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3)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3)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3)     

重生之世家子弟11822 危險

3月27日,魯東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支持csa集團的訴訟請求。判處碧湖薄膜在十五個工作日內償還拖欠csa集團85億的債務。并承擔此次訴訟費用300.89萬元。
  魯東省內媒體紛紛報道此事。碧湖薄膜此前已經決定去德國柏林、法蘭克福、斯圖加特三大股市上市,同時是亞洲最大的光伏電池制造商。
  這個案子充滿了亮點、素材。不同的立場、心態、觀點,都可以中解讀出自己想要的東西。
  時代在線等門戶網站上的留言中,一陣高過一陣的罵碧湖薄膜“老賴”,企業誠信的留言浪潮。評論區慘不忍睹。
  “這樣的企業還要去德國上市,別丟人現眼了。”
  “行不行啊,國內的股市都上不了,還去國外嚴格的股市?”
  “樓上sb。人碧湖薄膜這是勝利了好不好?碧湖薄膜執行債券股的方案,愣是沒給csa集團履約這一方案。而是依約賠償85億元債務。值得這部分股份上市之后值多少錢嗎?至少是85億美元啊!”
  “就你懂?洗地不是這樣洗的!照你說csa集團的腦殘,還跑去告碧湖薄膜干什么?坐等債轉股就大賺一筆。”
  “+1。”
  “同上。”
  “自古三,后面的接上。”
  從法院的判決上看,碧湖薄膜最終敗訴,不得不償還csa集團85億元的債務。但,很少有人注意到csa集團在碧湖薄膜上市過程中的損失。
  或者說,有人注意到了,但是沒說出來。網絡上的水軍很像是故意擾亂視線。剛有關注到重點的網游發表評論就被罵聲罵一片。
  在一審判決中,csa集團的主張確實是要求碧湖薄膜依法償還85億元的債務。他們是希望讓碧湖薄膜破產。從而低價收購碧湖薄膜的資產。
  但是,1月初,碧湖薄膜宣布上市之后。csa集團就改變想法了,想要將手中的85億元按照碧湖薄膜的債轉股方案轉成2.75億股。然而。碧湖薄膜并不同意。
  按照3月份最新的估價,碧湖薄膜2.75億股至少價值55億美元。由日系財團出資組建的銀團:csa集團心懷叵測,想要占盡便宜,世界上哪有這樣的好事?
  這樁經濟糾紛的終審最終以判處碧湖薄膜敗訴來結案。csa集團手中的債券想要轉換為股份的主張不予支持。
  這個結果對csa集團來說是一個極大的諷刺。類似于嘲諷:讓你丫的要我破產?
  而魯東的明眼人更是從中這件案子中看出了一些力量對比上的變化。
  清明節過后,江州一天天的熱起來。陸景和關寧在江州大學校園里閑逛時,已經看到女孩子們穿著漂亮的單衣。
  陸景清明祭祖回了一趟京城。父親的身體越發的不好,已經無法再去杭城。祭祖的儀式在京城家中舉行。
  如花似玉、青春嬌嫩的溫雪、溫藍跟在陸景、關寧身后。這對江州大學城中知名的雙胞胎校花,這會正誠惶誠恐的幫陸景保管手機。
  她們倆在宋雨綺的安排下。在江州大學就讀。一邊學習何家菜館的江州菜手藝。在陸景不需要廚師團隊跟在身邊的情況下,她們倆在大學里讀書。日子輕松愜意。
  陸景和關寧閑逛的時候,不打算受到電話的干擾。江州大學對陸景,對關寧來說,不僅僅是母校,更是兩人感情的見證地。
  陸景有許久沒來江州了。這種融入到他生命中的城市,有太多可以回憶的地方、人。
  將近午飯時間,陸景接了幾個電話,和關寧坐車前往白沙井的何家菜館。溫雪、溫藍兩人留在大學中自便。
  看著陸景遠去的黑色奔馳,溫雪眼中有些惆悵。平日里活波的她話也變少了許多。她穿著普通的春裝外套,白襯衣,牛仔褲。絕美的麗色難掩。站在大學茂密的榆樹下眺望,令人心生憐惜。
  妹妹溫藍的性子稍稍冷一些,好笑的拍拍姐姐的肩膀,“走啦,姐。陸哥不是我們倆能想的人啊。”
  溫雪佯怒的翻個白眼,模樣可愛至極,辯解道:“我才沒有想呢。我在想陸哥什么時候喊我們倆去做菜。”
  “你當我傻啊,信你這個借口?”溫藍掩嘴嬌笑,“姐。你們商院最近又有多少人給你寫情書了?”
  “反正沒你多。”兩個女孩咯咯嬌笑,追鬧著在校園中走遠。引的路人矚目,漸漸的融入到那風景如畫的校區中。
  青春。它是永不退色的記憶。
  江州這些年發展的越來越好,雖說距離一線城市、國際化都市還有距離,但在二線城市中卻是翹楚。
  陸景、關寧坐在車中看著日新月異的街道變化,心中感慨不已。兩人抵達白沙井何家菜館后,楊顯、徐懷觀、葉靜雨、徐詠碧和黃紫琪已經等了一會。
  徐懷觀今天從黃海過來匯報工作。關寧、徐詠碧、黃紫琪、葉靜雨、楊顯幾人作陪。葉靜雨這段時間在忙著sit上市的事情,一直在江州。sit的總部就在江州。
  何家菜館還是和許多年前一樣,私房菜,規模不增不減,生意卻越發的火爆。古香古色的四合院中,松柏如蓋。環境優雅舒適。眾人邊吃邊聊。
  說笑著,葉靜雨找個空,問道:“陸景,網絡上評價碧湖薄膜和csa集團官司是不是你的主意啊?”
  已經成為女人的葉靜雨清麗的臉蛋上多了幾許嫵媚。眉眼間青澀的味道已經褪去,取而代之的是明麗、柔媚的女人風情。陸景喝著果酒,笑著道:“渾水好摸魚嘛。”卻是承認下來。
  眾人都笑起來。葉靜雨恍然的點頭,“我說呢。怎么突然都在罵碧湖薄膜啊?明顯是csa集團吃了虧。”
  陸景笑道:“靜雨,csa集團賬面數據會告訴你,他們其實還賺了。”當初csa集團收購債務本就打折收購的。當然。這點浮利和碧湖薄膜即將上市的巨額盈利來說實在不值得一提。
  徐懷觀這段時間在建業、黃海兩地跑,對魯東的微妙變化很了解,說道:“陸景。由于碧湖薄膜的上市的障礙已經掃除。持有5.3億股的建業市商業銀行資產大增,我們內部正在討論更名上市的事宜。希望。財團的議事會議能夠批準。各方面的力量也建議我們上市,做好金融服務。”
  建業市商業銀行在2004年葉靜雨運作建業市幾家互聯網企業上市的過程中發展壯大,他們的股權投資獲得極佳的匯報。目前資產約有820億元。
  而其手中所持有的5.3億股價值106億美元,這瞬間讓建業市商業銀行突破資產1000億的大關。大約在全國的銀行中能排到70名左右。這是一個相當了不起的成就。
  陸景點點頭,“徐叔叔,這件事,我是贊同的。回頭,我們在今年和華下次的例會上過一遍。”
  徐懷觀心中松口氣。建業市商行改名上市這么大的事情當然需要和華來批準。他以為會要很久。看陸景的意思是越快越好。這是個好消息。
  陸景這聲徐叔叔,讓徐詠碧俏臉微紅。黃紫琪偷偷的笑起來。說笑著,吃過飯,眾人步行去徐華路麗都酒店的咖啡廳閑聊喝茶。
  白沙井內游人如織。4月上旬,江州已經是暮春季節,中午走在和熙的陽光下,吹著北湖上飄來的微風,十分愜意。
  “楊顯,過三個月,安卓公司就要推出手機操作系統了。s7還頂的住嗎?”陸景問著身邊的楊顯。
  楊顯敬了一支煙給陸景,笑道:“景少,s7少說能領先到2008年去。”
  陸景笑著點頭。看向眼波浩渺的北湖。眼前。風景如畫。身后,紅顏們美麗如花。
  建業市商行被各方推動著上市,這其中所傳達出來的信號,不言自明。建業市商行的各家股東都站在了和華這一邊。
  可能,他在江州呆不了幾天了。
  4月10日,碧湖薄膜以20美元每股的價格出售2000萬股的股票給德意志銀行,完成前往德國上市的最后一步。下面,就是路演的時間。
  網絡上罵聲一片的碧湖薄膜公司眾高層前往德國乃至歐洲的經濟中心法蘭克福,進行為期一個月的路演。
  鄭中杰負責的和華歐洲分公司全力配合。
  事實上。陸景這邊已經撤銷了網絡上的水軍。但是碧湖薄膜的壞印象已經形成。然而,碧湖薄膜的市場在歐美等發達國家。和國內市場無關。網絡罵聲與碧湖薄膜無關緊要。
  三個月后,陸景才聽唐悅匯報:此時網絡上針對碧湖薄膜別有隱情。和應聰、蘇威、蔣鴻哲、松阪士夫等人脫不了關系。
  4月13日。建業市商業銀行宣布正式更改名稱為建業銀行,準備在a股上市。當然,屬性還是城市商業銀行。預計總股本將達到40億,資產估值1800億。這無疑又是一次財富神話。而且是緊跟著碧湖薄膜。
  國內的媒體們爭相報道。在這兩個財富故事中,建業銀行的關注度要比碧湖薄膜高。因為,碧湖薄膜可以說是湯開復等創業者和投資各方、德國各家族的財富盛宴,而建業銀行則屬于普羅大眾。
  這里說起來,又有一個小故事。當年建業市商業銀行的前身,建業市城市商業銀行、合作社,因為效益不佳很多員工被迫以一股一塊錢買下股份。現在一股原始股,至少要翻20倍。而據統計,建業銀行的員工股約有2413萬股。價值約5億。
  這么大一個群體,關注度自然高。
  然而,就在媒體上沸沸揚揚時,一則不大不小的消息在龐大的消息傳遞中,一閃而過:
  csa集團涉嫌在股市上非法獲利,收購黃海的幾家上市企業。資金來源不明,被法院凍結。
  實際上,那幾家企業都是唐家、裴家手下的企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