪士夫思考的當兒,車停在徐城香山酒店門口。徐城香山酒店是徐城最為高檔的酒店之一,五星級,屬于涉外酒店。保密和安全都很可靠。
  蘇威將松阪士夫送到了酒店門口,松阪士夫徑直前往預計訂好的酒店房間,連道別的禮節都忘了。身后的保鏢和助理連忙跟上。
  看著松阪士夫一行急匆匆的腳步,馮逸風笑著搖搖頭,“這小子的麻煩怕是不小。”
  …
  …
  半個小時后,松阪士夫頹然的坐在徐城香山酒店套房中,隨行的助理和保鏢都離開了他的房間,他需要一個人靜一靜。
  就在剛才,他查詢了CSA集團設在花期銀行的賬戶上的金額,原本還有520億美元的資金,現在只剩下20億美元。
  他在酒店中連續的打了十幾個電話出去,試圖將流失的資金要回來,但徒勞無功。
  此次,三井住友銀行一共提供300億美元的資金用于組建CSA集團,而現在,除開被黃海法院凍結的280億美元資產,現在就剩這20億了。
  這讓他如何交差?
  “竹下修一!!!”松阪士夫低沉的吼一聲,仿佛受傷的野獸,神情憤慨的撥通了竹下修一的電話。
  他又不是傻子,哪里還不知道自己給竹下修一坑了。匯豐、花期、渣打、亞太財團所有人都撤資了,就他還傻愣的在等不可能出現的機會。而堅定他等機會信心的便是竹下修一。竹下修一利用了他的信任、尊敬。
  …
  …
  竹下修一在4月19日就飛回了東京,他是提防著陸景將他扣在黃海。
  亞太財團這次折騰著和華如此狼狽。又全身而退,陸景心中焉能沒有怨氣?
  東京的時間比京城要快一個小時。松阪士夫在徐城打這個電話時是下午兩點多。此刻,竹下修一正在家中陪著家人悠閑的喝著下午茶。
  竹下修一的住所位于東京西北方向的豐島區目白。別墅毗鄰墳墓。四月下旬,充滿了日式風格的別墅庭院中。櫻花盛開。盛景如斯。
  “竹,下,會,長,我。在,徐,城。”電話里傳來松阪士夫氣咻咻的聲音,一字一頓,咬牙切齒,他已經快要抑制不住他的憤怒。但,在浸潤到骨子里的禮節,他還是在當面稱呼竹下修一為竹下會長。
  竹下修一聽到松阪士夫的話,嘴角微微浮起一抹嘲弄的笑容,看來松阪士夫已經明白。淡然的道:“哦?”
  “竹下會長,你不給我解釋下徐城舊城改造停工的事情嗎?”松阪士夫火冒三丈的質問。如果他知道這個消息,三天前的會議后,他一定會讓三井住友銀行撤資。
  竹下修一笑了笑,說:“松阪,舊城改造停工是因為過程中出了命案。高俊耀和崔九霄向我匯報過。那只是一起工程中意外事件。調查清楚之后就會重新開工。我不認為這會對我們的計劃造成影響。”
  “哈哈,哈哈…”松阪士夫大笑,發狂的大聲道:“沒有影響?竹下會長,難道你真以為我是三歲的小孩嗎?我在中國工作的時間比你長的多!”
  “或許吧!”竹下修一淡淡的說了一句,掛了電話。他不想在和松阪士夫廢話。
  一名四十歲許。保養得體的美麗婦人穿著藍色的休閑衫跪坐在榻榻米上,陪著竹下修一。她是竹下修一的妻子:宮崎美嘉。身旁是兩人的女兒:竹下景子,兒子:竹下友和。姐弟倆都繼承了父母的容貌,女孩子漂亮異常。小正太俊逸難言。
  樂隊在隔壁的院子中演奏著傳統的日式曲調。如果有人能將此情此景拍攝下來,便是一副充滿了貴族氣息的家庭生活畫卷。
  竹下在日本是一個貴族的姓氏。
  竹下景子和竹下友和好奇的看向父親。松阪士夫的聲音有些大,他們都聽到了。竹下修一若無其事的笑了笑,摸了摸女兒竹下景子的頭:“沒事,工作上的一點分歧。”他只對自己、對亞太財團負責。
  “哦…”兩個孩子拖長音調說道,嬉笑起來。并不知道竹下修一做了什么。
  …
  …
  “八嘎!八嘎!”徐城香山酒店豪華套房中,松阪士夫怒發沖冠,將套房中的電腦、臺燈、鏡子等物品摔的稀巴爛。
  竹下修一這個王八蛋,枉他還將其視為值得尊敬的老師,居然坑他。
  “這就是你的態度,這就是你坑我之后的態度?”松阪士夫失態的大喊。沒有預期中的道歉,安慰,只有冰冷的拒絕。這讓松阪士夫“幼小“的心靈深受打擊。
  松阪士夫發泄了一通后,手指顫抖的撥通了松阪家族族長松阪真守的電話。這個電話,他不想打,但必須得打。因為,三井住友銀行損失的資金,他無論如何都沒法從竹下修一哪里要回來。必須借助家族的力量。
  電話接通后,松阪士夫將情況簡單的說明,之后便是長久的沉默。松阪士夫仿佛等待宣判的犯人,惴惴不安,又憤怒難言。半響,電話里傳來日語的聲音,“士夫,你回來吧!”
  “哈伊!”松阪士夫應了一聲,跌坐在豪華套房的地毯上。肩頭上的壓力一松,但隨即心情悲愴:一切都完了。
  三井住友銀行的資金怎么從亞太財團手中要回來,松阪家族的長輩會出面和竹下修一溝通。可是,他回到日本之后,等待他的將是什么?
  無能、廢物、垃圾等等標簽。他下半輩子只怕比他的妻子長井靜香還要不如。可這怪得了誰?他居然不對竹下修一做什么提防。
  后來,陸景東渡日本,見了長井靜香一面,評價松阪士夫在黃海的行徑:圖樣圖森破。
  長井靜香放聲大笑。松阪士夫居然幼稚得全心全意的信任竹下修一。陸景這個評價相當精準。松阪士夫活該。咎由自取。
  …
  …
  松阪士夫在徐城香山酒店里的心路歷程,行為,蘇威和馮逸風兩人是不知道的,各自回家給父母打個招呼后,兩人在紫央會所碰頭喝下午茶。
  紫央會所是徐城最奢華的會所,名流薈萃。四月下旬,小雨如油。奢華的包廂中燈光明亮。下午茶三層架上擺著精美可口的甜食、蛋糕。紅茶香氣四溢。
  難得悠閑和安靜的時光。蘇威和馮逸風品著紅茶,話題自然而然的還是圍繞在松阪士夫身上。
  “我剛打聽過了,亞太財團從黃海、魯東全面撤資,損失全有松阪士夫擔著。他這會估計玩完。”蘇威苦笑道:“唉,我的麻煩也不小。”
  馮逸風正要安慰好友兩句,這時,蘇威的手機突然響了。蘇威看看號碼,驚訝的接通電話,片刻后,臉色大變,宛若死灰。默默的掛了電話。
  馮逸風心中有些不好的預感,看向彎腰低著頭的蘇威,輕聲問道:“蘇威,是什么消息?”
  蘇威無力的道:“馮少,天逸投資的總經理應聰半個小時前在黃海天逸投資的總部被帶走。和CSA集團在股市上非法獲利的案子有關。”
  “什么?”馮逸風震驚的半天說不出話來。這個消息簡直是石破天驚。壞到不能再壞了。
  足足半個小時,蘇威和馮逸風兩人才有些回過神來,相對無語。蘇威揮揮手,“馮少,我一個人靜靜,謝謝!”
  馮逸風拍了拍蘇威的肩膀,離開包廂。在紫央會所的門口打一個電話,很快便有一輛藍色的T10電動跑車駛來,其酷炫的外形在徐城來說很是惹眼,更何況駕車的是一位藍衣女郎。
  馮逸風拉開車門,坐進車中,回頭深深的看了蘇威所在的包廂一眼,他知道蘇家這回只怕真的是兇多吉少。他肯定沒事,在為朋友感到哀傷之時,突然的腦海中浮起蘇琳清秀如玉的容顏。還有那婀娜、性感、高挑、修長的身姿。
  突然間,又有些興奮。蘇家敗亡,那他就有可能和蘇琳在一起的,哪怕離婚再娶也行。蘇琳和陸景關系好不假,可蘇家這次敗亡的罪魁禍首就是陸景。
  “走吧。”馮逸風吩咐道。電動跑車很快消失在細雨中。
  …
  …
  松阪士夫在4月22日被召回了東京。三井住友銀行和亞太財團隨即翻臉的消息在亞洲的頂級富豪圈中傳遍。
  據說三井的松阪真守和竹下修一在軟銀孫正義的斡旋下見面,但兩人最終鬧的不歡而散。隨即便有三家財團敵對的消息傳出。
  然而,這則看似驚天動地的消息,在黃海、在魯東來說,只是一個無關緊要的消息。
  對和華而言,這不過是亞太財團的攻勢被瓦解而已。對另外一些人而言,亞太財團的果斷撤出,并不惜以坑三井住友銀行的方式撤出,說明了很多問題。
  黎明的朝陽正在升起,即將刺透黑暗的夜,很多人感受到了巨大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