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世家子弟》 最新章節: 第2018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下)大結局(02-21)      第2017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中)(02-21)      第2016章幾處早鶯爭暖樹(上)(02-21)     

重生之世家子弟1821 暴怒

陸景讓蘇琳抬起頭,輕聲問道:“蘇琳,還記不記得,我們第一次見面?”
  蘇琳眼眸流波,不敢直視陸景的眼睛,說:“你在藍錦酒店的走道里面,和王少兩人要打斷莫少鋒的腿。你的初戀李菲菲當時也在。”
  陸景笑著搖頭,“錯了,蘇琳,我們倆第一次見面是96年4月5日。定海四中的大門口。蘇威開著紅色的法拉利和小漓搭訕沒有成功。還罵了我一句,副駕駛座上是你吧?”
  “陸哥…,11年前的事情你都記得?”蘇琳驚訝的張著小嘴,抬頭看著陸景。副駕駛座上確實是她。只是,她都忘了那一幕。準確的來說,那是陸哥第一次見她。
  陸景笑一笑,感慨的道:“蘇琳,你不知道那一天對我而言意味著什么。”
  那一天,是他重回這一世的時間。11年過去,他還依舊清晰的記得那一天發生的事情。秋蘭訓斥他,小靈的關心,再一次聽到母親聲音的激動哭泣,和小漓蘇威蘇琳的初見…
  包廂中有些安靜。蘇琳依偎在陸景懷里,想起11年前她十七八歲,青春年少,無憂無慮的時光。
  那一年,她還沒有上大學,沒有和嚴景銘訂婚,沒有成為京城第一美女,沒有一成不變的精致反味的生活。多么令人回味的日子啊。
  “蘇琳,我總會想起你在大唐雨景里載歌載舞的那一刻,你優美的舞姿和清亮的歌喉令我難忘。總會想起來。”
  對蘇琳的感覺大約是在那時候吧。那份和蘇琳的默契讓他心董。或許,他當初只是想守候這份美好的感覺。只是,總會在不經意間越界了。
  蘇琳嬌柔的低頭。她對陸哥的感情又是什么時候開始的呢?只是突然感覺,一個影子印在了腦海里。或者,正如白唯說的,見證過陸哥的巔峰時刻,有幾個女人會不動心?
  蘇琳哭過之后,擦干眼淚,俏臉依舊精致嫵媚。她今天只是化的淡妝。清新的白色毛衣,酥胸挺翹。她雖說是高挑的骨感美人,卻前凸后翹,身姿性感。有著少婦的魅惑韻味。
  陸景擁著蘇琳。心中的情感炙熱而溫柔,升騰起來,緩緩的低下頭,問:“蘇琳,可以嗎?”
  蘇琳嬌羞的閉上了眼睛。
  …
  …
  陸景和蘇琳在包廂中一直待到了下午五點。氣氛甜蜜又旖旎。陸景自然不會在蘇琳心情不佳的時候要她。夕陽緩緩的落在匯海大酒店副樓12樓1號包廂中。陸景給蘇琳披上她深藍色的春裝外套。蘇琳提著手袋,柔媚的低頭,羞澀的笑著,心中情意流淌。
  兩人得離開了,現在不是她和陸哥可以肆意的談情的時刻。蘇琳同意陸景回黃海的觀點。對她而言,現在只能退回到黃海,等待事情的最終結果。
  或者,蘇家勝,或者,陸家勝。
  陸景欣賞著蘇琳的美態。笑了笑,滿意的點頭。他一手將蘇琳重新帶入這個名利場,現在又親自讓蘇琳返回黃海。實在有點操蛋。這讓他心中有些愧疚的情緒。但收獲蘇琳感情的喜悅將這份情緒被沖淡。
  陸景整理著他的東西,手機,錢包,回頭見蘇琳正妙目看著他,說:“蘇琳,我七八月份會去云春度假。你愿意來嗎?”
  “陸哥…”蘇琳嬌聲嗔一句,糯糯的聲音,轉身背對著陸景。沒說同意。也沒說不去。
  陸景笑一笑,牽著蘇琳的手,一起出了匯海大酒店的副樓。
  …
  …
  陸景和蘇琳兩人從副樓出來,正等著隨行的保鏢去看車來時。一樓的大廳中突然進來三個熟人:應聰蔣鴻哲嚴景銘。
  應聰和蘇威一起來京城運作,今天下午請嚴景銘吃飯。嚴景銘這些年避居在距離京城不遠的商云市。應聰喊了蔣鴻哲作陪。三人剛進匯海大酒店的副樓,就看到陸景和蘇琳兩人在大廳里說笑。
  這本來沒什么,蘇琳和陸景的私交很好,是眾所周知的事情。只是,蘇琳和陸景的距離未免太近了一些。兩人神態親昵。蘇琳言笑晏晏,有著嬌柔的女兒神態,美眸傳情。
  “陸景,你大爺的”嚴景銘自詡修身養性這些年,養氣功夫已經很高,但是看到這一幕,仿佛內心中的傷疤又給人血淋淋的刺了一刀。雖說他和蘇琳已經離婚,但是他如何能忍受陸景“占有”蘇琳?感覺帽子都綠了。新仇舊恨涌上心頭。
  從嚴景銘的角度來看,他還不知道徐城的事情其實和陸景無關。蘇嚴站在一起,擊敗陸家的概率很大。
  嚴景銘膽氣一壯,叫罵著,睚眥欲裂的沖到陸景面前,一巴掌抽向蘇琳。陸景身手很好,他未必打的到陸景。
  蘇琳給突然出現的嚴景銘嚇呆,心中惶然。半響才反應過來,她已經和嚴景銘離婚2年了,和陸哥在一起,不關嚴景銘什么事。
  嚴景銘叫罵著過來時,陸景就已經反應過來,手一檔,沒讓蘇琳受傷,跟著一腳把嚴景銘踹翻在地上。蘇琳回過神來時,嚴景銘已經給打倒在地,罵道:“蘇琳,你還有沒有一點羞恥心,陸景結婚了。你喜歡給人當小三?陸景,你大爺的,你個畜生王八蛋。”
  陸景臉色陰沉著,一腳踹在嚴景銘肚子上,嚴景銘立即疼的蜷縮起來。嘴里哼哼發不出聲。陸景這才輕輕的拍拍了蘇琳的手背,她已經給嚴景銘罵得羞愧難當。
  應聰和蔣鴻哲連忙過來,將疼的哼哼唧唧的嚴景銘扶起來。蔣鴻哲冷笑著道:“陸少,好威風。佩服,佩服。”他前些天見陸景,很惶恐。今天的心情卻是反過來了。陸景敗亡在即,他還怕個鳥。
  陸景看都沒看蔣鴻哲,掃了應聰一眼,說:“出門之前,要記得刷牙。滿嘴噴糞,污染環境。我沒記錯的話,蘇琳已經和嚴景銘離婚。把精神病人看好。”說著,帶著蘇琳離開。
  看著兩人的背影。蔣鴻哲呸了一聲。應聰苦笑著安慰眼睛發紅的嚴景銘,“景銘,你這是何苦呢。等一段時間,不久可以看到陸景成為喪家之犬嗎?”
  嚴景銘雖說不可能再在嚴家排上號。但陸景敗亡在即,到時候嚴景銘怎么炮制陸景不行?偏偏在這個時候惹陸景。陸景這小子打架身手好是公認的事情。
  “瑪德,勞資咽不下這口氣。狗日的。”嚴景銘恨恨的罵道。他心中對蘇琳始終有感情。
  罵罵咧咧的,三人進了匯海大酒店副樓吃晚飯。
  ….
  ….
  白色的t10電動跑車停在燕子湖東面的高檔公寓水藍灣4棟下。t10是昆云汽車最新研制的新一代電動跑車,售價依舊是80萬。性能比上一代的t9跑車提升了約30。銷量極佳。
  葉靜雨住在水藍灣4棟1801。陸景這是第二次來她在京城的家中。這是一套奢華的復式公寓。通透性極好。客廳的布置著一套米白色的沙發。墨色的空間柜子讓人視線開朗。布局緊湊又不失雅致。
  葉靜雨剛和陸景一起見過飛來京城的摩根大通副主席比爾查爾斯。sit有意上市的消息讓摩根大通頗為意動,他們想要成為sit的承銷商,負責整個上市事宜。
  陸景基本都是讓葉靜雨在談,沒怎么動腦筋。靜雨這妮子的談判水平確實很有一手。
  葉靜雨給陸景倒了一杯溫水放在咖啡色的茶幾上,乖巧的坐在陸景側面的沙發上。抱著沙發抱枕,如同一只溫柔的小貓咪。
  她穿著一件中長款的開衫外套配白襯衫和寶藍色的緊身牛仔褲。身姿嬌俏,清秀可人。安靜的時候,氣質靜雅,雪嫩嬌柔的小美人。
  陸景好笑的搖頭,他當然不會給靜雨這妮子的外表所迷惑。不過。有靜雨這么個養眼的小美人在眼前晃,心中對昨天下午在匯海大酒店遇到嚴景銘感到膩歪的情緒稍緩。
  “靜雨,我后天去江州,你陪不陪我一起去?”陸景喝著溫水,問道。
  葉靜雨理所當然的道:“當然陪你去啊。”在柏林時,陸景送她去飛機場,在機場門口的車上,那15分鐘發生了很多事情。她和陸景突破界限。前些天陸景為蘇琳暴怒之前,她就陪陸景在匯海酒店里吃了午飯,給他吻的發軟。
  陸景見葉靜雨明秀的眼眸滴溜溜的轉著。好笑的道:“靜雨,你腦子里又在轉什么少兒不宜的念頭?”他現在對葉靜雨的習慣肢體語言很熟悉。
  葉靜雨笑嘻嘻的撇撇嘴,側著身子看陸景,壓低聲音道:“陸景。你昨天在匯海大酒店里打嚴景銘,那么多人看到,怎么,沒有你和蘇琳的緋聞傳出來啊?”
  陸景沒好氣的讓葉靜雨坐到他身邊來,輕敲著她的額頭,“什么亂七八糟的。”
  沒有傳出來的原因很簡單:應聰和嚴景銘顧忌到蘇琳的名聲。畢竟。他們和蘇家還是在合作狀態。這其中的緣由,陸景一想就明白了。
  葉靜雨“哎喲”一聲,單手捂著額頭,裝作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陸景明知道她是裝的,可心里終究是一軟,揉揉了她的額頭。葉靜雨展顏嬌笑。這一刻綻放出來的風情仿佛幽暗夜色里的鮮顏花朵。
  陸景問道:“靜雨,我身邊女人很多,你這輩子跟著我,后不會后悔?”蘇琳昨天離開后,明顯有著憂愁的心結。不知道會不會刻意的疏遠他。
  葉靜雨明秀的眸子微微瞪圓,不滿的道:“陸景,你都對我那樣了,不會想不負責吧?”
  陸景無語的揉著眉心。這妮子的思維和他完全不在一個頻道上。他問她算是白問了。耳邊卻是突然傳來葉靜雨咯咯的嬌笑聲,陸景見她笑的歪倒在沙發上,歡暢無比,這才知道給她騙了。
  “咯咯…”葉靜雨笑的這么開心,是因為,她竟然可以騙倒陸景。要知道,她之前可是給陸景打擊都有心理陰影了。
  “靜雨,你自己說,要我怎么懲罰你啊?”
  “你想怎么懲罰啊?”
  “負責到底的懲罰。”
  …
  …
  3月26日,陸景和葉靜雨從京城飛往江州。陸景的助理們:墨靜雯余樂季婉彤早就在江州開始工作。陸景在京城運籌帷幄的事情,他們插不上手。年后匯聚在江州景華的總部開始工作。
  3月27日,碧湖薄膜和csa集團之間的經濟糾紛,終審判決下來:碧湖薄膜輸掉了官司。未完待續。
  ...