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18)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18)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18)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3 邀請負責

CSA集團是由三井住友銀行和亞太財團出資組建。花期銀行、渣打銀行、匯豐銀行先后加入。資金總額由500億美元增加到800億美元。資金保管在花期銀行。此次被黃海中級人民法院凍結的主要是用于收購的資金,約有280億美元左右。
  唐、裴兩家的資產加起來不超過500億美元,亞太財團8個月花掉了280億美元。除開花在湯開復的聯合創意集團的資金。可見這段時間確實被亞太財團打壓的很慘。
  4月17日,CSA集團的各方代表聚集在亞太財團位于黃海的分公司中商議對策。
  亞太財團在黃海的分公司位于黃海的經濟中心區和泰里第二高樓天華大廈46層中。圓形的會議室邊依次坐著CSA集團的各方代表:竹下修一、吉永宏樹、松阪士夫、尼古拉斯-賈爾斯、托馬斯-李、謝爾維。
  四月中,黃海正是仲春時。柔和的陽光從鑲嵌著藍白玻璃的四個窗戶照**來,映襯著會議室中雅致的環境。
  會議室內的氣氛有些凝重。他們都是久經商場的老狐貍,豈能嗅不到危險?
  匯豐銀行的代表謝爾維是一名光頭男子,出生在英國,46歲,翻動著會議桌上的資料,淡淡的問道:“竹下會長,現在怎么辦?情況看起來有點糟糕。”
  形勢不妙,他想要撤資了。
  竹下修一不動聲色的喝著茶,看了身旁的松阪士夫一眼。
  松阪士夫會意的點點頭,開口道:“謝爾維先生,現在的情況分兩步走。第一,說股檢查機關對我們的資金進行解凍。第二,我們應當盡快出售手中并購的資產。”
  花期銀行的尼古拉斯-賈爾斯不滿的道:“松阪先生,你的意思是說,我們這次與和華的較量失敗了?”
  “是的。”松阪士夫并不懼怕賈爾斯瞪過來的目光,因為他是三井財團的繼承人之一,而賈爾斯只是花期銀行的董事。從容的道:“雖說這次失敗了,但我們可以全身而退。”
  渣打銀行的托馬斯-李嘆了口氣,語氣蕭瑟的道:“那就盡快撤資吧。”
  他與和華屢次較量,屢戰屢敗。已經有點心灰意冷。他的目標只要保住母公司沃倫財團撥過來的40億英鎊就行。
  竹下修一此次的運籌不能說不高明,差不多都把和華堵在墻角了。只差最后一擊。奈何他的盟友不得力。
  為什么說和華被堵在墻角?首先,陸景屢次借力的安迪-摩根此次保持中立。其次,洛克菲勒家族的加入打壓和華。雷納德-洛克菲勒不待見陸景的事情,頂級富豪圈中的人都知道。最后。和華的敵人這次都聯手了,如同一張大網,實力雄厚。足足占了四五個月的優勢。
  沒見,陸景被迫在柏林砸下了200億美元拉攏德國的財團、家族。而且還放棄了光伏產業這個明顯的朝陽產業,付出的代價不可謂不沉重。
  這才堪堪的將局面給板回來。迄今為止,只是說和華有能力對CSA集團的各位造成損失,有點危險,但絕不會危及到誰的根本。
  賺錢的事情,被搞成要虧本,所以。會議室里的氣氛有點凝重,大家不是很高興。
  有了渣打銀行的附和,竹下修一這才微笑著道:“撤資的速度越快越好。日后,我們還有合作的機會。”
  謝爾維笑笑,“這是當然。和華正在開拓歐洲市場,匯豐銀行少不了要和他們接觸。到時候,希望竹下會長提供支持。”
  “一定,一定。”竹下修一微笑著說道。至于,他心中怎么想的,那只有他自己知道。
  賈爾斯心中有所不滿。但眾人都是這樣的想法,他也沒什么好說的。現在撤資,損失終究是可以接受的范圍內。
  …
  …
  吉永宏樹代表亞太財團送尼古拉斯-賈爾斯、托馬斯-李、謝爾維離開天華大廈。
  小會議室中安靜下來,茶杯凌亂。已經是將近中午時分。
  松阪士夫整了整西服衣領。看向正在雙手攏在胸前沉思的竹下修一,恭敬的問道:“竹下會長,我們真的要撤資?”別看他說了兩條應對措施,但他心中有些不甘。
  陸景毫無疑問是亞洲近十年最杰出的商業天才。只要他能擊敗陸景,日后執掌三井財團的大權是板上釘釘的事情。這是一次千載難逢的機會。
  竹下修一笑了笑,很有點高深莫測的意味。靠在黑色的椅子上,說:“松阪,現在局面有些危險不假,但是斷定蘇家就一定會輸就太幼稚了。花期銀行、匯豐銀行、渣打銀行,他們與和華并沒有太大的沖突,只是有些矛盾。我提出撤資的方案只是正中他們的下懷。未來,大家還有合作的可能。
  但是亞太財團和他們不同,我和陸景不死不休。都到這個份上,我怎么都要再等等。危險與機遇通常會同時到來。”
  “喲西,竹下會長高見!”松阪士夫輕拍著桌子叫好。他這段時間跟在竹下修一身邊學了很多東西。他很佩服竹下修一這番分析。他也覺得再堅持一下最好。現在只是有些苗頭而已,并不能說明蘇家必定會輸。
  竹下修一和松阪士夫握了握手,道別后,回到他在亞太財團黃海分公司的臨時辦公室中,窗臺上的盆栽綠意盎然。竹下修一輕撫著青松,長長的嘆了口氣。心中有巨大的無力感浮起。
  十幾分鐘后,“咯吱”一聲,辦公室的門被推開,身后傳來副會長吉永宏樹的聲音,“會長,他們都走了。”
  竹下修一在窗臺邊看著繁華的黃海街景,輕輕的點了點頭。并沒有回頭。
  吉永宏樹等了一會,還是問道:“會長,松阪士夫會相信我們會等等在撤資的意圖嗎?”
  “他已經相信了。”竹下修一轉過身,淡淡的說道,俊目中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吉永君,三井財團和我們本來就是敵對狀態。讓他們虧損。總比讓亞太財團虧損好。”
  吉永宏樹不大認可竹下修一這極度冷靜的做法。松阪士夫對待他像老師一樣尊敬,言聽計從,但現在竹下君卻是要“坑”松阪士夫一道。松阪士夫在三井財團未來的命運可想而知。只怕沒有什么前途可言了。
  但是,吉永宏樹并沒有說什么。因為。竹下修一說的很有道理。作為久經商場的精英,在危機來臨之際,怎么可能抱有僥幸、賭博的心理。
  亞太財團實際上已經在準備撤資了。手中資產的接盤俠是高、黎、齊、崔四家。總體來說,他們四家拿下原屬于唐、裴、碧湖集團的資產也不算吃虧。
  松阪士夫還是太嫩了。要怪,就只能怪蘇家沒能完成最后一擊吧!否則。亞太財團早就獲勝。
  …
  …
  松阪士夫心情愉快的離開和泰里。吃過午飯,黃海市體育館附近的高檔小區回到羅蘭花園的公寓中。公寓中環境清幽。松阪士夫在微暗的客廳中琢磨了一會,給蘇威打了一個電話,“蘇少,有時間見面吃頓飯嗎?”松阪士夫的漢語說的非常標準。
  既然決定暫時留下來,他希望了解下最新的動態。順便,他還有一件工作要做:說服檢方放棄對CSA集團的起訴。
  蘇威接到松阪士夫的電話時,正和馮逸風在黃海新匯區黃海財經大學附近CBD的蘇園咖啡和蘇琳說話。
  三杯咖啡在鋪著潔白餐布的咖啡桌上冒著濃郁的香氣。蘇園咖啡選用的自然是正宗的咖啡豆。
  蘇威應付了松阪士夫幾句,掛了電話,沉默的喝著正宗、苦澀的咖啡。現在情況很不妙。也只有松阪士夫這個小白才會覺得局勢有挽回的機會。
  蘇琳眉眼間帶著輕愁,低頭和喝著咖啡。她從京城回黃海有一段時間了。陸景告訴她的消息,她已經給哥哥蘇威說過,剩下的只有等待。而蘇威今天再次從徐城來向她當面求證,顯然情況不大好。
  一旁的馮逸風在偷偷的,愛慕的看著蘇琳。他雖說在西爾斯的股份得以保留,被陸景區別對待,但并不影響他和蘇威的關系。今天陪著蘇威來了徐城。
  蘇琳今天穿著優雅純白長裙,如若刀削的香肩上披著鏤空的精美坎肩。氣質如水。烏黑如云的秀發盤起了一個嫵媚的發髻。清秀的五官精致如玉,足可令人一見傾心。
  蘇琳越來越漂亮了。以前。她就像是一個精致的瓷器。可以吸引人的目光卻不會讓人愛上她。現在,卻可令人感受到她的喜樂哀愁,宛若一株芙蓉出水,風情無限。
  清秀嫵媚的骨感佳人啊。是誰讓你傾心,走出心靈的囚籠,嫣然綻放、芳香醉人。
  許久之后,蘇威雙手糾纏在一起,輕聲問:“蘇琳,你說的是真的嗎?陸景真的和徐城的案子沒關系?”
  蘇琳抬頭。看向哥哥,鄭重的點頭,“是的,陸景親口給我說的。”她還傻到現在在哥哥面前稱呼陸景陸哥。
  蘇威頹然的長嘆口氣,“唉,一步錯,步步錯啊!”
  …
  …
  蘇威、馮逸風和松阪士夫在4月21日一起返回徐城。松阪士夫來徐城跑跑關系。
  徐城的舊城改造工程此刻已經停止,從黃海到徐城的高速公路進入徐城,看到的冷清的工地在春天的雨中仿佛千瘡百孔,充滿了陰郁的氣息。
  “松阪先生,你都看到了吧?”黑色的奔馳車中,蘇威指著窗外停工的工地,對松阪士夫說道。
  松阪士夫頭皮有些發麻,他意識到可能要出大問題。
  徐城200億的舊城改造工程是高家的地產公司百泰集團和崔家的深業集團負責的。而他竟然對徐城停工的事情一無所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